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雖然已經聽冰炎說過,是由智慧之樹構成,但還是跟他想像得非常不同。

「敬安,黑袍。」一名個子嬌小可愛的女孩在入口處跳了出來,「這位就是維特同學吧?需要引路嗎?」

「你帶著他看看吧,不用管我。」冰炎也打了招呼,一下就把褚冥漾交給別人了。

「好的,那麼維特同學,在下是阿卡里里。」

褚冥漾隨著阿卡走,他們僅僅走過一條極短的走道便又進入了另外一個室外空間,高聳壯碩的大樹直入雲霄看不見頂,腳下的花花草草散發出一種令人心神寧靜的清香,完全不像他認知中的圖書館。

這顆智慧之樹上有許多樹洞,說是大洞窟更貼切,暴露在外的幹枝上也建了許多涼亭,有些還有躺椅,涼亭的中間有個爐子,不知道是做什麼的。

「首先,跟維特同學說明圖書館的使用方式。」阿卡指著那些不在樹身上的涼亭,「涼亭是給想要查找實體書籍的同學使用的,默想著你想要查找的書籍,把手伸到爐子上,書籍就會掉落。但是如果欠書不還,手就會被燒穿喔。」

「至於那些在樹本身上的樹洞,是給那些想要加強精神力的同學使用的,有些同學對於該如何提昇自己能力沒有方向,就會進入樹洞內冥想。」

此時正好有人被從樹洞內抬了出來,看起來已經暈了,如果說是睡著,那他一定做了相當可怕的惡夢。

「不過有些同學精神力實在太弱了,卻不小心選擇了越級的精神世界,就會變成那樣喔。」阿卡見怪不怪地說,「多半是想要哨兵嚮導通吃,結果落了四不像的下場。」他看了一眼冰炎,「不過黑袍的話,不管是哨兵還是嚮導都能駕馭,畢竟黑袍測驗就是要以此為基準考驗的,能通過才能當黑袍。」

褚冥漾來了興趣:「可以隨自己調整試煉等級?」

「是,因為在進入樹洞後會被進行全身掃描,各方面數值都會被紀錄,可以依此選擇適合自己的等級。」

褚冥漾一聽會被紀錄,瞬間就打消了想試試的念頭。

「為了試驗與娛樂互相平衡,也有娛樂室喔。」阿卡繼續介紹道,「在娛樂室中,所有行為都不會被紀錄,但是有公會的人隨時巡邏,要是做出不合時宜的舉動,第一次會提出警告,第二次就會直接攻擊囉。」

「畢竟挑釁也要有相應的實力嘛。」阿卡說道,「娛樂室在樹下喔,從這裡是看不到的。」

「娛樂室也跟這裡一樣嗎?」

「不一樣。」阿卡說,「娛樂室比較接近原世界的包廂網咖,是後來才建成的,很受歡迎,在裡面生成不少情侶呢。」

「情侶?」

「對呀,因為非公會人員也可以使用,所以一堆在公會裡面找不到伴的也會來這裡找,修煉愛情兩不誤,很有口碑哦。」

「那娛樂室長什麼樣子?」褚冥漾單純只是好奇,畢竟圖書館都能長成這樣了,娛樂室能跟包廂網咖一樣嗎?

阿卡帶褚冥漾去娛樂室,後頭一直隱身觀察的冰炎則是瞇起眼。

想來找資料結果卻去了娛樂室?

娛樂室真的就是包廂,超大螢幕、冰箱、零食、舒適的椅子跟床,簡直就是人生糜爛的最高境界!

「可以選擇虛擬實境模式或是線上模式哦。」阿卡親切地說,「選擇虛擬實境模式的話,跟在樹洞冥想的感覺是相似的,你在線上發生的事情並不會傳回現實,也就是說,你夠強的話,你在線上可以做到所有憑想像就能做到的事情。」

「比如?」

「比如跟自己的偶像當情侶。」阿卡說,「不過有些人太弱了,光是想像就當成了現實,身陷其中出不來,需要我們圖書館管理員去把他們打醒,真的很辛苦呢。」

總覺得圖書館管理員原本的工作內容應該不是這個。

「那剛好有機會,你要試試嗎?」阿卡問道,「你比較喜歡虛擬實境還是線上模式?」

「線上吧。」褚冥漾想了想,「怎麼用?」

「用過電腦吧?」阿卡指示著,「跟你平常使用電腦的習慣一樣,開機以後屏幕上會出現模式讓你選擇。」

褚冥漾照做了。

他選了線上模式。

阿卡在一邊看得十分驚訝,一般來說,就算只是選擇,但是單純用精神力操控沒這麼容易,就像打靶子一樣,即使覺得自己瞄準了,實際上也不見得能命中靶心。

果然是可以直接跳級的程度。

「有這種操作能力,同學你其實可以直接跳到考袍級呀。」阿卡忍不住問道,「怎麼還會留在基礎班呢?」

「因為我覺得從基礎打起比較好。」褚冥漾面不改色地說謊。

阿卡黑線:敷衍人也找點像樣的理由好嗎?

選擇了線上模式以後,螢幕上出現了公會大門,以及右邊有一列的地圖選擇。

「有各式各樣的地圖可以選,我們之前出了一對盜墓搭檔,在地底下混得很不錯喔,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地圖可以碰上志同道合的朋友。」阿卡介紹道,「要是只是純粹想聊天八卦的話,也有專門的聊天地圖,順帶一提,黑袍的情報非常難入手,有人會在這裡賣情報唷。」

「黑袍的八卦不是一直都有報導嗎?」褚冥漾想起冰炎,對方無愧是公會的臉面,一堆有關他的八卦滿天飛。

「那都是篩選過後,對外公佈的無傷大雅小事。值錢的是黑袍們的聚會地點、戰鬥方式跟交易內容等,不過因為有礙商業道德,就算有人賣我們也會第一時間處理掉的。」阿卡湊過來,小聲道,「其實那些都不是最值錢的,最值錢的是黑袍的三圍,尤其是冰炎殿下的。」

褚冥漾頓了頓,他對冰炎的三圍沒興趣。

「啊,有人又陷入幻境中不肯出來了。」阿卡掏出手機,看到訊息後無奈道,「抱歉,維特同學,我要過去處理一下。」

褚冥漾點頭,他對這娛樂室真的滿好奇的。

阿卡走了之後,褚冥漾就開始研究這間娛樂室了。

「老頭公,有辦法做樣本分析嗎?」直接入侵公會網路風險高,但如果是娛樂用的,警戒等級應該就不會太高了。

『正在處理。』

冰炎瞇起眼睛,他一直能隱約感覺到褚冥漾身上有什麼有別於他人的違和,現在基本可以肯定這種違和感從哪裡來了。

褚冥漾身邊有守護神,而且這個守護神跟一般物靈神不一樣,它可以入侵網路!

不是精神世界,而是網路!

這個守護神跟褚冥漾精神波長非常合,又隱匿存在,怪不得他一開始沒看出來。

確實很有本事啊,這個維特。

『主人,已經下載好樣本,具體分析要三天左右。』老頭公說,『主人要先使用看看嗎?』

「不要。」褚冥漾說,「我對地圖沒興趣,反正不會比我當初用的更難。」

冰炎挑起一邊的眉毛,原來這維特對簡單的事情沒興趣,反而喜歡挑戰困難的事物嗎?

這點倒是跟他很像。

維特終於成功在冰炎心中挽回一點印象分了,即使他並不知道。

「走吧,我要去查資料了。」褚冥漾說,「話說學長呢?」

『不知道。』老頭公說,『你跟阿卡進了圖書館以後,他就不見了。』

「應該不會像個變態躲起來,看我在做什麼吧?」褚冥漾擔心地說,如果冰炎從一開始就有心隱匿,就算是他也很難看破,黑館那次因為是自己的主場才佔了便宜,客場環境上,他還是劣勢的。

像個變態躲起來看的冰炎:「……」

被人罵過囂張、混蛋、暴力狂、兇殘,但冰炎可從來沒被罵過是變態!

就算是變態也是對他實力的肯定跟推崇,從來沒人把他想成是跟蹤狂罵變態!

冰炎在心裡冷笑一聲,這黑鍋他還真得背,因為他現在確實躲起來偷看褚冥漾在幹麻,然而這全是因為褚冥漾這人太可疑了!

褚冥漾環視四周,發出精神探測,當然什麼也沒探到。

於是,他試著對空氣罵冰炎,各式各樣的詞彙都出來了,想以此確認冰炎不在現場。

「變態、跟蹤狂、畜生、呃……」褚冥漾絞盡腦汁,他沒受過罵人訓練,有些詞窮,「眼瞎才看上這張臉……」

冰炎雙手環胸側靠牆,冷眼旁觀褚冥漾碎碎念,這種激怒方式實在太低端了,他很懷疑會有人上這種當。

褚冥漾見四周毫無動靜,依舊不放鬆警惕,轉身就出去了。

冰炎沒有遲疑直接跟上,卻在門口停下了腳步。

竟然在門口設下了精神結界,只要有活物碰到的話,立即就會驚動到對方。

這個維特,真的很有趣。

如果不是那可笑至極的誤會,就衝著對方的實力,冰炎也很願意跟對方多交流,可惜事難兩全。

褚冥漾在外頭的走道一直等,見沒有任何動靜,這才徹底放下心。

沒跟著他,他還以為冰炎跟安地爾一個樣呢。

樣本下載好了,老頭公分析中不能使用,他去查查當初妖師跟精靈的淵源好了。

這部份不知道為什麼凡斯總是含糊其詞,妖師本家似乎也沒有詳細紀錄,除了那條坑人的啪啪啪規矩外,就沒有更多說明了。

他高興地走去涼亭,對那些因為越級打怪而七竅流血的學生視若無睹,喜孜孜地將手放到爐子上,定格。

糟糕,他不知道該查哪本書,沒有目錄給他挑嗎?

褚冥漾有些發愁,他想知道當初妖師跟冰牙精靈到底怎麼回事啊,查都沒地方查,來了圖書館居然連書目分類都沒有,太不稱職了!

接著,褚冥漾就遭遇了從他進入公會學院後第一次實體攻擊。

他被一堆磚塊書給淹沒了。

在有段距離外從頭看到尾的冰炎很難得笑出來了,大概是從書堆中好不容易冒出頭的維特那神情太茫然,太震驚,一副我怎麼會被書給活埋的樣子太滑稽。

不過他是想了什麼才落下那麼多書?

一般範圍要是比較大的話,那確實是會一口氣落下五六本,但是直接二十幾本磚塊書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靠過去一看,不禁一頓。

他一眼就見到了某本書,封面上面的臉跟自己有八分神似。

那是亞那,他的父親。

維特查他們冰牙精靈的事情幹什麼?

 

 

 

昀羲碎念:

再強調一次,這就是一本狗血+雞血+各種雞飛狗跳的歡脫搞笑黃文

為了讓兩人迅速在有愛的你情我願的狀況下結合啪啪啪昇華,劇情君衝~~~~很快的!(快到我都快懷疑到底有沒有劇情

總之,學長疑心越來越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