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追你吧。」夏碎在原世界出單人任務,正好看到旅館電視播放的無聊偶像劇,「因為自己條件不足,就想辦法吸引偶像的注意,順便把偶像的未婚妻給淘汰掉。」

『那他老覺得我對他一見鍾情怎麼回事?』冰炎皺眉問道,『只有你開過這個無聊玩笑。』

「不是吧,冰炎,你覺得我去跟他說的?」夏碎換了另外一隻腳翹起,悠哉地躺在床上,「怎麼可能,我也就在電話中隨便提了幾句,還是幫忙應付你父親的。」

他們又說了幾句便掛斷電話。

夏碎伸了伸懶腰,他應該多出出這種輕鬆簡單的任務,把旅館附近不好的東西清一清而已,順帶把旅客中有精神方面困擾的人給撫慰一番,比如有失眠的就讓他能好好睡一覺。

嗯,而且又是千冬歲家的子產業,何樂不為。

把任務當成渡假的夏碎很愉快,一點都不知道自家搭檔因為他的敷衍胡扯陷入了某種神秘思考。

 

冰炎在黑館的房間思索著,褚冥漾已經回到了隔壁房間,他對褚冥漾查閱冰牙精靈的事情耿耿於懷。人心叵測,誰能保證褚冥漾不是懷有惡意的呢?

夏碎的話提供了他另外一種思路。

也許跟種族紛爭無關,就是個腦粉,覺得自己長得太醜,只好用這種方式引他注意?

但有這麼簡單嗎?光看褚冥漾的精神實力就不敢相信這種無腦舉動是他會做的事。

隔壁忽然傳出一聲爆炸,範圍很小,他挑眉,理所當然地移駕隔壁,看維特到底在搞什麼鬼。

「你在幹麻?」

褚冥漾一臉震驚地看著他。

「雞蛋不是放進微波爐裡面就可以熟的嗎?」

……但好像不是他以為的原因。

「誰告訴你的?」冰炎臉黑,明明戰鬥實力那麼高,結果廚藝技能是負的?這也太不平衡了。

「我以為的。微波爐不就應該任何食物放進去都可以熟嗎?」褚冥漾在短暫的震驚後,也沒對冰炎這個不速之客表達不滿,反而對微波爐憤慨起來了,「這個發明太爛了,我要研究一款不論放進什麼食物都可以自動料理的調理機。」

冰炎的眼皮子一跳,剛有什麼一閃而過,但太快了沒抓住。

褚冥漾繼續碎碎念,大體是抱怨這個微波爐太糟糕,各方面都需要一場徹底革命,為此他要拆了各款微波爐做分析等等。

「你可以去研究黑館的洗衣機,不論放什麼衣服進去都能自動洗好,很有趣。」冰炎想起了之前其他人提過的,褚冥漾的豐功偉業,順口提了句。

「你有用嗎?」維特的表情不知怎麼變得閃亮,「好用嗎?」

「嗯,滿實用的。」冰炎肯定道,但是他想起了褚冥漾的其他發明,又補了一句,「發明者太能搞事情了。」

「……嗄?」

「發明者是褚冥漾,你應該也知道,就是那個我落跑的未婚O。」冰炎想起了夏碎的猜測,試探了起來。

「呃……喔。」褚冥漾皺皺鼻子,這表情在冰炎看來似乎有些不高興。

不高興?

不高興什麼?難道還真讓夏碎猜中了?

兩人歷經一會想像的勾心鬥角後,褚冥漾再度開口:「為什麼說褚冥漾太能搞事呀?」

他真的不覺得自己有哪裡在搞事啊!

搞事的是他祖宗吧!

「他發明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褚冥漾差點怒上心來,竟然瞧不起他的發明,這個冰炎太有眼無珠了,當著當事人的面這樣罵他!

「滿厲害的。」

他一定要讓冰炎……呃?

思考被突來的誇讚打斷,褚冥漾眨眨眼:「厲害?」

有心想測試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夏碎說的那樣欲擒故縱,於是冰炎說著違心之論,輕描淡寫地說:「是啊,蘭德爾對他發明的釀酒器讚不絕口,還說下次希望可以選擇血液的口味。」

但是選擇血液口味他還要逐個去把每個種族的血拿出來做測試合本,成本高不說,他個人不想去嘗試啊,那是在接收委託的情況下才發明的東西。

「其他人也說很遺憾褚冥漾跑了。」冰炎若無其事地打量褚冥漾的神情,想從中看出點什麼。

「那你有遺憾嗎?」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問。

冰炎愣是從他語氣中聽出一點不確定與期待。

難道還真是夏碎說的那樣,是他自己想得太複雜了?

「有吧,我可以接受退婚,但是這種莫名其妙搞消失的方式,我無法接受。」

褚冥漾聽了糾結起來了,原來冰炎可以接受退婚嗎?那他何必易容成這樣還被冰炎一見鍾情呢?

不過沒想到冰炎人長得這麼帥,結果眼光這麼怪。

「你很在意?」

好歹是從小就約定要啪啪啪的人,當然多少會在意。

但是冰炎誤解了這種在意,他在心裡冷笑,原來真的是欲擒故縱,他才不陪這種心機O玩這招,這樣看起來,褚冥漾至少該順眼多了。

起碼能因為安地爾一番煽動言語就落跑的人,應該是沒多少心機的,雖然蠢笨了點。

沒多少心機又蠢笨的褚冥漾正頂著那張特醜的易容裝,十分難得地對他啪啪啪夥伴感到愧疚。

「你不用在意,反正與你沒有關係,你也不用多想什麼不屬於你的事情。」冰炎懶得跟褚冥漾廢話,直接道。

考慮到對方好歹是個O,所以比起平時的疾言厲色,他的語調還是調整過的相對溫和版。

「等一下。」褚冥漾敏感地察覺到冰炎好像在說很重要的事情,但依照對方嘴硬傲嬌的模式,他要怎麼解讀?

冰炎挑眉看他。

「你對我有想法?」

冰炎白眼都要翻天上去了:「沒有。」

褚冥漾才不信,他可是親自見到亞那跟凡斯的對話。

「你沒有對我一見鍾情?」

到底哪裡來的臉!

冰炎正要開口,卻突然靈光一閃,發現了破綻。

一見鍾情的說法是從夏碎惡作劇開始,到亞那被耍捅到凡斯那裡,事後他解釋過了,這件事並沒有外傳。

但是,這個維特的物靈神可以入侵網路。

一般機密情報都不會存在手機中,手機對他們來說就是用來聊天放鬆的,因此警戒非常低。如果只是路過看看,那他們根本就不會發現。

「你從哪裡來的自信,會覺得我對你一見鍾情?」

「我這張臉很特別呀。」

「……」

看見冰炎沉默,褚冥漾警覺了起來。

最後,冰炎露出一抹笑容,陰森森的,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確實很特別。」

褚冥漾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哪裡猜錯了,冰炎已經接著說下去:「特別到我……」

他原本想說連看都不想再看一眼,隨便他死在哪個角落算了。又想到維特在查冰牙精靈的資料,還是放在視線範圍內比較保險。

「想推薦你當參賽人員。」冰炎話到嘴邊拐了個彎,露出毫無溫度的冷笑,「大競技賽,妳當候補選手,知足吧。」

「什麼大競技賽?」褚冥漾一臉懵,如果老頭公在的話就能及時提供情報,可惜現在老頭公無法正常使用。

「公會學院替學生們舉辦的大型競技活動。」冰炎說,「反正你總認為我對你有想法,乾脆就如你的意好了。活動期間內,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開心嗎?」

褚冥漾:「……」不開心。

看著褚冥漾的臉垮掉,冰炎又覺得不對,這神情不像對方喜歡他啊。

假設物靈神入侵網路為前提,把亞那跟凡斯的對話給維特看的話,那確實可以理解為什麼維特老覺得他對他有想法。

但是一提到褚冥漾的名字,維特又表現得很怪。

到底怎麼回事?

 

 

「矛盾心理吧。」夏碎咬著餅乾,放任千冬歲在另外一邊跟自己新收的式神吵架,「那個維特確實很怪。不過冰炎,我覺得接下來要擔心的不是他。」

「安地爾混進學院了。」夏碎說,「水鏡持有者看到安地爾在學院內,似乎想要帶走什麼人。」

「不,沒看得很清楚,也不曉得那個被硬帶走的人是誰。」

「但反正沒好事。」

「不知道怎麼混進來的。」

「不會是維特,我認為安地爾不會易容成那樣子。」

「對,你說得沒錯。」

「……你把維特直接放進候補名單了?」

一直到通話結束,夏碎都不曉得冰炎為什麼就直接強迫維特接候補了。

 

冰炎的盤算是,不管褚冥漾的目的是什麼,既然查的是有關冰牙精靈的資料他就不能視若無睹,放在眼皮子底下監視才安心。

其實如果能直接監聽心聲會方便很多,但褚冥漾太強,一有異動馬上就會警覺到,目前也只能放著了。

而褚冥漾對自己成為候補一事非常不高興,他並不想引人注目,儘管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新生中最有名的那一個。

隔天上課時,他很虛心求教地問了千冬歲有關大競技賽的事情。

畢竟冰炎只撂下這句話人就閃了。

「顧名思義,就是大型競技活動。」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對維特主動搭話覺得有些驚訝,他還以為跟西瑞同電波的人一定也腦子有病,交談後才改觀,「這是滿難得的活動,只限二十二歲以下的人參加。每個人都可以組隊報名,通過預賽便取得參賽資格。每一名隊伍至少三人,最多六人,第一名獎品很豐盛喔。」

「主要比什麼?」

「各式各樣的都有。」千冬歲說,「最受歡迎的是哨兵嚮導的二對二比拼,這個環節每次都有。其他的諸如尋寶、闖關、解謎等等也都有。」

「組隊條件?」千冬歲想了一下,「沒有啊,只要人數符合資格,報名就能參加了。」

「所以預賽還沒開始?」

「還沒啊。」千冬歲奇怪地看著褚冥漾,「維特同學,你是想參加嗎?」

「不想。」

「我也覺得維特同學不要參加比較好。」喵喵在一邊把話給接過去,「不然O在比賽時發情太難辦了。」

「啊?」褚冥漾瞪眼,「有發生過嗎?」

說實在的,褚冥漾從小長到大,沒經歷過發情,但也聽說發情非常難熬,他曾經做了無數次想像練習,但在遇上以前,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用。

「有啊,上一次就發生集體O發情,害得學長得避開都沒上場。」喵喵憤慨地說,「忙死我們醫療班了。這一次我一定要對那些對學長有想法的O施加暗示,讓他們就算想發情也發情不起來!」

……這就是你從醫療班跑來嚮導班的理由嗎?

「不過今年已經確定會是學長上場了,聽說是上次沒有參與,很多人都在抱怨。」千冬歲說,「我也想看看黑袍的戰鬥,一定能有所收穫。」千冬歲一推眼鏡,「對了,維特同學聽說是已經可以跳級考袍的程度,我也想交流一下。」

褚冥漾:「……啊?」

「萊恩是我的搭檔,他的程度我清楚,能直接對他施加暗示讓他把鬼火當成你……」千冬歲瞇起眼,「同為嚮導,來場友好的切磋如何?」

褚冥漾內心想:『才不要!』

 

昀羲碎念:

即將邁入十月底,於是即將暫停更新

十一月應該還會加減更一下,但是就沒這麼頻繁了,窗的機率大概有75%

如果我能趕出來,屆時會再放出本公告(但是預購一定沒時間弄,可能就直接場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等待大大的奇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