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明年二月新刊,與璃貓合作的冰漾全肉本,未成年者請勿購買(←你我都知道年紀不等於心智年齡(欸

 

因為時間有限,明年二月只來得及出春夏兩本,秋冬推遲

 

重入和HP本中均有放其他試閱,此為第三篇試閱

 

 

 

風月寶鑑----氣象節

 

 

褚冥漾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當上氣象主播,他緊張捏著自己寫的小抄,不斷在心中默背,額頭上都滲出一層冷汗。

氣象相關資料他已經全部背得滾瓜爛熟,不過那只限於他一個人自問自答的時候,只要周圍沒人,他可以非常流暢地對著鏡頭報導完一則專業的氣象報導,可是嘛,拍攝的時候哪會沒人?

這就是俗稱的怯場。

褚冥漾會怯場,追根究底是因為他的經歷導致他的沒自信;而現在會來到這個小小的地方電台拍攝氣象,也只是因為一個人。

俊美非凡的外表,低沉獨特的嗓音,行雲流水的報導方式,讓原本只縮在家裡的他,慢慢萌生想要破殼的念頭。

他不知道像是冰炎這種人怎麼會願意屈就在這種小如麻雀的地方電台,不過也好,這樣他可以更加接近他。

於是褚冥漾開始鑽研各種氣象知識,雨量、風速、氣壓等等,地震海嘯颱風形成要具備的條件,開始學習解讀衛星雲圖……

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離冰炎近一點。

而且也的確如他所願,他進到了和冰炎同一家地方電台。

一開始只是個跑腿小弟,幫忙處理雜物,買大夥的便當、打掃衛生等,很少能看到冰炎,因為對方只有要拍攝時才會出現。

後來他才知道冰炎做氣象主播只是順帶的,他其實是負責幕後工作比較多。

知道這消息後褚冥漾或多或少有些震驚,不過也釋然得很快,反正他原先就是打著偷偷從遠處瞧幾眼便心滿意足的心思。

直到某一日,他無心發現準備的資料錯誤,順手將其圈了起來改正,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舉動讓褚冥漾被冰炎所注意,而他本人完全沒有自覺。

再之後,褚冥漾納悶地發現自己工作的內容似乎從打雜的過度到比較專業的部份了,他一度以為這是錯覺。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不是他的錯覺,而是上頭的人有意無意想要培養他,他受寵若驚,更加刻苦。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經過一番努力,褚冥漾在一日驚詫地接到了要他報導深夜氣象的通知。

嚇死他了。

褚冥漾緊張得整個人都在顫抖,打從接到消息後他一直反覆不斷地練習,只求不要丟人現眼。

「漾漾,準備好了沒?」導演大嗓門道,「要開始了,我倒數三、二、一!」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面對鏡頭和滿屋子的人,他極度想跑廁所。

他們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褚冥漾盡全力自我催眠,同時自我安慰:練習得那麼多,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各位先生女士,晚安,我是褚冥漾,接下來為您報導明日的天氣,因東北季風的影響……」褚冥漾非常緊張,但是表現平平,沒什麼太大的意外狀況發生,除了中間有些結巴之外,大體上算是平靜。

等拍攝結束,導演喊OK的時候,褚冥漾這才鬆了一口氣,開始擔心起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

他剛剛看上去有沒有很蠢?

因為中間他似乎忘記面對鏡頭很久,是眼角餘光瞄到同事給他打PASS時才將視線拉回鏡頭上。

「第一次表現得還可以。」導演拍拍他的肩膀,「把膽子練大一點,能成。」

「謝、謝謝導演。」褚冥漾眨眼,糟糕,他剛剛似乎從頭到尾都在眨眼。

這是他第一次初體驗,他不知道自己現場的所有表現都落入了一雙若有所思的紅眸中。

 

 

那之後,就像是應証導演所說的,褚冥漾膽子越練越大,臨場反應也越來越穩。

雖然只是地方電台一個深夜氣象主播,褚冥漾也心滿意足,對此他非常感激──如果電台那些姊姊們不要老是喜歡逗著他玩,拿胸器朝他撞就更好了。

褚冥漾是個紳士,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不過真相只有褚冥漾一個人知道,他是不是紳士不講,因為他壓根對女人沒興趣。

過去就是因為身為同性戀的自卑,導致他足不出戶,他父母見他這樣也無心再說長道短,不求褚冥漾娶妻生子,至少出去走走闖一闖,直到褚冥漾怯懦地提出說要去地方電台打雜工時,他父母都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要是褚冥漾帶回一個男人並且堅決不退縮的話,他們可能會大力反對逼迫褚冥漾,可是當初褚冥漾什麼事情都沒幹自責到幾乎想把自己活埋的地步,反倒讓他們反過來開導褚冥漾,苦口婆心地勸,即使將來褚冥漾帶一個男人回來都比他一個人孤老終生要好。

這其中還得感謝褚冥玥,也就是褚冥漾的姊姊,暗中幫了不忙,父母和弟弟之間負責調解,這才沒鬧出什麼嚴重的事端。

「漾漾,明天是氣象節呢!」喵喵衝過來,興沖沖地說,「我們要舉辦氣象小姐和氣象先生的選拔會喔!」

「啊?」褚冥漾一頭霧水,「那是什麼?」

「唉,漾漾,你身為氣象主播怎麼可以不知道氣象節!」喵喵看起來很吃驚很憤慨,「聽好了,氣象節就是每年的二月十日。國際氣象節的發起人是一法國人。一九九一年的二月十日,在Issy-Les-Moulineaux(依西·雷莫里諾)的地點舉辦了第一個國際氣象節。當時有超過十六個國家的二十五個電視台共同參加,來自世界各地的氣象專家、學者,會以參加氣象節的電視台中,評出優秀的氣象節目、氣象小姐和氣象先生(資料來自維基百科)──這樣你瞭解了嘛?

「可是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褚冥漾聽得頭暈眼花。

「呀,我們也可以自己選嘛!」喵喵跺腳,「你要投給喵喵喔!」

「喔,好。」褚冥漾點頭,投給喵喵倒也沒什麼問題,喵喵長相可愛聲音甜美口條清楚,還是自己的前輩,投她也算是問心無愧。

「不過,喵喵……」褚冥漾有點疑惑地問,「氣象小姐我可以理解,不過氣象先生還有要選的必要嗎?」鐵定是冰炎不是嗎?

「當然啊,獲勝的人會優先安排到晚間熱門時段喔!」

「喔,這樣……」褚冥漾眨眨眼,不是很有興趣,而且在他心中,冰炎妥妥地就是氣象先生代表,毋庸置疑。

「因為冰炎學長要離開──」

「噗──咳咳咳咳!」

「呀,漾漾,你怎麼了?好端端地怎麼嗆到?」

褚冥漾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簡直太丟人了,不過他現在顧不得丟人了,他瞪大眼,結結巴巴道,「冰、冰炎學、學長,要走了?」

「對吼!」喵喵一拍腦袋,「漾漾不知道。」接著,她開始耐心給褚冥漾解釋起來,「因為冰炎學長的工作太多,沒辦法再兼顧這裡,想要專心後台,又怕走得太急沒有人接棒,所以臨時才辦了這個氣象先生和氣象小姐的活動,好讓將來接位的人能服人。」

褚冥漾呆滯了,腦袋一片空白。

 

 

 

「米可蕥回消息了,看來那個小學弟是真的喜歡你。」夏碎放下手機,含笑問著身旁的人。

「哼。」冰炎勾起一抹笑,「我看得出來。」

「嘖嘖,這就是心電感應嗎?」夏碎搖搖頭,「不過我看那位小學弟似乎以為沒人知道……」

「幾個熟人都看得出來。」冰炎冷哼一聲,心情還是頗好。

「不過接下來你要怎麼辦?」夏碎問道,「試探是試探出結果了,但是你覺得以那位小學弟的個性,他有可能主動送上門嗎?」

「他不上門我去抓人不就好了。」冰炎給了一個十分霸道的答案。

「我忽然覺得被你看上真不是什麼好事。」夏碎聳聳肩,「幸虧小學弟也喜歡你,不然你這發言十分有霸王硬上弓的嫌疑。」

「夏˙碎!」

「好好好,這是新節目的企劃案,申請預算是……」

 

 

 

 

這邊褚冥漾還在恍神。

冰炎不報氣象了,那以後還會進出這個棚嗎?電視上是肯定見不到了……

「漾漾,回神!」導演喝道,驚得褚冥漾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對、對不起。」褚冥漾連忙認錯,「我馬上調整狀態。」

幸虧是還沒正式開拍,不然他這付失魂落魄的樣子得多蠢。

「漾漾,怎麼啦?」導演拍著他的肩膀,「是不是明天氣象先生選拔太緊張了?」

「呃,是啊,哈哈……」褚冥漾乾笑著。

結束拍攝後,褚冥漾猶如失魂般飄出了攝影棚。

「漾漾沒事嗎?」

「那副樣子,他有這麼緊張?」

「我覺得比較像是失戀耶?」

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因為褚冥漾脾氣好,被談八卦也不怎麼生氣,於是眾人就這樣談開了。

 

 

褚冥漾出了電視台,一路低頭瞪著自己的腳丫子,悶著頭走路,因為不看路的關係,所以褚冥漾一路上撞了不少牆壁。

「走路怎麼不看路?」

褚冥漾置若未聞,或者說他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好,所以自動隔絕了外界所有聲音。

直到冰炎一把扯住他的胳膊,褚冥漾才如夢初醒,茫然地看著他,聚焦花了三秒,腦袋神經連上線又花三秒,反應過來又花了三秒。

「冰、冰炎學長?」褚冥漾差點咬掉自己舌頭。

「你的反射弧線真夠長的。」冰炎輕笑。

「呃……」褚冥漾搔搔腦袋,憨憨一笑。

他平時雖說也不是沒和冰炎講過話,不過大致上都是公務,放鬆的尋常聊天更是沒有,一時半會有點摸不清冰炎叫住他是什麼意思。

「學長,有什麼事情嗎?」眼見冰炎沒有放開他的意思,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問,他不會是哪裡惹到這位大爺了吧?

不過一想到冰炎很快就會離開很可能就再也見不到,褚冥漾又哀怨了,乾脆也不急著掙扎從冰炎的禁錮中掙脫開來。

「明天的氣象先生,我會投你。」

唉?

褚冥漾眨眼、再眨眼,又呆住了。

投他?

看著褚冥漾的反應,冰炎心中嘖了一聲,這反射弧究竟得多長啊。

「投我做什麼?」褚冥漾好不容易接受訊息成功,又呆呆地問。

他對那什麼氣象先生興趣不大啊。

「自然是希望你能替我的位。」冰炎唇角一勾,頗有幾分誘人的味道。

褚冥漾乖乖中招,看傻了眼。

「為、為什麼?」褚冥漾心跳加速,就算是不當作戀愛對象,但是被偶像明星期待的話多少還是有些熱血沸騰。

「我覺得你有潛力。」冰炎笑著說,「別讓我失望。」

「好,好的!」褚冥漾覺得重新活過來了,他還真是容易滿足。

一場詭異的會面就這樣結束了。

 

 

而隔天的氣象先生因為冰炎帶頭的作用下,褚冥漾毫無懸念地當選了。

褚冥漾經此一歷,更加奮發向上,甚至有種要將氣象常識發揚光大的使命感,讓他在播報氣象結束時還會多花個半分鐘和觀眾分享。

久而久之,褚冥漾播報的氣象新聞收視率就超過了其他電台,讓幾位相熟的朋友大肆慶功了一番。

「你還真沒看走眼。」夏碎對這種結果有點訝異,「我還以為你只是純粹私心而已。」

「怎麼可能。」冰炎淡定地喝了口茶,「你知道我向來公私分明。」

「也分得太清楚了。」夏碎搖頭,「你看你分得這麼清楚,卻連人都還沒泡上,這若是讓扇董事知道了非笑死你不可。」

冰炎:「……」

 

 

 

 

 

 

====試閱結束====

 

後面就是大海的畫面(又鹹又濕),大家知道的!

PS.風月寶鑑裡面收錄的文章彼此獨立,互不干涉,可能每篇都有不同的設定,像這篇就是沒有守世界的普通生活

重入趕完了趕風月,原想重點更新神話的,十二月和二月怎麼這麼近啊!(廢話

總之最近有點累,公司說收就收我得忙著找新工作,保佑我新工作可以面試順利上吧……(祈禱

這年頭,說倒就倒的還真多OTZZ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里
  • 喔喔喔大海!!!!(莫名興奮了
  • 是大海!(跟著叫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1/20 14: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