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1. 冰漾肉本,沒有劇情,就是肉,有愛有尊重有信任的肉。
  2. 各種調教道具輪番上陣,主奴關係,SM遊戲。
  3. 因為寫嚮導寫到ㄎ一ㄤ掉,試著抓回比較正常點的肉。
  4. 再強調一次,只有肉,邏輯劇情不存在。
  5. 各種玩法各種捆法各種圈圈插插。
  6. 未成年者請勿閱讀。
  7. 雖然叫手冊,但其實跟手冊沒關係。
  8. 雖然說很多玩法,但是如拳交、獸交或是強姦3P等凌虐性的玩法不會出現。
  9. 穿環可能、蠟燭可能、野戰可能、各種地點都可能。
  10. 兩人一開始沒有認出彼此,是在以為對方是陌生人的情況下開始的。

 

 

 

 

褚冥漾戰戰兢兢地來到了眼前陰森森的黑色建築物。

這裡地處偏僻,毫無人煙,矗立山林,要不是西瑞派人領他來,他根本就找不到這地方。

他深呼吸,反覆做了心理建設後,抖著腳踏入了在業界中大名鼎鼎的黑館。

 

「歡迎光臨,請出示推薦函。」一樓大廳非常氣派,櫃台使者是一名可愛的娃娃臉,胸口掛著的名牌上寫著黎沚。

褚冥漾抖著手拿出了推薦函。

「是羅耶伊亞家的推薦人啊?」黎沚確認了推薦函上屬於羅耶伊亞家的特殊鋼印後,還未來得及開口,又見褚冥漾拿出了另外一張推薦函。

「雪野家的?」黎沚瞪大眼睛。

「不不不行嗎?」褚冥漾抖著身體,又拿出了兩張。

「鳳凰家跟史凱爾家?」黎沚原先只是小小驚訝,現在則是深深震驚。

「是、是的……」

看出褚冥漾已經緊張到快缺氧了,黎沚趕緊拿出一本測驗塞給他。

「是第一次吧,這些題目要麻煩你寫一下,務必要正確誠實地做答,這樣我們電腦系統才能幫你安排最適合的調教師。」

聽到調教師三個字,褚冥漾臉色更紅了,支支吾吾地應了聲,拿了測驗本就往沙發那邊跑,像是想離黎沚越遠越好。

「等等,小朋友,你還沒拿答案卡跟筆!」黎沚從櫃台追出來,耐心且盡責地跟褚冥漾解釋:「這裡所有一切都是保密的,你不用那麼緊張。」

「等等你做答完之後,要麻煩你將答案卡插入那邊的電腦槽口,分析完成後,會顯示電腦幫忙配對的最佳調教師,一般都會有兩個到三個,你自己憑直覺選一個就行,直接按下螢幕按鈕就好。」

「到時候收到通知的調教師會顯示他可以的時段,你再去做選擇就可以了。」黎沚說,「選擇完畢後,你可以選擇是否要易容戴面具什麼的,我們有專屬的化妝室,也有化妝師可以幫你上妝打扮。不過那就是另外付費了。」

「還有,每個調教師的規矩都不一樣,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褚冥漾謝過黎沚,拿了紙筆就到一旁乖乖作答起來。

 

第一題:是否有性經驗?

否。

第二題:是否接觸過SM遊戲?

否。

第三題:希望調教師的性別?

男。

第四題:是否願意與調教師建立戀愛情感關係?

願意。

第五題:是否能接受調教師有其他奴隸?

不接受。

第六題:對於自己的服從性,請從一分到五分估計。(越高分服從性越高。)

四分。

(褚冥漾寫到這裡時,不禁為自己長達二十五年被褚冥玥奴役的歲月掬一把辛酸淚。)

第七題:對於被灌腸的接受度,請從一分到五分估計。(越高分接受度越高。)

三分。

沒試過,應該算普通吧。

第八題:對於被皮鞭或其他類似道具歐打的接受度,請從一分到五分估計。(越高分接受度越高。)

兩分。

他怕疼。

第九題:對於侵入性的道具如包括但不限於跳蛋、按摩棒等的接受度,請從一分到五分估計。(越高分接受度越高。)

三分。

第十題:是否能接受三人以上的性愛經驗?

否。

第十一題:是否能接受在調教時被調教師以外的人注視?

否。

第十二題:是否願意嘗試較為刺激的玩法,如包括但不限於蠟燭、穿環?

不知道。

第十三題:是否要對調教師保密身份訊息?

是。

第十四題:承上,是否要在調教全程中遮容?

是。

第十五題:對於捆綁的接受度,請從一分到五分進行估計。(越高分接受度越高。)

三分。

第十六題:接受拳交或獸交等較為危險的玩法嗎?

不接受。

嚇都嚇死了

第十七題:是否接受調教師假裝成陌生人進行強姦玩法?

不接受。

 

 

接下來都是類似的問題反覆詢問,大概是希望做答者更審慎小心一些吧。

褚冥漾檢查了好幾遍,確認自己每題都是發自肺腑的答案後,起身,插卡,靜待結果。

大約過了十分鐘後,他的批配對象只有一個,代號是:

 

冰炎。

 

黎沚剛剛不是說一般至少會有兩個以上嗎?

褚冥漾有些茫然。

不過算了,只有一個也省了選擇的麻煩,褚冥漾按下按鈕,發現對方現在的時段就是空著的。

褚冥漾盯著那個現在就試的按鈕,猶豫不決。

西瑞說過一般調教師都很忙,不太可能一去就遇上,為防萬一他還是洗過澡才來的,可是……

他咬咬牙,這次要是出了門,他下次可能就沒那個勇氣再踏進來了。

於是,他按下了現在就試的同意鈕。

 

 

黎沚領著他來到了化妝室,褚冥漾會一些基礎的化妝,所以婉拒了化妝師的服務,自己就地取材,給自己弄了頭髮,選了一個面具戴上。

這是一個基礎頭盔型的面具,戴上後,基本只能看到眼睛跟下巴,頭髮都見不到一根。

黎沚告訴他,準備好就從另外一扇門出去,他的調教師在四樓零一間,找號碼四零一就對了。

他順著指引,來到了四零一門前。

只要踏進去,他、他也就是破處的人了。

他緊閉著眼,身體遠離著門,伸手敲了敲門。

「進來。」旁邊的對講機忽然就響起來了。

褚冥漾一聽聲音就酥了,這聲音,跟他以前暗戀的人聲線好像啊!

他抖著身體進去了。

室內佈置得相當令人放鬆,像是高級SPA會所,角落不但有水聲漱漱的裝置藝術,空氣中也有淡淡的薰衣草花香跟輕柔的音樂。

緊繃的神經終於鬆了一些。

這是一間客廳,另外還有三扇門,其中一扇旁邊還有個窗口。

「過來。」

褚冥漾乖乖走到窗台前坐下。

「我是你的調教師冰炎。」透過窗口,淡然好聽的聲音傳來,「我看了你的測驗結果,判斷你是屬於相當容易緊張的類型,沒事,沒經驗都會這樣。」

「對、對不起。」褚冥漾反射性道歉。

「不用道歉。」冰炎輕笑,「有鑑於你是完全的新手,我有些觀念必須教導你。」

「首先,調教這種性愛遊戲建立在我們彼此同意、互相信任的情況下才能成立。你我雖以主奴區分,但實際上我們是平等的,是你授權給我掌握你的身體,否則就淪為性暴力了。」

「嗯。」褚冥漾點點頭,一臉呆。

「我看了你寫不排斥跟調教師建立戀愛情感關係。」冰炎說,「正好,我也想找一個可以接受調教的伴侶。」

褚冥漾的測驗結果完全符合他心目中的理想人選,但實際情況如何,還是得試試才知道。

「前三次,我不會吻你、擁抱你、進入你,純粹只會以道具進行調教。」冰炎說,「第四次,如果你我契合,我希望能建立戀愛情感關係,也就是說,第四次之後,我希望我們能彼此坦誠相待。」

「在這期間,你有權力隨時喊停。但是一旦建立正式關係,我就不希望你輕易反悔,了解了嗎?」

「了、了解了。」褚冥漾連忙說,嗚,咬到舌頭了。

「想必櫃台人員有告訴過你,每個調教師的習慣都不一樣。」冰炎繼續說,「我習慣要求我的奴隸每次進行調教前,進行灌腸清洗與擴張,一來衛生,二來是為了不讓你受傷。」

「我會根據測驗結果更動調教力度,但人通常都會對自己有誤解,如果你在測驗時誤判了自己的接受能力,理所當然會影響到我的調教手段。這時就需要設立安全詞。」

「安全詞是奴隸在調教時判斷自己已經不堪負荷,對主人發出的求救訊號,如果你在中途覺得自己已經要承受不住,就喊安全詞。」

「但是安全詞不能濫用,如果你太常使用安全詞,我會判斷你不適合這種遊戲,解除關係。」

「現在設立你的安全詞吧。」冰炎說,「不要是語助詞那種容易令人混淆的。」

……人名可以嗎?」他想設颯彌亞。

「不行。」冰炎斷然拒絕,「人名也是令人混淆的一種。」

「那、那就半精靈吧。」褚冥漾吶吶地說。

「半精靈可以。」冰炎說,「洗過澡了?那麼現在,躺到沙發上去。」

褚冥漾聽話地起身,走到那張大型單人躺椅上躺了下來。

沒一會兒,透過窗台跟他對談的男人走了出來,對方穿著輕鬆的襯衫跟牛仔褲,也戴著跟他一樣的面具,除了眼睛跟下巴以外什麼都看不見。

「希望我們有把彼此面具摘下的一天。」冰炎微笑,「我去拿灌腸的道具,等我出來時,我要看見你已經把衣服全脫了。」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

太糟糕了,他已經要有反應了。

這個調教師怎麼跟他暗戀過的學長身形也這麼像!

 

冰炎進了另外一間房間,褚冥漾眼角餘光瞄到那應該是一間道具室,選在客廳這種地方可能是為了讓他放鬆吧。

他愣神了一下,趕緊把自己剝光,然而猛然脫光的後果就是一陣哆嗦。

雖然房裡暖氣很足,他還是不怎麼習慣赤身裸體。

冰炎推著灌腸的道具出來,看見褚冥漾已經全裸躺在躺椅上,不禁勾起笑容:「做得很好。」

褚冥漾臉都要紅透了。

冰炎喜歡褚冥漾這種青澀稚嫩的反應,他喜歡一個人慢慢染上屬於他的全部味道,可惜會接觸這圈子的人基本都是老江湖了。

平白撿了一隻小白兔,他得克制點別把人嚇跑。

「現在趴下,屁股翹高。」冰炎說。

褚冥漾聽話照做。

他感覺到冰炎抹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在後穴後,就有異物塞了進來,身體反射性地想將之排出去。

「放鬆。」冰炎說,拍了他屁股一下,「只是幫你灌腸而已,忍住。」

褚冥漾感覺到已經有液體被灌入後穴,不禁難受地呻吟起來。

「你是完全的新人,我不會太過分,只有兩百CC而已。」冰炎說,「放鬆。」

這次他改去拍褚冥漾的背。

褚冥漾奇異地被安撫了。

也許是環境的關係,不像他想像中那麼冰冷,灌腸的場所也不像醫院,無形中減少了許多他緊張的因素吧。

「好了。」冰炎說,「現在我要拔出來了,你要負責夾緊,不准漏出來。」

因為沙發很貴吧。

褚冥漾憋著氣,一點都不敢大意。

待冰炎拔出後,褚冥漾依然還在忍耐,偏著頭,可憐兮兮地望著冰炎。

「現在想排泄是正常的,灌腸本來就是為了清潔腸道。」冰炎輕笑,「我要你反覆這種行為到排出來的東西都是清水為止,了解嗎?」

褚冥漾閉著眼點點頭,緊抿著嘴唇,他已經有些出汗了。

幸虧來之前聽了西瑞的話禁食了……

雖然他覺得西瑞不過就是找了個理由堂而皇之地把他的炸雞給搶去吃了而已。

灌腸一直重複了三次,褚冥漾平時口味就不重,很快就將體內髒汙排乾淨了。

冰炎念在褚冥漾是初學者,沒有要求對方當著他的面排泄,放人自己去廁所解決了。

「我會要你只靠後面高潮,為此必須建立敏感度的調教。」冰炎說,「第一次我會解說得詳細點,你有問題必須隨時開口問。因為往後,一旦建立關係,我就不會再重複,也不喜歡命令被質疑。」

「好的。」褚冥漾點頭。

「我將會掌控你的欲望,你所有的發洩都必須經過我的允許。」冰炎輕聲說,「我也會掌控你的行動,現在,跟我過來。看到那邊的單槓了嗎?」

褚冥漾被領進另外一間房間,這裡看起來像健身室。

這個單槓有些怪,它是一組的,一個高一個低,底座甚至可以調整寬度跟長度。

冰炎拿出了皮製手銬:「我要將你綁起來。」

褚冥漾抖了一下。

「只是讓你舒服而已,記得嗎?我說過這是在彼此同意、信任下才能成立的遊戲。」冰炎的聲音再度安撫了褚冥漾,「或是,你想要喊安全詞呢?」

褚冥漾搖搖頭,抱著壯志斷腕的決心。

冰炎笑了。

他給褚冥漾套上了項圈,扣在比較低的單槓上,手也用手銬銬了起來。腳則分別靠在了較高的單槓上,調整了單槓之間的寬度後,呈現M型大開於冰炎面前。

「接下來會給你抹一些放鬆的藥物,不傷身。」冰炎拿起一罐褚冥漾認不出來的藥膏,沾了一些便往褚冥漾的後穴抹,試探性地伸入了一根手指,接著是倆根、三根……

「唔……」褚冥漾悶哼出聲,隨著冰炎手指的進出摳挖,跟方才灌腸完全不同的感受讓他發自內心地顫慄起來。

直到冰炎碰到了一點。

「啊!」褚冥漾猛然彈跳了一下,瞳孔放大,萬分驚恐。

剛剛那觸電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你很有天賦,敏感度不錯。」冰炎退出手指,換塞了一個小型的跳蛋進去,正好壓在那一點上,「我要你記住這種感覺,跟身體其他地方連結。」

他掐住褚冥漾胸前一點,帶著薄繭的手指在嫩紅上略微粗暴地捏揉搓挖,緊接著就是跳蛋震動了起來。

「啊、啊嗚……」從沒開葷過的褚冥漾腰身不斷像離了水的魚彈跳,「唔嗯……嗚……」

冰炎關掉了震動。

褚冥漾大口大口喘氣。

要死了,剛剛太刺激了!

「這只是最低速。」冰炎悠悠地說,「以後會慢慢加大力度,現在,深呼吸。」

褚冥漾聽話照做。

腳上頭下的體位讓他感覺離天花板好遠,連帶著意識也慢慢不清楚了,那一次,冰炎用了跳蛋跟他的乳頭建立連結。在結束前,只要冰炎一用同樣的手法觸碰他的乳頭,後方就會湧現被跳蛋頂弄的酥麻感覺。

「第一次,讓你舒服吧。」冰炎笑,將跳蛋推得更深,同時手握住褚冥漾的分身,控制起前後的節奏,一快一慢,一慢一快,分身在他手裡逐漸脹大,褚冥漾低聲啜泣著。

最後,冰炎放開了褚冥漾的分身,在頂端用手輕彈了一下,「想辦法射出來。」

「啊……」可是手腳都被銬住了,連腿都合不了,更遑論摩擦了,怎麼射?

褚冥漾委屈地看向冰炎。

冰炎將跳蛋控制器交到了褚冥漾手上,「自己感受,等你射出來,這一次就算結束了。」

褚冥漾茫然,他的欲望不上不下地卡在那兒,結果冰炎說等他射出來?

冰炎不等他反應,便去掐早已泛紅的乳尖,瞬間酥麻的感覺又出現了。

褚冥漾反射性地按下手裡的跳蛋開關,頂到了那一點突起,刺激加劇,不禁又啊啊地呻吟起來。

冰炎看了看頂端已經在漏的分身,第一次就要對方靠後面射出來也確實太強人所難了,還是幫個忙吧。

他的手再度覆蓋上已經頂起卻射不出來的陰莖,極富技巧地搓了幾下,白色液體便噴發而出。

「嗚、嗚嗚……」褚冥漾羞恥地留下生理性的淚水,他竟然差點就只靠後面射精了。

「別哭,你做得很好。」冰炎拿走褚冥漾手裡的控制器,「這只是讓你體驗一下而已。」他慢慢解開褚冥漾的束縛,對方幾乎虛軟地站不住。

冰炎挑眉。

就算是第一次,這體力也太扯了。

「你從沒自己做過嗎?」

褚冥漾大窘,低頭埋住臉,半晌,才幾不可聞地嗯了聲。

怪不得這麼敏感。

冰炎心情十分愉悅,這算是他撿到寶了。

「算是給你的福利。」冰炎將褚冥漾公主抱了起來,重新走回一開始的躺椅上。

「趴好。」

褚冥漾乖乖轉過去。

服從性也很好。

冰炎瞇眼,他更感興趣了。

他給褚冥漾按摩放鬆,手法舒服到褚冥漾幾乎要睡著了。

最後,褚冥漾是因為落在屁股上的力道加大才猛然驚醒的。

「需要我給你穿衣服嗎?」冰炎打趣道。

「呃、呃不用。」褚冥漾這才後知後覺想起自己還是全裸的,臉又紅了。

這個小奴隸神經挺大條的。

「我沒將跳蛋拿出來。」冰炎說,「我要你含著它回家,並且每晚都要含著它睡覺。這是我給你出的功課。下禮拜,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

「這是為了訓練你的擴張。」冰炎說,「每一次的時間有限,要是在擴張上花太多時間,你就只能享受到一點。」

「我會準備灌腸道具給你,剛剛教過你的都還記得吧?下次來之前,我要你不但已經清潔好,並且也擴張好了。」

褚冥漾紅著臉點點頭。

「現在穿衣服,等等告訴我你的想法。」

 

重新穿戴整齊的褚冥漾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一想起剛剛的體驗還是臉紅心跳。

嚴格來說,冰炎只不過是用道具幫他高潮而已,如他先前所言,沒有吻他、沒有抱他進入他。

可是才一次而已,他居然就開始期待起正戲了。

「我覺得……」他吞吞口水,「很舒服。」

冰炎笑了笑:「我的榮幸。還有呢?」

褚冥漾歪了歪頭,困惑。

還要講什麼?

「接受度,方才的程度,你覺得可以加深,還是維持或是減弱?」冰炎引導式地問,「關於灌腸、捆綁跟道具。」

「都、都考以……」褚冥漾又大舌頭了。

「我知道了。」冰炎笑道,「都可以再強烈一點?」

褚冥漾點點頭,臉色已經熟透了。

「不用擔心我會把你當成淫蕩的人。說真的,這種遊戲,如果對方毫無反應會非常無趣。」冰炎說,拍了拍褚冥漾的背,「你原路下去就可以了,櫃台人員會幫你安排好,等等告訴司機你要在哪裡下車就行。」

 

一直到褚冥漾回到家,躺到床上後,他已經迫不及待等下一次了。

 

另一邊。

「你居然配對成功了?」夏碎十分驚愕,「就你那條件,要完全的新人,服從性又要高,還得沒什麼脾氣,最重要的是你上哪去找一開始就信任你的新人跟你發展戀愛情感關係啊?」

「對方自己送上門的。」冰炎悠悠地說,「老妖婆發明的電腦系統自動配對,算她終於做對了一件事。」

「……行吧,你高興就好。」夏碎說,「不過這只是第一次吧,要是之後他給你嚇跑了呢?」

「再說。」冰炎聳肩,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繼續講電話,「再驚嚇也不會比挑到自己弟弟驚嚇。」

夏碎猛然掛了電話。

抓著他黑歷史有意思嗎!

 

 

 

昀羲碎念:

試著讓肉正常一點,我要證明我還是可以正常的(正經臉

(尸比

 

有緣就有下一回,無緣就隨風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