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館,四樓。

來過三次的褚冥漾感覺什麼都沒變,但感覺也什麼都變了。

此時的他已經脫掉面具,戰戰兢兢地站在面無表情的冰炎面前,露出僵硬的蠢笑:「學長……早。」

「早啊。」冰炎終於扯出一抹笑,但這笑容讓褚冥漾從腳底涼到頭頂,陰森森的。

「佇在那裡幹麻?進來啊。」

我怕進去就被你分屍了啊……褚冥漾欲哭無淚。

接著,他懷著壯士斷腕的悲壯決心,老太婆般地小步小步挪了進去,再把一秒能解決的關門動作給拖長到了一分鐘。

「我看你什麼時候轉過頭來面對我。」冰炎坐在沙發上冷笑,「過來。」

褚冥漾慢吞吞轉身,朝冰炎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

「怎麼我摘了面具,就不敢看我了?」

那怎麼能一樣呢,就算是恰奇他都不會像現在這麼驚嚇好嗎。

「學長……」褚冥漾硬著頭皮,吞吞吐吐地說,「那個……我真的是第一個?」

見鬼了,他想問的不是這個!

不對,這個也確實是想問,但不是這時候要問的!

不過這個問題似乎讓冰炎的心情變好了:「對。你問完了,現在該我了。」

「我是你的初戀?」

褚冥漾臉色爆紅,支支吾吾,現在學長是要跟他算帳了嗎?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本來就是啊……褚冥漾乾脆不說話了,低頭瞪自己腳丫子。

「真巧,我也是。」冰炎吁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過來坐。」

褚冥漾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抬頭,好像不認識冰炎似的。

這絕對不是當初那個高冷不可一世的亞學長。

「要我過去抓你過來?」冰炎挑眉,「我已經叫你過來三次了,再讓我叫一次……」

大學時被使喚的身體記憶終於發揮作用,褚冥漾手腳並用地衝了過去,啊,可惡的奴性!

冰炎抱著褚冥漾,洩恨似地在褚冥漾的脖頸上咬了一口,這口還用了點力,留下清晰可見的齒痕。

褚冥漾叫都不敢叫。

「我跟你確認最後一次,我們已經建立正式的主奴關係,並且對彼此忠貞。」冰炎的聲音有點啞,「點頭或是搖頭。」

褚冥漾點點頭。

雖然知道是冰炎時嚇了他一大跳,但……這感覺就像中了頭獎,不可置信過後當然要緊緊抓住。

冰炎低聲笑了:「那麼,要現在做嗎?」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想起冰炎的手在他身上撩火的顫慄快感,不禁有了反應。

「明天要上班的話,今天就還是用手吧,嗯?」

冰炎的手已經解開了褚冥漾的牛仔褲拉鍊,探進去,溫柔地隔著布料搓揉著已經略為抬頭的欲望。

褚冥漾雙手捂臉,臉上的熱度褚冥漾都懷疑有四十度了,紅得像被鐵烙過一樣。

兩人友好地用手幫助了彼此,當褚冥漾握上那根硬得發燙的欲望時,他感覺自己快窒息了。

 

媽啊,他居然在跟學長做這種事!

 

結束後,褚冥漾整個人都還暈呼呼的。

「回神。」冰炎將保險套打了結扔了垃圾桶,「考慮到你明天要上班,今天到此為止。」

「不、不繼續做?」褚冥漾才問完就想咬舌頭,他是多欲求不滿啊!

冰炎勾起一抹笑容:「我是想,但也得要你有體力才行。」

……他忘記在黑館第一次碰面時,冰炎就說了要給他制定訓練體能與柔軟度的計畫表。

「足夠的體力跟柔韌度是性愛的基礎。」冰炎義正詞嚴,不知道時褚冥漾覺得很有道理,但是一知道是學長後,不知怎麼這些話都變了味。

好像在養豬,平時訓練得頭好壯壯,接著就可以拉去宰掉了……

 

 

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重新找回了以前相處時的感覺,褚冥漾知道了冰炎雖然沒有固定的工作,但是名下有好幾座農場,持股千萬,因為政府要挖天然氣必須跟冰炎借地,每年還得付冰炎足夠的使用金。

褚冥漾知曉後倒沒有人比人氣死人的不甘,反而是恍然大悟:俗話說溫飽思淫慾,難怪冰炎這麼喜歡啪啪啪。

而冰炎也知道褚冥漾在一家小公司擔任小職員,薪水不高不低,正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每年可以出國旅遊一次的水準,存款再存個幾年就夠頭期款買房了。

「我認為我們應該就居住這一點好好談談。」冰炎說,「我希望能住在一塊,但也不希望給你造成太大壓力,你有什麼想法?」

其實是他怕自己太猴急把人給嚇跑了。

「呃……」說真的,他一點想法都沒有。

「不如你先來看看房子?不過不大就是了。」冰炎說,「如果你認為負擔太重……」

褚冥漾搖頭搖得像波浪鼓,小聲道:「我也想一起住。」

畢竟一個人住,真的太寂寞了。現在自己一直默默喜歡的人就在眼前,他沒有必要再回去忍受孤寂。

 

不過,褚冥漾顯然低估了兩人金錢觀的差距。

 

市中心兩百坪獨棟的房子叫做小房子?!

 

冰炎理直氣壯:「跟我其他住處比,真的算小了。」

褚冥漾敗陣下來。

而且這裡雖然佈置得很溫馨,跟黑館很像,但是……二樓一半以上都是遊戲室啊!

還分不同的主題房間!

醫院診所、吸血鬼牧師獻祭、校園教室、健身房、海洋小美人魚樂園、公司會議室跟辦公室、大老闆的書房、調教室還分二樓有陽光跟地下室沒陽光的!

「當初買下這裡改建本來就是為了這個。」冰炎更加理直氣壯了。

褚冥漾也不是很排斥,但就是隱約的期待之後,他有點擔心自己的腰會不會斷……之前沒真的做的時候他都沒力氣了,要是冰炎真的提槍上陣,他不會掛點嗎?

他還記得以前大學時冰炎可是三千公尺的長跑健將,跑完還不帶喘;而他跑八百就快死了,體力根本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

「所以要先針對你做體力訓練。」冰炎笑道,「我可不希望我們的第一次你昏倒在床上。」

 

於是,在經過三個月快樂又痛苦的同居訓練後,褚冥漾終於勉強達到了冰炎認可的最低標準。

「那麼第一次,你想怎麼來?」冰炎抱著褚冥漾坐在沙發上,「你想去哪個房間呢?」

 

 

 

 

昀羲碎念:

好啦下週恢復半妖師

這篇先讓大家想想要讓漾漾去哪個主題房間開始真正的啪啪啪

調教手冊本來是想純肉單元啪啪啪沒管其他的,如果二月候補有報上,那就過年吃肉

沒有就是命XD

對了有人問這篇會不會出本,這個嘛……

肉本不要這麼高調(噓)

尤其還是調教體材,雖然我寫得不算強制愛,但調教手段是有的,這個我前面就有帶到了,本身就很小眾

所以我們低調一點wwwww

嚴格來說其實我覺得冰漾也不算真正的主奴(((

是說大家單槓PLAY吃得好嗎?還有沒有其他有趣的PLAY大家可以留言給我哦

先掰掰~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