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同學對於何政落荒而逃的舉動莫名其妙,還沒上課也就不管他了,繼續自顧自談天,沒一個人發現冰炎的存在。

褚冥漾嘴角抽了一抽,冰炎已經來到他旁邊,為了避免被別人誤認為起肖,他壓低聲音問,「你來幹麼?」

「過來看你。」冰炎說,「你大可不用出聲,反正我知道你腦子裡在想什麼。」

褚冥漾嘖了一聲,哀悼了一下他的隱私權。

『那你到底來幹麼?』

「路過。」冰炎說,「我臨時有其他任務,過來看看狀況,我有請人過來暗中保護你,代我的班,所以要是出狀況的話也不用擔心。」

『誰啊?』

「你見到就知道了。」冰炎說,「總之,你自己注意安全吧。」

褚冥漾才眨了一下眼,正要問冰炎是要去執行什麼任務,他需要注意什麼安全之類的,冰炎就不見了。

褚冥漾又眨眨眼,覺得要是可以學會這招瞬移的話他就可以省下不少交通費和時間,可以天天回村子了呢。

 

 

一直到中午吃飯時,生活簡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就連何政事後跑過來跟自己對質,要證明黑髮女鬼真的存在,也被褚冥漾一句不知道他再說什麼給打回來,怏怏去了。

倒是被何政認成黑髮女鬼,褚冥漾覺得真心好笑,冰炎最恨有人把自己當女人,現在居然還升級當成女鬼了,都怪冰炎不論外表還是聲音都太中性了,乍看之下真的很容易認錯,再加上何政並沒有仔細觀察冰炎,蒼白的面孔配上黑色長髮,配上一抹陰森冷笑就讓他屁滾尿流地逃了。

比起來,褚冥漾覺得自己真是了不起,不過這種了不起也讓他被殺了一次,他還是別再有下次了。

比起其他上課打混的學生,褚冥漾算是非常用功的了,若不是他還有家庭的經濟壓力,不能全神貫注在課業上,要不然他現在就可以修完二年級的課程了。

老師對於成績優秀,又懂禮貌的學生總是特別偏愛,因此褚冥漾上課走神了一會也沒有責備他,反倒是叫了何政回答問題,何政自然不知道答案,憤恨地瞪著褚冥漾,又在心裡記了一筆。

 

 

下午體育課時,大家都去換衣服,褚冥漾自然也去換了,把制服放在座位上就去操場集合,何政見教室沒人,賊頭賊腦地偷了褚冥漾的制服,一張畫著奇怪圖文的護符從口袋裡飄了出來,何政撿起來端詳了一會,考慮到也許這是驅鬼的東西所以褚冥漾才不會怕那女鬼,他就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他把褚冥漾的制服丟到男廁馬桶裡面,再若無其事地去集合。

體育課是上羽球,需要兩人一組,褚冥漾和班上另外一個蠻好相處的同學打了一整節課,出了一身汗,兩人就坐在樹蔭旁休息打混。

這所學校只重視學科,藝能科諸如家政、音樂、體育等,很明顯是採取放任政策,就讓學生玩玩而已。

和褚冥漾搭檔的同學休息夠了,便加入其他人了,留褚冥漾一人繼續休息,褚冥漾看著那群無憂無慮打著球的同學,心裡其實有些羨慕。

除了成績以外這群人根本什麼都不用擔心。

他伸伸懶腰。

「同學。」

褚冥漾回頭,空無一人。

「我在這裡。」

褚冥漾猛然轉頭,一名皺巴巴的白袍流浪漢突然出現在眼前,他眼睛微微瞪大,但是沒尖叫。

「你好,我是萊恩史凱爾。」流浪漢自我介紹,「是來代班的。」

「你是代冰炎的班?」褚冥漾嘴角抽抽,這該不會又是只有他一人能見到的狀況吧?

「嗯。」萊恩鄭重其事地點頭,「我感覺你身上的保護沒了,這樣很危險。」

「什麼保護沒了?」

「他說有交給你一個護符,那護符還在不在?」

褚冥漾阿了一聲,「我放在制服口袋,忘了。」

萊恩搖頭,「那護符要隨時帶在身上才保險。」

褚冥漾聳聳肩,「反正就在教室裡,等下課我就回去拿。」

萊恩頓了一下,「應該是被人偷走了……」他指著何政,「那個人身上有護符的力量。」

「唉?」褚冥漾眨眨眼,「何政?他怎麼會偷?」

「不知道。」萊恩說,「但是我確定,學長的護符力量很強,害我一開始搞錯人。」

「學長?搞錯人?」

「我以為他才是保護對象,因為學長不會給陌生人護符。」萊恩解釋,「冰炎是我學長。」

「冰炎是你學長?」褚冥漾對於冰炎本身比較感興趣,護符被偷的話拿回來就是了,「你在那間學校讀書?」

「嗯,高中一年級。」

「一年級?那我們不就同年?」褚冥漾驚訝地說,「那冰炎幾歲啊?」

「高二,大我們一歲。」

「一歲?」褚冥漾深深震驚了,「你們竟然未成年就可以亂殺人?」

「……」

「你們世界的法律到底是怎麼定的啊?既然可以復活,那是不是根本就沒有什麼殺人罪啊?那你們會有醫療失誤或是復活失敗之類醫療方面的刑責嗎?你們復活很容易嗎?我聽輔長說要是出動他姊姊會很麻煩,是說你們世界的人口構成到底是什麼?我看出現的都是西方面孔,你也是冰炎也是,你們世界裡的沒有黑髮黑眼的亞洲人嗎?對了,冰炎只大我們一歲的話那表示他從小就在練習殺人嗎?不然他怎麼能殺我殺得那麼乾脆俐落?」

萊恩有點後悔,他不知道褚冥漾的問題居然可以這麼多。

 

 

等褚冥漾抓著萊恩疲勞轟炸一節課後,萊恩覺得精神有點恍惚。

褚冥漾倒是心滿意足,對超能力世界知道越多他越能從中謀利啊,若是他學幾招當魔術,班上舞台秀,無法破解的魔術也夠賺了,雖說他長得很普通比較沒有加分效果。

「我幫你把護符拿回來?」萊恩問。

「好,麻煩你了。」褚冥漾點頭,「我可以看你是怎麼拿得嗎?」

「可以。」萊恩點頭,然後光明正大地走到何政旁邊,手伸進何政褲子口袋,同時何政慘白了臉,僵硬地對萊恩的方向又打又抓,他自然是看不到萊恩,畫面無比滑稽。

萊恩單手制住了何政,一手從口袋中掏出了護符,接著再往何政腦袋上一拍,何政突然就不動了。

他整個僵直在那裡。

萊恩回到褚冥漾旁邊,「拿去,千萬別再掉了。」

「謝謝。」褚冥漾咧開嘴,笑意滿滿,這簡直比任何娛樂節目都還有笑果。

 

不過他回到教室後就笑不出來了,他的制服不翼而飛,他愁苦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座位,「怎麼不見了?何政偷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偷的,不過他座位上沒你的東西。」萊恩說,不過就在此時褚冥漾制服的下落已經水落石出,有男同學上廁所時發現了褚冥漾的制服,因為每件制服上面都有繡姓名和學號。

褚冥漾面無表情地把落在馬桶的制服給撈起來,心中窩火不已,其他人同學因為褚冥漾身上的黑氣哆嗦哆嗦地自動踏遠了一步。

與此同時褚冥漾腦袋裡想的東西的確不算什麼善念,他把這件事報告給導師知道,導師知道後大為震驚,因為這已經是精神霸凌了。

然後誰都不肯承認丟褚冥漾衣服,導師非常生氣,把全班大罵了一頓,說褚冥漾來自異地,大家應該好好相處,怎麼能這樣對待他之類的,全班默默承受著導師的怒氣。

「需要我幫你處理嗎?」萊恩問褚冥漾,「我能幫你找出肇事者。」

「我想是何政,他一直看我不順眼,他不是還偷了我的護符嗎?」褚冥漾輕描淡寫地說,「你可以幫我確定嗎?」

「可以。」萊恩說,「等一下,我去問大氣精靈。」

「大氣精靈?」

「你現在還看不見,不過它們一直存在,只要有空氣的地方就有它們,所以它們知道很多情報。」萊恩說,「等一下。」他不見了。

褚冥漾等了大約半分鐘,萊恩就回來了,「你猜的沒錯,確實是何政。」

「大氣精靈……有空氣的地方就有它們?」褚冥漾的思緒忽然轉倒開徵信社上面,這些簡直就是經濟實惠的好夥伴啊!「如果聘僱它們需不需要什麼特殊條件啊?」

「啊?」萊恩有些跟不上褚冥漾的思維,「聘僱它們?它們從不工作的……都是唱歌跳舞吃點心……」

「唉,如果有空氣就有它們,我想一定可以收集到很多八卦、我是說情報。」褚冥漾咳了一聲,「不好意思離題了,既然是何政的話……」

 

 

 

放學後,不知為何只有何政一人淋成了落湯雞,明明完全沒下雨更何況他還坐在車裡。

何政嚇得半死,「女鬼!一定是那個女鬼搞得鬼!一定是褚冥漾串連那個女鬼!」他歇斯底里地吼著,把司機給嚇了一大跳。

「少爺,您怎麼全濕了?」

「開車!快點回家!」何政尖叫,「快點!我要打給我爸爸讓他找最厲害的法師來保護我!」

司機不明究理,還是踩下油門,雖然他對於何政在車裡莫名濕了一身感到一頭霧水,但是工作還是得做,而且聽起來好像是少爺惹到了什麼女鬼……

他吞吞口水,他一不偷二不搶,安安分分地工作餬口度日,那女鬼可千萬別遷怒到他身上,各路神明請千萬保佑他吧。

司機心中默禱,提心吊膽地把何政送回了家。

當晚何政由於心生恐懼和憤恨,情緒起伏過大,一度休克送醫,再次醒來後,他的眼神變得非常空洞,喃喃念著妖師二字,何父還以為兒子瘋了,嚇出一身冷汗,好在後來何政打了個呵欠,又恢復了正常,這才讓其他人都鬆了一口氣。

 

 

 

 

 

 昀羲碎念:

希望大家可以養成獨立思考、判斷是非的好習慣,適當的資訊吸收消化能夠幫助你腦子更加靈活

最近身心俱疲,正在調整步調,總之先恢復日更,至於日更哪篇不保證,畢竟我的坑還是一堆…………

原創腐宅快完了,原本就預計是中篇,這算是唯一的安慰吧www

總之儘管一坑快完還有無數的坑待填,真是自作孽,雖然這篇應該也不會是長篇……

另外突然好想寫審判與制裁,當初的構想就是找到不公義的社會事件來寫,由角色去審判和制裁,那時苦於沒有素材,可是現在素材簡直隨手撈啊!馬今將亡之類的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