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是被冰炎攙扶著出場的。

使用王族兵器果然非常消耗精神力,他不僅全身無力,還昏昏欲睡。

「想睡就睡。」冰炎輕聲道,「使用王族兵器本來就會對精神造成一定負擔。」

說真的褚冥漾連用那麼多發,現在居然沒直接暈死,已經算是精神強韌了。

褚冥漾終於支撐不住,倒在冰炎懷裡呼呼大睡起來。

冰炎原先想把人給扛去醫療班,後來又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好,畢竟褚冥漾剛剛也算是幫了他大忙。

用背的,現在人已經睡過去了,會不會掉下去?

冰炎皺眉,懶得考慮了,順勢往褚冥漾膝蓋一撈,成了公主抱,接著大搖大擺地晃去醫療班了。

 

「小朋友醒來肯定恨死你,你妥妥的給他拉了全校女生的仇恨。」提爾嘖嘖道,看著在並床上昏睡不醒的褚冥漾,「看不出來小朋友這麼強啊。」

他知道褚冥漾曾經差點拿到紫袍資格,但是就剛剛褚冥漾的表現,那遠不止是紫袍的實力,所以還挺稀奇。

「等他醒再說。」冰炎說,「他交給你了,我有事要找大會跟公會報告。」

「是那個……嗎?」

「嗯,我想請公會增派人手。」冰炎簡短地說,腳下傳送陣一閃,人就不見了。

提爾氣得跳腳:「好歹先把你肩膀上的傷處理一下啊!」

這臭小子,遲早有天痛死你!

 

 

褚冥漾沒睡很久,晚上八點左右就醒了。

只不過他一醒,他覺得他好像世界又不一樣了。

提爾一臉曖昧同情看他不說,一走出醫療班就一堆女生對著他竊竊私語,這沒什麼,打從他的代導人是黑袍又住進了黑館後這種耳語一直存在。

然而,什麼公主抱啊?

 

一頭霧水的褚冥漾自然不會讓自己搞不清楚狀況,但是,他現在寧願自己沒搞清楚狀況。

那是什麼曖昧不清的姿勢,學長在抱以前不會考慮一下輿論影響嗎!

氣到冒火的褚冥漾咻地衝回黑館,踹開冰炎的房門,掏出才成形的幻武準備來場洩忿的戰鬥時,他突然發現冰炎房裡有兩個人。

 

一個精靈,一個獸王。

 

那兩用非常奇怪與敵視的眼神看他,他對這種敵意太熟悉了。

不就是外面那群女生瞪著他的樣子嗎!

追求者居然能追到黑館裡面來,還進到學長房間啊?

「追你個大頭!」冰炎直接把褚冥漾留在他沙發上的抱枕扔過來,速度之快,直接重擊了褚冥漾的面部。

靠!

「你居然拿我的東西砸我!」褚冥漾揉著鼻子,雖然枕頭很軟,但是黑袍隨便一條軟尺都能當鞭子使,更何況是枕頭!

很痛欸!

褚冥漾憤怒地對冰炎扣下板機,那兩人速度更快,直接一左一右擋在了冰炎身前,卻被冰炎一腳踹開。

「別擋路!」冰炎在兩人抗議以前指向褚冥漾,「看清楚!」

好幾個沒什麼殺傷力的泡泡悲傷地在空中漂浮著,一秒,兩秒,破了。

「才剛跟王族幻武簽訂契約,你沒那麼快恢復體力。」冰炎哼道,「你來幹麻?」

找你算帳啊,那公主抱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收了幻武,連開口都懶了。

「不然你希望我用扛的?」

那也不要,但你明明就能用背的啊!

「麻煩。」冰炎嘖道,「背一背掉下去我還要撿。」

不要把我說得像行李好嗎!

就算懶得背,你直接移動陣傳送到醫療班不就好了,幹麻還要自己走一段路給大家看啊?

冰炎頓了一下。

「囉唆!」他惡聲惡氣地說,「沒事就滾回房間去。」

褚冥漾懷疑地看著冰炎,該不會只是因為學長沒想到吧?

「閉嘴!」

惱羞成怒了,原來真的沒想到啊。

褚冥漾頭一偏,避過了冰炎砸過來的第二個枕頭。

你的枕頭你自己洗。

褚冥漾只撿起了自己的枕頭,然後一溜煙地跑到冰炎的房間,反鎖上門。

他怎麼可能這時候回房間呢,當然要留下來聽八卦啊!

褚冥漾的動作太一氣呵成,宛如這個房間另一個主人,讓來拜訪說服自家少主殿下回家修養的使者大為震驚與錯愕。

「少主,請問那位人類是……?」精靈使者問道。

「學弟,住我隔壁。」冰炎說,「我說過,在修完所有學分以前,我不會離開學院。」

「屬下會轉告的。」精靈使者也不多說,「但王極有可能再度派遣屬下前來接少主回去。」

「叫他別白費力氣。」

「少主,王對您的近況感到非常憂心,希望您能擇空回去一趟。」獸王使者道,並努力讓自己的眼神不往冰炎房門上飄。

「我剛剛就說了,我修完所有學分以前不會回去。」冰炎口氣越來越不耐煩了,「請回。」

兩個使者面面相覷。

「好吧,那屬下先行告辭了。」

 

等兩人都走了之後,褚冥漾才姍姍從冰炎房裡出來。

「八卦聽夠了?」

「你是獸王跟精靈的混血?」褚冥漾衝口而出,「我聽到他們都喊你少主。」

無法一眼辨認種族,若非本身就極為低調隱蔽,那就可能是混血。

這樣說起來,其實西瑞也沒誤導他。

「是我家裡來的沒錯。」冰炎不置可否。

「那你父母呢?」說起來,他好像從沒聽過學長說過他家人。

「我父母都死了。」他挑眉,「我是我師父帶大的。」

褚冥漾瞬間腦補了一部武俠大戲。

「你現在有線索了,可以繼續去查我的名字。」冰炎給出建議,那笑容在褚冥漾眼裡簡直跟挑釁差不多,「我是真的滿好奇你知道後會怎麼做。」

什麼怎麼做,當然是繼續咒你中年禿啊。褚冥漾翻翻白眼,難不成還以身相許以示負責啊?

「嗤。」冰炎不打算在這話題上多糾纏,話鋒一轉,「我請公會去調查了安地爾,但是他把原先紫袍的靈魂吞噬得太乾淨,查不出毛病,各種習慣跟問題也都對得上,暫時拿他沒辦法。」

「好吧。」在他咒學長中年禿之前他要先咒安地爾長不管換多少皮都消不掉的老人班跟魚尾紋。

「這倒是個思路。」冰炎沉吟,「搞不好你還真的能成功……這樣公會也能省點力氣。」

「學長,你用的這個是什麼?」褚冥漾雙手成圓,問道。

「精靈百句歌,已經失傳了。」

已經失傳了為什麼你會啊?

「想學我可以教你。」

褚冥漾發現,冰炎跟然都有個共同點,當他們不想回答問題時,總會答非所問。

不過既然學長有精靈血統,那會這種失傳的歌謠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現在精靈幾乎都要絕種了,整個校園內就只看過賽塔一個精靈。

「精靈百句歌前面是給精靈小孩自保用的,威力沒有很強。」冰炎說,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

他沒有做出手勢,只是單純唸給褚冥漾聽。

褚冥漾在心中默背了幾遍,對著窗戶唸道:「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

由水氣凝聚的刀一個橫劈,連壁帶窗,破了個大洞。

「……反正黑館會自動修復的吧?」褚冥漾誠懇地說,「我不是故意要給通風的,不過晚上偶爾通一下風也很舒服吧?」

黑館確實有自動修復的功能,不過妖師之力加上精靈之力破壞力有點強,洞又太大,會花點時間。

「今晚去你房間睡。」冰炎下了決定,順便一腳踢走褚冥漾剛剛偷聽時藏在他房間的飛風,「你真的很不死心。」

褚冥漾聳肩,試試總沒壞處嘛,搞不好有天他就成功了呢。

「沒有那一天。」冰炎哼道,拽著褚冥漾的後領就把人給拎回隔壁房間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