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瞪口呆地待坐在地,傻愣愣地看著縮小版的學長出神。

「說,上輩子為什麼沒來?」學長氣勢洶洶地詢問我,因為還是小孩,眼睛頗為清澈,還沒有上輩子那種銳利的王者氣勢,看起來真是超級可愛。

學長一個拳頭砸下來了,我頭上肯定腫了一個包。

「問你話!」學長一把扯起我的領子,直接把我扔到他的大床上,是說學長,你一個六歲小孩就自己還睡這麼大一張床也太獨立了,六歲小孩應該還是窩在家長房中跟父母撒嬌的年紀啊!

我的脖子冰涼冰涼的。

「不想在這裡被我凍死棄屍,就給我乖乖回答問題!」學長也爬上床,直接把我整著人壓制在身下,這體位讓我非常尷尬。

「褚!」

「好啦好啦,就只是忘記了嘛!」我反射性一秒抱頭。

「忘、記?」學長不可置信地說,「我不斷提醒你那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結果你爽約的原因居然是因為忘記?」學長的聲音高了八度,我覺得大事有點不妙。

「你那天幹甚麼去了?」學長深呼吸一口氣,逼著自己冷靜地問我。

「……忘記了。」我老實回答。

其實這真的不能怪我,有人可以記住八十幾年前的各種小事嗎?好啦或許有,但是我絕對不是其中一員。

所以我不會記得各種學長耍我的事蹟,也不會覺得自己委屈,哼!我根本胸懷若谷!

「而且哪有人選在要離開的那天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根本是耍人嘛。」我哼了聲,賭氣地撇過頭去。

又不全都是我的錯!

「是誰告訴你,我那天要跟你講的事情是我要回千年前?」學長氣笑了。

「咦,難道不是嗎……?」我一聽就茫然了,可是我那時明明就聽說學長要回去了啊……

「聽說,聽誰說?」學長看起來似乎快被我氣死,「我根本沒打算回去!」

「可是你還是回去了不是嗎。」我不甘示弱地嘴上反擊,眼睛依舊定格在學長以外的區域就是不看他,渾然不覺得我活像個因為丈夫晚歸心生不滿的怨婦,喔不,怨夫。

「聽好了,褚,那天我要告訴你的不是這件事情。」學長扣住我的下巴,強迫我與他對視,「那天我是準備向你求婚的。」

我眨眼,再眨眼,眨眼眨眼。

「別眨了,你沒聽錯。」學長沒好氣地說,「結果我精心策劃的求婚企劃因為主角沒到全部付諸流水。」

我不眨眼了,嘴巴很蠢地張開,下巴幾乎要脫臼,「啊?」

「所有人都到了,就差你一個,你知道我等了你幾小時嗎!」學長說著說著又氣了起來,壓在我身上的力道又加重幾分。

「可、可是,那天,我那個……」我瞠目結舌地不可置信,我明明就記得當我回過神的時候你明明就回千年前去了!

「那是接到了緊急任務,不得已只好先離開。」學長冷哼著,「我不知道你到底發什麼神經以為我要跟你說我要回千年前,就把所有的屏蔽術法都用上還用米納斯和老頭公規避我的搜索!」

呃……我其實沒有太大印象……

看著學長恐怖的修羅惡臉,我吞吞口水,「可是那個,我以為你回千年去了,其他人也都沒有跟我講啊……」

「因為我死了。」學長冷靜地說。

「怎麼回事?」我大驚失色想要起來,又被學長壓了回去,「你怎麼了?出任務受傷?」

「準確來說,是從我們原先的世界消失了。」學長繼續冷靜地壓著我,完全無視我扭動著想要起來確認一下他身上有沒有傷。

「接到了陰影在侵蝕時間之流,需要黑袍過去收拾造成的影響。」學長輕描淡寫地說,「我急著早點回去找你和你說清楚,不小心大意了。」

儘管他說得雲淡風輕,我卻聽得心有餘悸,「陰影?那為什麼不叫上我?收拾陰影的話我在比較容易不是嗎?」

「是誰屏蔽了所有搜尋術法的?」

好,我錯了,可是這種事情你也可以叫其他人告訴我啊!這樣我肯定一秒就衝過去了!

「就是知道你會衝過來,所以我叫其他人先別告訴你。」學長撇撇嘴,似乎對自己的失算非常不情願。

「然後?」我的語氣略為下沉了一點,我用膝蓋都想得到然後,因為學長現在就在這裡!

「我不小心被時間之流捲走,就到這裡了。」學長抽抽嘴角,哼了聲。

「……」

「其他人大概將錯就錯,直接讓你以為我回千年前去了。」

「那你那時到底為什麼不讓其他人告訴我?我去的話或許……」

「沒有或許。」學長斬釘截鐵地說,「黃泉之河和時間之流的交會點很危險,過往前去出任務的黑袍生還率只有一半。」

「那你還!」我簡直要被學長氣死了,就像他會被我氣死一樣,真是冤家!

「不是冤家不聚頭。」學長用了咬了我的脖子,在上面留下一排清晰的齒痕。

原來學長知道這部電影喔,但比喻好像有點……算了。

我咬了回去,學長動也不動地任我咬。

我原先想要發狠地咬他,結果才咬上去力道就自主放輕了,心中滿滿的酸澀。

結果酸澀不到一秒我就驚愕了。

「好醜的臉。」學長忽然說,皺眉問,「你怎麼在這裡?」

「啊?」我茫然地應道,現在是在演哪齣?

「還有你誰啊?怎麼在我房間?」學長睜著清亮的紅眸,好奇地看著我。

「呃,我叫褚冥漾……」我傻眼,艱難地回應。

這是什麼狀況啊?

「亞,漾漾,你們要不要吃點心……」亞那正好在此時走了進來,看到我們的姿勢,頓了一下,沈痛地教育,「亞,不可以哦,漾漾他還小。」

「爸,你認識他?」學長跳下床,一蹦一跳地跑到亞那身邊,扯著亞那的衣擺,「我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亞那頓了一下,和藹地說,「亞乖喔,我們剛剛和漾漾一起用傳送陣回來的呀,要不要吃點心?」

「要!」學長立即把疑問丟到後面去,接過亞那手上的點心開始歡天喜地地吃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來,漾漾也一起吃啊?」亞那和藹地招呼我,對我眨眨眼,示意等下有話跟我說。

我慢吞吞地蹭過去,坐到學長旁邊,伸手拿起一塊餅乾放到嘴巴裡面嚼。

學長在一邊吃得津津有味,我在一邊非常苦惱,學長這是在玩什麼啊?

不知道他老兄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我只好配合著吃點心。

「他來做什麼的呀?」吃飽喝足了,學長又開始扯著亞那的衣擺,執拗地尋求答案。

「他來陪你玩的啊。」亞那耐心說道,「你剛剛邀請人家來玩的。」

「我有嗎?」學長的眼神超級無辜,「我不記得了說。」

你咬完我就不認帳了嗎喂!

即使我腦袋暴走,學長還是很堅持他不記得。

「那你要不要和漾漾玩呢?這樣你就多一個弟弟了。」

「好。」學長想了想,點點頭,然後下一秒很歡樂地又巴了我的頭,讓我一頭栽到鬆餅上,又沾了奶油和蜂蜜。

「亞,不可以哦!」亞那的語氣放緩,「這是不對的,不可以打人知道嗎?」

「可是我覺得他很欠打。」學長理直氣壯地說,「看到他的後腦杓就想打。」

「這樣不行喔,漾漾聽了會很傷心的,對不對,漾漾?」亞那對我使眼色。

「嗯……」我擺出一副非常無辜的委屈模樣,抿緊唇,一副這個人欺負我的可憐樣。

「爸,我突然更想欺負他了怎麼辦?」學長看了看,發出驚天一語。

亞那有點為難地看看我,「漾漾,你願意給亞欺負嗎?」

有人是這麼問話的嗎!

「不好意思,因為亞很少會對人流露出什麼情緒,你是繼安地爾之後的第二個。」亞那歉然一笑,「可能你們上輩子有什麼淵源吧。」他俏皮地朝我眨眨眼。

……難道亞那知道我內心是個老頭嗎?

「這個……」

我話還沒說完,學長突然抱住我,在剛剛他沒咬的另一邊脖頸咬了下去。

這次咬得有夠痛!

「看來亞真的很喜歡漾漾。」亞那笑了笑,「這是燄狼表達喜愛的動作,我也長常被他媽媽咬呢。」

我:「……」

燄之谷表達愛意的方式是咬人嗎!是嗎!那你當初到底是被公主咬了多少口才動心的啊不對我是問為什麼你會對咬你的人動心啊到底是有多被虐狂啊!

一連串的吐槽在我腦中閃過,不過我很快發現把咬人替換成巴人後放到我和學長身上完全無違和後,我決定把剛剛不小心說自己是被虐狂的事情給當作永遠的秘密。

學長從後面抱住我,蹭了蹭我的臉,「好軟。」

「那你們先玩吧,我先去處理族中的事情。」亞那說完就走了,剩下我和學長大眼瞪小眼。

「好了吧學長,你到底在幹麼?」因為我覺得我被耍得很嚴重,所以口氣有點重。

「學長?」學長茫然地看著我,「在抱你。」

我無言。

就在我思索著要不要給學長也來個爆栗時,房中的手機響起,學長跑去接起來喂了幾聲,就把手機遞給我。

我不明所以地接過來。

『不好意思啊漾漾,亞他有時候會突然像是變了個人,前後記憶連不起來,剛剛的事情還請多擔待。』

我瞪著手機,一個最為讓我蠢蠢欲動的猜想閃電般地從我腦袋中迸出。

就是說,學長現在的智商只有六歲,並且沒有記憶;他老兄可能在穿越途中遭遇了什麼諸如水滴攻擊,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上輩子的人格和記憶只有偶爾才會出現,平時還是軟萌萌的小饅頭!

因此,我還是有機會進行偉大的幼馴染計畫的!

哇哈哈哈學長你英明威武一世也有落到我手上的時候!我一定會陰回去哇哈哈哈!要是我連六歲的你都鬥不過我就跟你姓!

 

 

 

 

 

 

昀羲碎念:

新坑就是好啊明年二月就決定是他了!

不過這樣我會一口氣出三本耶,另外兩本是風月春本和夏本

......總有一天我會挑戰一次出五本的,大概

這劇情不對走輕鬆搞笑無腦的方式,讓你看看歪了的特殊傳說會長成什麼樣子wwwwww

大家可以猜猜漾漾到底是怎麼來的,學長來的方式已經解謎了(超快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星空
  • 驚訝!!!沒想是這樣的劇情!!
    超萌的~用咬表示愛意~
    大大明年出本一定買~萌阿~
    可以問一下敗家黑袍滾出去~
    有可能也會出本嗎?
  • 這個新坑靈感大神很慷慨,看起來寫得還算快,應該可以趕得上明年XDDD

    用咬的不是很棒嗎~~全身都是咬痕(欸嘿嘿

    敗家的話就不一定了耶,看情況……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0 回覆

  • Catherine Li
  • 好可愛的學長~~~~
  • 小學長超可口的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0 回覆

  • 漪冰
  • 學長好萌阿~~
    不過我覺得漾漾可能真的得跟學長姓了(漾:你別詛咒我啊
  • 是啊~每次都漾漾賣萌,這次也該輪到學長了

    至於姓嗎www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1 回覆

  • 路人月
  • 漾漾既然你都說了就快跟學長姓吧w

    覺得求婚被放鴿的學長好淒涼www
    蹭來蹭去的學長好萌阿!!~ >///<

    大大加油喔~~ 0w0
  • 漾漾表示他姓褚!(沒人在意(欸

    是啊學長也有如此淒涼的時候哈哈(不就是你寫的!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2 回覆

  • 亞里
  • 跟學長姓什麼的不就從夫姓了嗎漾漾XDDD
    好感動漾漾終於決定要嫁了 雖然換了個世界不過只要有愛一切都不是問題!!!
  • 是啊有愛一切都不是問題!

    漾漾快主動撲上去學長一定會接住你的,這是大眾喜聞樂見的!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3 回覆

  • azusaya
  • 漾漾不是不管怎樣都會跟學長姓嗎?
    所以能不能成功幼馴染計畫結果都是一樣吧XDDD
  • 漾漾不死心想做無用功啊~

    我們要讓他懷抱希望!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3 回覆

  • 澈風之戀
  • 冥漾˙薩彌亞嗎?似乎挺好玩的!!
  • 冥漾˙颯彌亞?

    不是伊木落夫人嗎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20 16:23 回覆

  • 烽硯
  • 噗唧。(诶什麼東西被咬了???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