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就像父親不可以再被凡斯咬一樣。」學長居然還在旁邊很冷靜地補充了。

慢著,被凡斯咬是怎麼回事?

凡斯不是妖師嗎?

一堆問號瞬時充滿了我的腦袋。

「呃,對……」亞那神色有點尷尬,「那漾漾,你清楚了嗎?」

原本很清楚的被這樣一說我反而不清楚了,不過在學長的殺人視線下,我還是乖乖地點了頭。

 「這樣啊,好吧,我是沒關係啦,不過小慈會不會同意我就不知道了。」亞那苦惱地說。

對喔,還有我媽。

因為老是把我媽想成普通人的關係,所以我完全沒想到這一層,老是直接把我監護人想成我姊或是然……不准笑!

我看到學長撇過頭去,惱怒地腦回應。

「總之這件事之後再談,我們先去接小玥。」亞那說。

 

結果,我姊看到我們之後非常錯愕,不過表面上還是很有禮貌地謝謝亞那叔叔過來接我們回家,亞那把我們帶回家之後,就在門口和我媽討論了起來。

「小慈,我家小亞很喜歡漾漾呢,我看他們也投緣,不然以後放學我都一起接送好了?」

「這樣喔?」我媽點點頭,完全沒有問題,「那就麻煩你了,我會讓漾漾帶點心過去一起吃。」

重點是要讓我帶點心嗎!

我說老媽,你就沒有其他反應嘛?我今天才被妳丟去震撼教育耶!

我忿忿想著。

『妳媽媽是紅袍。』

我頭扭得太快,脖子一瞬間發出喀嚓的一聲,清脆響亮得讓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霎時屋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我。

真是幸好我的頭還在脖子上面。

「好好笑的臉。」學長歪著頭,指著我咯咯笑。

又幼化了……學長!你不能在我腦中放了個炸彈之後就躲起來睡覺!這太卑鄙了!

我抽抽嘴角。

「哎呀,漾漾怎麼啦?」我媽驚訝了一秒,蹲下來,「怎麼扭到脖子了?」

現在我應該怎麼辦?

但是再我還沒想出來之前,身體反應更快,我哇哇大哭了起來,「痛!好痛!」

「漾漾乖喔,等一下就不痛了。」我媽一手握著我頭頂,另外一手握著我的下巴,「來,深呼吸。」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到一秒,我媽居然就把我的脖子給硬是扭回去了!

這不是國術館在用的招嗎妳!

「我們怎麼到你家了?」小學長睜著無害的紅眸,好奇地問我。

「阿哈哈……」我乾笑著,不知道怎麼回答他,視線飄向亞那。

「怎麼了,小亞又忘記了?」我媽問道,要是我不曉得她是紅袍,我一定會再度懷疑這世界是哪邊壞掉了怎麼我媽會知道,不過學長剛剛才告訴過我,那麼我媽知道任何事情就都不奇怪了!

情報班就是八卦班,我媽搞不好連學長跟亞那稍微提過的原來的世界都知道。

「是啊。」亞那點點頭,轉對學長說,「亞,我們來下聘的啊。」

「下聘?」小學長很茫然,我也是。

剛剛不是只在說我們投緣,以後一起接送要我帶著點心一起吃而已嗎?什麼時後進展到下聘了?

「我們先訂婚吧。」我媽居然一點都不覺得奇怪,跟著附和,「這樣將來兩人想要去咬其他人,也有個退路。」

誰會想去咬人!

我又不是狗,不,我又不是咬人表達愛意的燄狼!

「他是我的新娘嗎?」小學長指著我,實事求是地問,「那訂婚以後我就可以啃他了嗎?」

我臉都要黑了,這是什麼跟什麼,還有,為什麼從咬進級變成啃了你告訴我啊!

「漾漾同意就可以。」亞那說完,又開始和我媽商量婚約啊聘禮啊等等事宜了,我說你們這樣把兩個六歲小孩的話當真真的沒問題嗎!不是完全不信學長說的那個世界為什麼換成要娶媳婦後就這麼積極認真了亞那你快點醒醒啊!

學長期待的目光射來,「那我現在可以啃你了嗎?」

我瞬間頭皮發麻,這要我說什麼?我不知道一個普通六歲小孩碰到這種事情會怎麼反應啊我內在可是個要百歲的老頭!

雖然好像穿越以後精神上有幼化的嫌疑,但是我本質還是不是個小孩啊!啃人這件事我怎麼想都會想歪……

想歪絕對不是我的錯!

「可以嗎?」小學長睜著星星眼,又再問了一次。

這還真不像學長,通常都是他老大想幹麼就幹麼了,完全不會管我意願──想到這裡,我眼睛亮了一下。

我板起臉來,逗他,「不可以。」我義正詞嚴地說。

小學長臉整個都皺起來了,泫然欲泣地看著我,「想啃你……」

我覺得我的心臟突然被狠狠戳了一下。

太、可、愛、了。

「那,只可以啃一口。」我想了想,提出條件。

然後下一秒學長就啃上來了,咬著我的耳朵啃了起來。

怎麼又挑我耳朵!

剛回家就回房寫功課的我姊大概是奇怪怎麼一群人還不進屋塞在大門口幹麼,所以出來看看情況,結果她一出來她就傻掉了。

「媽媽,他在欺負漾漾!」我姊的告狀聲讓我歪了歪頭,有點感動。

我姊果然還是很疼我的。

說真的,我姊這輩子目前對我好到我覺得上輩子肯定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才總是被她虐,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姊年紀還小,還沒長成上輩子我認知中的女魔頭。

「小玥,亞不是在欺負漾漾。」我媽和藹地說,「他是在表達對漾漾的喜歡,就像凡斯對亞那那樣。」

我姊歪了歪頭,「這樣嗎?漾漾他沒有欺負你嗎?」她還跟我確認求證。

我點點頭。

「那就好。」我姊放心了,轉身回房繼續去寫功課了,真是好學生。

「好可惜你家只有一個,不然再生一個和小玥湊一雙成親家多好。」我媽的口氣似乎非常遺憾,但是內容讓我非常驚悚。

「小亞他媽說她絕對不再生了……」亞那也跟著一起遺憾。

不,兩個男孩私定終身你們都不覺得有哪邊不對嗎!還有是多想當親家還想和我姊湊一對!

我姊上輩子終身未婚,所以我實在無法想像她結婚的樣子。

「唉,真的好可惜。」

我媽和亞那商量完那讓我黑線無比的下聘內容後,小學長還巴在我身上不肯離開。

「亞,我們要回去了。」亞那好聲勸慰,「來,和漾漾他們說再見。」

「不要!」小學長更死命地巴住我,悶悶回應道,「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們可以在一起,可是我們現在要回家了啊。」亞那誘哄道,「乖,小亞,你明天還是可以和漾漾一起玩的。」

「不要!要一直在一起!」小學長很堅持,手上的力道越來越緊,害我呼吸困難。

「亞,先放手,漾漾被你抱到喘不過氣了。」亞那頭痛地說。

小學長依言放輕了力度,還是死活不肯鬆開。

「真奇怪,小亞之前從來沒有這種情況……」亞那很苦惱,「那小慈,亞他可以先寄放在你家嗎?」

什麼寄放!把自己兒子說成物品你不怕刺碎他的幼小心靈嗎!我在一邊心中憤慨。

「當然,我很歡迎。」我媽咧嘴笑道,「那漾漾,你們晚上一起睡,好不好?」

我點頭。

「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亞那向我媽致意了一下,丟下傳送陣閃回冰牙宮了。

「那漾漾,媽媽現在要去做飯,你帶亞回房間,好不好?」我媽摸摸我的頭,「不可以獨佔玩具喔,要跟亞一起玩。」

我乖巧稱是,領著心靈幼化的小學長回房間,看著他好奇地打量我房間的樣子有種崽子天真無邪真是可愛的感嘆。

當我這麼想時,那個天真無邪可愛的崽子啪的一聲,一把火燒爛了我的電腦。

當我瞪著縱火現行犯時,他還咯咯笑,忍耐著問他為什麼要燒爛我的電腦,他老兄居然還認真思考了起來,白皙的小臉蛋都皺在一起了,最後,他給了我吐血的答案。

「情敵!」他對自己總算想出來的詞彙非常滿意,「情敵就要殲滅!」說完,他自己很歡樂地蹦到一邊去探索新天地了。

這觀念你是哪來的,算了我肯定這個暴力思想一定是學長天生自帶,拔也拔不掉……

我哀莫大於心死地看著那台已經壽終正寢,喔不,是慘遭祝融的電腦,裡面有好幾款我才灌好的遊戲都還沒破到最後一關呢……不過算了,只要光碟還在就……

想到這裡,我驚覺不妙。

劈啪。

我很緩慢、非常緩慢地回過頭,就看見小學長手上拿著冰作的鑿子,往我那疊普通再普通不過的遊戲光碟上狠砸。

我上輩子有打遊戲打得那麼兇讓你下輩子連幼化時都不忘洩恨的地步嗎!

我嘴角不可自制地連抽了好幾下。

算了,你毀了一個遊戲,還有千千萬萬的遊戲,毀不完的。

我在心中盤算著等學長不在時再拗著我媽買,再不然,等我當上袍級賺錢以後我自己去掃店,氣死你這悶騷醋罈子好了。

「悶騷醋罈子?」

我抖了一下,該不會下一秒我就要被就地正法了吧。

「就地正法?」

小學長坐在床上好奇地看著我,「那是什麼意思?是你在說話嗎?」

我:「……」

「好厲害!」小學長很興奮,「你是怎麼辦到的?教我!我想學!」

 

 

 

 

 

 

昀羲碎念:

有人要猜猜凡斯為什麼會咬亞那嗎wwww

提示是這劇情不對,所以任何神展開都是合理的(欸

另外可能要開始忙了><

不過我還是會抓緊時間寫的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oung45803
  • 萌啊~(開花
  • 漪冰
  • 2個都好萌阿~~~
  • 零澈
  • 難道其實是凡斯黏著亞那之類的吧 ˊ_>ˋ
    這劇情不XDDD
    其實只要凡斯不會看到老安就一起耍腦 我都可以接受ww
    等等、應該不會吧XDD

    加油!
  • 寒沁
  • 是亞凡嗎是亞凡嗎還是安亞凡?!!(激動
    我超愛亞凡的
    說真的有好多亞凡悲文
    都沒有甜文或嗶---------的
    所以大大你一定要寫亞凡啊啊!!
    (這人已經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