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捂著發痛的腹部,意識都集中在傷處,根本沒注意到旁邊的人是誰。
  這幾天的和平都只是海市蜃樓他的衰運依舊沒改對吧!
  痛死他了。
  褚冥漾捂著肚子,搖搖晃晃的想嘗試站起來,卻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內傷,只要稍微動一下就痛得半死。但也不是不能動,所以也許沒有想像中來得糟糕。
  因為剛剛那在巷子裡時速還有八十的機車騎士,他現在極度、非常迫切的需要一隻救命電話叫救護車。
  「賽塔,麻煩叫提爾準備一下,我載個人過去。嗯、對,出了一點事情。」
就在褚冥漾痛得連天上的星星都出來跟他招手的時候,那個自從車禍以後就待在他旁邊的人彎下身來,不厭其煩的再問道:「你還好嗎?」
  「請、請幫我叫下救護車……」褚冥漾顫魏魏的說道,他還沒蠢到這時還耍酷的說不要緊我沒事,現在他超級無敵霹靂後悔怎麼不乖乖待在家裡叫外賣,即使價錢比較貴也吃不完總比進醫院好啊,這下醫藥費再添一筆,他的耳朵大概更慘了。
  「你還可以動嗎?」
  「我想、大概不行……」那好比有人用重力加速度往毫無防備的腹部痛擊的疼痛讓褚冥漾眉頭打得死緊。
  「我車就在附近,你等一下,我開車送你去醫院。」
  「謝、……欸?」習慣性道謝的褚冥漾突然想起來,為什麼不叫救護車過來開道呢?
  興許是沒想到吧,但是褚冥漾也沒有力氣去提醒,反正只要能到了醫院一切好說。

  那個人很快的開了車過來,閃著車燈以一種非常快速優雅的方式將褚冥漾抱上車繫好安全帶。
  「欸……」同樣身為男人,褚冥漾對於這種抱法很有意見,但是現在是非常情況,所以也不抱怨些什 麼,安安分分的上了車。
  「坐好了,學弟。」
  他痛得半死哪有什麼鬼力氣坐好──欸?學弟?
  只見坐在駕駛座的人扯下鴨舌帽和口罩還有墨鏡,露出的就是一張對他來說不算陌生的臉。
  ──冰炎學長?
  原來學長也住附近喔……
  還來不及想出其他可能性,冰炎一踩油門,褚冥漾整個往後傾又向前倒,要不是冰炎有給他繫上安全帶他大概已經滾到座位下了。
  接著因為紅燈冰炎緊急煞車,褚冥漾又一頭撞上前方椅背。
  這人是來幫他的還是來剋他的……這是褚冥漾昏過去前,唯一閃過的問題。


  意識再度上浮的時候,他是在一間充斥著消毒水味的白色房間,隱約還聽到有人在門外討論。
  「……我就說你不該開車的,還把可愛的小學弟搞得這麼慘。」
  「撞他的人不是我,我只是負責把他帶過來。」
  「搬運貨品也要注意貨品安全啊。原本沒這麼嚴重,來的過程上卻有了二次傷害,復原要花更久的時間。」語氣有些責備的味道。
  看來這個說話的人應該是有醫療背景,雖然他很認同他說的話,但是他不想承認自己被列為貨品。
  「……我下次會注意。」

  褚冥漾有些吃力的想坐起身,他身上有些輕微擦傷的部份已經做了處理,就不曉得裡面是怎樣,不過疼痛舒緩很多,應該是沒有大礙吧。
  「小朋友,不可以做這麼劇烈的動作,你有內傷喔。」一個彭毛土著推門而入,一邊嘖聲一邊快步走過來硬是把他給推回原位。
  他只是起個身而已,有那麼誇張嗎?
  「不可以小看起身的動作,那可是五臟六腑都在跟著動呢。」大概是看他表情困惑,土著解釋,「不可以直接用腹部起來,那會讓你的傷更加惡化。」
  「好……」反正眼前的人好像是醫生,聽他的應該沒事,反正就只是個動作嘛。
  「小朋友好受教叔叔我好感動。」彭毛土著露出一臉欣慰的表情,「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鳳柩。」
鳳柩?是名字吧,不然有人姓鳳也蠻特別的。
  「你可以叫我輔長。」
  「輔長好。」褚冥漾點頭致意,「請問,我可以借電話聯絡一下我家人嗎?」
  「這個房間是完全禁止這類的電子儀器的喔,如果你想的話,冰炎可以幫你聯絡一下。」
冰炎?學長還在啊。「那、那可以麻煩你幫忙叫一下學長嗎?」
  「沒問題。」土著、不,是提爾異常歡樂的奔了出去,「小冰炎~小學弟找你唷~」那語氣怎麼聽怎麼欠扁。
  在一陣激烈的碰撞聲和某人的哀號後,冰炎才像是在拍什麼髒東西似的拍著手進來,褚冥漾似乎還看見冰炎的額頭上有著大大的井字號在跳動。
  「你大概要在過夜,明天才能回家。提爾會確認你完全沒有後遺症。」冰炎自顧自的說起來,「然後這裡是學校的保健室。諾,手機。」
  褚冥漾傻愣得接過,他不曉得該驚訝這裡是保健室還是冰炎遞給他手機。至於提爾,大概是另外一位醫生。
  「……不是禁止用電話?」最後他選擇了後者來作為發問。
  「我比他大,我說能用就能用。」
  看來學長很自我中心還很霸道……褚冥漾悄悄做了註解。不過現在管他的,他真的非常需要跟老媽聯絡上。
  在一陣嘟嘟聲後,電話轉到了語音信箱。
  「………」他忘了老媽不接陌生來電。嘆口氣,褚冥漾轉向冰炎,語氣哀求:「那個,我可以現在就出院嗎?」雖然在保健室用出院這個詞有些奇怪,但是他想他現在的話也許還可以回家裝作沒事。
  「不行。」冰炎挑眉,「你如果聯絡不上你家人,可以留言請他們打這隻電話。」
  「……好。」
  褚冥漾又撥了一通,三言兩語簡單交代了一下事情始末便掛上了電話。
  然後空氣陷入了沈寂。


  ◎ 


  「那個……學長。」因為實在太過尷尬,褚冥漾決定說些什麼來緩和一下這個氣氛,「謝謝學長的課本,真的幫助很大。」
  「我聽夏碎說了,說你有帶點心,不過掉了。」砸過來一句雖不完全無關但是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阿咧?
  「你還有需要其他課本嗎?」
  現在是跳到哪裡?
  「我那邊有不要的,給你吧。」
  ……原來是在清貨嗎?
  「呃、謝謝學長……」褚冥漾不曉得該怎麼反應,只好開口道謝。
  冰炎像是對他的反應滿意似的點頭,接著就挑了個位子坐下,隨手拿起一旁的報紙開始閱讀。
  只是學長在看的是藝文版,這讓褚冥漾稍微訝異了一下。
  感覺上學長不是個文學青年啊。
  「看什麼?」
  「呃、只是沒料到學長會看藝文版。」褚冥漾據實以答。
  「學中文而已。」
  冰炎的回答讓褚冥漾更困惑了,「學中文?」難不成學長將來打算朝文學之類的方向發展嗎?
  「嗯,中文不是我的母語。」
  咦耶?
  「學長是歸國華僑?」褚冥漾自顧自的推測起來。
  「不是,我不是華人。」
  ……嗄?
  「咳哼,冰炎。」輔長掛著熊貓眼晾在門口,做作的咳了好大一聲,眼神充滿了警告。「你差不多該準備一下了吧。」
  「知道了。」冰炎皺了一下眉頭,「我手機留在這裡。」這句是對褚冥漾說的。
  「唉?這樣學長要用怎麼……」辦還沒出口,冰炎就拿出另一隻手機晃了晃。
  「我還有別隻可以用。」
  ……

  等到冰炎出去後,輔長用一種褚冥漾讀不懂的表情打量他,害得他渾身不自在,可是又窩回被窩去也很不禮貌……
  「小朋友,你還真是榮幸。」半晌,輔長揚起一種詭異的笑容,「很少人能得到冰炎的特殊對待呢。」
  褚冥漾歪了歪頭,滿臉疑惑。
  看到這個狀態,輔長先是一愣,然後轉過身彎下腰,吃吃的竊笑起來。「看起的確是……」後面輔長就消音了,褚冥漾沒聽到。
  輔長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東西他沒聽清楚?
  「對啦小朋友,你還沒吃午餐對吧?」
  白色牆壁上的時鐘指向了兩點四十分。
  他是一點出門買午餐的,結果現在竟然這麼晚了。
  褚冥漾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有些苦笑得點頭,「是沒錯,不過我現在吃不太下……」
  「喔那你等等,給你煮餛飩湯好了。即使不吃,喝點東西也好。」輔長和藹的笑了笑,只是配上他的髮型,外人怎麼看都像是猥褻的怪叔叔。
  「……謝謝。那就麻煩你了。」褚冥漾點點頭,然後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個,請問我的錢包……?」有看到嗎?
  「錢包?沒有喔。」輔長搖搖頭,「冰炎當初帶你來的時候你就是兩手空空的,沒有東西在身上喔。」
  褚冥漾仔細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經過,然後失望的垂下肩膀:他的錢包八成是在他人飛出去的時候跟著飛了,因為他拿在手上。
  真是一衰接著一衰,這樣他哪來的錢付帳啊。
  「不用跟我算錢啦~反正是學校提供的,不用白不用。」輔長說出了校方大概會想掐死他的話,「那麼小朋友等我一下嘿~」


  那之後,白鈴慈打電話過來關切,輔長剛好在旁邊就把電話接過去稍微講了一下他的狀況,話筒回到褚冥漾手上時,白鈴慈就對著褚冥漾狂吼,吼些什麼他也記不得,因為一開始白鈴慈就差點把他的耳朵給震聾,他只好讓手機遠離自己,能離多遠是多遠。
  在然後,輔長用一臉想把手機給砸爛但是又沒膽砸的憤怒表情盯著手機,褚冥漾這才想起來這房間是不能用手機這類電子用品的。
  「小朋友你千萬不能跟冰炎學,幾乎誰的話都不聽。尤其是我們這些學醫的,醫生講的話要聽啊!」像是積蓄了很多不滿,輔長開始向褚冥漾碎碎念抱怨起冰炎以前種種不合作的不良紀錄。
褚冥漾只是陪著笑,不時地點個頭。沒辦法他實在對人際應對掌握得太少,因為過去他根本沒機會摸索。


  隔天早上,當輔長給褚冥漾做完最後檢查時,冰炎才走了進來。
  「我送你回去。」 
  「耶?」褚冥漾傻呼呼的歪頭,這時他突然想到冰炎不跟他一樣是個高中生嗎……「學長,你……呃、有駕照……嗎?」
  冰炎一愣,正在倒茶給自己喝的輔長也是一愣,差點把杯子摔破。
  他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嗎?不對這問題很重要耶!
  「……有。」沉默了一下,冰炎才說。
  「咦學長已經十八歲了嗎?」但是不是才高二……
  「走了!」似乎有些惱羞成怒,冰炎直接邁開步伐往前走,褚冥漾見狀只好趕緊跟了上去,努力忽視身後輔長的哀號,他剛剛似乎把茶給潑出來了。


  坐在車上,褚冥漾一路都戰戰兢兢,學長看起來就是嘴硬實際上沒有駕照的樣子啊,要是警察臨檢怎麼辦。
  「到這裡就可以了吧?」冰炎停在褚冥漾被車撞的地方稍微遠一些的停車位,「你家應該在附近吧。」
  回過神來的褚冥漾看著周遭熟悉的景色點點頭,然後鬆了一口氣。看來學長的氣場很強,一路上都沒發生什麼衰事。
  「後座的東西記得帶走。」
  啥後座的東西?
  褚冥漾轉頭看過去,瞠目結舌。
  兩綑的課本和參考書,最上面那本物理居然還是原文的……
  「呃、學長……」他吞了吞口水,他被嚇到了。
  「幹麼,拿不動?」
  「我……」他勉強拿應該還是拿得動,但是他的問題不在這啊。
  「真麻煩。」說著,冰炎自己解開安全帶,然後出去打開車門,一手一綑輕而易舉的將之提起來。
那一綑就有將近二十本書欸!
  「還不下車?」
  「是、是。」褚冥漾連忙下車,要幫忙拿,結果他一接過來差點當場向前栽。
  真的好重!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