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褚冥玥看到條件立即就抓狂了,守世界上線後就私密冰炎,約到一處荒涼無人煙的地方打算好好解決。

「明人不說暗話,冰牙精靈在打什麼鬼主意?」褚冥玥一點也不客氣,亮出幻武直指冰炎的眉心。

「我以為條約內容寫得很清楚。」比較起褚冥玥的劍拔弩張,冰炎這邊氣定神閒,連符咒都沒拿出一張。

褚冥玥哼道,「內容確實對雙方發展都很有利,但是你們沒有讓步的理由,裡頭肯定有鬼。」

「妳看出哪裡有問題了?」冰炎說,「沒有,你們找不出毛病,所以覺得可疑。」

褚冥玥哼道,算是默認。

「我喜歡褚,純粹就只是這樣而已。」冰炎道,「但是我不能因為私人感情就無視冰牙星和地球之間的問題,所以想要趁早解決。」

「……就這樣?」褚冥玥抬眉,「所以該讚嘆你癡情嗎,冰炎殿下?」

「那倒不用。」冰炎說,「這條約是有時限的,你們最好快點考慮要不要簽。」

「到什麼時候?」

「到我不再愛褚的時候。」冰炎似笑非笑,「屆時你們可就連想簽都沒辦法簽了。」

褚冥玥氣得半死,她何時被人這樣在氣勢上壓倒過?

「你以為我們非簽不可?」她冷笑,「即使不和冰牙星簽約,大不了也就只是維持現狀,對我們來說反而少了一大變動因素。」

「那麼對於想和精靈結婚的人來說又是如何呢?」冰炎反問道,「首先,我相信白陵然為了自身利益,絕對會推動人類和精靈間的婚姻許可政策,到時候,要是想和精靈結合的人類,知道原本有這麼好的法案,卻因為妳的個人因素被排拒在外,我想他們肯定會抗議的,至於抗議……你們上次和平靜坐抗議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褚冥玥哼了幾聲,「要打就來,你以為我們不能打?」

冰炎暗中嘖道,真的跟褚冥漾說得一樣,他姊十分兇殘。

「謠言是可以製造的,到時候主客位模糊一下,就變成你們冰牙精靈要人人喊打了。」褚冥玥繼續冷笑,不為所動。

「那麼,妳想要什麼條件,才肯將褚交給我?」冰炎話鋒一轉,「我自認為這條約內容對雙方都很好,也能代表我的誠意。如果妳有哪裡不滿意,細部我們可以再談。」

「……」褚冥玥抽抽嘴角,這冰炎為什麼突然間變得這麼難纏?以退為進,攻守兼具,他來做大使時根本沒有這種談判能力啊。

褚冥玥當然想不到,這是冰炎在無殿被扇操練出來的成果,拜此所賜,冰炎的耐心整個飆高不少;耐心既然提升了,那麼談判上自然就心平氣和;心平氣和了,思路就靈活了。

只是養成了一個副作用,冰炎現在看到扇就想打──這點姑且忽略過去吧。

「算了,只要漾漾同意我就沒意見。」褚冥玥深呼吸,「但是你敢給我霸王硬上弓的話……」

冰炎臉一黑,「我不會。」他又不是強暴犯。

褚冥玥輕哼一聲,收了幻武,下線走人。

冰炎望著已經空無一物的地方,還真是乾脆俐落不拖泥帶水啊。

那麼,褚冥漾的家人總算是搞定了,就剩下褚冥漾本人了。

冰炎嘆口氣,這才是最困難的。他都要懷疑自己的情敵是不是所有的實驗室了。

 

冰炎下線以後,就發現褚冥漾在臥室發呆,看見他回來以後就開始支支吾吾,明顯有話想和他說。

「怎麼了?」

「呃,你剛剛去上守世界了?」

「是啊。」

「你去出什麼任務啊?」

冰炎略為奇怪地看著褚冥漾,這是想和他聊天的意思?

不對,對方是那個完全不解風情的實驗狂褚冥漾啊,雖說其他人都認為褚冥漾現在比起過往要好得多,不過他還是不要抱太大期望吧。

「沒什麼,上線和人聊聊天而已。」

褚冥漾聽了,瞠目結舌。

這是那個任務狂冰炎嗎?還上線純聊天?怎麼可能?

「你、呃,你和誰聊天啊?夏碎嗎?」褚冥漾鍥而不捨。

「你姊姊。」冰炎說,「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褚冥漾反問,「沒怎麼啊,就好奇你們聊了什麼而已。」

「沒什麼。」冰炎避重就輕,他總不能告訴褚冥漾為了把他追到手,他半是勸半是威脅地逼他家人簽署了和平條約吧。

雖說條約內容真的很不錯,但是感覺起來就像是趕鴨子上架嘛!

「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褚冥漾不滿了。

「就真的沒什麼。」冰炎說,「你真的好奇的話問你姊好了。」

「……」褚冥漾委屈地看向冰炎,「我姊她一定不會全講,你們是在聊關於我的事情嗎?」

「你今天怎麼了?」冰炎問道,「你之前從來不關心我上守世界幹麻。」

「那是因為我在忙啊。」褚冥漾更委屈了,「現在實驗只要等我回到地球進入實驗室就可以順利進行,理論數據都已經理清了。」

「……」之前搞那麼久居然都沒真正進入到實驗室嗎。

也對啦,守世界中的實驗能否在現實中進行本來也就是要等褚冥漾回到地球以後才能知道的。

「冰炎?」

「沒事。」冰炎咳了聲,「那麼,你今天會問得這麼仔細,我可以理解為你是要給我答覆了嗎?」

「什麼答覆?」褚冥漾很疑惑。

「……你還記得我對你表白了吧。」

褚冥漾臉微紅,吶吶地說,「記得。」

「那你的答覆是?」

「……所以,什麼答覆啊?這不是陳述句嗎?」

冰炎聽了簡直要栽倒。

「你願不願意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冰炎單刀直入地問。

「結婚……」褚冥漾忽然一陣惡寒,「我要穿婚紗嗎?」

「那不是重點!」

「那難道是你要穿?」褚冥漾猜測,「對啦,長相上你是比較合適……」

冰炎瞇起眼來,殺氣四溢。

「褚,我不想弒妻。」

「……」褚冥漾努努嘴,「暴力。」

「嗯?」冰炎摟住褚冥漾的肩,在他耳邊吹氣,「你可以試試我到底多暴力,想體驗嗎?」

褚冥漾被這麼一吹,立即滿面通紅,他自己都不知道那邊居然如此敏感。

冰炎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很驚奇,他從沒看過褚冥漾臉頰潮紅的樣子,褚冥漾太過理性,不論什麼時候表情幾乎都是淡淡的。

而現在,褚冥漾的表情逐漸變得豐富起來。

雖然奇景很可觀,不過冰炎沒忘了最初目的,打鐵趁熱,「如何?」

「什、什麼如何?」褚冥漾吞吞口水,不知怎麼有點燥熱。

「嫁給我。」冰炎在短短幾分鐘之內升級了。

「不、不是說交往嗎。」褚冥漾努力挪移身子,從未和他人這麼親密,冰炎的舉動害他很不自在,害羞的那種。

「那只是過程。」冰炎說,「你不願意嗎?」

這是他第一次談戀愛,所以冰炎其實有些無措,也並不知道這樣做是否合適,他只知道他會盡他最大努力來得到他想要的。

並且他也堅信,任何沒有走向婚姻而分手的戀愛,都是令人心痛的意外。

而他,不允許這種意外。

「倒也不是不願意。」褚冥漾鬆口,有些猶豫,「可是你我身分有點尷尬啊,不太現實。」

「這點我已經打點好了。」冰炎淡然地說。

看著褚冥漾一臉驚嚇的樣子,冰炎沒來由地覺得很抒壓,「我已經和地球政府談好,如果我們兩個聯姻的話,所需要簽訂的協議,對雙方都有利。所以你不用擔心。」

什麼狀況?

「這、這樣啊……」褚冥漾撇撇嘴,「我想說……呃、應、應該可以。」

「答應就答應,什麼叫應該可以?」冰炎沒好氣。

「我是願意啦……可是我不知道我家人那邊怎麼樣。」褚冥漾說,有點苦惱,「我不大確定他們會不會同意──而且冰牙精靈應該都很討厭地球人吧?」

「我想,是家人的話,會贊同你的選擇的。」冰炎微笑,「我家並不反對我娶一個地球男子。」

「是喔?」褚冥漾有點呆,這還真出乎他意料,「那就……沒問題了?」

「對,只要你同意了,什麼問題都沒了。」冰炎說,完全省略了兩個星球間的政治問題,他和褚冥漾的家人一樣,認為褚冥漾沒有必要知道太多。

「那、那我同意了。」褚冥漾總算明確點了頭,他喜歡冰炎,冰炎喜歡他,而且他很快就能幫烏鷲造個弟弟或是妹妹了,那再推三阻四就太矯情了。

「那我們是不是該有點明確的進展?」冰炎問。

「例如?」

回答褚冥漾問題的,是冰炎送上的親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