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內普一開始沒看出什麼不對勁,但是哈利在斯內普面前不自覺就會氣短一截,讓原本疑心病就重的斯內普看出來了。

他在猝不及防時直接對哈利用了攝魂取念,哈利本就心虛,措手不及下被斯內普翻了個底朝天,兩次沒清空大腦的後果就這麼赤裸裸地呈現在斯內普眼前。

房間內捲起了魔壓,風刮得哈利臉頰生疼,目不能張,但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哈利波特……你真是讓我驚訝。」斯內普緩慢地說,每個字都帶著極大的怒氣,幾乎是從齒縫間蹦出來的,彷彿要是不放慢速度,他的憤怒就要爆炸似地,「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你,睡前必須清空大腦,而你,顯然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不是的,教授。」哈利有些嚇到,但他還是強迫自己鎮定,辯解道,「我那兩次只是因為剛好……煩心的事情多一點,我平時都有做……」

「不要找藉口!」斯內普怒喝,他已經壓制不了怒氣,以自身為中心形成了魔力漩渦,房間內的各式物品都遭了殃,隨漩渦飛到空中彼此撞擊,發出砰砰的可怕聲響後落地,震得地板一陣搖晃,「你以為保命還可以分有沒有煩心事嗎?今天你有煩惱,於是你就不保命了,是不是?」

當然不是!

哈利低頭表示懺悔,但是斯內普每次見到他這一副虛心受教的樣子就來氣,他也不知道自己氣什麼,明明就能衝著對方是老波特的兒子盡情發洩怒火跟羞辱,他偏偏要把那些惡毒的批評給自己噎回肚去,簡直是神經病!

斯內普心浮氣躁,火氣甚大,不由分說又來了一記攝魂取念,哈利這次有了準備,抵擋得相當出色,斯內普連片段記憶都沒擷取出來。

「繼續!」斯內普沒有誇獎哈利,沉著臉說。

魔法訓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被斯內普操得死去活來的哈利思緒漸漸無法集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忿忿不平的委屈。

哪怕是一句,他就不能對我的表現有一句正面評價嗎?就算是還可以也行啊。

哈利原本還控制著情緒,但是隨著疲勞的程度增加,他的自制力就越發下降。

憑什麼我老是要挨著打?

「破心護!」他吼道,一道魔咒反向射中了斯內普,哈利看到了年幼的斯內普穿著破爛的長袍,待在蜘蛛尾巷那間髒亂陰暗的屋子裡。

他的面前有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男人正在對女人大發脾氣,粗魯地扯著女人的頭髮。

畫面一閃而逝,斯內普很快就把記憶收回去了。

他鐵青著臉,對哈利疾言厲色:「你看到了什麼?!」

「教授小時候……」哈利呆呆地回答,他覺得他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他不是故意的,他就只是因為被一路壓著打,火氣上升才反擊的……

他一點都沒有窺探斯內普隱私的意思!

「我、我不是……有意的……」哈利結結巴巴地道歉,斯內普的臉色陰沉得嚇人,哈利當然相信自己不會被滅口,然而斯內普的低氣壓實在太強了……

斯內普哼了一聲,他當然知道波特崽子不是故意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剛剛自己近乎洩忿的攻擊,導致對方火氣也上來了。

情緒會傳染,這說得可真沒錯。

「今天到此為止。」斯內普警告道,「你要是敢多嘴你看到的,你會後悔。」

他已經後悔了。

哈利點頭如搗蒜,做了一個將嘴巴拉上的動作。

斯內普袖子一甩,寬大的黑袍袖口在空中畫出一道凌厲的弧度,踏著怒氣沖沖的步伐走了。

哈利一直等斯內普完全離開視線後,才緩慢地吐出一口氣。

他真不是故意的,他完全沒想到斯內普小時候過得那麼不好……

他收拾一下情緒,確認自己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後,才慢吞吞地踏出房間,還不忘記把房內亂七八糟的東西整理歸位。

雖然沒有到很精準,不過要是他把所有事情做完了,克利切又要嚎了。

 

 

「我們上次來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弗雷德抱怨道。

「上次他們還沒改造成鳳凰會總部。」喬治提醒道。

「都閉嘴,安靜點。」莫莉低聲警告道,「別搗亂。」

韋斯萊一家開車來到一個小廣場正中央的雜亂草地上,周遭建築物的門面都很髒,有些窗戶還破了,碎裂的玻璃完全無法阻擋室內的立體音響聲,顯然一群麻瓜們正在裡頭狂歡。

「看看這些麻瓜,簡直髒得可怕。」莫莉小聲說,她看到好幾戶門前的台階垃圾堆積如山,發出腐爛的惡臭。

莫莉領著孩子們穿過草坪,來到兩棟房子中間,從懷中拿出一張羊皮紙。

「快看,把他們背下來。」莫莉悄聲說。

所有人圍了上去,紙上的字跡看上去十分狂傲不羈,應該是小天狼星的手筆。

『可於倫敦古里某街十二號找到鳳凰會總部。』

「都記好了?」

「我又不是文盲。」弗雷德搞笑地說,換來莫莉嚴厲的一瞪,登時就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莫莉用魔杖尖端將羊皮紙燒成灰燼。

「可是媽,沒有十二號。」羅恩說,這兩棟房子左邊是十一號,右邊是十三號,哪來的十二號?

「想想你們剛剛記住的東西。」

羅恩才想了一下剛剛那蒼勁有力的字跡,結果在兩棟房子之間就冒出了一扇門,接著是牆壁與窗戶,硬是將兩棟房子給推開。

「哇哦。」弗雷德讚嘆道,「藏得真隱密。」

「我們上次來可沒這種待遇。」喬治說,「直接壁爐就連過來了。」

「換成總部後,增加了許多防衛跟隱匿措施。」莫莉說,「快點進去,金妮都快凍僵了。」

他們踏上斑駁的石階,莫莉又抽出魔杖,朝那沒有信箱也沒有鑰匙孔的大門輕輕一點,在一串響徹耳膜的金屬摩擦聲後,門緩緩地打開了。

「好了,進去吧。」莫莉催促道。

他們魚貫而入,布萊克老宅的大廳跟上次相比,變得非常雜亂。每個角落都堆著無數的文件跟魔法物品,而小天狼星正在大廳對著斯內普大吼大叫。

「哈利已經受傷了,你這個死老蝙蝠,你不能把對詹姆的怨氣撒在他身上!」

「你也別把那個小鬼當成那隻蠢鹿!」斯內普不遑多讓,同樣吼了回去,「我是他教授,有權決定該怎麼教學!」

「你說什麼!你該死的混帳東西!」小天狼星咆哮道,「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純粹想傷害哈利!」

「腦袋壞了就給我去聖芒戈治一治你的腦子!」斯內普罵道,「雖然我看所有醫療師都會為你的病症感到絕望!」

兩人在大廳裡大吵大鬧,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有客人來訪。

「主人!韋斯萊一家到了!」克利切忽然出現,尖聲叫道。

 

 

 

昀羲碎念:

拼五月歐美場……岔路系列就快要結束了,感謝大家一路相伴~

最後如果有漏買哪一集的同學們,請直接留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