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鎖定名單嗎?」學長反問凡斯。

「嗯。」凡斯點了點頭,但是並不打算透漏。

「彼此之間沒有信任基礎,那連仗都不用打了。」學長哼道,「褚他都把記憶攤給你看了,你在猶豫什麼?」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凡斯也很乾脆,「這裡頭牽扯的事情很多,包括妖師內部高層的人選會重新洗牌,一個弄不好妖師的存在會再度攤在陽光下。」

對喔,這世界一樣很討厭妖師。

「你們目前還只是小孩,不需要參與這裡頭的利益糾紛。」凡斯說道,「你們就繼續裝作小孩吧,以後也不要到處說你們是穿越過來的了。」

「突然間不說才會引人疑竇。」學長說,「我的情況有點複雜,反正我有時會真的變成小孩子,褚得特別盯著我才行。」

「也好。」凡斯看著我,「那漾漾,亞就交給你了,他若是真的變成小孩子的話記得別讓他到處亂說話。」

「啊,喔。」我愣神點了點頭,沒覺得哪裡不對。

「那就這樣吧,去找小玥和小然玩吧。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孩,你們可別反客為主。」凡斯委婉地提醒了我們一定要好好裝小孩,別被發現。

真是。

 

離開了凡斯的辦公室,我和學長互看了一眼。

「有什麼想問的就問。」

「問了你真的會回答?」我沒好氣。

早就不是少年衝動的年紀了,對於學長瞞我這件事我頂多就是發發牢騷而已。

「看情況。」

「你還說這世界可以慢慢來。」我撇嘴,虧我還以為我們可以和平和諧地長到成年領証結婚咧。

「你說什麼?」學長猛然看我一眼,「領證結婚?」

幹麼這麼驚訝?

我很茫然,這不是學長一開始的計畫嗎?

「你沒有給我明確答覆。」學長說,眼神死死定著我,「所以,這算是你的回應?」

我沒有給明確答覆?我還以為我答得很明顯,學長不是知道我、我們……兩情相悅嗎?

「兩情相悅也不見得就能順利結婚。」學長頓了頓,「所以,你真的?」

「真的啊。」我笑了笑。

學長緊緊抱了我一下,然後也笑了,「那好,把你家的垃圾清一清就無後顧之憂了。」學長的眼裡閃著算計,一臉擋路者死的決然。

……我忽然覺得那個不知名的間諜挺可憐。

「對了,凡斯到底為什麼一直詛咒自己變成燄狼啊?」我好奇地問道。

學長看我一眼,「之前不是說過了?他以為自己是燄狼,想當燄狼。」

「我覺得沒有這麼簡單……」我回頭看看凡斯的房門,剛剛那殺氣可不像一個傻缺會有的啊。

「你要是那麼好奇,自己不會去問?」學長隨口一說。

「總覺得答案也不會太正經……」我瑟縮了一下,想起凡斯的反差根本可以說是雙重人格,不禁思考起來是不是身為族長都會這樣──上輩子我也懷疑然有雙重人格。

對待辛西亞時甜蜜得發泡像是戀愛傻子一樣,但是轉頭碰上種族大事就非常嚴厲冷酷。

學長看我一眼,「你抓到了重點,戀愛時。」

「……」我呆了呆,難道凡斯的戀愛對象是一隻燄狼?

「大概。」學長不感興趣地說,「我覺得這種八卦你可以去問你媽。」

對喔,我媽情報班的……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找到我姊和然時他們正在玩積木。

我看著然用各種不科學、或者說太過科學的結構搭起一座東京鐵塔時無語了,轉頭看我姊,我姊正如普通小孩一般玩積木,沒什麼章法,正常多了。

再看看然搭起的東京鐵塔,這是積木耶幹麼要搭成東京鐵塔啊!

 

 

 

昀羲碎念:

弄了個工作室的臉書,之後會慢慢將本子的資訊新增過去,大概是四月以後的事情XDD(要換電腦了

不過我和臉書真的不大熟,好多眼花撩亂的功能啊......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7%A7%89%E8%A7%80/380370292144787?sk=timeline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