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結。」冰炎乾脆地說,「要結早就結了。另外想辦法。」

褚冥漾在一邊默不作聲,看上去有點呆滯。

「我看褚也不反對。」

「他反對得最激烈。」冰炎冷聲說,並瞪了褚冥漾一眼,用眼神譴責這個豬隊友,不幫忙一致對外,還對空發呆。

「是嗎?」夏碎看了看一臉空白的褚冥漾,完全看不出來褚冥漾有反對的意思。

「他就是那個維特。」冰炎見狀,直接挑明了說,看起來褚冥漾不知道在想什麼,他自己解釋比較快一些,便將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有條有理,論述有據。

當然,至於大香腸這種黑歷史,他半點沒提。

只是,當夏碎了解全貌以後,懷疑地看了自家搭檔,『那你就讓他採精啊。由妖師那邊提出改換人選不就沒事了嗎?』

這麼容易就能解決的事情,冰炎怎麼會沒想到?該不是被人下咒了吧?

不可能,他的搭檔可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沒人有那本事對他下咒的。

所以,只可能是自己搭檔臉皮拉不下來。

「我怎麼可能答應!」果然,冰炎略顯激動地說。

沒臉沒皮的事情夏碎做得多了,因此一點也不覺得採精有什麼不好,但換成其他A,肯定一秒爆炸,就跟他的搭檔一樣。

「這種事很平常,你當成婚前健檢不就好了。」夏碎勸道,「反正你總不可能一輩子都不成婚吧?」

「我倒是想。」冰炎哼道。

「行。」夏碎從善如流,「那你就當成一般的健康檢查,這總沒問題了吧?」

冰炎臭著一張臉,「沒有其他建議?」

「把婚結了。」夏碎誠懇地說。

「那算了。」

褚冥漾打從來到夏碎家之後就一直放空,此時好像才找回神魂,有些遲疑地說:「你長得跟千冬歲好像。」

……貌似沒人跟褚冥漾說過夏碎跟千冬歲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兄弟當然像了。」夏碎笑容可掬道。

「兄弟?」褚冥漾困惑地說,「可是你們的精神連結……」

夏碎咳了好幾聲,原先的笑容漸漸僵硬:「你看錯了。」

「沒有,我透視很強的。」褚冥漾堅持道,「你跟千冬歲精神結婚了?」

冰炎涼涼地看著夏碎,神情十分幸災樂禍。

夏碎尷尬地支吾幾聲後就淡定了,看上去十分從容地說:「是啊。」

就算是他,提到新婚的另一半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褚冥漾又呆了呆,還用眼角覷冰炎,冰炎注意到了卻懶得管,不耐煩地說:「說正事。」

「正事?哦,獻祭嗎?真的,聽我的,你把他要的東西給他,然後由妖師那邊提出解除,或者,你找一個自願的精靈把他要的東西給他,事情就解決了。」夏碎說,「方式看你能拿出什麼籌碼,所謂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嘛。」

冰炎正在思索此法可行性,但是老天就像要跟他作對一樣,夏碎房裡的直連傳送陣亮了起來,一張可說是與夏碎別無二致的臉就這麼冒了出來。

「哥,現在外面都炸鍋了……呃,冰炎學長?」千冬歲一臉愕然地看著不在預想中的訪客,「跟這位……?」

「大名鼎鼎的褚冥漾。」夏碎大方地介紹道。

千冬歲的眼鏡滑了一下,他趕緊把它推回原位,一臉嚴肅:「原來就是你。幸會,我是千冬歲。」

「他就是維特。」冰炎雙手抱胸,納涼般地說。

這次千冬歲的眼鏡直接裂了。

他面無表情地把眼鏡拿下,換了一副新的戴上:「維特同學?」

剛剛千冬歲嚇得精神力失控把自己的眼鏡給崩了,現在卻像沒事一樣打招呼,從某方面來說,跟沒臉切開黑的夏碎果然是真兄弟。

「嗯。」褚冥漾點頭,禮貌地回應,「你好。」

這張清秀耐看的臉跟維特那張醜到慘絕人寰的五官落差真不是開玩笑的大……當初為什麼這麼想不開化妝成那樣啊?

「不是單純化妝,是易容。」夏碎解釋,「戴人皮面具的那種,為了讓人看一眼就不想再看。」

「是這樣嗎,褚同學?」千冬歲簡直不可思議,這常識得有多欠缺啊?

褚冥漾嘟起嘴巴,「對呀,結果你們的審美超有問題,怎麼老注意我?」

「我們的審美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你的腦子。」冰炎冷笑,「我建議你選修精神科,先把自己的腦子給醫好。」

褚冥漾還要回嘴,千冬歲趕在他前面掐斷了話頭:「正好你們都在,外面都炸鍋了,說是……呃,褚冥漾因為學長跟維特私奔很生氣,就回來造訪了冰牙,婚期已經訂了。」

……啥鬼?

冰炎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太小瞧眾人的腦洞及太高估他們的智商了。

這種沒譜的謠言哪來的?!

不,好像也不是那麼沒譜,畢竟跟維特私奔是提爾那白痴亂說話搞出來的,褚冥漾造訪冰牙還順道去了鳳凰族轉悠也是事實。

但是謠言怎麼可能傳得那麼快!

 

謠言當然傳得快,因為亞那逢人就抱怨他原本以為婚事已經穩了,結果孩子們又跑了。

其中細節又支支吾吾說不清楚,於是吃瓜看戲的民眾就開始自己腦補,最後補出一個邏輯合理情節引人的故事。

亞那的原話是他喜帖都訂好了,話經過三人後就變成了婚期已經訂了。

 

把謠言內容理順後,冰炎想殺人的心……已經淡定了。

差不多的事情第一次是氣,第二次更氣,第三次氣炸,第四次、第五次以後……就成佛系了。

反正嘴長在別人身上,要怎麼講話他也沒辦法一個個管,只要事實基礎沒變就行。

「我去問問有沒有精靈願意給你採精。」冰炎對褚冥漾說,「這些謠言就別管了,你也別出去鬧什麼事情出來。」

褚冥漾覺得很冤枉,他才不是一個會鬧事的人好嗎?

不過要換一個對象採精,他怎麼心中就那麼不樂意呢?

冰炎也感覺到了褚冥漾的不情願,不禁皺了皺眉頭,「你有什麼問題?」

「沒有啊。」褚冥漾莫名其妙地回道,他能有什麼問題。

「你不高興。」冰炎直指問題中心。

「有嗎?」褚冥漾一臉見鬼的表情,「我怎麼不高興了?」雖然確實心情不愉快,但也不到不高興的程度吧?

「我哪知道你為什麼不高興?」冰炎懶得繼續廢話,掏出手機就開始編輯內容,準備把燙手山芋丟出去看有沒有人接。

褚冥漾三步並做兩步去奪冰炎的手機,想當然沒成功,冰炎高舉著手機,低頭警戒地看著褚冥漾:「你想幹麻?」

說真的,褚冥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幹麻,下意識就去奪手機了。

「我想褚同學是想阻止冰炎學長換人。」千冬歲冷靜地一推眼鏡,他跟夏碎像是被這兩人遺忘得徹底,當壁花般被晾在一邊。

「你幹麻要阻止我換人?」冰炎皺眉,不懂盟友好端端的怎麼又腦抽了。

「大概喜歡上你了?」夏碎中肯地說。並滿意地收穫了兩尊逐漸石化的石像。

石像褚冥漾的臉上寫滿了震驚:怎麼可能?他不知道這回事,他沒有,他不是,別亂說,亂說話是要被雷劈的!

石像冰炎則是一臉被雷到外焦裡嫩的樣子:什麼時候?他怎麼沒感覺?褚冥漾對他難道不是像對實驗材料的感覺嗎?

「我想,如果你們兩情相悅,其實很多事情就都解決了。」欣賞了一下自家搭檔難得一見的驚愕表情,夏碎好心道。

問題是冰炎並不喜歡一個曾經差點一口咬掉他大香腸的O

感覺到冰炎的心情有點微妙,夏碎忍不住嘴賤了一句:「真是連妖師都拜倒在你的西裝褲下。」

「才沒有。」褚冥漾立刻反駁。

冰炎:「……」這種被嫌棄的感覺一定是錯覺。

「一定是你們認錯了。」褚冥漾認真地說,那口氣聽上去真不知道是闢謠澄清多一點,還是自我催眠多一點。

他逃婚逃到喜歡上逃婚對象,這什麼歷史迴圈啊!

想起凡斯曾經說過的那些黑歷史,褚冥漾立刻築起心牆,暗示自己喜歡什麼的,一定是千冬歲他們看錯了。

不然他還易容成那麼醜的樣子,不是當笑話去了嗎。

褚冥漾眼角瞄冰炎,不得不承認冰炎真的生得俊俏,也許當一個笑話也可以,反正他的笑話冰炎看得也不少了……

不行!

褚冥漾驚恐地轉過頭,他內心何時生了這股叛軍想法?莫忘初衷啊莫忘初衷!

看著內心戲越來越豐富的褚冥漾,冰炎一陣無言。

不就是可能對他有想法,至於這麼驚恐?

對他有想法的人多到可以排隊繞地球一圈了,冰炎一點感覺也沒有,不過褚冥漾此時震驚糾結的模樣倒是取悅了他。

比起一開始要可愛多了。

「我可以先確認一下一件事嗎?」千冬歲在氣氛逐漸曖昧時,勇敢地戳破了那些虛幻的泡泡,「褚同學,你還想退婚嗎?」

褚冥漾眨眼,再眨眼,神情無辜地看向冰炎。

「人家問的是你,看我幹麻?」冰炎沒好氣地說。

「……哦。」褚冥漾悶悶地說,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生氣。

「到底怎麼樣?」情報班的堅持,讓千冬歲一定要問出答案不可,雙眼緊盯著沉默的褚冥漾。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冰炎跟夏碎已經到一邊商量其他事情後,褚冥漾終於開了尊口。

「嗯……再看看。」褚冥漾考慮了許久以後,鄭重地給出了回答。

千冬歲嘴角一抽,敢情過去的一刻鐘,褚冥漾就只思考出再看看這種結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兩個石像的內心戲太可愛了!!
    漾漾之後的內心話也是哦哦哦!!!
    冰炎居然也不自覺沈淪了 居然說可愛哈哈哈XD
    夏千精神結婚段真是太好笑
    遇到心直口快的漾漾就是沒法隱藏了XDDD
  • 接下來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談戀愛了哈哈哈

    昀羲 於 2019/01/14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