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同行,前往收服卷之獸。

這其中褚冥漾很頭痛,因為烏鷲雖然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但是針對冰炎的敵意卻非常明顯。

當然褚冥漾不會知道現在在他旁邊的是頂著亞那皮的冰炎,他還苦惱著要怎麼讓對方別太在意烏鷲的舉動呢。

『烏鷲,你收斂點,殺氣太明顯了。』褚冥漾私傳著訊息,這樣要求著。

『漾,人家已經很收斂了。』烏鷲神情特別委屈。

冰炎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麼,不過這種被排斥在外的感覺讓他更不爽了。

雖然他也不知道他是在不爽什麼。

三人各懷心思地移動到任務地點,一名小巧玲瓏的女孩原地蹦了出來,對他們微笑道:「各位好,我是七之主春秋。」

冰炎對他行了禮,褚冥漾押著烏鷲的頭也一起行禮,雖然烏鷲一點也不甘願。

「那兒本來是封印卷之獸的土地,後來被人買走開發,我擔心將來會出什麼事情。」七之主春秋指著不遠方的一塊施工地,看起來鋼架都已經架好了。

「雖說最近有颱風會來,而卷之獸害怕風水,可能會延遲甦醒。但是畢竟不是長久之計。」他繼續說道,「我希望能將他移往別處,以免干擾他的安睡。」

「好的。我們一定辦到。」冰炎極富自信地說。

「喂喂,為什麼你當代表!」烏鷲哇哇叫道,「讓漾當!」

「我無所謂。」冰炎聳肩,「那你來吧。」

「好的。我們一定辦到。」褚冥漾鸚鵡學語。其實他不是很介意兩人中誰當領導,不過為了安撫烏鷲他還是象徵性地裝了下。

「那就麻煩你們了。」七之主行了禮後便消去了蹤影。

冰炎開始對時間,「離任務執行的時間大概還有七小時,你要回去上個廁所什麼的嗎?」

……不用。」褚冥漾抽抽嘴角。

一邊的烏鷲聽了,雙眼瞪圓,這聽在他耳裡簡直就是性騷擾!

『該死的。』烏鷲心想,這個討人厭的傢伙,看他怎麼把他揪出來修理一頓。

烏鷲是個行動派,才起了念就開始執行動作,追蹤的亞那登入的背後ID後他有點疑惑。

怎麼會有兩個不同的位址?還差這麼遠?

一個顯示在冰牙星,一個顯示在地球。

烏鷲心中一動,連忙比對了地球的位址。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離他們超近的!

也好,看他直接在現實中給他好看!

其他兩人哪裡曉得烏鷲的小心思,在一邊閒聊著等下要使用的戰術,這任務對他們來說造成不了什麼壓力,全當是渡假抒壓。

「等我一下。」褚冥漾正聊著,發現他有新的訊息,心不在焉地點開。

是韋天,邀請他去喝杯茶。

「喝茶?」

「是一個小茶會。」韋天笑道,「會長想要請在大競技賽中出力的選手們一起交流交流,之前太忙沒時間處理,現在有時間了。」

「現實中?」

「這恐怕不太現實,雖說守世界無遠弗屆,不過現實中的距離還是沒變的。」韋天道,「我和林都不在銀河系,只能在守世界約了。」

「喔,好啊,什麼時候?」

「以守世界的時間來算,大概是三天後。」韋天說,「你有沒有其他行程安排?」

「要練輕功。」褚冥漾想了想,「不過不要緊,你再把詳細的時間地點給我。」

韋天說了好,「原本是想請然幫忙傳達的,不過這樣身為主辦,感覺太沒誠意,所以我親自來了。」他笑了笑。

等褚冥漾處理完,就看見亞那一臉不爽,讓他有點莫名其妙,「怎麼了?」

「沒。」冰炎頗不是滋味,說要練輕功就不來當自己嚮導,結果卻有時間參加茶會啊。

褚冥漾不是個會多想的人,聽冰炎說沒事也就不深究了。

 

他們三人在守世界中到處逛逛,不過逛的都是人煙罕至的地區,褚冥漾為了練輕功,選了一處湖面。

開始時褚冥漾都練得沒什麼問題,但是當冰炎開口說不錯誇他幾句後,他就會不知怎麼跌到水裡,再狼狽地游上岸。

如此幾次之後,冰炎問道:「你這樣是不是傳說中的誇不得?」

「要你管。」褚冥漾沒好氣地頂回去,然後有點困惑這人問話的方式和冰炎好像,之前冰炎也問過他是不是傳說中的宅男。

「閉嘴,不准欺負漾。」烏鷲象徵性地齜牙咧嘴。

冰炎聳聳肩,不以為意。

褚冥漾倒是奇了,因為烏鷲何時變得這麼好說話?

褚冥漾自然不知道烏鷲打著去現實中給對方一記下馬威的主意,烏鷲倒是很興高采烈,一邊上線一邊逆追蹤。

 

三人意思意思地把卷之獸的任務解決了,得到了各項獎勵,其中有顆龍蛋,未來孵化以後可以給主人當召喚獸。

「我不用召喚獸。」冰炎說。

「我也不用。」烏鷲瞪了冰炎一眼,這人居然敢在搶在他前面說,太可惡了。

「那就我收?」褚冥漾想了想,「不過我不會養,守世界裡面應該是不會養死的吧?」

「不會。」烏鷲說,反正真的養死了他也可以竄改數據讓牠活。

「嗯……你接下來有什麼行程嗎?」褚冥漾向冰炎問道,烏鷲自然是跟著他一起的所以不用特別問。

「隨便逛逛。」冰炎挑眉,「怎麼?」

「也沒什麼。」褚冥漾說,「就是想感謝你之前陪我練輕功,看你有沒有要出什麼團體任務的,我可以一起去。」

「這個嘛。」冰炎想了一下手上的任務清單,後來想起不對這不是他自己的號,「我看一下。」他調出亞那的待解決任務清單。

褚冥漾在一邊看了,心中暗暗打了亞那是個漫不經心的人,因為連自己有哪些任務未出都記不住。

殊不知還真歪打正著。

「有個任務,人數要兩人。」

「是什麼?」

「幫東海龍王搶回定海神針。」

「那是什麼?」

……」冰炎什麼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向褚冥漾,惹來一邊烏鷲的哇哇大叫(你個混蛋混帳,你那眼神什麼意思,不准你鄙視漾!),「這是你們地球流傳下來的古代傳說,叫西遊記,有隻猴子搶了龍王的寶物,這你都不知道?」

「我哪會知道。」褚冥漾反駁道,「而且我確定古代的猴子一定不會游泳。」

冰炎哼了幾聲,「這任務只要兩個人,你讓你家寵物狗閃遠點吧。」

「我才不是漾的寵物狗,我是漾的機甲!」烏鷲簡直氣瘋了,一時口快就曝光了自己的身份。

「智能機甲?」冰炎此時換上一種打量的目光,「看起來比較像是智缺。」說完他自己一愣。

這不該是他對一個陌生人說話的口氣,可是自己怎麼這麼順地就和對方抬槓起來了?

難道是對方的敵意也感染了自己嘛。

烏鷲怒到抬手就要把冰炎劈成兩半,褚冥漾頭痛道,「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點。」

兩人均是一頓,然後雙雙把頭撇過去。

褚冥漾覺得這畫面挺熟悉,想了半天終於想出原來是幼稚園小朋友吵架後的必備畫面。

 

 

 

 

 昀羲碎念:

轉眼就過了端午嗷嗷嗷嗷!!

我稿子還沒弄完是怎麼回事!!!

啊對了CWT40的新刊資訊請看置頂公告!!!!

趕緊衝稿子衝衝衝!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