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盥洗完畢的冰炎,正考慮著到底要用什麼方法追人。

他現在的性別是女生,所以應該做些女生做的事情?

寫情書?他只會寫喜歡你而已;送花?女生送男生花挺奇怪的;做便當?他承認他沒料理方面的天份。

嘖、思來想去就是想不到,乾脆直接告白算了!

冰炎越想越惱羞,一鼓作氣,直接踹開浴室大門,氣沖沖地邁開大步一把拽住褚冥漾的領子,美麗的眸子充滿殺氣地瞪著他。

而褚冥漾楞楞地就讓這不明美女如此輕易得手,則要歸咎於剛剛這美女散發出來的氣勢跟學長實在太相似了,他本能地原地待命。

「喂,我喜歡你。」深吸一口氣,美女如是說。

「啊?」褚冥漾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喜歡你。」

「喔。」褚冥漾點點頭,和藹地說,「小姐,你大概是腦袋不清楚或是受到詛咒了,等會我請輔長來幫你看看。」

「不需要那個蓬毛獅頭!」冰炎啐罵,「我是說我喜歡你,你怎麼回答我?」

「小姐,這聽上去不像告白。」褚冥漾拍掉拽著自己領子的手,皺眉,「這聽上去比較像是威脅。」

「那不然要怎麼告白?」

「這個……」褚冥漾想了一下,問,「妳以前有沒有被人告白過?」

「有。」冰炎臭著臉回答。

「那他們都怎麼告白的?」

「就喊著喜歡然後就衝過來了。」

「……」原來是參考範例太扭曲的關係,「那你怎麼回應?」

「放火燒了。」

「……」這人本身也很扭曲,「對於別人的一番心意怎麼可以這麼糟蹋呢?」

「哼。」

褚冥漾見狀,猜說教下去也無用,便很乾脆地放棄,反正這裡是守世界,隨便他怎麼鬧吧。

「對了,要不然你學著做飯?」褚冥漾由衷建議,「試著把心意放進菜餚裡?」

冰炎瞇眼,「這樣你就接受嗎?」

「啊?接受什麼?」褚冥漾茫然。

「我的告白。」

「喔,那個啊,我可以做你的練習對象沒問題。」

「我告白的對象就、是、你!」冰炎咬牙切齒。

「別說笑了,怎麼可能有一見鍾情這種選項。」褚冥漾認真看他,「你若是想從我身上獲取什麼情報的話,勸你還是打消念頭,我身上沒什麼你會感興趣的東西。」

冰炎愣了愣,他還以為褚冥漾不會想到這一層。

「我姊等下會過來,她是公會的紫袍巡司。」褚冥漾說,「都是女生,做各種檢查比較方便,希望你忍耐一下。」

「檢查?」冰炎心生不妙。

「嗯,我剛剛回報公會任務,我姊接的,她說要過來看看,確定有無危險性。」褚冥漾聳肩,安慰,「我姊雖然很兇,估計比你還兇,不過不要緊,她對女生一般都很客氣的。」

冰炎沉默。

他現在的狀況不是褚冥玥對女生比較客氣就能夠解決的吧!

冰炎瞬間體會有口難言的窘狀,而且不待他想出迴避的辦法,褚冥玥就靠血緣傳送陣出現在房間裡面了。

「漾漾,就是她?」褚冥玥笑得不懷好意。

不知為何自家親姐流露出一股興奮的嗜虐感,不過只要虐的人不是他,他是不會笨到自己往刀口上撞的。

「嗯,倒在水澤地,後來跟著我回來。」

「你就這樣連對方的底細都沒摸清就帶回來了?」

「嗯……我想反正如果是有問題的人,學院的精靈石像會有反應的。」褚冥漾誠實告知,「而且就算真的是安地爾那種變臉的級別,我想黑館也是很安全的──會直接處理掉。」

「不錯。」褚冥玥讚許地點點頭,「總算有點腦袋。」

褚冥漾被誇,露出謙虛的傻笑。

而當事人冰炎則是一臉臭臉。

「嗯,你說你叫冰?」褚冥玥轉頭,對他和藹地笑笑。

「……是。」

「聽漾漾說你除了房子沒了父母沒了錢沒了其他統統不記得?」

「……對。」

褚冥玥忽然喚出幻武就朝他連射好幾箭,冰炎反射性地躲開想拿出幻武,結果驚覺要是這時拿出幻武就等於自暴身份,咬牙換了暴符。

「唉,這不是還記得怎麼戰鬥嗎?」褚冥玥的聲音萬分愉悅,「你不用幻武?」

「我忘記我有沒有用幻武了。」冰炎板著臉說。

「哦,忘記了。」聲調微揚,褚冥玥笑著問,「不如我幫你想起來到底有沒有吧,冰?」

說著,又是好幾連射。

「姊、夠了啦!」褚冥漾終於出聲阻止,抱怨,「房間會變很亂耶。」這樣他晚上沒辦法打電動啦。

原來房間會變亂才是重點嗎!以前那個看到戰鬥場面就心驚、心地善良天真的學弟是在什麼時候黑掉的!

「好吧。」褚冥玥順勢收起攻擊,指了指已經滿目瘡痍的房間,「冰,掃乾淨。」

「嗄?」

「我聽說你跟漾漾告白,不過,想成為我家弟媳,得先過我這一關。」褚冥漾邪笑,「你就好好努力吧。」

「姊、她只是在開玩笑啦……」從頭到尾都沒把告白當真的褚冥漾看不下去,開口辯駁,明明是褚冥玥弄亂的還叫一個被打的女生來整理,於情於理都不合。

雖然也沒見到冰佔弱勢就是。

「你別囉唆。」褚冥玥挑眉,「那、整是不整?冰?」炎這字褚冥玥只用口型,褚冥漾沒注意,但是冰炎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該死,果然被看出來了。

他咬牙,「整。」

「那太好了,我三小時候過來檢查。」褚冥玥揮揮手,很瀟灑地離開了。

褚冥漾嘆氣,明明說要過來檢查,結果打了一架就走人了,這是什麼發展?

他覺得有些時候他完全不懂自家親姐的思維。

 

 

 

 

 

  昀羲碎念:

嗯,毫不意外的被刁難了.......

今天被壬君的貓抓出兩道頗深的傷口,給我受死吧臭貓!

下回我武裝齊全後看我怎麼虐死你!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eco
  • 怎麼說
    吾輩突然覺得褚漾漾&巡司好沒討厭
    前者遲鈍到讓人發火
    後者惡質((說不定性別也是原因^^

    吾輩可是學長控啊~~~
    怎能忍受學長被如此壓榨呢!!!!!
    ((咳 吾輩摻入太多情緒字眼了

    被貓抓了!!!
    吾輩也想養貓((滾滾...
    聽說幫貓洗澡剪指甲很麻煩

    學長 快去復仇吧!!!
    吾輩支持你((只是你應該挑不贏巡司

    羲大加油哦哦!!!!!
  • 那個.....我也是學長控來著(掩面
    請相信我是非常愛學長的嗚嗚QAQQQ

    養貓就要有被貓抓的覺悟,尤其是要給貓洗澡和修剪指甲的時候根本是大戰ww
    不過養貓的不是我是壬君^^

    學長只要壓倒漾漾就心滿意足了,我相信他不會沒事去挑戰巡司www


    昨天弟弟終於回家合家歡慶就沒來得及更新和回覆了勾咩><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6 14:27 回覆

  • 琴
  • 噢...學長被整ㄌ啊...(遠目
    我決定學紅茶,淡定〜
    不然我會忍不住為自己心中逝去ㄉ學長形象哀嘆
    願主神祝福他...早日拐(吃?)到漾漾
  • 嗯,淡定很重要ww
    (其實我寫的時候很不淡定哈哈

    學長的形象一直到這邊才逝去嗎?我還以為其他篇的時候學長就已經沒形象了www


    昨天弟弟終於回家合家歡慶就沒來得及更新和回覆了勾咩><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6 14:30 回覆

  • 靜
  • 恩,據情報顯示,正文裡的學長是會做飯的,不過這是同人嘛~(噗

    根據夏碎學長洩漏,有一次學長收到情書看不懂來問他,結果裡面有一束頭髮跟詛咒,那位不知年齡樣貌的女性表示喜歡他,想要一起死,結果學長丟的詛咒傳回去「要死自己去死!」

    以上就是告白的扭曲經驗(奔
  • 阿咧?OAO?
    學長會做飯?是哪一集啊?
    我對叫人去死的那段有印象,可是做飯是在哪一集沒印象嗚嗚

    原作要是設定學長會做飯這篇就不會這樣發展了OTZZZ


    昨天弟弟終於回家合家歡慶就沒來得及更新和回覆了勾咩><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6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