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逆轉傳說(完)-點文者:Grey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沈重的對話讓冰炎拿不出鮮花和戒指,他坐在客廳,有些忐忑地看著房間,要是褚冥漾還是不答應呢?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呃、打擾你們了嗎?」一道溫和的男聲嚇得褚冥漾提腳就踹,這次他終於順利讓身體動了起來,並且把冰炎給踹到一邊去了。

「沒……然?!」褚冥漾從地上爬起,抬頭,一張熟悉的臉冷不防撞到了心上,讓他流下淚來。

「漾漾。」男生微微一笑,感嘆,「好久不見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日,冰炎在褚冥漾的房間等了一整晚,等到睡著了也沒等到褚冥漾回來──其實褚冥漾已經回來了,不過他是隱身的,然後看到冰炎神態自若地抱著自己的枕頭睡覺時臉燙到能瞬間煮熟蝦子。

冰炎隔天起了個早,看見褚冥漾還是沒回來時略為失望了些,不過他還記得今早有約,讓淑女等待可不是一個貴族該有的行為。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冰炎在褚冥漾又跑去出任務時仔細地思考,若是效法亞那的辦法,那他成為流星的機率有多高。

從時間交際處回來後,褚冥漾馬不停蹄地又去出了一個任務,似乎想把他甩得遠遠地,不過沒關係,他也可以趁機集思廣益一下。

褚冥漾並沒有告訴他他到底看見了什麼,不過他也沒有追問,看褚冥漾的表情肯定不怎麼愉悅,不過褚冥漾得到想要的東西就好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褚冥漾看著得知事情真相的安地爾發狂般地質問艾曼達,他為了菲雅的請求沒有參與到任何一方,卻失去了自己的弟弟--他深愛著的弟弟,或者說心中的暗戀對象--菲雅也是愛他的,只是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那一種。

在對艾曼達逼問出所有事情之後,安地爾失了魂一般跌坐在地上。

褚冥漾從沒見過安地爾如此失魂落魄的樣子。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他幹麼要帶著他一起來,褚冥漾現在覺得他就應該強搶球魚自己來才對。

「那好吧。」冰炎聳肩,「出去以後學長要給我答案喔。」

褚冥漾不說話,烏鷲對著冰炎張牙舞爪地示威。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冰炎挾著白色球魚,厚臉皮要求褚冥漾帶著他一起去時間交際處,不然就不把球魚給他。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褚冥漾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對於亞那把他的行程稱作冒險感到非常好笑,「冒險?」他慢條斯理地說,「你覺得獄界那些東西能夠傷到我?」

「……我只是會擔心。」亞那喃喃地說。

千年前他沒能守住凡斯,這次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漾漾遭遇不幸和意外──雖然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褚冥漾已經去鬼門關走了一遭,好險自己的兒子夠給力。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少胡說八道。」冰炎怒喝,「褚學長他只會用言靈除妖,你們全都滾蛋吧!」

安地爾低低地笑了,「不只吧,剛剛吾王使用的陰影就是他的式神不是嗎?」

褚冥漾在旁邊聽了,實在覺得很反胃,他可以用言靈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可從沒想過用言靈去控制一個人的自由意志──而且,人的意志本來就無法控制,他的言靈至多只有影響,完全控制是絕對做不到的。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烏鷲哽咽了一聲,撲到褚冥漾懷裡大哭了起來,「漾,我不是故意的,那東西用了凡斯的身體,我沒辦法違抗……嗚哇啊啊啊………」

「沒事。」褚冥漾說,「他讓你幹甚麼了?」

烏鷲吸吸鼻子,「轉變……他讓我把白色的東西都轉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將剩餘的藥一飲而盡,沒多久就覺得恢復了八成體力,「你就不能用更和平一點的手段餵嗎?」鑑於冰炎算是他的救命恩人,褚冥漾放緩了口氣。

「例如?」冰炎想不出比這更直接更有效的,於是虛心求教。

褚冥漾噎住,悻悻然轉移了話題,「現在是什麼情況?」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不過他還來不及文藝一把,來個戰爭的詠嘆調之類的,褚冥漾的床邊忽然出現一名蒙住全身的可疑男子。

冰炎瞬間衝過去警戒,老頭公發出保護結界將他和褚冥漾給罩到一起。

那名男子似乎愣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拿出一把大刀就往褚冥漾身上落下──理所當然地被老頭公的結界擋下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而你的式神小陰影……他現在也無法聽命於你不是嗎?」安地爾笑說,「陰影對所有妖師都不夠成影響,然卻只服從族長之命。」

「凡斯當初真應該先進行族長的交接儀式再把你送走,對不對?」安地爾柔聲說,「反正在這個世界,你沒有任何牽掛,在此死去而不用再次見證戰爭的殘酷,也算是種解脫不是嗎?」

褚冥漾憤恨地瞪著他,但是他知道,他即使豁出去也只可能拼個兩敗俱傷,而自己……的確是沒有什麼牽掛。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冰炎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我怎麼可能幫你?」且不說這人和父親是好友,單就賽塔所說和守世界對他的通緝他也不可能幫忙。

「真是小氣,你的父親可比你大方多了。」他說。

「我寧願相信我父親是被你矇騙了。」冰炎冷哼,「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侵略者見識你的狠。」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警告:

1.漾漾開大掛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