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趁著在波特老宅時研究了莊園的守護魔法,並在小天狼星的協助下又做了些加強,哈利還嘗試性地發明了一些魔咒。

最重要的莫過於過濾過高分貝的靜音咒,施展之後,聽到的所有聲音都會自動變得小聲。

主要是他跟斯內普提要跟小天狼星出國時,被斯內普吼到差點耳聾時所產生的靈感。

而且這個魔咒發明的過程幾乎毫無阻礙,非常水到渠成。

哈利現在再也不敢大意,每天睡前都乖乖清空腦子,目前為止沒在做跟伏地魔連結在一起的惡夢。

相比去年的生日,哈利今年的生日非常低調,所有生日禮物都寄到布萊克老宅去了,小天狼星交待克利切把那些帶有惡意跟詛咒的東西挑出來銷毀,據說今年詛咒的東西比哈利前幾年收到的都要多。

其中也不乏看了預言家日報信以為真,特別寄咆哮信來大吼大叫的陌生人,哈利聽了只想冷笑,他要是跟伏地魔一樣,這些人第一時間就沒命了,不就是仗著他還是小孩嘛。

不過他還是很開心,這是他跟父母第一個一起過的生日,可妮做了一個超級大蛋糕,吃不完,剩下的部份全讓他跟小天狼星一起砸在彼此跟詹姆畫像上了,莉莉早就去其他畫框避難了,跟其他波特家的祖先們閒話家常。

雖然只是畫像,但這曾是哈利原本的夢想,想當初他十一歲時,還可憐兮兮地在船上給自己畫蛋糕,假裝有人幫他慶祝生日呢。

牆上的畫像嘰嘰喳喳的,對哈利跟小天狼星東問西問,好不熱鬧。

其中一位甚至直接問哈利跟張秋進展到哪裡了,親嘴了沒,然後被旁邊的女士一巴掌給搧到旁邊去了。

晚上,小天狼星拿著一封信回到莊園。

「聖芒戈的檢查結果下來了,哈利,他們檢查不出你身體有什麼毛病。」小天狼星皺眉,「我想這可能是因為你是唯一在索命咒下逃生的人,所以也沒辦法用一般方法檢查。」

哈利心中一驚,他反射性地想到湯姆。

「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因為你說過你的疤痕會痛,我跟鄧不利多都推測這也許是因為伏地魔跟你之間有某種關係,或者說連結存在。」小天狼星皺眉看著羊皮紙,沒注意到哈利眼中閃過的一絲異色,「但是我們查了很多文獻,都沒有找到類似的例子可以參考。」

鄧不利多太厲害了,雖然不知道湯姆的存在,但是推測得八九不離十。

「對了,韋斯萊雙胞胎之前落在老宅裡面的,」小天狼星遞過來一盒點心,「摸魚點心盒?」

「啊,他們已經完成了?」哈利驚喜道。

「這是幹什麼用的?」小天狼星似乎也很感興趣。

「可以讓你在課堂上睡覺不會被發現的好東西。」哈利咧嘴笑道,「看上去正在專心聽講,但是其實你正在做白日夢。」

「聽起來不錯,我跟詹姆當初要是也有這個就好了。」

「你們會在課堂上睡覺?」

「只有魔法史。」小天狼星狡黠地說,「其他課堂的老師巴不得我們睡覺。」

哈利聞言,放聲大笑。

「不過有鑑於我已經是準教授,這東西要是給我看到我還是得沒收的。」小天狼星補了一句,「課堂上被我發現,我也是要罰你們禁閉的。」

笑聲戛然而止。

「沒關係,反正我不會在課堂上睡覺的。」哈利沉默了一會兒,誠懇地說,「除了魔法史。」

這下換小天狼星放聲大笑了。

 

這是第一個完全沒跟德拉科碰面的暑假,有些時候哈利也覺得有些寂寞,但大局為重,現在若是貿然跟德拉科聯絡,極度有可能陷入兩難的境地。

何況他要考慮的事情太多,更火燒眉毛的是,他必須決定是否轉院。

『我不建議你轉院。』湯姆說,他最近說話越來越小心翼翼,『如果讓伏地魔……我是說外面的那個……算了,反正他知道的話,這無疑就是在釋放一個訊息:你跟純血派不是一掛的,挑撥離間就更容易了。』

哈利差點反射性問那他怎麼避開德拉科,他們現在關係多尷尬啊。

不過再尷尬也不比湯姆的程度就是。

哈利簡單應了聲,湯姆瞬間激動了,雖然他不明白這種激動從何而來,他只知道哈利總算願意理他了,雖然很敷衍。

他從沒有過這樣的感覺,這種希望獲得原諒的心情,在他的記憶中未曾出現過,也許小時候有吧。

但是他過去一直將這種行為視為軟弱,是向敵人搖尾乞憐的可憐蟲才會做的。

『我建議你如常上學,讓對方摸不清你在玩什麼,輿論那邊既然預言家已經被控制了,我傾向你提出抗議,首先讓一言堂出現雜音,接著找個更大的黑料爆出去,直接毀了預言家日報的名聲是最有效的做法。』湯姆滔滔不絕地說,『利益這種東西,只要足夠,自然就會有人來幫忙推波助瀾,塑造出一種預言家日報已經被把持的氛圍,就會有其他報紙想要爭奪官方正統這個地位。當然,不能明言說伏地魔回來了,那會搞得人心惶惶,還容易被倒打一把,最好是說福吉太怕被取代了,因此各方抹黑你,真真假假摻雜一下,然後……』

哈利懶得聽湯姆廢話了,轉身就走。

儘管,他走到哪湯姆就會一直跟到哪。

湯姆見哈利又不理他,嘀嘀咕咕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安靜下去。

 

哈利當晚去找了莉莉跟詹姆,兩人也非常希望他可以轉院,對詹姆來說,自己的兒子要是可以唸格蘭芬多當然是最好;莉莉的考慮則是完全出於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擔心。

「我在想,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哈利說,「我認為我繼續留在斯萊特林比較好。不然伏地魔還真以為我怕他了呢。」

他原以為這種說法至少可以說服詹姆跟小天狼星,沒想到兩人依然反對。

「哈利,遠離危險地帶可不代表膽小。」

哈利歪歪頭,「小天狼星,這話由你來說不太具有說服力啊?」他又看了看詹姆,「我聽說你們兩人學生時就總愛往危險的地方闖,禁林也沒多安全吧?」

小天狼星跟詹姆對視一眼,雙雙背過哈利咳嗽。

『哈利。』莉莉溫柔地說,『我想聽聽你真正的想法。』

哈利沉默,半晌才斟酌地說道:「我畢竟從一開始就待在斯萊特林了,雖然……我的立場跟多數的斯萊特林學生相左,不過斯內普教授很護著我……」

詹姆跟小天狼星才要跳腳,被莉莉一瞪,立即安分了。

「如果我轉院的話,斯內普教授的立場會很尷尬;德拉科搞不好也會因此被伏地魔遷怒……我是說,如果我的態度明顯防著他們的話。那對伏地魔來說,他們就沒用了,可能會因此大發雷霆……」

「哈利,我認同你替朋友著想的善良。」小天狼星沉默了一會兒,才嚴肅地說,「但是朋友,不是每個都值得你如此付出的。」

哈利知道小天狼星是指彼得。

「那你會怪他嗎,爸爸?」哈利轉頭去問詹姆。

詹姆閉口不言,一會兒才開口:『好吧,哈利,你說服我了。』

「?」小天狼星大驚失色。

『在他們做出背叛的舉動前,他們仍是朋友。』詹姆說,『就算是彼得,要不是他也害了莉莉,其實我是會原諒他的,大腳板。』

「我就沒辦法了,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小天狼星喃喃道,「這點你不能阻止我。」

『我只是一幅畫像。』詹姆聳肩,『顯然有決定權的是哈利。』

「小天狼星,我百分百贊成你復仇的決心,但是我不希望你變成殺人犯。」哈利說,「所以如果是其他傲羅抓到他,就讓他去阿茲卡班吧。」

「好吧。」小天狼星點頭,勉強接受了哈利的意見。

『你可以考慮找那個麗塔史譏採訪。』湯姆建議道,『她的文筆很具有煽動性,又有把柄在你手上,只要叫她先寫出暗示福吉怕被取代所以抹黑你的報導就行了。』

哈利討厭這種手段,這讓他跟麗塔史譏沒什麼區別。

『手段的好壞在於有用與否,跟是不是光明正大沒有關係。』湯姆說,『而且民眾是非常好操縱的,一個人或許可以聰明,但是一群人就會淪為盲目。』

「小天狼星,我們有沒有可能在莊園裝設電話?麻瓜的那種?」哈利不理湯姆,「這樣我找秋也比較方便。」

「恐怕只有寫信一途,哈利。」小天狼星無奈道,「呼魯網是不能用的,莊園除了我們不對外開放,除此之外還有好幾層保護結界,除非讓張秋也知道這裡……等等,你們可以用雙面鏡啊,我還有幾面呢。」他說到最後雙眼放光,「回頭我讓克利切拿給你吧。」

「那得先叫可妮把房間整理成跟老宅一樣。」哈利心思立刻動到背景上,不然張秋問他到底在老宅的哪間房間不就被拆穿了嗎。

哈利是個行動派,馬上就派可妮去收拾了。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