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師的存在若是曝光,我希望你自己至少有個除了妖師以外的歸處。」凡斯看著我,「我決定選擇你當繼承人。」

「唉不是然嗎?」凡斯是希望我到時至少有地方躲,這點暗示我聽出來了,不過繼承人倒是嚇了我一跳。

「掩人耳目,我的確把他當繼承者在培養。」凡斯苦笑道,「算是影子吧,不過只要你沒這意思,照常讓他繼任族長也無所謂。」

我抽抽嘴角,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情況。

我比較喜歡前幾天我只需要和學長處對象的單純小日子。

「我懂你意思了。」我點點頭,凡斯的意思很簡單,白陵然仍然是繼承者,只要事情沒走到最壞的那一步。

至於其他事情,我想了想,決定身體力行訓練童子軍──好讓未來不小心被學長追殺時能有個落腳處。

「被他追殺有比陰影爆炸可怕?」凡斯奇道。

我這才發現不小心把想的事情說出來了。

「可怕二十倍啊。」我沈痛道,「陰影不會把我怎麼樣,但是學長……上輩子沒名分他都能把我搞得東倒西歪,這輩子被私人綁定我覺得我會直接死在床上。」

凡斯:「……」

那表情古怪得好像我說了什麼驚世駭俗的鬼話似的──啊哈,小伙子還得再練練。我發現這點後有點得意。

 

 

「漾漾,請你吃!」喵喵跑了過來,塞了一盒餅乾給我。

看著眼前可愛的女孩,碧綠大眼,金色捲髮,活脫脫一個小蘿莉,被這樣的小蘿莉請吃餅乾,任何一個爺爺都會很樂呵呵才對。

不過我卻無奈了。

「謝謝。」糾結了一下我還是接過來了。

「漾漾要吃光喔。」喵喵快樂地說,蹦回自己位置上。

我們現在已經小學四年級。

見到喵喵時我簡直感動得熱淚盈眶,因為不論是長相還是氣質喵喵都跟我印象中的喵喵一模一樣,頂多就是幼化了一點,連愛做點心的嗜好都一樣。

在這個劇情完全不對的世界裡,喵喵簡直就是救贖的陽光!

然後,陽光消失於一盒點心內。

那時候喵喵做了點心請全班吃,人對於女同學總是有幾分客氣,再加上喵喵長得好,又多贏了幾分喜愛,於是全班毫無例外地接受了喵喵的點心盒。

同學A打開了點心盒,然後,他被食人花吞掉了。

眾人:「……」

下一秒,眾人紛紛把手中的點心盒給扔到垃圾桶,還來不及找罪魁禍首算帳,喵喵已經在泣訴,「你們明明答應喵喵要吃完的。」

那也得能吃啊!

這吐槽還沒出來呢,喵喵已經換上一副兇狠的表情,喚出夕飛爪將剛剛把點心盒丟到垃圾桶的同學們全部賞了好幾個巴掌,啪啪啪,清脆響亮。

唯二逃過一劫的是我和第一個打開點心盒的同學,不過他已經被吞掉了。

喵喵處理完那群同學後,期待著看著我──我是僅存唯一沒將點心盒扔進垃圾桶的,不過這不是因為我不想扔,而是我來不及反應。

那次我硬著頭皮打開了點心盒,裡面不出所料冒出了食人花,我眼明手快地果斷選擇了逃跑。

事後喵喵才知道原來食人花人類不能生吃,不過有哪個種族可以生吃食人花的我也想知道一下。

這次她又給了我什麼?

我偷偷用透視看了一遍,嗯,看起來是原世界的食物,殺傷力應該小一點,頂多就是拉肚子拉到進醫療班。

這個喵喵的廚藝也不對。我認識到這點後我對這世界已經完全不抱希望了。

「要上課了,請各位同學坐好。」班長喊道,大家三三兩兩走回座位。

我旁邊坐著白百,他也是妖師內部的人,算是一起長大的,很安靜。

我發現我們被分到同一班後有點訝異,因為妖師在外面都不容易碰到一起,算是分散風險原則,一個班裡面出現兩個妖師就太碰巧了。

不過白百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孩,我也不覺得他會有什麼威脅,就照平常心處理。

倒是學長知道了,很不高興──因為他沒辦法和我同班。

我聽了簡直哭笑不得,拜託,我們年級又不一樣,本來就不可能同班。然後學長就考慮起蹺課造成出席時數不足留級一年的可能性,我聽了差點昏倒。

好在他沒辦法來得及實施,因為我親了他一下,於是學長就變成了小學長──好吧,也不小就是了。

是說隨著年齡增長,小學長真的越來越難唬弄了。

「那個我真的很強嗎?」小學長有次不依不撓地問我,「不是同個人嗎?」

我一開始還耐心教育,這是經驗差距,無奈小學長不斷重複同一個問題,最後我實在沒轍,硬著頭皮扯過他領子逼他親我,這才換回來大學長,結束了這回合。

 

 

 

 

昀羲碎念:

開始斷網失聯,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