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很苦逼。

在我千辛萬苦去向我兩個爹爹打聽他們當年的戀愛史,準備編纂成冊拿去給小秀獻寶時,一名凶神惡煞的黑袍就找上我了。

「離我閨女遠一點!」

閨女……這是哪個時代的用詞?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說實話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原本還以為是尋仇尋錯人,不過他一說閨女我就福靈心至地知道他是小秀的爸爸了。

而且,看起來好像還是家中地位排名最末的那一個……

其他陸續經過的學生指著我們竊竊私語,我也很頭大,我原先和小秀約在白園碰面,不過在我的堅持下改約到了清園,沒辦法,在白園的話我很容易想入非非。

不過這也造成了我現在被人圍觀的場面,怪尷尬的,用言靈祈禱一下哪個人在下一秒就改變這局面吧。

至於和對方溝通……顯然對方是個軟硬都不吃的,但是我哪可能乖乖聽話,小秀可是我未來預計的媳婦呢!

而且對方可是小秀的爸爸,更別說打了!女婿打丈人這傳出去能聽嘛!我絕對不會給漾爹爹抹黑的!

我的言靈起效很快,才想完我家的亞爹爹不知道為何就出現在我身旁,那個兇惡的黑袍立即被轉移了注意力。

「叫你家小子離我家閨女遠一點!」

「我拒絕。」亞爹爹回得也很乾脆,「他們想怎麼交往是他們的自由,我絕對不會干涉。」

「唉?洛維大叔?」漾爹爹跟在亞爹爹後面,探出頭來,「好久不見!衛禹有來嗎?」

「人類!」被喚作洛維的黑袍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他先去找小秀了……你管好你兒子!」

「嗯?亞漾怎麼啦?」漾爹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洛維,一臉莫名其妙,「我看他挺好的啊?」

「你兒子想追我閨女!」洛維氣得用手指著我,我想大概天下大部份的爸爸遇上看中自己女兒的小子都不會有什麼好臉色,所以我並沒有特別在意他的針對。

反正,小秀一定會是我媳婦的!我用我的血緣和菊花發誓!

「那有什麼問題嗎?」漾爹爹很困惑,「這不是表示你家小秀很優秀嗎?」

「我的女兒當然優秀!」洛維一臉憤慨的樣子,「但是你兒子不能追!」

「你這樣會被小秀討厭哦。」漾爹爹說,「青春期的女孩子最討厭長輩對自己的人際關係指手畫腳了,尤其是爸爸,還是個不會做家務的爸爸。」

隨著漾爹爹語畢,我親眼見到了何謂言語的殺傷力,堂堂黑袍被漾爹爹的幾句話就說得呆若木雞,似乎已經失去思考能力了。

亞爹爹嗤了聲,給了洛維大叔一個鄙視的眼神,隨即摟住漾爹爹的腰,「亞漾,我們是來告訴你,黑館入住手續給你辦好了,行李也用好了。以後你就直接住校,漾和我要去度第二次蜜月了。」

「啊?喔,一路順風。」我點點頭,頓了下,隨即大驚失色,「什麼你們要去渡蜜月?」

隨著我這聲嚷嚷,附近經過的其他學生很明顯腳步一頓,有幾個原本還在假裝晃悠的現在乾脆連裝都不裝了,直接豎起耳朵偷聽。

「是啊,反正你住校,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出乎意料,說這話的人居然是漾爹爹,「我和亞商量過,你也已經長大成人了,真有什麼狀況,代導人也幫你找好了,基本上我們不用太操心。」

「而且我想把握機會,和褚多獨處些。」亞爹爹說,「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看吧,雖然亞爹爹寵我,不過基本上他最愛的還是漾爹爹。

唉,即使我和小秀步入禮堂,我覺得我大概也不是她最愛的,她最愛的搞不好是各種基情……想想就有些辛酸。

「冥漾。」正當我沈浸在未來又酸又甜的微澀想像中時,一道溫厚的嗓音從我側方傳來,順勢一看,一個年輕人向我們走來,身後還跟著小秀。

「衛禹。」漾爹爹高興地揮手打招呼,我看見亞爹爹摟著漾爹爹腰的手稍微用了點力。

「喂!」洛維大叔似乎很不甘願被忽視,不爽地出了聲昭示下存在感。

「嗨,洛維大叔。」衛禹笑咪咪打了招呼,我心中有點疑惑,他們不是夫夫嗎?怎麼稱謂這麼奇異?

「啊呀!」小秀看見我兩個爹爹後,臉頰緋紅,雖然我知道她是因為興奮,不過心上人因為別的男人臉紅,這基本還是讓我很鬱悶的……

不過鬱悶的也不只我一個,我看見洛維大叔被小秀忽略後,那兇惡的眼神裡居然有一絲委屈。

「你、你們好,我是衛小秀。」小秀從衛禹身後閃出來,對著我兩個爹爹鞠了躬,非常有禮貌地自我介紹。

「哦,你好。」亞爹爹拉長了音,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下,微笑道,「我想妳已經認識我們了,我就不自我介紹了。」

「是、是的!」

這活像見到偶像的真愛粉!

「衛禹,你和小秀講完了嗎?」

「講完了喔。」衛禹衝著漾爹爹點點頭,轉頭對小秀笑得和藹可親,「那小秀,爸爸走了喔,要照顧好自己唷!」

「好的,爸爸!」小秀點頭微笑,「慢走喔!」

從頭到尾都被忽略的洛維大叔此時滿身怨念,已經重到無法讓人忽視的地步了,不過厲害得是,小秀和衛禹居然還是沒理他……

這人感覺好可憐啊……

「那爸爸就先走囉。」衛禹摸了摸小秀的頭,我好羨慕啊!雖然我知道他們是父女但是可以摸小秀的頭我還是超級羨慕。

「走吧,洛維大叔。」衛禹和小秀告別完,這才轉身面對散發了怨氣的黑袍。

「哼!」

等洛維大叔臭著臉丟下傳送陣走人後,我才後知後覺想起來,我忘記問漾爹爹他們是去哪裡渡蜜月了……

「希望他們成功啊。」小秀突然感嘆道。

我無視周遭其他同學探究的興味眼神,非常果斷地給自己和小秀下了結界。

「什麼成功啊?」

「唉?難道你反而不知道?」小秀訝異地問我,「你兩個爹爹要去蓬萊島找長生藥啊。」

「啊?」我詫異不已,「他們只跟我說要去度蜜月啊?」

「你還真好騙耶,怎麼可能那麼單純。」小秀說,「我爸爸說他們最近都在找長生藥,那種藥能將人類壽命延長一倍到兩倍,而且最好是身強力壯的時候喝,藥效才最好。」

「幹麻要找那種藥?」我很糊塗,反正校園內不會有真正的死亡啊,真不行還有醫療班嘛。

「你真傻,你不知道你兩個爹爹種族不一樣嗎?按照一般生物學來講,死神肯定會先來接走你漾爹爹的,到時候你要你的亞爹爹換個伴侶還是繼續孤獨終身?」

 

 

小秀說的話十分在理,但是我過去從來沒想過這些問題。

就像她說的,我被保護得太好了,每天都開開心心地在過,一生長到現在也沒什麼特別的巨大困擾,甚至,根本就沒想到替我兩個爹爹做些什麼。

我在黑館非常鬱悶地自我厭惡著,等他們渡蜜月回來,希望已經解決壽命問題了吧……

話說為什麼小秀知道我反而不知道啊!

難道漾爹爹比起我更信任小秀?這也說不通啊!難道是怕我擔心?可是連小秀都通知了,應該也沒想特別瞞住我啊。

就在我繼續面壁思過順便自我嫌惡時,我房間的大門被敲了三聲,然後……

它就被踹飛了。

誰這麼暴力!

我轉頭,一名紅髮紅眼的暴躁青年就站在我的玄關處,神情特別不耐煩。

「你的腦袋簡直吵死了,少亂想那些有的沒的,你兩個老爸一點都不需要你操心。」

哇靠這人誰啊?這麼囂張這麼欠扁!踹翻了我的大門不說,還好意思教訓起我來了?

「我是你的代導人,朱˙巴瑟蘭。」對方勾起冷笑,「想扁我,請隨意,只要你有那個本事,我不介意陪你打架。」

……代導人?

我瞪著他,他瞪著我,然後我在心中送了他冰牙語和妖師語的雙語髒話。

然後他的神情出現了一絲困惑。

哇哈哈哈竊聽我腦袋有什麼用,不懂冰牙語和妖師語你一樣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贏了!

「話說,你幹麻要竊聽我腦袋?」我現在還不會屏蔽術法,等會去翻點書把他給趕出去好了。

「你以為我愛聽?」他臉色很不屑,「是你兩個笨蛋老爸要求的,說什麼要是你不小心鑽牛角尖就把你打醒!」

……我很確定我兩個爹爹的原意一定不是這樣。

漾爹爹,亞爹爹,你們所託非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ㄘㄘ
  • 歷史總是會一再上演,不論是精靈和妖師、獸王和精靈、施虐者和受虐者(旁白語氣)
  • 647
  • 我好像看到當年的學長和漾漾
  • 亞里
  • 該不會最後亞漾跟代導學長在一起吧😂😂

    話說我好久沒來逛了,有學校的高三生最幸福了❤️
  • 訪客
  • 啥時更啊
  • 訪客
  • 啥時更啊
  • 訪客
  • 版主,更新更新*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