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了背景跟自己在布萊克老宅中的臥室一樣,哈利才取出雙面鏡,掛在床旁邊。

「貓頭鷹最快要多久才能送到?」哈利期待地問。

「起碼也要幾天的時間。」小天狼星無奈道,他彷彿看到年輕時的詹姆,為了等莉莉一封回信,每隔五分鐘就煩自己一次的樣子。

「哈利,放鬆點吧,你功課不是還沒做完嗎?」

「你居然會逼著我做功課?」哈利非常不可思議,「不過,好吧,斯內普教授是有開給我一些功課,我也確實應該要複習一下。」

小天狼星沉默了一會兒:「哈利,你是說,你放著學校作業不做,反而把鼻、斯內普開給你的功課做完了?」

不然怎麼說是複習?

「怎麼了嗎?」哈利奇怪地反問,「難道斯內普教授的功課不應該放第一順位嗎?學校作業很簡單啊,我去年就學得差不多了。」

「……嗯,沒錯。」小天狼星昧著良心說,「以現在風聲鶴唳的情況,確實先把自保手段學起來比較正確。」

哈利心滿意足地回房去一邊複習一邊等張秋聯絡了。

等哈利一走,小天狼星立刻轉頭去看牆上的詹姆,只見對方的嘴巴也張成了O字形,驚愕不已:『大腳板,我怎麼覺得哈利的發言哪邊怪怪的?』

太好了不是他一個人的錯覺!

「對,說得好像斯內普……呃……」小天狼星搜索枯腸,「地位在第一一樣。」

『兩位,別幼稚了。』莉莉優雅地說,『我很高興看到哈利跟西弗勒斯和平相處,你們也別搗亂。』

「那可是斯內普。」小天狼星嘟噥,「梅林知道他安什麼心,活像給哈利施了奪魂咒。」

『大腳板。』莉莉瞪他一眼,充滿警告,『話別亂說,鄧不利多相信他,你就該相信他。鳳凰會必須團結。』

『沒錯。』詹姆趁機表忠心,『莉莉,我也是這麼想的。』

才怪啊!之前跟他一起痛罵斯內普不懷好意的是哪個傢伙?

小天狼星就這麼被好友拋棄,鬱悶地去廚房給自己灌了一瓶白蘭地。

他開始想念自己的弟弟了,不過可惜,永遠也見不著了。

 

 

隔天哈利沒等到張秋的聯絡,反倒等來了赫敏。

只見她一臉氣沖沖地捏著預言家日報,極度克制自己的怒氣打了招呼:「嗨,哈利。」

「嗨,赫敏。」哈利打量他,「需要一杯玫瑰茶嗎?我看妳似乎很需要冷靜。」

「沒錯,謝謝。」赫敏深呼吸,「哈利,你最近都沒看預言家日報?」

「呃,對。」哈利誠實地說,「我知道福吉在抹黑我,我就懶得看了,雖然我也知道敵人在幹麻是比較好的。」

但是他跟張秋才進入熱戀期,實在不是很想破壞自己的好心情。

「我恐怕你必須看看了。」赫敏冷靜地說,「小天狼星呢?」

「出門去了。」哈利聳肩,「說是要去散步。」

奇怪的是小天狼星也把克利切帶出門了,現在這裡只有可妮。

他接過預言家日報,仔細地開始讀了起來:

 

<震驚,阿不思˙鄧不利多是個同性戀,且對那個男孩十分關注!!>

 

眾所皆知,大名鼎鼎的阿不思鄧不利多,在他十八歲時,曾因更偉大的利益,而與黑魔王葛林戴華德過從甚密。

當時的鄧不利多帶著耀眼的光環離開了霍格沃茨--男生學生會主席、級長、巴納布斯芬克利優異施咒手法獎、巫審加碼英國青少年代表、開鑼國際鍊金術大會開拓性貢獻金獎。

他打算與狗狗埃菲亞斯多吉--他在學校結識的那個智商不高但忠心耿耿的老朋友一起周遊歐洲。

旅途中,鄧不利多接到母親的死訊,便放棄了繼續旅行。多吉將之稱為高尚的自我犧牲。

鄧不利多立刻回到了高錐克山谷,據說是為了照顧弟弟妹妹,但他當時有多少真心呢?

 

哈利懶得細讀,快速掃了過去,直到看到葛林戴華德的名字才又開始仔細看了起來。

 

就在鄧不利多作為孤兒和一家之主回到高錐克山谷的那個夏天,巴希達巴沙特同意在家裡接待他的姪孫。

也就是葛林戴華德。

葛林戴華德的名字自然是十分顯赫的:在古今最危險地黑巫師名錄上,他若未能名列榜首,只是因為晚一輩的那個人後來居上奪取了王冠。

但由於葛林戴華德從未將他的恐怖活動延伸到英國,他崛起的詳情在此地並不廣為人知。

在葛林戴華德對世界唾手可得之際,他對英國卻從不出手,乃是因為他與鄧不利多是一對情侶,這種說法廣為流傳。

葛林戴華德就讀於德姆蘭,一所當時就不幸以寬容黑魔法而聞名的學校,他像鄧不利多一樣表現出卓越的才華。

他並沒有將才能用在獲獎上,而是投入了其他追求。他在十六歲時,就連德姆蘭也無法再對他的黑魔法實驗睜眼閉眼,將他開除了。

迄今為止,對於葛林戴華德下一段經歷的說法都是到國外遊歷數月,現在可以看到,他是到高錐克山谷的姑婆家去了,並且在那兒結識了阿不思鄧不利多。

年齡相仿,才華相配的兩人很快就對彼此傾慕。

巴希達給筆者看了她保存至今的一封信。是由鄧不利多寫給葛林戴華德的。

「他當時在我印象中是個可愛的男孩。」巴希達絮絮叨叨地說,「不管怎麼說,他們兩人才華出眾,同齡朋友少得可憐,自然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她咯咯笑,「他們非常投緣,我經常聽到貓頭鷹在敲他的臥室窗戶,送來阿不思的信。有時他突然有了靈感,就要馬上讓蓋勒特知道。」

(原信複印件在第463頁)

 

親愛的蓋勒特:

 

            你提到巫師統治是為了麻瓜自身的利益,我認為這是關鍵的一點。是的,我們被賦予能力,是的,這能力賦予我們統治的權力,但它同時包含了被統治者的責任。我們必須強調這一點,並以此作為事業的基石。遭到反對時(那是必定會有的),它必須成為我們所有辯論的基礎。

我們爭取統治是為了更偉大的利益。因此,當遇到抵抗時,我們只能使用必要的武力,而不能過當。這就是你在德姆蘭犯的錯誤!但我不該抱怨,因為如果你沒被開除,你我就無緣見面了。)

  阿不思

儘管許多崇拜者感到驚駭和難以置信。但這封信證明了阿不思.鄧不利多曾經幻想推翻<保密法>,建立巫師對麻瓜的統治。這對於那些一直宣傳鄧不利多最維護麻瓜出身權益的人來說,這將是多麼大的打擊!在這個逃避不了的新證據面前,那些維護麻瓜權利的演說顯得多麼空洞!而阿不思·鄧不利多又是多麼令人不齒,在本應哀悼亡母、照顧妹妹的時候,他卻忙著謀劃自己爭奪權力!

無疑,那些決心要把鄧不利多留在殘破的碑座上的人會無力地辯解,他畢竟沒有把計劃付諸實踐,他準是經歷過思想轉變,醒悟過來了。然而,事實似乎更加令人震驚。

之前說過,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彼此愛慕,很快就成為一對。

然而小阿利安娜之死卻導致了兩人決裂,這段感情很快就劃下了休止符。

究竟妹妹的死,對鄧不利多造成了什麼影響?又為什麼在這位可憐的妹妹身亡後,葛林戴華德在二十四小時以內便離境英國?而鄧不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為何在葬禮上一拳揍斷了他的鼻子,並將所有責任都壓在鄧不利多身上?

筆者大膽猜測,也許是因為鄧不利多的妹妹發現兩人有染,大受打擊下要求他們二人分手,葛林戴華德忍不下這口氣,一時失手殺了人。

也或許是這位可憐的妹妹,不小心撞見兩人為了更偉大的利益而不能說出去的某些畫面,因此被人滅口。

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日後似乎都沒有提到這段短暫的少年友誼。然而鄧不利多推遲了五年才去挑戰葛林戴華德,這段時間內的動盪、傷亡和失蹤事件也從側面反應了兩人相交慎篤。

不然無法解釋在葛林戴華德擴張領土的同時,卻對英國輕輕放下。

 

而現在,鄧不利多也許是從那個活下來的男孩身上,看見了老情人的影子,因此對他格外關注照顧。

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不久前才因三巫鬥法大賽過於驚險而導致神智不清,鄧不利多給予相當多的優待,他不用參加任何考試也能順利畢業,甚至傳聞鄧不利多還考慮應允其教父的請求,幫這位男孩轉院。

但這一切都是出自於長輩的關懷嗎?

據稱,在霍格沃茨就學的學生曾抱怨,鄧不利多給予這位男孩的特權實在太多。讓人不禁聯想到年少時的葛林戴華德是否也曾如此意氣風發。

 

這什麼狗屁不通的玩意!

直接把鄧不利多抹成了戀童的同性戀,順道黑了一把;更絕的是暗示自己極有可能是下一個黑魔王!

再加上之前的密室風波,斯萊特林的傳人!

哈利頭都要炸了!

這種語焉不詳的報導反而更難澄清,弄不好就越描越黑。

「這記者誰?」哈利看了落款,「菲帕金森?」

嗯,非常好。

等開學以後,潘西又得承受他的怒火了。

「你要怎麼辦,哈利?」赫敏焦慮地說,「這篇報導完全抹黑了你跟鄧不利多,卻對、對那個人可能歸來一事隻字不提,明顯在誤導大眾!」

而且這時候再發一則澄清報導,也於事無補,更可能會被理解為做賊心虛。

「我得想一想。」哈利沉著臉,饒是他再不想管這些事,麻煩總會自己找上門。「等小天狼星回來我們再商量。」

「這種報導怎麼能登報,還放頭版!」赫敏非常生氣,「虧預言家日報還自許為魔法部的門面!」

「就因為如此,所以它的輿論能量非常大。」哈利嘆氣,他早該想到,帕金森一向以蒐集情報聞名,那要如何利用情報,操作輿論自然也得心應手。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