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這才停止他狗吠般的吵架,轉頭去看莫莉,擠出一抹歡迎的微笑,雖然看上去不是很成功:「莫莉,歡迎。」

「嗯,小天狼星。」莫莉有些尷尬地打了招呼,「亞瑟他部裡還有事要處理,就由我帶他們過來了。」

「當然,當然。」小天狼星有些敷衍地說,「克利切,去給他們倒茶。」

斯內普用力地哼了一聲,轉身踏進壁爐,爐火吞沒了他的身影,再眨眼已經不見了。

「為什麼斯內普就能用壁爐?」喬治問道。

「是斯內普教授。」莫莉糾正道,這下連小天狼星都用鼻子噴氣了,顯然對斯內普擔任教授不以為然到不屑的地步。

莫莉瞪了小天狼星一眼:「他是鳳凰會成員,鳳凰會成員才可以用壁爐轉移。」

「我設了權限。」小天狼星解釋道,雖然他不喜歡斯內普到痛恨的地步,但是大事上他還是聽從鄧不利多的吩咐,「只有鳳凰會成員才可以用壁爐轉移。」

「為什麼?」

「雖然我們可以針對食死人下禁咒,但有些人不是食死人,卻很可能替他們行動。」小天狼星隨意拿起桌上的一杯水灌了下去,「比如那些食死人的小孩,或是被奪魂咒控制的人們,如果這裡的壁爐不設限,那漏洞就太大了,畢竟當時我給哈利辦派對時連的人可多了。現在對外說法是一律不開放。」

「那個……哈利呢?」一直躲在莫莉背後的金妮探出頭,露出渴望的表情。

「應該跟張秋在樓上房間待著吧。」小天狼星不以為意道,「克利切應該已經去通知他們了。」

金妮失望地垂下頭。

打發孩子們上樓去找哈利後,莫莉嚴肅地問道:「你剛剛在跟西弗勒斯吵什麼?哈利受傷了?」

小天狼星大手一揮,才剛降下去的火氣又冒了上來。

「他教哈利大腦封閉術,結果他竟然攻擊哈利!」小天狼星氣沖沖地說。

「哈利怎麼說?」

「哈利什麼都沒說,但是我看得出來他神情不對!」小天狼星哼道,「肯定是死老蝙蝠欺負他!」還顧慮為了不讓他擔心,自己忍著,哈利真是貼心。

隱隱覺得事實應該不像小天狼星說的那樣,但考慮到小天狼星跟斯內普之間的死結,莫莉還是選擇了沉默。

 

 

張秋發出一聲介於驚嘆與笑聲之間的聲音,現在他們兩人更近了,哈利甚至可以數出她鼻子上有幾粒雀斑……

「我們來啦!」

雙胞胎張揚肆意地闖入房間,就看見哈利跟張秋兩人臉都漲得通紅,而且一副心虛的模樣。

弗雷德與喬治對看一眼,迅速將門帶上,把羅恩跟金妮給擋在門外。

「喔喔,我們的哈利長大了。」弗雷德語調怪異地說。

「是的,他現在要從一個小男孩變身成為一個男人了。」喬治附和道。

「閉嘴。」哈利說。張秋從他的腿上起來,臉色越來越紅。「你們怎麼來了?」

「不會吧?我有沒有聽錯?」弗雷德誇張地挖了挖耳朵,「是誰曾經在火車上說,我們是備選名單?從那之後到現在我們來算算過了多久?」

「十八天。」喬治搖頭,「這個記憶力不行哪。」

「夠了,我沒忘。」哈利沒好氣地說。

「什麼預備軍?」張秋好奇地問道。

「對抗伏地魔的預備軍。」哈利一臉歉然,「抱歉,沒告訴你……」

張秋聽到伏地魔三個字時瑟縮了一下,「為什麼不告訴我?」

「小姐,妳是在說笑話?」弗雷德誇張地說,「哪個男人會告訴自己的女朋友,嘿,我要去從軍了,請祝福我不會沒命?」

「從軍?」張秋大駭。

「不是!」哈利連忙說,瞪了弗雷德一眼,「我只是想組織社團活動,向三年前的決鬥社那樣,小天狼星擔任指導老師,會過濾一些比較……有問題的學生。」

張秋放心下來,拍了拍胸口:「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又要離校去做些什麼危險的事情了呢。」

哈利搖搖頭。

「那,我可以也加入嗎?」張秋渴望地說,「我也想幫上你的忙。」

「這……」哈利有些為難,他其實有些矛盾,一方面既想答應,又不想張秋碰到危險。不過張秋的程度也不錯。

「讓她加入也不錯。」小天狼星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顯然已經跟莫莉談完事情了,「等一開學妳就來上課吧。」

張秋開心地在哈利臉上親了一口,這一幕恰巧落入金妮眼裡,她的臉色變得慘白,轉身就跑了。

羅恩看了看房裡,又看了看金妮跑掉的方向,最後決定去追金妮看情況。

「那我們等等再來找你。」雙胞胎也匆匆地說,加入了羅恩的行列。

「那個韋斯萊,是不是也喜歡你?」張秋小聲問道。

「呃……」哈利忽略了小天狼星擠眉弄眼的揶揄,含混道,「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我聽說你二年級時她有寫情書給你。」張秋略微吃醋地說。

女生的八卦是不是無遠弗屆?而且寫情書給他的又不只金妮一個。

但是這點還是別讓張秋知道吧……哈利的直覺如此告訴他。

「有這回事?」哈利裝傻道,「我有個提議,不如我們繼續原本的話題?」

「原本的話題?」

哈利在張秋臉頰上親了一口,張秋立刻沒聲音了。

 

 

昀羲碎念:

來不及寫更多了,就先這樣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