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報員話才剛落,冰炎瞬間釋放冰凍能力,將一群NPC給凍住。

NPC如果只是被凍住而非死亡的話,大會不會再投入其他NPC,因為數量是有上限的。

「跟然猜的一樣,你非必要不會使用種族限定能力,因為容易失衡。」韋天在瞬間拉出安全距離,避免了跟著一起當冰雕的命運。

「這麼一點,小意思。」冰炎也笑道,「現在可是二對一。」

萊恩又使用了息影,韋天無法感應到他現在到底在哪裡。

「那可不一定,你確定你真的凍住他們了嗎?」韋天表面氣定神閒,絲毫不漏懼意。

「當然。」

「大話別說太早。」韋天忽然一個側身翻滾,剛好避開萊恩解除息影後落下的大刀,還瞅準時機一腳踢到萊恩的手,使之吃痛脫刀。

韋天立即發動了時止技能,這技能可以讓對手定住兩秒,足夠他去搶萊恩的大刀,可惜被冰炎的瞬解技能破了。

瞬解可以解除任何一種純法術,只要你的法力高於對方。

當然若是法術中混合了種族限定技能,就沒辦法靠瞬解破,儘管如此,瞬解仍是一堆人趨之若騖的技能,當然,這也非常難練。

然而在冰炎救下萊恩時,韋天已經丟下傳送陣閃人了。

「很聰明的判斷。」

在迷宮中,傳送陣可以繼續使用,但是無法指定地點,所以被傳到迷宮任何一處都是有可能的。

關卡被破前,不好隨意移動,但是現在關卡全破了,只剩兩方選手,那麼不論傳到哪裡都沒差了。

「去幫千冬歲他們。」冰炎對萊恩說,「我去中心看看。」

林也早已和辛西亞他們會合,三對三打得天昏地暗,每個人身上都有著無數的傷口,偏偏都不致命。

「過去好像沒有人可以和Atlantis團體賽打這麼久耶?」觀眾A說道。

「好像耶,之前明風學院也沒打這麼久。」觀眾B想了想,肯定。

「七陵……什麼來頭啊?」

「第一次參賽就奪冠嗎?好猛。」

「少胡扯,比賽還沒完呢,Atlantis學院不會輸的!」

「對呀,冰炎學長都還沒發揮全力呢!」

「但是他剛剛和一整群NPC對陣,體力不說透支也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胡說,別小看黑袍的體力好嗎,來一打NPC冰炎學長都不放在眼裡的!」

觀眾席上沸騰了,嘰嘰喳喳討論得沒完沒了。

冰炎很快地來到迷宮中心,迅速破掉褚冥漾設下的種種陷阱與機關,但是中央空無一人。

「喔?」冰炎收了武器,興味盎然。

他的直覺告訴他,褚冥漾就在附近,但是他卻搜尋不到褚冥漾。

「利用幻武和老頭公隱藏起來了嗎?」冰炎悠哉地說,「但是你躲不了多久的。」

冰炎亮出幻武烽云凋戈,往地面一插,熊熊火焰立即把周遭所有入口給封住了。

「和我一對一沒有勝算,所以乾脆躲著?」冰炎笑道,「很正確的判斷,不過即使是妖師也是人類,人類要是缺氧的話,你認為下場如何?」

褚冥漾有點膽顫心驚,縱使他可以閉氣閉得稍微久一點,但是也抵不過這種高溫燒烤,必須要靠米納斯把周遭的溫度降低,稍有差池,他可就暴露了。

另外一邊,四對四,但是因為西瑞偶爾的暴走和千冬歲偶爾的抓狂,狀況不是很理想。

於是白陵然逮到時間,指定了幾方隊友後,丟下了傳送陣閃人了。

於是Atlantis學院的選手們面面相覷。

「他們現在轉移的意義是什麼啊?」西瑞打得正在興頭上,忽然被打斷,心情很差。

「他們去對付冰炎學長了!」千冬歲重新使用了秘術,確認了其他人的位置都在迷宮正中央後黑了臉。

夏碎等人一聽,不消吩咐,立即也往那裡趕去。

「他們怎麼會有把握一定會傳到那裡?」夏碎問,「他用的只是普通的移動符。」

「不知道。」千冬歲咬緊下唇,「這次我們完全被算計了。」

「哈,這還不簡單,肯定用血緣設定作弊了啊。」西瑞不屑道,「當初老子不也用同樣的法子溜進結界中的黑館嘛。」

「我看就是這樣了,沒人想到白陵然和褚冥漾有綁定血緣關係。」夏碎嘆氣,「我們終究是太大意了。」

冰炎以一敵五,竟還能佔得了上風,實在可謂出類拔萃,然而以整體來說,卻是七陵學院佔了優勢。

他們如今只需要五人去觸碰中央的獎盃就會被判定脫出,那基本上就贏定了。

但是冰炎又豈會讓他們得逞?他在獎盃四周築起冰刺牆,完全隔絕了七陵一行人的接近。

不過大限度使用種族能力也有後遺症,再使用一次他估計自己就要失衡了。

「再逼他使用種族能力。」白陵然叫道,「他快失衡了!」

「想太多。」冰炎冷笑,隨即甩過去一張爆符,七陵一行人立刻往旁邊跳開,黑袍的爆符威力,他們是不想切身領教的。

當爆炸引起的煙霧散去,夏碎等人也趕到了。

「有夠慢。」冰炎嗤了聲。

「抱歉。」夏碎聳聳肩,簡單交代了狀況,並且把他們看到的白陵然很可能是褚冥漾的猜測給說了。

「計中計,他們演出來的。」冰炎說,「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沒做偽裝,西瑞會聞不到褚冥漾的味道應該是他用幻武把味道一起藏起來了。」他瞪向西瑞,「我早上不是還告訴過你,哪邊水氣多就往哪邊找嗎!」

「不要緊老大,老子馬上將功贖罪!」西瑞一秒變身鷹獅,張著血盆大口就往褚冥漾那處衝。

白陵然立刻挺身向前擋住,他手上的長棍準確頂到了西瑞的上顎,痛得西瑞一秒變回人身。

白陵然沒等他緩過來,接著又是一招,棍子打在地上裂開了一條鴻溝,那裡原先是西瑞所站的地方。

「原來你一直在演戲啊。」夏碎感嘆道,這得多會算、多會演哪。「你乾脆去報名演藝圈怎麼樣?」

「好說。」白陵然聳肩,二話不說,兩人又重新對上。

五人齊聚,獎盃被冰炎製造出來的冰刺團團圍住,這次是真正的最後勝負了。

 

 

 

昀羲碎念:

嗯哼,還是用舊電腦打字比較順(那我到底買新的幹麼......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空
  • 期待下篇!! (超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