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沉默地看著櫃台小姐,心中思索他該做何反應。

「噗。」櫃台小姐看他這樣,不禁樂了,「同學,你好好玩。」

好好玩的褚冥漾:「……

「我叫米可蕥,你可以叫我喵喵。」她自我介紹道,「是高中一年C班的學生,你就是傳說中的轉學生對吧?」

「啊,妳好。」

「你好,我可以叫你漾漾嗎?」喵喵伸手和褚冥漾握手,「你很有名喔。」

「欸?為什麼?」

「因為你是學長第一個不小心失手殺掉的任務對象。」喵喵笑道,「大家都在傳你是史上最帶種的任務對象喔。」

最帶種的褚冥漾:「……」他該開心嗎?這種用他的生命血淚換來的名聲……

拿了餐點回到座位後,衛禹好奇地靠過來詢問到底怎麼回事,褚冥漾三言兩語交代完畢,並且對自己這種出名方式感到很鬱悶。

「冥漾,你不覺得這表示你家黑袍很有名嗎?」衛禹道,「聽起來很多人都知道你家黑袍的樣子。」

「對耶,大概他是真的很有名吧。」褚冥漾聳肩,「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詳細情況。」

「我家黑袍帶我回黑館時,還被其他黑袍問說是哪位呢。」衛禹說,「感覺是個孤老終生的潦倒大叔,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卻被問是誰一樣,好心酸。」

「我覺得你這種評語反而更心酸。」褚冥漾道,「剛剛那個小姐……喔,叫喵喵,說自己是鳳凰族,已經幫我們把人類可以吃的餐點給挑出來了,這些都能放心吃。」

「這麼好。」衛禹雙手合十,「感謝老天,遇到了好心人。」

兩人顧著吃飯,沒發現集中在他們身上的視線越來越多。

本來在守世界中,轉學生的存在本就很稀奇,一般幾乎不會有在學期中轉入的學生。

而這兩個學生又是黑袍親自帶進來的,這就更稀奇了。

投過來的目光越來越多,饒是兩個遲鈍的原人類也終於發現不對勁了。

「我們做了什麼嗎?感覺每個人都在看我們?」衛禹壓低聲音向褚冥漾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只是在吃飯而已。」褚冥漾掃了一圈,除了每個人都在看他們以外也沒什麼特殊舉動。

要是每個人都能收觀賞費就好了。褚冥漾遺憾地想。

「你要是真的這麼幹的話,我會讓你再死一次。」冰冷的威脅聲從他後邊傳來,褚冥漾一轉頭,就看見冰炎神色陰沉地瞪著他。

「這就不對了,你明明答應過不會再殺我的,做人不能出爾反爾。」褚冥漾一本正經地教育道。

然後他聽見周遭的人都倒抽一口氣,並且開始竊竊私語。

『真的好帶種啊……』

『居然敢反駁黑袍耶……

『他是真的神經太大條還是真的很強啊?』

『沒把黑袍放在眼裡嘛。』

冰炎殺氣都要迸出來了。

他應該想辦法封住褚冥漾的嘴!

「你給我過來!」殺又殺不得,罵又不佔理,他拖到一邊去痛揍一頓總可以的吧!

嗯?為什麼不現在揍?

因為現在人多,黑袍揍人會落人口實--殺人是常態所以不會。

冰炎扯起褚冥漾的手就走。

「呃,冥漾,我需要一起跟過去嗎?」衛禹有點拿不準他現在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當然,你得當目擊證人,不然萬一他把我拖去牆角打死了不認帳怎麼辦?」

衛禹聽了還真的起身,亦步亦趨地跟著冰炎和褚冥漾走。

冰炎當真趕也不是,不趕也不是。

「把你家的拎走!」半晌,冰炎終於忍不住對著人群某一處吼道。

於是人群刷刷地轉移視線,什麼都沒看見。

倒是衛禹恍然大悟,「欸,洛維大叔,你又隱形了啊?我跟你說了好多次,你這樣很像偷窺狂的………

趁著這個空檔,冰炎一把拉住褚冥漾閃人了。

眾人則又倒抽了一口氣,又一個不怕被黑袍做死的。

「這是監視!」洛維的聲音突然在衛禹耳邊響起,隱約還能聽到磨牙聲。

衛禹左看右看,一樣沒看見人。

「啊,洛維大叔你現在又在穿那身暴露狂的衣服了嗎?」衛禹恍然大悟,難怪不想現身啊。

然後下一秒衛禹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了。

這兩個轉學生其實是專門來給黑袍添賭的對吧。

 

 

冰炎把褚冥漾拽回黑館,少了那些打量看戲的目光,他總算稍稍冷靜了。

「怎麼了?」褚冥漾問道,總不會是要把他拉回房間殺人滅口吧。

冰炎又深呼吸了幾次,才終於開口,「白陵然想請你吃飯,看你的適應性怎麼樣。」

「欸?」褚冥漾愣了下,「請我吃飯?」

「對。」

請他吃飯倒是沒什麼問題,反正免費的不吃白不吃,只是他有點訝異而已。

「好啊。」

「我看了你的課表,你後天下午沒課,就約那天吧?」

「嗯。」褚冥漾點頭,他也正好問問白陵然關於過去的事情,雖然對方講不講不知道。

冰炎傳完話以後,他就自顧自地坐到沙發上,開始翻閱起厚重的磚塊書。

「這是什麼?」褚冥漾好奇地問。

「我的任務內容。」冰炎頭也不抬,「你看不懂,趕快去上課吧。」

「喂喂,把我強行拽回來的人是你耶。」褚冥漾瞪他,「你這樣不利人際發展知不知道。」

冰炎啪得一聲合上書,眼神陰沉地瞪過來。

褚冥漾被驚得後退一步。

冰炎這是怎麼啦?之前他把自己殺掉的時候眼神也沒這麼恐怖啊。

「你心情不好?」

「不用你管。」冰炎朝褚冥漾丟了一張移動符,「直達教室,快滾!」

搞什麼?

「你很奇怪耶。」褚冥漾吞吞口水,「如果說我哪邊得罪你了,你可以直接告訴我啊。」

「沒有,你不是主因。」冰炎揮揮手,「慢走不送。」

褚冥漾無法,他剛剛在餐廳時其實就已經發現冰炎的感覺不大對,但是他又以為是自己判斷錯誤,因為冰炎的口氣和往常沒有差多少,隨即和冰炎抬槓起來,結果………

褚冥漾邊思考邊拿著移動符退出冰炎房間,沒幾步就被叫住了。

「年輕的學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叫住他的是一個金髮黑袍,神色很和善,給人的感覺也很放鬆,這完全刷新了褚冥漾對黑袍的認知。

「呃,其實也沒什麼……」褚冥漾摸摸鼻子,「就是冰炎、我是說學長他感覺怪怪的而已……

金髮黑袍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我想這個你不用擔心,冰炎殿下他只是遭遇了一點……個人私事上的挫折。」

「喔,我了解了。」褚冥漾點點頭,既然是個人隱私,也難怪冰炎不想告訴他了,「謝謝您。」

「不用客氣。」金髮黑袍微笑,「我今日剛回到黑館,從前沒見過你呢。」

「喔,我是這幾天才搬進來的。」褚冥漾說,「我叫褚冥漾,因為普通宿舍沒空床了,所以暫時住在黑館。」

「原來如此。」金髮黑袍頷首,「我是安因,也住四樓,往後若是有需要什麼幫助,請儘管來找我沒有關係。」

是個樂於助人的好人啊。

褚冥漾感激地對安因道謝,原來黑袍中也有如此像是天使的人,他不該把黑袍概一而論的。

「那麼,我就不打擾你了。」安因笑道,「看起來你似乎要趕去上課……

話沒講完,安因的臉色突變,從好好先生瞬間轉變成修羅惡鬼,憑空抓出一把兵器就往褚冥漾身後射過去。

褚冥漾被嚇了一大跳,然後他就被安因給推到旁邊的牆上,這才看清楚他身後站著一個長相十分醜陋噁心的東西,安因正在怒氣沖沖地對對方拳打腳踢。

喔不,應該說是拿著兵器不斷招呼。

「去告訴你們主人,叫他去給我死一死吧!」

看著已然殺紅眼的安因,褚冥漾:「………

撤回前言,黑袍果然都一樣。

 

 

 

 

 昀羲碎念:

黑袍都一樣wwww

大家猜猜學長遇到啥事情了~?XDDD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