洛冰河原本是沒有魔鬼與天使的概念的。

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是某一天午後,他的師尊心血來潮,給眾弟子們講了一個故事。

故事很平凡,套在現世的話,就是魔族便是做惡的魔鬼,天使便是正道了。

那時,他堅定地認為,他的師尊是天下第一好的師尊,自然是天使這一方了。

直到他站在無限深淵的懸崖邊,被他最愛的師尊親手推下去之前,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洛冰河對於造夢早已經駕輕就熟,他常常給自己編織美麗的完美夢境,在清靜峰上與沈清秋獨處的時光,對於他來說,這些過往比任何珍寶都值得珍惜。哪怕他心底清楚,夢醒後他面對的只不過是一具無魂的屍身。

奈何,敵不過心動啊。

當他想要沈溺夢境,放縱自己軟弱一會兒時,慈眉善目的沈清秋總會變成那橫眉豎目的樣子,再一次把他推下無限深淵。

失重的感覺只持續到他看不見站在崖邊的沈清秋為止,他便醒了。

但醒了又如何呢,他寧可繼續在夢裡,反覆被沈清秋推下去。

起碼,那時,他的師尊還是活的,活生生的。

當他的師尊為他從高樓墜下時,當修雅劍斷為兩節時,他的心也隨之消亡了,現在還在活動的,不過一具行屍走肉,沒有靈魂的肉體而已。

沈清秋這一死,不僅僅是蒼穹山派與洛冰河間再無迴轉可能,連帶著,一代魔尊也魔怔了。

洛冰河很早以前,他的脈搏、心跳、意識便全是圍繞著沈清秋轉動的,他受沈清秋神秘引力的吸引,更迷戀對方的溫柔。

當然,一開始,沈清秋對他並不是很關心,但後來,沈清秋可說是把他當繼承人一般教導,當親兒子般呵護照顧。

他想,他一定是通過了沈清秋對於他心性的考驗,滿心歡喜,滿腦子只想著自己一定要變得更強,才不愧對沈清秋對他的期望。

可是對方對他的細心問候,溫柔微笑,不自覺地縱容寵溺,生活中每一處細小的地方,卻像沈清秋的陰謀般,蠶食鯨吞了他所有的理智,他發現自己愛上沈清秋後,這深沈的愛已經無可救藥。

他已經不再只是他自己了。

如果沈清秋存心誘惑,他還能允許自己軟弱,可是沈清秋從來都若無其事,就算他藉機捧上切成心型的蘋果給沈清秋,對方也面不改色地吃完,隨口誇讚一句刀功不錯,再幽幽離去。

這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猶如魔族聖陵中的迷宮,危險又讓人迷醉。

罷了,就算找不到出口又如何,他已經沒什麼好失去了。

「傳令下去,蒼穹山派弟子,一個都不許抓。」洛冰河抱著沈清秋的屍體,眼神晦暗不明。

門外的手下高聲應了聲,轉身辦事去了。

洛冰河用臉磨蹭著沈清秋的臉,像是小動物在跟主人撒嬌般,喃喃自語道:「師尊,等我,我一定會讓你復活的。」

腰間配戴的心魔劍魔氣大盛,瞳孔驟縮,額心的天魔印記紅光流轉。

就算……師尊不是他以為的天使也沒關係,就算師尊是將他打入無限深淵的魔鬼也沒關係……

只要師尊……只要是師尊,還活著,就可以了。

 

 

 

昀羲碎念:

拿鄧紫棋的<來自天堂的魔鬼>練練手感,感覺太意識流了……

不過感覺心境上歌詞跟冰妹挺搭,雖然礙於手殘沒有辦法表現得很好,大家就……將就一下吧

日更第十一天,雖然今天的很短但是看在我工作很累的份上,我還是要給自己拍拍手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