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秋看到飛天摩托時並沒有露出哈利預想中的驚嘆表情,讓他男性的虛榮心受到打擊。

也許女生對這種速度感並不像男生那麼感興趣?

可是張秋也是打魁地奇出身的呀。

直到小天狼星示範了如何駕駛飛天摩托(因為小天狼星堅決反對哈利騎車飛出去),張秋才一副瞠目結舌的樣子,可能飛天摩托對女巫來說並不具備像飛天掃帚那樣的吸引力吧。

「哈利,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小天狼星在晚餐後敲響了哈利的房門,他正在跟張秋一起做暑假作業。

「什麼?」哈利被小天狼星叫出房門,困惑地問,「不好的消息?」

張秋已經來了,還有什麼比張秋不能來更差的消息?

「斯內普要過來,給你額外補課。」小天狼星的臉極度扭曲。

對了,對於小天狼星來說,斯內普教授要過來這件事絕對算不上好消息。

哈利這才恍然想起,斯內普說過,暑假要隨時檢查他大腦封閉術的程度,這實在太糟糕了!

他就那麼兩次忘記清空大腦,然後呢,其中一次就夢到了伏地魔,第二次甚至差點直接要了他的命。

他完全能夠想像見面後斯內普發現這件事後臉色到底能多臭,絕對比臭臭石還要臭上百倍!千倍!

瞬間哈利也緊張起來:「那斯內普教授什麼時候要來?」

讓他臨時抱個佛腳,要是能夠糊弄過去就好了。

「他說,隨時,到訪。」小天狼星的牙齒都要被自己碾碎了,「所以,我也不知道。」

「那教授怎麼來?」哈利忙問。

「透過壁爐。」小天狼星痛苦地說,「幸虧是從鄧不利多辦公室連過來的,不然要是直接跟他對連我一定跟他拼命。」

「這幢房子不是要改成鳳凰會總部嗎?我想他應該也沒辦法連。」哈利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心裡似乎有些失望,但他完全不知道這種失望從何而來。

「那我去跟張秋說一聲。」哈利說,「希望她不會反感暑假還要見到教授……」

可惜天不從人願,張秋對於斯內普隨時可能到訪的消息給嚇傻了。

「為什麼?」她驚駭莫名,「他為什麼暑假還要盯你功課?我不覺得你有任何補習的需要!」

哈利對張秋的肯定自我驕傲滿足了一會兒,隨即又想到他如今學習上的耀眼成績有一半要歸功於湯姆,瞬間又黑了臉。

他跟湯姆的關係已經降至冰點,哈利絲毫不懷疑他們永無和解的一天。

湯姆默不吭聲。

「這個……也許是教授他希望我可以更上一層樓吧?」哈利含混地說,「教授是指導我額外的學業,一些比較難熬製的魔藥,比如吐真劑之類的……」

「你竟然已經可以學習熬製吐真劑?」張秋大為動容,「真是太厲害了!」

哈利露出微笑,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他又想起湯姆之前氣急敗壞不准他熬製吐真劑的事情了,他畢竟跟湯姆相處太久,生活中不論何事都有湯姆的影子,這讓他心情更差了。

 

克利切將布萊克老宅佈置得相當乾淨舒適,或許因為張秋是哈利女朋友的關係,克利切對張秋那是殷勤備至,誓要讓張秋感覺到賓至如歸。

可惜張秋自從知道斯內普隨時可能到訪後,對克利切的招待雖然心存感激,卻難以放鬆了,行為舉止仍然相當拘束。

哈利本來希望張秋直接住下來,但張秋的家人對此表示反對,哈利想,大概是因為東方人難免比較靦腆保守的緣故,他雖然失望,但也相當尊重。

「我們可以申請連通壁爐。」小天狼星建議,「這樣不僅不用使用幻影移行,住宿來去都很方便。早上來吃早餐,晚上回去睡覺,中間時你們還是可以待在一起。」

兩人都對小天狼星的提議很心動,然而布萊克老宅即將成為鳳凰會總部,此事便遙遙無期了。

「鳳凰會是祕密運行的,一般不為大眾所知,就連在伏地魔最猖狂的時候,民眾也不知道存在,只有相關人士知道消息。」小天狼星解釋道,順手將自己盤裡的牛肉倒到哈利盤裡,「我是不介意你告訴張秋鳳凰會的事情,但是鄧不利多希望我們可以守口如瓶。」

……好吧。」哈利悶悶地說,「但我覺得什麼都不告訴她……我很愧疚。」

小天狼星揉了揉哈利的頭髮,勸慰道:「是的,你當然會感到愧疚,但是非常時期,我認為這是值得忍耐的。如果她知道太多,就越可能成為伏地魔的目標。你是在保護她。」

小天狼星的說法讓哈利好受了許多,他提振精神,又開始練阿尼馬格斯。

「哈利小主人,斯內普教授到訪。」克利切高亢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為了避免任何意外,哈利吩咐過克利切在他解除禁令前都不准進房間。

已經變成一頭鹿的哈利原先還在照鏡子,試圖在變身的情況下使用無杖魔法,但是太難了,雄鹿狀態下的他根本連握著魔杖施法都有困難。

他沒有時間喪氣,克利切的喊聲讓他迅速變回人身,假裝什麼事都沒有,握住自己的魔杖便去開門。

這實在很明智,因為當他一打開門的時候,斯內普已經站在門外,哈利一點都不懷疑他若是晚個幾分鐘才開門,斯內普會樂意把門四分五裂來激怒小天狼星。

 

昀羲碎念:

到家太晚,先更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