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十分識趣地站到戰鬥範圍外面,有點不知道自己該留下圍觀還是該拔腿就跑,不過話說回來,他還有課要上呢,所以應該趕快跑才對?

「你在幹麻?」冰炎打開房間,見到褚冥漾還待在自己門前不動,奇怪地問道。

「我在考慮該怎麼毫髮無傷地從這團混亂中穿出去。」

「那你想到辦法沒有?」冰炎挑眉問,並且對褚冥漾會想出什麼辦法感到好奇。

「你不幫我?」

「人要自力更生。」冰炎哼道。

褚冥漾看看冰炎,感覺冰炎身上那股戾氣淡去不少,稍稍放心。他想了想,「可以和你借個東西嗎?」

「你要借什麼?」

「嗯………任何東西都行。」褚冥漾說,反正只要是冰炎的東西就行了。

「你想幹麻?」冰炎警覺地問道。

「那位黑袍和你是同事對吧。」褚冥漾說,「雖然我是沒什麼感覺,不過你們應該都能感應到物品是屬於誰的對吧?尤其是力量很強的人。」所以他想啊,要是丟個冰炎的東西進去,安因搞不好會認出來,進而困惑地停下來想說冰炎丟這東西給他是想做什麼。

冰炎:「………

「不行嗎?」

「我拒絕。」他才不想要自己的東西因為這種愚蠢的理由被當成犧牲品。

「好吧。」褚冥漾有點可惜,「這樣我就得想其他辦法了。」

褚冥漾想了想,問道,「鬼族的弱點是什麼?」事實上他比較想問黑袍,但是冰炎一定不會告訴他,所以只好改問鬼族了。

「沒有。」冰炎睨他一眼,「不過他們討厭陽光。」

「會被烤乾嗎?」

「大概會吧。」冰炎聳肩,「沒研究。」

「那我試試看好了。」褚冥漾說,「借個光。」

冰炎側身,讓屋內的陽光可以照射到走廊,想看褚冥漾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哎,一直動,不好鎖定耶。」褚冥漾拿出課堂上做出的爆符做了一面凸透鏡,想把光線聚焦在鬼族身上讓對方蒸發,不過對方移動速度太快,這種辦法顯然不實用。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褚冥漾一計不成二計又生。

「欸學長,破壞公物會不會被罰錢啊?」

「黑館內的東西會自動修復。」冰炎沒正面回答。

「所以不用賠錢對嗎?」褚冥漾確認道,「我等等可能會把這裡炸掉。」

「那你就會被請去和宿舍管理人喝茶。」

「喔………」褚冥漾摸摸鼻子,他剛剛還想說弄個追蹤型太陽炸彈去炸鬼族呢。

冰炎抽抽嘴角,太陽炸彈?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取名。

「好吧,算了。」褚冥漾撇嘴,隨手就把自己手上爆符做成的凸透鏡往鬼族和安因中間砸。

然後安因很快閃開,倒是鬼族很困惑,湊上去想要撿起來看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那個凸透鏡就爆炸了。

把鬼族炸得灰飛煙滅。

「原來這也行。」褚冥漾看著這個成果喃喃自語,接著猛然一抬頭,「學長,把鬼族炸掉應該不會被求償吧?」

他剛剛沒想太多就炸掉了耶。

「不會。」冰炎說,「你還傻在這裡幹麻?不是有課?」他向不遠處的安因點頭致意,對方笑了笑就回房了。

「……學長你心情變好啦?」褚冥漾問道。

冰炎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我可以問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事。」冰炎睨他一眼,「我給你的移動符幹麻不用?」

「………」他忘了,看到原本和藹可親的安因和鬼族幹架,他就有種被深深欺騙的悲傷,然後在這種悲傷中他就忘了可以直接使用移動符落跑。

冰炎嗤了聲,「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就關上門回房了。

那你出來到底是幹麻的純粹看熱鬧嘛。

褚冥漾瞪著門板,半晌才從懷中掏出冰炎給他的移動符往地上丟。

 

 

「黑袍似乎都蠻莫名其妙的。」衛禹聽了褚冥漾的轉述,道,「我家那隻也是,常常莫名其妙發火,但是隔沒多久又好了。大概是壓力太大需要發洩吧。」

「這樣對心理健康不好耶。」褚冥漾吃著衛禹帶給他的小點心,「我覺得他們應該換種方式發洩壓力。」

「我也認為,不過黑袍似乎思考模式都很固定,很難改變。」衛禹說,「對了冥漾,你知道大競技賽嗎?」

「那是什麼?」褚冥漾搖頭,隨手又往自己嘴裡丟了片餅乾。

「就是我們世界的運動會。」衛禹說,「我聽說每年獎品都很豐厚………

「我要報名。」褚冥漾立即把餅乾嚼碎吞下肚去,「要跟誰報名?」

「欸?」衛禹哭笑不得,「冥漾,我們兩個的程度都只是菜鳥,報名只是找死而已。」

「啊?不是說是運動會?」褚冥漾有點費解,運動會不就是跑跑步、玩接力、跳高跳遠跳舞之類的而已嘛?

這會死人?

「嗯,嚴格來說,大競技賽顧名思義就是在競技。把它理解為各式各樣的……械鬥?」衛禹想了一下,「對,械鬥,把它理解為械鬥會比較貼切一點。」

「那你還說是運動會。」褚冥漾鬱悶了。

「對這世界的人來說就和運動會沒什麼差別吧。」衛禹安慰他,「反正應該蠻精彩的。我聽班長已經在開賭盤了。」

「班長?賭盤?」褚冥漾嘴角一抽,「班長可以光明正大地開賭盤?」這應該算是違反校規吧。

「導師已經同意,也下注了呢。」衛禹說,「我自己是不賭博啦,冥漾有沒有興趣?」

「沒有。」褚冥漾果斷搖頭,不確定因素越多風險越大,他才不跟自己的錢過不去。「倒是我不過離開一下而已,這些消息你到底從哪聽來的啊?」

「喔,有個叫做千冬歲的告訴我的。」

「千冬歲?」褚冥漾想了一下,「是不是黑色短髮,戴著眼鏡,長得蠻斯文的日本人?」

「對啊,冥漾你認識?」

「之前一起吃過飯。」褚冥漾簡略地交代,「他也是我們班上的?」

衛禹點點頭,「他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喔,這裡大概就我們兩個知道最少。」褚冥漾遺憾地說,「你等下要回黑館做作業嗎?」

「不,我想去圖書館。」衛禹說,摸摸自己的臉說,「剛剛洛維大叔差點把我殺掉,我覺得我還是等他冷靜點再回去。」

「欸?把你殺掉?」褚冥漾憤慨了,「又是什麼理由?」

「不知道啊。」

「黑袍果真腦袋都很有問題。」因為打不過,褚冥漾只能背地咕噥,獲得衛禹由衷的認同,「他們真該體驗一下平民百姓的生活,不能這樣殺來殺去的。」

然後,在兩人沒注意到的情況下,空氣浮動了。

 

 

 

 

 

===

對不起我這段時間太忙了啦QAQQQ

然後讓我怒吼一下我沒搶到方枕我好怨念我好憤怒我好傷心嗚嗚嗚嗚嗚嗚嗚TT口TT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