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冰炎當行李一把扛起的褚冥漾正在鬧脾氣,他的腹部因為冰炎肩膀硬梆梆的肌肉被恪得很不舒服,他懷疑冰炎是故意的。

冰炎當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遵循本能,而A的本能通常比較粗魯直接。

把褚冥漾扛回自己房間一把扔床上後,冰炎正在考慮要不要再狂打褚冥漾屁股一次,但式想起上次的經驗,他還是放棄了,退而求其次地問:「你跑來這裡幹麻?」還沒戴那張醜死人的面具。

「我就是來找提爾的。」褚冥漾嘟嘴,揉著肚子,「我看到網路上的帖子,過來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寫的。」

「……呆子。」冰炎哼道,「結果現在露餡了,你打算怎麼辦?」琳妮西娜蕥還催促他們盡快把婚給結了。

「我就再逃跑一次啊。」褚冥漾說。他回去再找找看什麼劇本合適。

「再換一張臉?」冰炎想起褚冥漾使用的那張奇醜無比的面具,不禁對褚冥漾的審美及常識表示懷疑。

「可以啊。」褚冥漾自然地說著,「我有好多臉可以換呢。」

眼前的O真有毒。

冰炎不喜歡有人伺候,他的房間是無人可以靠近的,雖然如此,房間內仍然一塵不染,一點多餘的雜物都沒有,在褚冥漾眼裡就是貧脊得很。

除了……

「小亞啊!」亞那像風一樣似地捲了進來,渾身像是在過節慶般地快樂,「我聽琳妮西娜蕥說你終於承認跟漾漾是一對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最怕亞那突然的關心,最怕從此謠言甚囂塵上不平息。

「原來在圓房。」亞那恍然大悟,不好意思道,「打擾了,我這就走。」

別走!

冰炎瞬間擋住門口,冷靜道:「父親,不是你想的那樣。」

亞那拍拍冰炎的肩膀,親切地說:「小亞,不用害羞,這很正常的。」

「我跟學長不結婚。」褚冥漾顯然也知道被亞那撞見還誤會的後果有多麼不可收拾,「我們只是在商量事情。」

亞那轉頭看看褚冥漾,又轉頭看自家兒子,覺得自己被好友凡斯耍了,委屈道:「可是你們不是連在學校都是一對嗎?小亞你不也說你對易容後的漾漾一見鍾情?」

「沒有,那是誤會,我已經解釋過了。」冰炎繼續冷靜地說,「那是夏碎的惡作劇,因為我不想結婚。」

「我也不想。」褚冥漾附和道。

亞那歪頭:「為什麼呀?明明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冰炎跟褚冥漾都不懂亞那是從哪裡看出他們合適的,還天造地設,冰炎只能繼續講道理:「我認為婚姻大事至少要由當事人同意。」

「你們都不同意嗎?」

冰炎跟褚冥漾連忙點頭,好不容易給亞那說通了,可千萬把握機會。

亞那傷心了:「虧我那麼期待……我喜帖都備好了。」

居然連喜帖都準備好了,幸虧解釋得早!

「既然你們都不同意,那就算了。」亞那遺憾又失望地說,「但是你們至少可以搭檔去處理陰影吧?」

褚冥漾跟冰炎面面相覷。

精靈的請求總是很難拒絕,褚冥漾才想說他自己去就好,話到嘴邊卻成了:「可以。」

冰炎也點點頭。

亞那這才踏著輕飄飄的步伐離去。

等亞那走後,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那現在你真的得給我精液了。」褚冥漾思維跳躍得非常快,理所當然地說,「這樣我就能自己去把陰影回收。」

冰炎覺得自己五臟六腑都擠在一起,不確定是因為褚冥漾提的要求還是其他,他臉黑道:「你不至於弱到吸收一次就需要吧?」

這種討精氣的行為怎麼跟狐狸精那麼像呢!

「那也是。」褚冥漾思索道,「但是有備無患啊。」

其實嚴格來說,最萬無一失的法子就是兩人一起去,遇到危急狀況就啪啪啪拯救世界跟自身,不過目前兩人都對這方法敬謝不敏。

「隨機應變吧。」冰炎下了結論。

接著,兩人就相顧無言沒話聊了。褚冥漾亂七八糟地想著,要是能拿到精液,他該怎麼取樣,做些什麼實驗,預計會得到什麼成果。

被採集對象冰炎忍了又忍,還是沒克制住自己一巴掌呼上褚冥漾的後腦。

 

 

湖之鎮的天空一片黑,連點點星光也見不著,人去樓空,早在陰影洩漏之時城主就下令全城撤離,只留下一些帶不走的家畜。

這些可憐的家畜被黑色力量侵蝕,已經轉為低階鬼族,在鎮上橫衝直撞,本能地想要撕咬那些白色種族。

幸虧結界堅固,這才沒讓這些黑化的家畜跑出去,公會派來的袍級也斬殺了一些。

當褚冥漾跟冰炎抵達時,他們才真正感受到陰影的力量,純粹、強大,讓人不寒而慄。

褚冥漾第一次反省自己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據說這還是比較小的陰影,這說法來自伴隨在殊那律恩身旁的那最大一塊的陰影深。

陰影深其實能直接把這些力量全部回收,但若是如此,其他種族將更對此感到懼怕,屆時即使殊那律恩是冰牙精靈,恐怕也會受到圍剿。

為了平衡,由妖師出面吸收轉化是最穩妥的辦法。

褚冥漾不怎麼情願地一腳踏入湖之鎮地底,忽然一隻渾身鬼氣的超大山豬向他衝來,被冰炎直接轟成了烤豬。

這是褚冥漾第一次看到冰炎出手。

太快了,他甚至沒來得及感知。

這是當然的,冰炎的實戰經驗比褚冥漾高出十倍不止,在戰場上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要命,根本不是褚冥漾這種家裡蹲能想像的。

即使有凡斯的訓練,但是在訓練室跟實際上的戰場終究是不一樣的。

見褚冥漾呆愣在原地,冰炎沒好氣道:「你還敢發呆?」這可不是在學校,一稍有差池就會要命的。

「哦。」褚冥漾還是很呆,應了聲又不講話了。

冰炎奇怪褚冥漾的反應,也沒多問,只是隱隱約約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褚冥漾也知道自己狀況挺怪的,剛剛心跳好像停了一瞬間,就在他轉頭,看到冰炎放火燒豬的時候,燄狼的火焰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既漂亮又攝人,可惜一下就沒了。

兩人繼續走,跟公會的人會合以後了解情況,陰影是從最深處的一扇封印大門跑出來的,力量洩漏,但是本體還在另外一頭出不來,只要能堵上封印漏洞,褚冥漾把洩漏在外的陰影吸一吸便可以了。

棘手的是,安地爾在封印門前搗亂,封印越來越鬆動,岌岌可危。

「安地爾?」褚冥漾皺眉,「他怎麼又來亂啊。」

「鬼族向來惟恐天下不亂。」冰炎說,「先辦正事。」

褚冥漾抿了抿唇,他其實還是不怎麼喜歡善後,但看在冰牙給了妖師那麼多幫助的份上,就當還人情好了。

褚冥漾從隨身袋中掏出幾張符咒,喃喃唸了幾句,將符咒往空中一拋,八張符咒定位八方,褚冥漾站在中央,腳下出現繁複華麗的黑光陣法。

那陣法開始運轉,褚冥漾身上也開始出現了黑色的咒文,像藤蔓一樣爬上他的身體。

似紋似蛇,在這黑夜重重之中,竟有種妖豔的美感。

冰炎頓了一下,隨即想起那張慘不忍睹的維特臉,冷漠地想,幸好褚冥漾沒戴那張面具,不然這畫面就太喜憨了。

褚冥漾專心地吸陰影,陣法像是一顆特別大的磁鐵,慢慢把那些洩漏在外的陰影力量吸了回來,黑色細線進入陣法,再進入褚冥漾的身體。

褚冥漾的眼白慢慢變黑,但神情依然冷靜,那些純粹的黑暗力量對他造成不小的壓力,但是沒問題的。

按照訓練時那樣做就可以了。

褚冥漾屏氣凝神,專心致志地吸收並轉化體內的陰影力量,那專注的模樣引得冰炎多看了幾眼。

突然,異變斗生。

褚冥漾嘴角突然滲出了血,純黑的眼珠也在漸漸變黃。

鬼族的毒素!

冰炎瞳孔倏然一縮,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安地爾搞得鬼!

「褚,停下!」冰炎大步踏入陣法,對著似乎已經隔絕外界一切聲音的褚冥漾大吼,「馬上停下!」

鬼族的毒素跟純粹的陰影力量不同,妖師雖然可以吸收轉化陰影力量,但是仍舊只是人類,被鬼族的毒素侵襲太嚴重就等於中了無可解的毒。

冰炎不客氣地召喚出幻武一把砸了褚冥漾召喚出來的陣法,那些好不容易才規律集中的陰影又再度散開。

褚冥漾的眼神在陣法被破的那瞬間緩緩恢復清明,濁黃的眼珠也變回純黑,無辜地看著冰炎。

「現在什麼感覺?」冰炎問道。

褚冥漾眨了眨眼,老實說道:「感覺你其實真的滿帥的。」

冰炎:「……」

要不是他孰知褚冥漾骨子裡的德性,他會真的以為褚冥漾已經被陰影傷了腦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吸收陰影!
    我懷疑亞那沒那麼好糊弄 絕對有問題哈
    結果安地爾最後又來插一腳
    雖然也許是神助攻的一腳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