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非常感謝開學,這樣他就不用一天到晚看冰炎那張晚娘臉,要知道一個人再帥,擺著臭臉也有礙觀瞻的。

他並沒有把冰炎的事情告訴張大媽他們,為了避免他們擔心並且落下城市人都是怪胎的錯誤印象,他選擇了隱瞞。

開學第一天,褚冥漾回家後快手快腳地準備起晚餐。

說來好笑,因為過去和衛禹一起生活,加上又是大哥,褚冥漾順口問了冰炎要吃些什麼,結果冰炎竟然回答去骨牛小排,氣得褚冥漾隨便炒了一盤肉絲愛吃不吃。

冰炎對炒肉絲皺了皺眉頭,說從來沒見過這種菜,褚冥漾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幾句對答後褚冥漾確定了冰炎雖然沒有看不起家常菜的意思,但是完全沒吃過。

但是冰炎最後還是將菜給吃完了,並且幫忙收拾。

褚冥漾一開始還以為他會用什麼酷炫的超能力,但是冰炎就像是個市井小民一樣按照正常人來洗碗。

他原先還以為冰炎會再一個彈指把碗洗好歸位咧。

兩人吃得不多,褚冥漾只簡單煮了白粥配肉鬆吃,冰炎也沒怎麼抱怨,看起來雖然過去吃得很好但是對吃也不是那麼講究。

「喂,你的任務是保護我,但是我上學你又沒跟著我,怎麼保護?」褚冥漾在飯桌上好奇地問。

「我給你的護身符帶著就可以了。」冰炎說。

「這是表示我有事你會到?還是說會直接幫我擋災?」褚冥漾摸摸口袋裡面的護身符,他到現在都只覺得這就是一張紙而已。

「都有。」冰炎說,「你最近不要接觸惡意物品。」

「例如?」

「感覺不好的東西就不要碰。」冰炎說,「你看東西的直覺很準吧。」

褚冥漾略為詫異地反問,「看東西的直覺?」

「你總遇過某些東西一看就不想碰之類的經驗吧。」

「喔,是有啦……」褚冥漾聳肩,他是在這裡有遇過幾個販售飾品的小攤販,裡頭有些手環給他的感覺就很很差,是叫他保持這種感覺吧。

「對。」冰炎說,「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你直到現在才被找到,肯定有其他東西在保護你。」

「其他東西?」褚冥漾好奇問,「什麼東西?」

「不知道。」冰炎乾脆地說,「我沒特別感覺到什麼。」

「那你還說?」褚冥漾抽抽嘴角,吃完以後就回房間了,他還得預習功課。

冰炎慢條斯理地吃完飯,再把桌子給收拾乾淨,他發現這樣的相處模式也還可以,只要褚冥漾不腦殘。

『不曉得冰炎能不能研發自動洗碗技能,這比買一個洗碗機要划算多了。』

把褚冥漾腦袋的盤算給聽光的冰炎不小心握碎了手上的碗,他嘖了一聲,彈彈手指把碗修好後,他就把自己的傷口轉移到硫理台,光滑的平面上立刻多出好幾道刮痕。

 

理所當然地,褚冥漾預習功課告一段落出來削水果吃時發現了異常。

「你對我的流理台做了什麼!」褚冥漾抓狂地對著冰炎大叫,他氣得跳腳,「馬上修好!」

冰炎慢吞吞地移動到廚房,手一抹,刮痕立刻不見。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

但是冰炎又把手往冰箱上一放,刮痕立刻轉移到冰箱的門上。

「喂!」褚冥漾瞠目結舌,「你你你……」

冰炎抬高眉頭看他。

「這是什麼?」

「轉移。」

喔,顧名思義,就是可以把痕跡轉移是吧。

「對。」

「那你不會轉到其他地方啊……咦,等等,這能力……」褚冥漾想了想,再看看冰炎,嘛,雖然臉臭但是夠帥,會很吸引女生,把這能力當成魔術表演應該很賺吧……

發財的好工具啊!

發財工具冰炎:「……你能不能別每次都想到錢?」

「為什麼?」褚冥漾冷哼,「我跟你不一樣,我無時無刻都得想著怎麼賺錢,我家可是不是什麼富裕家庭。」

「……」冰炎建議,「不然,你去Atlantis學院自己學?」他才不想當褚冥漾的賺錢工具,他寧願自己掏錢給褚冥漾也不去做這種事。

「學費多少?」褚冥漾問,「真能讓我去學?」

「你有天份,只要開眼就可以了。」冰炎說,「我一開始看你還以為找錯人,你太普通,但是這幾天觀察下來我發現你的能量只是被壓抑了。」

「被壓抑?」褚冥漾立刻問,「被什麼壓抑?」

「不知道。」冰炎聳肩,「我沒感覺到什麼強而有力的物品……總之若是開眼的話你會感覺到明顯的改變。」

褚冥漾的黑色項鍊緊貼著胸口。

「那開眼多少錢?」

冰炎神色古怪地看著他,半晌,微微搖頭,「我認識一位祭師可以幫人做開眼……只要是他認可的人就不收費,但是不認可的人即使砸了重金也不幫。」何況是褚冥漾,即使褚冥漾不開口但是他想那位也會主動找時機給他開的。

「那他認可都是哪些人?」褚冥漾跟著問,並盤算自己是不是需要衣裝什麼的,投資也很重要。

「……你保持這樣就可以了。」冰炎說,「他不喜歡太過刻意做作的人。」

「那你可以幫我介紹嗎?」褚冥漾直截了當地問。

「可以。」本來他就是這麼打算的,在原世界他會比較施展不開,「你什麼時候方便?」

「可以瞬間就回來嗎?」褚冥漾想起冰炎第一次展現給自己看的瞬身術。

「那叫移送陣,你可以學。」冰炎說,「是可以,但是要先安排好時間和地點。」

褚冥漾的眼睛亮了起來。

「好,那我先和村子裡打聲招呼說我周末不回去……呃,你覺得對方週末有空嗎?」

冰炎淡定地拿出一隻手機,直接拇指神功匹哩啪啦打了不知內容的簡訊出去,「等一下。」大概過了三十秒,他手機震動起來,「他說可以。」

「太好了,那我這就去打電話。」褚冥漾鬆了一口氣,拿起室內電話打,「村長,是我,漾漾,嗯……一切都很好,沒問題……對,明天開學……呃,村長,我想請你跟媽他們說一下,下學期功課變重,我這週末沒辦法回去,我要預習……對……當然,我下禮拜會回去,請他們不用擔心……嗯,謝謝你,掰掰。」

冰炎若有所思地看著褚冥漾,「你沒手機?」

「我還以為這幾天你很清楚。」褚冥漾沒好氣地說,「我沒錢買手機。」反正他也只會打回家裡,除了家人也沒人會打給他,他在學校雖說不是被霸凌什麼的,但是因為賺錢功課兩頭忙,根本沒什麼時間交朋友,幸好上學期還有個衛禹,這學期……

褚冥漾看了看冰炎,認真問,「你真的不能作為魔術師讓我去申請街頭藝人嗎?所得可以七三分的,對你來說應該很容易吧?」光是冰炎那張臉就穩賺不賠啊!

冰炎:「……絕不,你死了這條心吧。」

褚冥漾撇撇嘴,輕哼一聲,「好吧,要是你改變主意隨時告訴我──對了,週末是約幾點鐘?」

「中午,他想和你一起吃飯。」冰炎說,「反正到時候我會帶你過去。」

褚冥漾點點頭,指著冰箱的刮痕說,「弄掉,不准弄到屋子裡其他地方!」他警告,「不然你就得付修繕費!」

「修繕費?」冰炎問,「倒也可以,反正我破壞的東西挺多,這算是很小的。」

褚冥漾:「……我警告你,不准隨便破壞屋子裡的東西!」

「我又不會隨便亂破壞。」冰炎不耐地說。

「那這是什麼?」褚冥漾指著刮痕質問。

「那是因為我不小心受傷……」冰炎頓了頓,「反正我會弄好的。」他語氣有些惱怒。

「你受傷?」褚冥漾有些驚訝,「你怎麼會受傷?」

冰炎真不想告訴褚冥漾是因為聽了他的腦袋瓜氣到自己弄破碗割到的。

 

褚冥漾見冰炎不答,也沒興趣多問,隨口說了一句:「我還以為你們不會受傷。」

「怎麼可能,只要是活物就有可能受傷。」冰炎說,「不然你以為我們那裡為何會設醫療班?」

「收容我這種普通病患?」褚冥漾應了聲,然後不管冰炎有沒有接下一句說,「反正弄掉,你弄的就得負責收掉。」他指著刮痕。

說來說去褚冥漾還是很關心物品健全的。

「要是你不弄掉……」褚冥漾頓了一下,「那我就告訴房東說你毀損器物讓他把你趕出去。」

冰炎:「……」

 

 

隔天褚冥漾上學,新學期開始的第二天大家都還散散漫漫的,忙著打招呼,彼此分享自己假期去了哪裡玩,名人八卦等等,只有褚冥漾一聲不吭作到自己座位上,拿出課本就開始複習。

「嘿,褚冥漾。」一個很潮的同學朝褚冥漾走來,「暑假過得怎麼樣?」

褚冥漾抬頭,是何政,不知道為何,他覺得何政很喜歡針對他。

「還好。」褚冥漾抬起頭來,跟他對視。

何政家裡很有錢,爸爸是譯員,各方面都很吃得開,從小養尊處優的何政完全瞧不起從鄉下來的褚冥漾,認為鄉下人都該去種田。

「我暑假去了法國。」何政得意洋洋地說,「那裡真的很棒,夜景很美,我想你這輩子大概都去不了。」

「不去有什麼關係?」褚冥漾反問,並在心中覺得何政很愛現。

「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真是可惜了,有些人就是存了一輩子的錢也沒辦法出國。」何政繼續高談闊論,「這些人永遠看不到國外的風景,永遠都會是隻井底之蛙……」

「而有些人永遠學不會閉上自己的嘴巴,以避免凸顯自己的無知。」一道冷冰冰的嗓音響起,褚冥漾和何政雙雙回頭,就看到一個黑髮黑眼的男生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著何政。

「你你你你!」何政驚得跳起來了。

褚冥漾也很訝異,雖然顏色不一樣,但無疑這是冰炎啊!

冰炎看著他,微微搖了一下頭,示意他不要出聲,褚冥漾以為冰炎要讓他假裝不認識他,還沒開口,就聽到其他同學一臉疑惑地看向何政。

「何政,你起肖喔?」

「你誰啊?」何政對著冰炎不客氣地問,兩眼瞪得發直,「打斷別人說話很不禮貌知不知道!」

「何政,你到底?」同學更奇怪了,「你在跟誰講話呀?」

「就他呀!」何政怒氣沖沖地指著冰炎,「你眼瞎了嗎?」

「沒瞎。」同學沒好氣地說,「但是那裡沒人啊,你真的起肖喔?拜託,中元普渡早過了啦!」

冰炎勾起一抹冷笑,陰氣森森。

何政:「……有鬼啊!」他嚇得放聲尖叫,連滾帶爬地逃離了教室。

褚冥漾:「……」

 

 

 

 

 

 昀羲碎念:

來不及了最近靈感缺乏,明天再補四百字,大家晚安!

 

0406補充:

最近會努力調整心態,努力讓更文速度恢復的!(握拳

然後~學長裝鬼嚇人好不道德wwww

至於沒人看見他為何要變色~因為我想讓漾漾下篇吐槽學長是變色龍~(被打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