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斯整個暑假都待在德國,還有閒情逸致地寫信給哈利炫耀他正在參觀德國巫師監獄。

哈利對這所監獄有印象,以前德拉科就有跟他聊過,紐蒙迦德關著第一代黑魔王,據傳是第一個提倡應該由巫師統治世界,廢除麻瓜保護法的巫師,並且做了許多慘無人道的事。

他主張麻瓜是賤種,他們沒有魔法天賦,是上天決定的次等人種,使用魔法干涉了麻瓜世界的戰爭,死傷人數數以千萬計。

哈利在查資料的時候,也不得不佩服對方的心計,最後這位第一代黑魔王被鄧不利多打敗,關進了紐蒙迦德,連同追隨他的下屬,人稱聖徒。

相比起來,這個黑魔王似乎比伏地魔更棘手,畢竟伏地魔是只要一言不和就殺人,但這個葛林戴華德卻是反過來說服你放棄立場。

所以一度強大到無人能敵,因為多數人都認為他是對的,他可以帶領魔法界走向輝煌。

「鄧不利多是怎麼打敗他的?」哈利問道。

張秋已經回家了,他跟小天狼星正待在波特老宅,他其實有點擔心德拉科的狀況,但是出於各種考慮,他也不能貿然聯絡德拉科。

「不知道。」小天狼星漫不經心地說,皺眉道,「預言家日報顯然被伏地魔控制了,哼。」他一把手就把報紙給扔進火爐。

「又在說我是放出蛇怪的兇手?」哈利抿抿唇。

不得不說,伏地魔還是有點腦子的,一發現哈利收服了蛇怪,馬上攻擊他才是放出蛇怪的兇手,如此一來,哈利跟其他學院的嫌隙就加深了,聲望也更受打擊。

「沒錯,哈利,你可千萬小心,不能再隨便把蛇怪放出來了。」小天狼星說,「不然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哈利應了聲,暗暗決定以後還是不放阿莫斯出來嚇人了。

『哈利,轉院的事情考慮得如何?』詹姆熱切地問,『我聽大腳板說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哪天帶回來給我們瞧瞧?』

一提到張秋,哈利立刻就不好意思了,有點羞惱地瞪小天狼星,對方哈哈大笑,完全不以為意。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天,哈利喜孜孜地把自己的阿尼馬格斯秀給詹姆跟莉莉看,獲得一致的肯定與讚揚。

『當初我們一直自己研究到七年級才終於變形完全。』詹姆感嘆道,『哈利你真不愧是我的兒子。』

『不過還是有些不穩定,哈利你太求好心切了。』莉莉道,『不過阿尼馬格斯我沒有涉獵太多,這部份還是請教大腳板吧。』

哈利所化的雄鹿不像詹姆那樣強壯張揚,相反地有些瘦弱,他對此非常不滿意。

『……有一種魔法是可以用魔力增強肌肉,或是增強肌肉魔藥。』湯姆冷不防說道。

哈利的臉色又沉了下來。

『用那種魔法的話,可以在阿尼馬格斯時把自己變得更強壯。』湯姆見哈利沒反應,又多說了一點。

哈利哼了聲。

「怎麼了,哈利?」小天狼星聽到哈利不屑的嗤笑,頗感奇怪。

「沒事。」哈利鎮定地說,「只是突然想到預言家日報那些蠢事。」

『預言家日報怎麼了?』莉莉問道。

「在說我是第三任黑魔王,為了顛覆魔法界什麼的。」哈利聳聳肩。

詹姆發出怒吼:『我的兒子,他們竟敢!』

「冷靜點,尖頭叉子。」小天狼星安慰道,「他們現在又換了一種風向,說我其實是黑巫師,為了推自己的教子坐上黑魔王的寶座才逃獄的呢。」

哈利猛然轉頭,不可思議道:「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我沒告訴你。」小天狼星攤手,「這些報導不在頭版,在比較後面,你如果沒把預言家日報全部翻完,是看不到的--還有鄧不利多的許多負面新聞。」

哈利在心中冷笑。

『我告訴過你,戰爭就是情報戰,媒體戰只是第一道硝煙而已。』湯姆抿抿唇,『等到媒體煽動所有人一起反對你以後,你的處境就不會再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而是罪大惡極的黑魔頭了。』

哈利依然不理詹姆,轉頭去問小天狼星:「我們這邊難道不能想想辦法,讓那些無良記者別再胡搞瞎搞了嗎?」

「這是結構的問題。」小天狼星客觀地說,「預言家日報就是魔法部的傳聲筒,許多巫師家庭都視它為官方正統,只要上頭一聲令下,就算原先是公允公正的報導,也會替魔法部粉飾太平,進而跟著風向走。因此單就限制記者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我記得我們那個時候,盧修斯馬爾福就已經準備要投資預言家日報了吧?』詹姆問。

「沒錯,現在他已經是預言家日報的股東了。」小天狼星不屑道,「雖然不是唯一一個,但是影響力擺在那裡,以前魔法部多少狗屁倒灶的事都是靠他運作才壓下去的,這也是福吉為什麼跟馬爾福家關係很好的原因。」

「福吉確定是被奪魂咒控制了嗎?」哈利不可思議道,「但是我覺得……我都能對抗奪魂咒了……」

小天狼星搖頭,有些無奈:「不是每個人心智都堅定,哈利。更多人隨波逐流,尤其是害怕被奪權的就更好控制了。其實我也滿懷疑福吉沒被施咒,只是伏地魔承諾他可以繼續當魔法部部長,他只要聽令行事,不僅不會有生命之憂,還可以繼續擁抱部長這個職位。」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凝重。

「有其他家報紙嗎?」哈利厭厭地說,「不想再看預言家日報了。」抹黑他,他可以忍;但是抹黑小天狼星,就是不行。

「還有其他家,但預言家日報一家獨大,其他受眾都很小。」小天狼星說,「你如果不想再看這些垃圾,有一家謬論家我倒是滿推薦的,裡面通篇都在胡說八道。」

「胡說八道?」

「都是報導一些傳說跟臆測,當作笑話看滿抒壓的。」小天狼星聳肩,「以前我還在阿茲卡班時,我的鄰居獄友家人來探監時偶爾會帶……嗯,我想反正他們都瘋了也看不了,就會拿過來看一看。」

一提到小天狼星做了十幾年的冤獄,哈利就不禁難過起來。

雖然對方現在開朗,還能拿此事打趣,但他聽到還是很不舒服。

『因為你愛他?』湯姆又問。

哈利繼續貫徹不理睬冷處理政策。

湯姆沒再說話,估計是自己琢磨去了。

「別想那麼多。」小天狼星拍了拍哈利的背,「我們來討論一下開學以後,你打算要成立的社團叫什麼名字?」

「就叫HA怎麼樣?」

「哈利的軍隊?」

「不是,是霍格沃茨的軍隊。」哈利咧嘴一笑。

「不錯的名字。」小天狼星讚許地點點頭,「課程內容由我決定嗎?」

「當然。」

「我會把你跟張秋排在一組的。」

「喔,小天狼星!」哈利半是開心半是惱怒地吼道,「別取笑我了。」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