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地是水對褚冥漾來說還挺幸運的,畢竟他本身就親水,幻武也是水屬性。

但這種強迫中獎的感覺還是好不爽啊!而且直接在場上曝光不就沒辦法繼續當路人甲了嘛!

「你很吵!」冰炎一巴掌呼向他的後腦,「上場了!」

褚冥漾揉了揉後腦,不甘不願地跟著冰炎一起瞬移了。

 

上場後,觀眾席的喧囂與播報員的聲音都遠了。

 

他只聞得到水舞台的乾淨水氣,他甚至能看見幾隻魚在水裡嬉戲,這一個類似古代神廟建築的場地還有一個蛇身女神像。

「老頭公,張開結界。」褚冥漾吩咐,雙手合掌,「以風為煤,以水為介,我所限制範圍禁止敵對法術。」他的腳下張開了絢爛的陣法,繁複得向四周擴散,直到覆蓋了半個場地。

對方黑袍攻了過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敵人見識你的狠!」冰炎半秒翻出幻武迎了上去,空氣中出現了冰霧。

「冰與炎的殿下,果然名不虛傳。」黑袍笑道,「與我簽訂契約者……」

「禁言!」褚冥漾合掌的手勢已經變成雙手成訣,左手食中二指貼著右手掌心,黑袍咒語未完成,略顯狼狽地竄向另一邊,那個有問題的紫袍卻沒幫著搭檔,反而往褚冥漾這邊攻了過來。

冰炎見狀,放棄與黑袍的對打,隔空喚出爆符長槍往紫袍身上一擲,那紫袍反應也夠快,側身翻滾避開了爆炸,但是離褚冥漾的距離拉開了。

那黑袍掙脫了褚冥漾的咒術,喚出幻武血之兵器,與冰炎又扭打在了一起。

紫袍重新站起,毫髮無傷。

他拿著銀針,對著褚冥漾低低一笑,「你應該很清楚我在找你……何不私下聊聊呢?」

「不聊。」褚冥漾冷冷地說,「溫柔大度的水之女神,請讓此人回歸你的懷抱。」

霎時,場地上的水彷彿有生命般纏到了紫袍身上,不斷壓縮,似乎要將人活活溺死。

只見紫袍也不驚慌,銀針在水裡比劃了幾下,水便迅速從身上褪去。

「你是比申需要的人……」

好噁哦,他才不想被鬼王惦記好嗎!

「褚!危險!」冰炎的喊聲不夠快,褚冥漾腳下的陣法被紫袍的銀針破壞,原先金色的陣法霎時變得漆黑。

法術被反噬讓褚冥漾一口血湧上喉頭。

他冷笑一聲,將血往肚裡一吞,手在空中一畫,下一秒就出現在冰炎前面,黑袍看也不看後方,直接向後一踹,命中目標。

褚冥漾就是要他踹到。

「凍結時間!」褚冥漾反手握住踹向自己腹部的腳,黑袍遭了暗算,反應遲了兩秒,就這兩秒,冰炎的幻武已經貫穿了對方。

火之響、水與雷起兵哮,肆參驚雷爆

來不及稍作喘息,冰炎回頭就對在設第三結界的紫袍吼道。

他的雙手已經離開幻武成圓,擁有精靈之力的句式從那個圓中發射出來,比雷多他們的召雷威力強上不曉得多少倍的奔雷直接打了下來。

那紫袍的結界迅速成形,比雷響快了那麼一秒。

「真是的,想好好說個悄悄話怎麼這麼難。」紫袍嘆氣道,「褚同學,我是真心想跟你合作,各取所需。」

「他沒什麼好跟你交涉的。」冰炎冷道,「安地爾。」

那紫袍聳聳肩,慢慢恢復成原先的模樣,正是他們那天在工地大樓所看到的樣子。

「唉,真不愧是那三人調教出來的,一般的袍級跟你差了一截。」他遺憾地說,「不過我不是找你,就請你別礙事了。」

話落的同時,冰炎的左肩被銀針貫穿,速度太快了,褚冥漾根本沒看清。

那原先瞄準的肯定是脖子,只是冰炎閃掉了,然而肩膀依然大量出血。

那血味喚醒了褚冥漾深埋在記憶中的創傷。

 

大約十年前,妖師本家遭遇了重柳族的攻擊,大為受創。

 

他的親戚死的死,傷的傷,就連一向疼愛他的舅舅都在他眼前被逼到上吊,懸空搖晃的雙腳好像跟現在重疊了。

安地爾一把掐住冰炎的脖子,在冰炎腳離地的那瞬間,褚冥漾覺得意識似乎抽空了。

他沒注意到下一秒冰炎就一記掃踢逼得安地爾放手,滾落到一邊拉出了安全距離,傷口也被冰凍起來不再出血。

他更忘了,在學院內是不會有死亡的。

他什麼都沒聽見,他只聽見了水裡的鈴聲。

所有景象都離他遠去,茫茫白霧中出現了水珠,一滴兩滴,慢慢凝聚成一個女人的形體。

正是場地中的蛇身女神像。

「我為沉睡一千七百年的水中王族,只要一點水霧都是我的利器。」她並未開口,與褚冥漾對視,聲音便自動傳入腦中。

「喚我甦醒的人類,你有足夠的自信與能力駕馭我而不被反噬嗎?」

「是的。」褚冥漾平靜地看著她,「我有能力,也有足夠的自信。以我的姓名與血緣起誓。」

女人優雅地晃動了蛇身,對著褚冥漾彎腰,「用你的血與我簽下契約,用你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用你的心靈為我製造形體,用你的力量去追求更多。」然後,她以長長指甲在褚冥漾掌心畫出了血痕,低頭、舔過。

「你可以呼喚我,這個名字是你所有。我是水中貴族的龍神精靈,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我只讓你呼喚我的名字,只有你有資格呼喚我尊貴的名字。

褚冥漾閉上眼,再睜開。

他早已替自己幻武的外型設好了外型。

「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你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侵害者。

一把小巧的掌心雷落在褚冥漾手上。

 

與幻武締結契約的時間只有短短幾秒,精神世界的流逝與現實不同。

冰炎只見到自己掙脫後,褚冥漾就爆走了。

 

「宰了你!」

 

掌心雷射出由水高壓密製的子彈,準確地安地爾身上開了好幾個洞,瞬間腦脊髓、腸子跟內臟流得到處都是。

「褚!」冰炎衝了過去,按下了褚冥漾持槍的手,「可以了!」

褚冥漾先是茫然地看了看冰炎,再看了看已經在地上死透的安地爾,又回頭看了看冰炎。

剛剛還殺紅眼的小學弟瞬間又變回偶爾炸毛的貓,冰炎鬆了口氣。

「先把東西收拾一下再撤結界。」冰炎說,「放心,他死透了。不收拾好看點,可能分數會下降。」

褚冥漾想了想,又對著安地爾的屍體開了幾槍,瞬間那些內臟腸子都不見了,清潔溜溜,只留下屍體上幾個大洞。

「不錯。」冰炎說,雙手成圓,又把剛剛的句式唸了兩遍。

結界破了。

 

此時,褚冥漾終於聽到播報員的聲音。

「明風第一代表隊兩位選手一位失去意識,一位死亡,均判定無法再戰。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勝利!」

 

 

昀羲碎念:

哈哈哈哈我的漾漾就是這麼強!!!

他還沒用到他最拿手的幻術呢哇哈哈哈!!!
 

而且我看原作這一場學長本身不舒服拿不出原本的實力,漾漾又是菜鳥才打得那麼辛苦

 

所以這邊全盛期的學長加上可以熟練掌握言靈與幻術的漾漾,一下就能打爆對方啦~~~戰鬥一下就結束了呢~~~~

我寫這段打鬥時寫得好爽啊!!!

 

希望大家跟我一樣爽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