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與幻武簽契約,褚冥漾難得乖巧了一整晚沒搞其他小動作。

等天亮時,他就被睡了一晚好覺的冰炎給拎出去練槍法了。

「為什麼?」雖然他早就有打算要練,之前沒拿到幻武時也是有去靶場,但怎麼會輪到冰炎逼他練啊?

「因為情況有變。」冰炎說,「鬼王高手混進賽場,大會決定更改規定,每一隊正式隊員至少要有三名,最多五名,在第三場開始前需要補繳名單。」他睨他一眼,「我已經把你跟西瑞一起寫上去了。」

「……好吧。」褚冥漾勉為其難,反正他也想在學校外再崩一次安地爾。

「你對安地爾是什麼看法?」冰炎問道。

「啊?」褚冥漾愣了一下,沒好氣道,「幹麻,擔心我會跑去找他嗎?」

不過也對啦,他確實想去找他,送他一槍。

「如果我說是呢?」

真的假的?

褚冥漾訝異地看向冰炎,發現對方真的沒在開玩笑後,沉思半晌,道:「我覺得我想一槍崩了他,但是我不太想告訴你理由,反正是祖輩一些恩怨。」

因為那段往事太混亂,褚冥漾也只知道個大概,反正跟他祖先有仇就對了。

冰炎沉默。

「好吧。」他不置可否。

不過改天他得再去拜訪一下巡司了,讓褚冥漾模模糊糊地認定敵人卻不給具體的理由,雖說跟他利益關係一致,但是這點他覺得不妥。

「那我去練習了。」褚冥漾喜孜孜地說,他幻武成形了呢,等等拿去給然看!

冰炎看褚冥漾快快樂樂地蹦出門,忽然間就有股被拋棄的不爽。

找巡司之前,先找比較近的那個好了。

 

 

「不錯。」然讚賞地看著褚冥漾獻寶似地捧在手上的掌心雷,「同步如何?」

「應該有一半以上了吧。」褚冥漾聳肩。

他約然來到原先用來停放教室的彼岸河,現在這邊教室都被清空了,只看得見河裡一堆八爪章魚怪。

哦,還有不止八爪的。

他隨便扔了一個符咒過去,聚集了一些怪物後開始用掌心雷連發,每發都有打中章魚腳,但是軌道沒有都在正中央,跟他心中預設的靶心還是有偏移。

「嗯,還可以更進步一點。」然說,「要不要我幫你跟那個同學開眼?畢竟鬼王高手都混進來了,能力可以提昇就盡量提吧。」

「但我完全想不出說服他的理由耶。」褚冥漾沒拒絕,不過抱怨似地說了一句,「西瑞那傢伙把我當小弟,然你居然還要免費幫他開眼。」

「漾漾。」然有些無奈,笑道,「你沒少耍人家吧?」

褚冥漾吐吐舌頭。

「然,我感覺學長怪怪的,他問我對安地爾的看法,又沒發表什麼意見。」他邊打邊聊,「還有,我昨天居然看到學長家裡人了,原來他是精靈跟獸王的混血。」

「也許他也跟安地爾有仇吧。」然淡淡地說,「話說只要是公會袍級,遇到通緝犯一定都會全力逮捕,可能他是想先確認你的想法,確保不會節外生枝。」

「也對。」褚冥漾接受了這種猜測,「那然你對精靈跟獸王混血有什麼概念嗎?」

「什麼?」然一時沒搞清楚褚冥漾想問什麼。

「精靈一百歲才成年,獸王卻二十歲就成年了。」褚冥漾實事求是道,「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喊學長小朋友、幼崽啊之類的。」

感覺就好爽。

然:「……漾漾,鯊魚來了。」

最後褚冥漾總共打了兩千多隻章魚腳跟好幾百隻鯊魚怪。

 

在中間褚冥漾用言靈把西瑞引了過來,在表兄弟連手下,然順利地給西瑞跟褚冥漾一起開眼了。

兩點十分,然跟兩人告別回選手席,而褚冥漾跟西瑞也紛紛回到自家的休息室。

一見到他們,冰炎就簡要地說:「第二場比賽我跟夏碎上,很快就會結束,你們準備第三場。」

西瑞原先想抗議,一聽到後面還有比賽要他上場他就偃息旗鼓了。

怎麼回事?

褚冥漾疑問的眼神飄向冰炎,冰炎只示意他聽廣播。

「各位觀眾大家好!」頭頂上響起了播報員充滿活力的嗓音,「在比賽開始前,大會要向各位報告一件事情,第三次場地比賽原訂於北區的幻海島舉行,但是臨時出了不可預期的狀況,將改成兩個島分別舉行,也就是說現在隊伍將分成一半前往不同的比賽地點。而第二次比賽將決定最終地點,請大家拭目以待!」

一直等到廣播結束,冰炎才淡淡解釋:「公會收到北南兩處傳來的求救消息,所以變更了地點,改成在實戰中綜合評分,對雙方來說機會都很難得。」

了解。

「漾,你們在眉目傳情啥?」西瑞不怕死地來了一句。

他一直都覺得很奇怪啊,明明褚冥漾什麼都沒說,就算表情再明顯,學長也回答得太詳細了吧!

這不是心有靈犀是什麼,難道八卦是真的?要不要去問一下雪野家的四眼田雞?

在西瑞被褚冥漾轟出房間以前,他的彩色腦袋很認真地想著這個問題。

 

場地震動了起來。

第二次比賽是爬通天柱,沒什麼有趣的方式,第一名是他們,第二名則是七陵,不過換成他的話,他才不會乖乖爬呢。

他有很大的概率直接把柱子削下來。

畢竟他喜歡不按牌理出牌。

結果揭曉,最終地點一個湖之鎮,一個黑柳嶺。

沒去成幻海島有點可惜,他一直很想再去那裡觀光的,印象中幻海島是純粹的水都,跟人魚的聖泉不同,是水族共同和平生存的地方。

「你去過幻海島?」冰炎冷不防問道。

「我看過觀光介紹不行嗎?」褚冥漾沒好氣。

冰炎沒說什麼,只是挑眉看了看褚冥漾的幻武。

唉,如果去那都是水的地方,他肯定可以威風凜凜大殺四方,不過算了,湖之鎮就湖之鎮,正好安地爾也選了那裡。

明風紫袍望了過來,微笑地跟他們揮手致意。

冰炎擋在了褚冥漾身前,阻絕了視線,喚出長槍,威嚇之意明顯。

「學長,到時候我可以轟了他的腦袋嗎?」褚冥漾悄悄問,「不會被公會求償什麼的吧?他應該沒有保險之類的吧?」

被討債什麼的他可不要。

「……不會。」

 

 

黑館,四樓。

原本貧脊的房間內塞滿了生活的氣息,褚冥漾為了給冰炎找麻煩,格三差五地就會買一些小東西回來放在冰炎房內,為了禮尚往來,冰炎也給褚冥漾買了不少東西。

這兩人彼此互相傷害的習慣到現在,反而誤打誤撞地給兩人原先除了必需品什麼都沒有的房間增添了不少活氣。

「嗯,對,臨時決定改的,沒辦法帶他過去了。」冰炎看著窗外,跟手機另外一頭的人說著,「抱歉,不過幻武已經結契了,外型是一把掌心雷,威力很強,您不用擔心。」

「是的,剛拿到就去練習了,兩千多隻的章魚腳跟好幾百的鯊魚怪。」

「沒事,同步率很高,看起來人也很有精神。」

「對,他有殘留的印象,不過以為是看到觀光介紹的關係。」

「好,我知道了。」

冰炎掛斷電話。

然後他就瞄到了窗台上有個鳥巢,小巧玲瓏的,正中間還擺著一顆蛋。

卷之獸的蛋。

「褚冥漾!」

 

在比賽前,冰炎跟褚冥漾就卷之獸蛋蛋該怎麼孵的問題吵上了一架,褚冥漾更是一怒之下就決定了這個幼崽的小名就叫做蛋蛋了。

「蛋你個頭!」

「學長你再有意見我就要叫牠荷包蛋!」

 

同在四樓的安因門開著,感受鄰居有別以往的精力旺盛,微笑地喝了口茶。

和平真是不錯呢。

 

上一秒還和平的天使在看到低階鬼族爬上他的窗台時理智斷裂。

「滾回去叫你們的主人死一死吧!」

 

遠在肯爾塔的賽塔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無奈地搖頭微笑。

黑館的住戶們今天也很有活力呢。

 

趁著沒比賽的休息準備日,褚冥漾一行人已經將湖之鎮的資料全部看過,其中偶爾夾雜著冰炎與褚冥漾的鬥嘴,可惜沒人聽得懂他們在說的荷包蛋跟太陽蛋到底是什麼。

 

比賽當天,早上七點四十分,選手集合室。

褚冥漾抱持著一種我去觀光遊湖的心態,輕輕鬆鬆地拉著行李抵達。

昨晚他終於跟冰炎就蛋蛋的乳名達成了一致,冰炎終於對蛋蛋這個名字讓步,但是長大後的正式名稱必須另外取。

兩人都沒覺得一起養一顆蛋有什麼不對。

「蘭德爾還沒到嗎?」冰炎隨口問道。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夏碎說完,敲門聲就響了,不過門外不是吸血鬼,而是另外一群水妖精。

「嗨,漾漾!」雷多撲了過來,獻寶似地拿出一個木盒,「這個!你看你看,我花了一個晚上做的!」

褚冥漾看到了一個以西瑞頭髮為形象雕刻的彩色刺蝟。

西瑞要是看了這隻刺蝟,十之八九會直接砸在雷多臉上吧。

「門口的行李是誰的?」剛到的蘭德爾問道,「都堵住通道了。」

「啊,我的我的!」雷多連忙過去,將龐大到連門都很難通過的行李拉了進來。

褚冥漾看了看自己的輕便行李,覺得自己的比賽態度真的實在太敷衍了。

 

 

昀羲碎念:

接下來會有卷八之前的大量劇透,包括人參學弟、夜妖精、失落的陰影歷史、燄之谷狼王、冰牙三個王子、世界脈絡、妖師一族、裂川王、魔神、魔龍、水界等等等等非第一部的內容描寫

並且假定各位已經看過原作,許多地方只會一筆帶過,看不懂的快去補原作,如果留言說不認識某某某看不懂我只會笑你der

一直很苦惱原作反派名字不夠多,但是卷八一出瞬間沒煩惱了哇哈哈哈

順便請大家幫忙填寫印調,印調量會決定特典品項,雖然不是正式預購,還請三思後再填

感恩!!

 

印調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