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最近臉色沉得嚇人,能讓白皙的肌膚變得跟夜妖精一樣黑,真不愧是曾被指定為最黑的黑袍。

他心情非常不好,原因來自於他彷彿會開始吃衣服的衣櫃。

黑館中有許多奇妙的物品,但是他的衣櫃絕對不是其中之一,他發現他的衣物最近總是莫名其妙地減少,一開始是一些他本就不常穿的衣物,但是後來他發現他常穿的襯衫也不翼而飛。

誰敢偷他的衣服?

冰炎相信黑館的住戶沒這麼無聊拿他的衣物去作法,儘管都是些個性惡劣的傢伙,也不至於這麼沒事找事。

而且還偷成功了。

冰炎在佩服對方的勇氣跟實力以外,想將對方痛揍一頓的想法並沒有消失。

他本來是拜託大氣精靈幫忙,出乎意料,對方居然拒絕了。

冰炎只好自己架設結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結界一點用處都沒有,還是連跟老鼠尾巴都沒逮住。

每個月一定會有那麼幾天,衣物消失得非常頻繁,但是過了之後,衣服又會原封不動完好如新地回到他的衣櫃裡。

要不是知道扇沒這嗜好,他都要懷疑是不是老妖婆搞的鬼了。

 

 

「你在說笑,冰炎。」夏碎喝著茶,不以為意,「你的結界無效大概可以登上今年袍級最佳冷笑話。」

「是真的。」冰炎有點惱怒,「我連個人都沒逮到。」

「那也許是因為你並沒有把對方列為需要提防的對象。」夏碎想了一下,客觀地說,「所以你的結界不起效。」

「有道理。」冰炎沉吟一會兒,皺眉道,「但如果是在我不提防的對象中……拿我衣服幹麻呢?」

總不至於是單純想給他洗衣服吧?

「精靈血統是不是都特別純潔?」夏碎感嘆道,「要衣服幹麻……一般人直接就會想到築巢吧?」

「那不是O才需要的嗎?」冰炎說,「我又沒認識……」他突然瞪大眼睛,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看來你有答案了。」夏碎重新優雅地拿起茶杯,「別太欺負人家小學弟啊。」

「……哼!」冰炎皮笑肉不笑,咬牙道,「膽敢對我用言靈……褚這小子,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那也是你寵出來的。夏碎想。

 

回到黑館的冰炎將所有衣物全都轉移出去,隱身在角落守株待狗,他算過日期,這是他衣物消失得最頻繁的日子,也差不多快到褚冥漾的發情期了。

他只等了一會兒,果真就等到了一隻做賊心虛的笨小狗打開房門,探頭探腦的,確認了房間內沒人後,躡手躡腳地打開他的衣櫃。

空的?

褚冥漾臉上的震驚讓冰炎差點憋不住笑,太好玩了。

小腦袋低垂下來,萬分糾結,手在放內褲的抽屜上反覆不定,開、不開?

冰炎在角落萬分愉悅地看著他家小狗懷著一臉壯士斷腕的悲壯決心,做了個禱告的手勢,然後將抽屜拉開,拿了一條內褲就要往外跑,跑沒一半,似乎覺得反正一條也是拿,兩條也是拿,又轉身,乾脆就拿走了一半。

冰炎眉一挑。

冰炎雖然非常喜歡褚冥漾的信息素,但是他並不打算過早發生關係,主要是他拿捏不準褚冥漾的心意與態度。

但是褚冥漾進入了發情期,偷偷摸摸拿著他的衣物築巢……

這對一個A來說,無疑是致命的誘惑。

若非黑袍強大的自我克制力,現在褚冥漾應該已經被他按在床上操得淫水直流。

他悄然無聲地跟著褚冥漾回到笨小狗的房間,發現對方準備得還挺齊全,所有被他扔掉的、不堪使用的黑袍鋪滿了整個床。

「希望這次也不要被學長發現。」褚冥漾雙手合十,誠心祈禱,他已經這麼幹三次了,現在是第四次,都還算挺成功的,發情時得拿學長的衣物築巢,這不明擺著是告白嗎?羞死人了,學長知道也不曉得怎麼想,儘管他遇到危機時學長總會救他,但是這種出借貼身衣物給學弟築巢的事情,潔癖如學長怎麼可能答應。

褚冥漾自認非常有自知之明。

準備得差不多,接下來就是迎接那痛苦得要命的發情期了。

褚冥漾熟練地去給自己裝了一桶水,懶癌發作,他還給自己準備了吸管,這樣他就不用爬起來倒水了。

「你準備得倒是很周全。」冰炎懶洋洋地說,精靈的冰川與燄狼的岩漿混和氣息撲鼻而來,直接壟罩住褚冥漾全身,嚇得褚冥漾腦袋跟舌頭都打結,直接鑽進冰炎的內褲山。

這畫面有點刺激。

空氣中屬於冰炎的信息素味道更濃烈了,褚冥漾結結巴巴地認錯:「學、學長……我錯了……」

「錯哪了?」

「我不該、不經同意……」褚冥漾本來推估還有一天的發情期在冰炎猛烈的信息素攻擊下,居然直接報到了。

「不對。」冰炎輕笑,「是你不該用這麼沒效率的方式築巢。」

褚冥漾渾身發熱,腿間那裡溼得不像話,身上每個毛孔都張開著,敏感到了極致,他不可自制地在內褲山中磨蹭了起來,接著,更多衣物從天而降,熟悉且好聞的味道讓他有瞬間的安心,隨即又渴望更多。

「我的衣服,喜歡嗎?」冰炎壓低聲音,被他衣物壟罩的褚冥漾看起來異常乖巧可口,讓人忍不住……想吞吃入腹。

「喜歡……學長的味道很好聞……」褚冥漾吸吸鼻子,貪戀地想吸入更多這種讓人迷醉的味道。

「只喜歡我的味道嗎?」冰炎循循善誘,「不喜歡我的人嗎?」

「喜歡……都喜歡……」褚冥漾腿間水流得更多了,他的聲音都帶上了哭腔,「學長……」

「好乖。」冰炎滿意了,走過去一把撈起在床上滾來滾去的褚冥漾,將差點罩住褚冥漾頭顱的內褲扯到一邊,低頭深吻了起來。

霸道而不失溫柔的舌撬開了褚冥漾的嘴,將裡面每一吋都舔了一遍,在舔到某一處時,褚冥漾身子一軟,全身黏糊糊地倒在冰炎懷裡。

「我來教你,正確的築巢該怎麼做,褚。」冰炎把褚冥漾壓在身下,「正確的第一步,就是告訴你的A,你發情了。」

可學長又不是他的A

「今後就會是了。」彷彿看穿他所想,冰炎吻了吻褚冥漾的眼角,壞笑道,「還是……你不願意?」

胯下巨物頂著褚冥漾,飽含威脅,大有褚冥漾只要搖頭,這巨物就會直接捅穿褚冥漾。

「願、願意……」褚冥漾細若蚊吶,他自己也不曉得正確的築巢要怎麼做,還是自己偷偷上網找資料的,說要找心儀的A的物品,最好是衣服,因為衣服味道最重。

這樣在發情時,就可以比較不那麼難受。

「好孩子。」冰炎獎勵道,他脫下褚冥漾的衣物,當著對方的面聞了起來,這畫面對褚冥漾來說太色情了,只見他尖叫一聲,雙手摀住通紅的臉,哭道:「學長……」不要這樣……

「嗯?你能聞我的,我不能聞你的?」冰炎挑眉。

A哪需要O的衣服築巢啊!

褚冥漾有點崩潰。

「正確築巢的第二步,向你的A張開你的腿。」冰炎的手向下探去,插入那溼潤不已的後穴,惹來褚冥漾的驚叫,「第三步……」

 

 

後來,褚冥漾身上都穿著冰炎的衣服,大夥兒對此也見怪不怪了。

這種獨占欲強到要把自己的O從裡到外一點信息素都不准露出來的A,也是除了冰炎外就沒誰了。

那標記強到第一次見面的人還以為褚冥漾是個A呢。

 

 

 

 

 

 

====

CWT十二月場順利舉辦的話,到時候會有三本新刊,分別是《二度相逢之前》、《這個粉絲太靠夭》、《在墳墓裡面撿到骷髏老公》唷!

預購大概十月開吧,到時候會再正式公告的~

ABO真的好苦手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