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自從被冰炎綁定後,照樣吃喝拉撒睡,該幹麻就幹麻,不過日子還是有了些變化。

比如說,在他走出黑館時,會圍上一群ALPHA和哨兵,在他旁邊噓寒問暖獻慇情,一路送他到教室,活像是原世界的國際巨星被接機一樣,圍繞了眾多粉絲。

上課時,老師也常常用一種相當和藹慈祥的目光看著褚冥漾,偶爾需要助手示範時都會叫他上台,趁機摸個小手什麼的,惹來其他人的嚴正抗議再被暴力鎮壓。

褚冥漾對此皺皺鼻子,他不喜歡這種狀況,這讓他的精神世界變得非常非常吵。

而且因為靠近他的哨兵或是ALPHA情緒波動很明顯,處於一種興奮狀態,讓他很難針對其中之一找出間隙晃暈他們。

即使褚冥漾嚮導能力再優秀,有些天生限制他就是沒辦法控制,比方說ALPHA的下半身和哨兵的下半身或是兩者兼具的下半身……

再來因為他長時間暴露在各式各樣的信息素中,冰炎給他做的臨時標記有效時間非常短,其他人自然而然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對褚冥漾更加慇勤了。

 

他們會這麼有恃無恐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果說褚冥漾真的是冰炎的人,那大家一定會拉起一條警戒線,誰沒事想去惹一個黑袍等級的哨兵ALPHA

但是,冰炎給褚冥漾做的是臨時標記,那就是說!那也就是說!

兩人沒有正式結合,他們只是臨時搭檔!

於是眾多ALPHA奮起了,哨兵覺悟了。

自己的老婆是要自己追搶來的!

 

而莫名其妙引來一堆桃花的褚冥漾此時正安穩地窩在黑館裡……好吧,不怎麼安穩。

實際上,他正哆哆嗦嗦地跟自己親姊視訊通話。

「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褚冥漾哭喪著臉說。

「你這死小孩,這才開學多少天你就給我鬧出這麼大動靜,還被人給標記?!」褚冥玥氣得咬牙切齒,即使隔著螢幕褚冥漾都覺得她會從那端爬過來掐死他,嚇得一度躲到桌子下。

「我這不……不是不知道嘛……」過了一會,褚冥漾才桌子底下探出半顆腦袋,弱弱地反駁道,「喵喵說我一點身為omega的常識都沒有……

……」褚冥玥沉默了一下,這點確實是他們的疏忽,原世界住久了,完全忘了守世界的情況根本不能和原世界相提並論。

「姊……」褚冥漾見他姊似乎沒有原先那樣生氣了,鼓起勇氣問了句,「那我以後還要吃維他命嗎?喵喵說那個吃久了不好……」

……」褚冥玥心中天人交戰,臉上卻沒什麼表情,「你說呢?」

「你們不是說不好的東西不要吃嗎?那幹麻還讓我繼續吃……

「說到這個,除了你是OMEGA嚮導的事情以外,你是妖師的事情有沒有被傳出去?」

「哎?我沒注意……怎麼了?」

「沒被傳出去就算了。」褚冥玥道,「至於抑制劑……也就是我們之前給你的維他命,那個沒什麼影響。」

「咦?」

「你那個同學沒有研究過我們給你吃的藥物成份對吧。一般抑制劑確實會對OMEGA身體有影響,但是我們給你的是我們自己獨家研究的秘方,那個吃完生效沒多久以後就會跟著排泄一起排出有害成份了。」褚冥玥說,「根據你的體質特別研發的,但是一樣服用久了會有抗藥性,所以最好減少服用次數是真的沒錯。」

「這樣啊。」褚冥漾似懂非懂,「那我以後要再碰到…………那什麼……的情況呢?」他發覺自己很難對著自己親姊講出發情兩個字,臉紅紅。

「再叫那隻免洗筷給你戳一下。」

「哦。」一想到冰炎,褚冥漾就想起他的草莓泡芙,不禁哀傷起來。

免洗筷這稱呼不知怎麼傳進冰炎耳裡,他老大冷笑一聲,直接把說好要給他的草莓泡芙全數扔給了夏碎的寵物黑蛇,他一個都沒吃到。

「反正如果有什麼狀況,就叫那隻免洗筷上去頂一下。」褚冥玥滿肚子都是弟弟被人啃了的憤恨,但是她還在收拾那些害褚冥漾當眾被強迫進入發情期的那些ALPHA,暫時騰不出手來找冰炎麻煩。

用胯下思考的骯髒ALPHA,哼!

褚冥玥完全忘記自己也是個女ALPHA,不得不說妖師一家對於性別的自我認知常有偏差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優良傳統。

大概是。

褚冥玥沒有料到的是,過沒多久,褚冥漾是妖師的祕密隨著凡斯歸來帶來的麻煩一起曝光了。

 

 

之前說了,凡斯扔下原先正在爆打的鬼族急匆匆地衝回來。那鬼族覺得很受傷,怎麼可以打一半人就跑了呢?

不甘之際這名鬼族乾脆就跟在凡斯後屁股後面一起回來了。

這名鬼族就叫安地爾,耶呂鬼王座前第一高手,許久之前和凡斯還有亞那打成一片,別誤會,真的是字面上意思的打成一片。

簡單來說,安地爾是個alpha,一日不小心窮到餓昏,剛好亞那從樹上掉下來打到他,原本血槽就空的安地爾就這麼被一擊KO,醒來時他覺得很掉面子,但是看在亞那給他食物賠罪的份上勉勉強強地原諒了對方(他是不會承認自己被滿漢全席收買了的,要知道就算是耶呂也從沒賞過他一頓好料吃的)。

原先事情本該就此落幕,結果沒料到凡斯這時候來找亞那算帳,算亞那在他的食物裡面放了他最討厭的辣椒,安地爾當場震懾於一個嚮導竟能如此強悍,把一個哨兵ALPHA壓著打,從而一見鍾情--還是一樣別誤會,他只是喜歡一切強悍美麗的東西,並且想將之收藏起來而已。

凡斯沒有料到來找亞那居然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麻煩,再加上褚冥漾出生算的掛不太好,原先還在猶豫是不是該通知亞那一聲,但是在亞那二度在他的食物裡面放了胡椒以後他很乾脆地消失了。

不過他還是很有良心地給亞那留了一封信,信上內容很短,我搬家了,不准來找我。

亞那看到信時其實也沒多想,但是雖說不去找凡斯吧,兩人之間偶爾還是有書信聯絡--好吧,電子通訊真是現代最偉大也最邪惡的發明。

總之,凡斯雖然舉家搬到了原世界,遠離了糟心的守世界,但是並沒有甩掉安地爾這個麻煩。

安地爾他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有辦法追蹤凡斯的所在地,凡斯深感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所以長年隻身在外,好應付安地爾的襲擊,每見一次揍一次。

這次凡斯大概是氣昏了頭,忘了自己還有個背後靈,沒有將對方揍死就急忙趕回守世界了解情況,這才引來安地爾這個滔天巨煩--詳細名稱是巨大的麻煩,但是因為太繞口,所以凡斯都叫他巨煩。

 

「滾蛋!」凡斯在抵達校門口時安地爾突然從背後出現想要抱住他,一個怒迴旋踢就將對方踹了出去。

「好無情!好歹我們都打情罵俏這麼多年了……」安地爾痛苦地捂著自己的肚子,「身為一個beta,你不覺得你實在太過火了嗎,我可是個ALPHA耶……」

凡斯嗤了聲,懶得理他。

就算是哨兵ALPHA,他也是來一個滅一個,誰理他。

妖師一家顛覆性別認知的源頭大概就在這裡,然後就一路歪下去了。

凡斯隨手丟給安地爾好幾個精神攻擊,讓對方在短時間內無法肢體活動後就抬腳跨進了校門。

那群膽敢害自家寶貝的蠢材,他來算總帳了!

 

 

 

昀羲碎念:

凡斯來算總帳了,啊哈哈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破流
  • 總算更新了!!!!(吃吃
    期待下一篇!!!
  • 拉麵
  • 終於等到了!期待下一篇凡斯的威力!
  • 璐絲
  • 噢,凡斯來了塊陶啊~~~~~
    怎麼辦我好期待他們被教訓的樣子膩
    一定是個腥風血雨的場面吧w(不要瞎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