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班導師是一個光頭,見過這位光頭老師自嗨自我介紹後,褚冥漾深深覺得黑袍這種生物腦迴路都很有問題。

怎麼會有人歡迎學生去蓋他布袋呢?

 

課程比褚冥漾想得簡單了一些,主要就是念--也就是精神力之類的東西要控制好就是了。

但是這點褚冥漾就是做不到。

他試作的爆符老是會變成鈔票或是黃金,然後放一段時間就爆炸,看得他心痛如絞。

「冥漾,我覺得吧,這種符咒不適合你。」衛禹道,在他第一百零一次見證褚冥漾用爆符變出一疊鈔票結果鈔票自動銷毀的呆滯神情後,他深深認為,不能再讓朋友自己打擊自己了。

鈔票……那可是褚冥漾的命根子。

「沒有不會爆炸的符咒讓我學嗎?」褚冥漾深深哀傷了,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到這種絕望的感覺。

那種哈哈哈我發財了結果下一秒你的財產就都不見了的心痛感,各位能懂嗎?

要是還不懂,看得到吃不到總該懂了。

褚冥漾趴倒在桌上,他第一堂符咒課他就被自己打敗了。

明明爆符都畫完了!明明使用的元素都沒錯!明明爆炸也證明了威力可行!

但是為什麼就是要變成鈔票以後才爆炸呢………

因為你是財迷啊,褚同學。

 

第二堂課是異種學,褚冥漾覺得很新鮮,衛禹也同樣興趣濃厚。

這堂課是在教導學生如何辨認各種異種生物,包括身體結構和特殊能力,什麼吸血鬼啦、狼人啦、人魚啦都只是基礎,更高階一點的居然來自外星球,什麼妖靈啦、魔族啦等等。

不過褚冥漾迅速翻過課本之後有個疑惑,怎麼黑袍沒被列在上頭呢?衛禹對褚冥漾的疑問也表示贊同。

對啊,為什麼異種學的課本上沒把黑袍列入呢?這明明才是現成的活教材啊。

但是因為授課的是光頭黑袍,也是他們的導師,所以他們很默契地沒有開口詢問。

反正異種都覺得自己不是異種的。

 

第三堂課是幻武武器,這點褚冥漾和衛禹就真的是無能為力,畢竟他們兩人沒有幻武,聽也只能聽基礎。

不過因為之前褚冥漾有和萊恩還有千冬歲問過幻武的相關問題,所以並不吃力;倒是衛禹聽得非常困惑,常常要和褚冥漾討論。

只是他們最後討論的內容結合了異種學,開始往幻武無性生殖這種可能性的獵奇方向去了,讓周遭同學默默地移開了椅子,想離這兩個明顯腦袋有洞的轉學生遠一點。

倒不是褚冥漾和衛禹八卦想拉郎配,而是他聽說王族幻武難求,市場一定會有高價,要是能養一個王族幻武再分裂成各種幻武,接著高價出售,那他一定賺翻了。

這比原世界名貴寵物配種還要賺。

如果被冰炎知道褚冥漾這種想法,他大概會違背承諾再殺褚冥漾一次。

把他的臉都丟光了。

 

 

第三堂課結束後,褚冥漾和衛禹來到學生餐廳,這裡的課程和原世界很不一樣,學校重視學生的自主性,提供了場地和老師授課,但是隨便學生愛來不來,當然點名沒到會被老師詛咒,但是要是有本事躲得過,那老師就會判斷這個學生有足夠的實力不來聽課,並不會給予扣分。反之,要是沒躲過………那姑且就進醫療班躺著吧,分數也不用想了,絕對不及格。

並且早上下午一共就只有六節課,用餐時間很長,從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因此現在餐廳人潮並不是很多。

「衛禹,你要吃點什麼?」褚冥漾問,「你身上有錢嗎?」

「有是有,不過我不確定能不能用。我們本來的貨幣有效嗎?」

「沒,這裡使用的是卡爾幣。」褚冥漾說,他在搬來的第一天,冰炎就丟給他一張卡,並且告訴他這裡的錢幣流通,一卡爾幣大約是三十美金,他聽到得當下甚至脫口而出問說這邊的貨幣單位是不是有幾毛幾角,得到否定答案後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表示他只要花一卡爾幣就等於花掉三十美金耶!

而冰炎似乎很喜歡褚冥漾當下糾結無比的慘淡臉色,還涼涼落井下石地說他每個月的基本生活開銷都是一萬五以上,褚冥漾換算下來表情都裂了。

你這敗家黑袍,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

一瞬間褚冥漾真希望拿把掃帚把冰炎掃地出門。

哼,敗家子。

但是他聽到冰炎一個任務就能賺上百萬的卡爾幣後,嘴角一抽,痛定思痛,決定先把自己的收入提昇到和冰炎一個水平再說。

他一定要好好糾正冰炎扭曲的金錢價值觀,不然和他住,看他花錢如此揮霍他會心痛而死的。

即使那不是他的錢。

「真糟糕,我得靠你接濟了。」衛禹道,「我身上只有原世界的貨幣。」

「你家黑袍沒給你卡片刷嗎?」

「沒有,行李打包收一收就來了。」衛禹道,「是說你住哪啊?」

「黑館啊,說是棘館沒空房讓我住了。」褚冥漾聳聳肩。

「這樣?那搞不好我們是鄰居,洛維大叔說為了方便監視,也安排我住黑館了。」衛禹說,「你住幾樓?」

「四樓。」

「我住三樓。」衛禹有點遺憾,「不過沒差,只隔了一層。不過三樓好像是專門住黑暗生物的。」

「咦,你已經和其他人打過照面了?」褚冥漾很吃驚,「我都還沒碰過其他人呢。」

「嗯,有個惡魔大姊和吸血鬼先生,還有狼人管家。」衛禹說,「不管這些了,冥漾,我肚子好餓,我們先點餐吧?人開始變多了。」

「好,我去點,你先佔位子。」褚冥漾起身,去櫃台點餐時只停頓了一秒又往回走了回來,「衛禹,你看得懂菜單嗎?」

「啊?」

「我忘了這裡不是原世界,它使用的文字我看不懂。」

……我也是啊。」

「不然就隨便點吧?」

「應該吃不死人吧?」

「聽說死了也能復活。」

「那就、隨便點吧。」

「我知道了。」褚冥漾深呼吸一口氣,踏出悲壯的第一步。

要不是冰炎隨口提了有些食物是人類體質不能吃的,吃了會中毒死亡,他也不會這麼驚恐和小心。

吃個飯也得像是上戰場一樣,這什麼世界!

守世界,褚同學。

當褚冥漾再度來到櫃台前時,只見櫃台小姐笑容可掬地看向他,「新生嗎?」

「是。」

「看不懂菜單?」

……是。」

「沒關係,這就為您翻譯菜單。」

「麻煩妳了。」褚冥漾又驚又喜,這服務太貼心了!

只見櫃台小姐把手往菜單上一抹,原本的蟲字立刻替換成日本文字。

……小姐,可以轉成中文嗎?」

「啊,抱歉,因為前一個客人是日本人。」櫃台小姐面色不改地再把菜單轉回中文,心中暗笑褚冥漾的表情真逗趣--一臉妳是在玩我嗎的委屈樣。

是的,就是在玩你。

褚冥漾點了幾樣他耳聞過但是沒吃過的菜,再看價錢,不屈不撓地問,「請問新生可以打折嗎?」

「我們沒有再做打折哦。」櫃台小姐笑咪咪地說,「不二價。」

「那……可以量少一點,算我們便宜點嗎?」

「我們都是統一出單哦。」

「哦,好……」褚冥漾心如死灰地掏出錢包,心想他一定要回原世界收購一筆乾糧過來,這裡的消費層次太嚇人了!

「不過只要是本校學生,不論年級一律免費哦。」櫃台小姐甜甜地又補了一句。

「……」褚冥漾總算反應過來自己被玩了。

 

 

 

 

 

 

 

 昀羲碎念:

看到沒~~~敗家黑袍滾出去~~~~~

小貧窮的褚漾漾不能理解大土豪的金錢觀~~~~~~XDDDDD

 cwt40新刊預購明日截止,詳情請見置頂公告~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