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冰漾----最強嚮導O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嚮導封面.jpg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事情說來也是一言難盡,在褚冥漾於第一天洞房被操到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之後幾天,他爛死在自己的棉被裡,連冰炎送的水系王族幻武都沒能讓他開心。

在他終於把自己的腰重新接上後,他的思考總算可以正常運轉了。

前幾天被操到腰斷,還沒能試試可不可以由自己精神控制的啪啪啪!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嚮導封面.jpg

極限地飆出封面,還有封底跟排版!!

要是時間來得及再多寫點番外!!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冰炎把褚冥漾抱回寢室,寢室早就經過了佈置,所有需要的道具一應俱全,在床頭襬得整整齊齊。

然而褚冥漾無暇欣賞,他被逼著發情,神智混沌,全身像個熱騰騰的蒸籠,面色潮紅,眼角溼潤。

「嗯……」褚冥漾扭動腰肢,雙手環上冰炎的脖頸,張口就去咬冰炎的喉結。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場地上大約有好幾個小圈圈,對戰隊伍是主辦隨機決定的,至於隊伍會派哪個隊員上場則不干涉。

褚冥漾比較倒楣,他對上的正好就是素以卑鄙聞名的惡靈。

比賽一開始,他雖然站在圈外,卻被同樣站在圈外的惡靈嚮導攻擊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褚冥漾最後也沒搞清楚光頭在糾結什麼,倒是搞清楚了為什麼光頭一言不合就把一堆人送進精神幻境。

照光頭的原話:絕對不能只有他被陰!

褚冥漾默默思考起來,不知道學院這種霸凌學生的狀況是不是很常見。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覺醒來發現褚冥漾不見的烏鷲一怒之下轟了半邊黑館。

跑了對象的冰炎也很不爽,二話不說抄起長槍就跟烏鷲打了起來,雖然原先黑館的住戶不多,但是一群黑袍一起上,竟也跟烏鷲打了個平手。

「冰炎小朋友,這裡怎麼會有陰影?」奴勒麗嬌笑著,「該不會是湖之鎮那邊的陰影跑出來了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冰炎的手很大,幾乎一掌就能覆蓋住褚冥漾的小臉。兩人近距離彼此對視,呼息之間都是對方的氣味。

褚冥漾想起睡前的和諧大運動,眼裡不禁寫滿了期待。

這個O一點都不矜持!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冰炎望著窗外思考對策時,褚冥漾也在旁邊看著冰炎,不得再次不承認對方長得真的十分賞心悅目,擺在那裡就能淨化心靈,銀白的髮絲混著豔麗的紅,眼角的銳利攝人心魄,下巴線條中性偏陽剛,喉結下的鎖骨……

「漾,你怎麼了?」烏鷲大驚失色道,「好端端的你怎麼流鼻血了?」

褚冥漾聞言一呆,傻愣愣地用手抹了抹人中,發現果然如烏鷲所說,溫熱的紅色液體緩緩流淌,雖然不快卻沒有結束的現象,一直流。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褚冥漾很委屈,他可是很認真地思考過了,結論就真的是再看看啊。

他是堅決不相信自己會喜歡上實驗對象的,而且一廂情願地認為這一定某種邪惡勢力不可言說的詛咒,他有義務與責任要解除這種詛咒!

腦洞不曉得開到哪裡去的褚冥漾握緊雙拳,破解詛咒,從自身做起!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結。」冰炎乾脆地說,「要結早就結了。另外想辦法。」

褚冥漾在一邊默不作聲,看上去有點呆滯。

「我看褚也不反對。」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湖之鎮的陰影力量雖然較小,但是因為安地爾這個通緝犯的出現,還是緊急出動了兩名黑袍。

偏偏安地爾像一條泥鰍滑不流丟的,鑽來鑽去便罷了,還故意釋放O的信息素來逼在場的A發情。

黑袍當然不至於被信息素這種把戲陰了,他們在成為袍級前就接受過對抗信息素與發情的訓練,但是他們沒受過對抗混在鬼族毒素裡的媚藥訓練。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被冰炎當行李一把扛起的褚冥漾正在鬧脾氣,他的腹部因為冰炎肩膀硬梆梆的肌肉被恪得很不舒服,他懷疑冰炎是故意的。

冰炎當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遵循本能,而A的本能通常比較粗魯直接。

把褚冥漾扛回自己房間一把扔床上後,冰炎正在考慮要不要再狂打褚冥漾屁股一次,但式想起上次的經驗,他還是放棄了,退而求其次地問:「你跑來這裡幹麻?」還沒戴那張醜死人的面具。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鳳凰是浴火重生的種族,與掌握生氣精靈不同,他們掌握的是輪轉生死間的命。

每一隻鳳凰到了特定時間後,總會浴火重生,但是每次重生後,外貌都會變得醜陋不堪,可憐又乾癟。

而現在,提爾引以為豪的土頭沒有了,別說那些小辮子,他只剩下幾根毛了。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冰牙皇宮的寢殿天花板破了一個洞。

不過這不是因為有人襲擊,而是亞那在接到一則消息後,高興得忘乎所以,一蹦三尺高,用那堅硬無比的腦袋測試了天花板的堅硬程度。

結果,硬度需要加強。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混了一日的褚冥漾悲壯地回到了妖師本家,頂著那張他用來欺瞞世人的絕頂醜臉。

凡斯看到之後眼抽了一下,嫌棄地丟了一個法術過去,褚冥漾瞬間恢復真貌,露出一個略顯蠢憨的笑臉。

「我回家了。」褚冥漾見褚冥玥不在,膽子也大了起來,討好似地跟凡斯賣乖。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說了沒有!」冰炎從一開始的暴跳如雷,到如今的心死無奈,已經煩到不想再多說些什麼,「那是意外。」

「怎麼能是意外呢,一群人都看見你衝回來直接把人扛走了。」亞那語重心長,「如果你們雙方是真心的,那我也不會勉強你一定要跟漾漾結婚啊。但是你得明白告訴我,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是不是有人給你下了暗示?」

「沒有。」雖然他渾身上下都不痛快,但是他清楚自己並沒有被人暗算,更何況維特本人就是褚冥漾,但如果這件事捅給亞那知道,那麼亞那一定會又驚又喜地說這是天賜姻緣,興高采烈地把婚事給辦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冰炎自認不是個禽獸畜生,但是他跟褚冥漾之間的關係太……一言難盡,結果導致了他現在幹什麼都不對的窘境。

不過之所以會形成這種狀況,歸根結底還是得怪到褚冥漾頭上。

「我、呃……去洗手間。」褚冥漾站起來,匆匆丟了一句就落跑了。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多虧疼痛療法,冰炎情慾瞬間就沒了,他一把抓住褚冥漾的頭髮往後扯,憤怒地咆哮:「你幹什麼?」

褚冥漾揉了揉因拉扯而生疼的後腦杓,反瞪冰炎:「幫你做啊。」

他之前又沒實際經驗,第一次業務難免不熟練嘛,反應這麼大,器量真小。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拿錯膠囊的褚冥漾還渾然不覺,直到空氣中飄出一絲淡淡的薄荷味道。

對方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褚冥漾很開心,打蛇棍上地摸到散發味道的地方,然後被猝不及防地一把撕開了面具。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