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接下來一整週除了做冰炎給的功課外,還自己做了精神訓練。

什麼精神訓練?

就是上網搜了一堆醜男怪男的照片,然後在心裡給冰炎套上去。

結果如何,只有等週末時才知道了。

話說回來,難道冰炎完全不在乎他長什麼樣嗎?

 

冰炎當然在意。

只不過他的自我調解方式跟褚冥漾完全不一樣。

他用軟體捏了個人頭,然後套上了不同的五官。

反正褚冥漾的頭型都給他摸出來了,挺圓挺好摸的。

摸起來的觸感跟他以前喜歡的學弟也滿像的,這有點麻煩,要是以後碰見,讓對方以為自己是替身的畫就麻煩了,最好是長相有明顯的區別比較好。

畢竟對方的身形跟聲線甚至頭型都太像了。

『別想那麼多,搞不好對方一看見你就跑了。』夏碎聞不得戀愛的酸臭味,盡職地提醒,『畢竟是王族後代,這名頭說出去都可以嚇死人了。』

堂堂王族後代有這種興趣,輿論會很精彩。

「跑了再說,還有最後一次。」冰炎哼道,「我已經不當王族很久了。」

『是是是,最年輕的股神。』夏碎敷衍地恭維,隨即正色道,『我說真的,冰炎,一般人就算不缺錢,也是要工作的。你可千萬別有叫對方辭職陪你、你養他就好這種想法。』

「我有分寸。」冰炎才不承認他真的有考慮過。

因為人生太閒太有錢,一直想談戀愛的冰炎在遭遇初戀滑鐵盧以後就單身到現在也不是沒原因的。

首先是性趣特殊,再來控制欲過強,卻又喜歡初出茅廬的純情類,這種小白兔要是沒人帶進圈子根本就踏不進來。

褚冥漾是第一個跟他配成功的,以後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他得忍耐,別真的把人嚇跑了。

 

時間再度來到兩人都相當期待的週末。

 

這次冰炎把褚冥漾帶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這房間更大了些,不過少了其他大型的調教設備,佈置得就像一般臥房。

只不過這床雖然大,但是上方橫樑上卻垂下了四根鐵鍊,分別用來銬住手腕跟膝蓋。

「那個今天用不上,以後有機會再說吧。」冰炎注意到了褚冥漾的視線,笑著解釋了一句。

「今天你一樣只要享受就好。」

「要做什麼?」褚冥漾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

「這麼迫不及待?」冰炎微笑。

「不、也不是啦……」褚冥漾有些吞吞吐吐。

主要是他想趕快實驗一下,如果冰炎長得很醜皮膚還坑坑巴巴的話到底有沒有影響嘛。

「不過你可能要失望了,今天我比較想跟你做精神上的交流。」冰炎讓褚冥漾坐到臥室中的雙人沙發上,調暗了燈光,褚冥漾這才發現面前的牆壁是設計用來放影片的。

「有偏好看什麼電影嗎?」

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動畫片……不要太悶的。」

「你比較喜歡哪種風格?」動畫片啊,跟他學弟也是挺像的,他還記得之前他學弟偷偷摸摸躲在床舖裡面看動畫,那躲藏的樣子都讓他以為是謎片了。

「溫馨、感人或是好笑的吧。」褚冥漾謹慎地說,「那你呢?」

「我本身沒有特別的偏好。」冰炎回道,「不過我願意陪你看任何你想看的。」

他被撩了!

他絕對是被撩了吧!

打住,褚冥漾,你要想想,如果這個男人摘下面具是個厲鬼級別的醜臉可怎麼辦,冷靜下來!

不得不說,褚冥漾這種想像力訓練真的有些成效,原本加速的心跳又慢慢緩和了。

「我對動畫涉獵不深,不如你來挑吧?」冰炎將遙控器交給他,仔細教導操作,「這邊有分類,對,點進去……嗯,這邊都是,看你想看哪一部吧。」

褚冥漾驚愕得合不攏嘴,他沒見過哪家電視強成這樣,沒有分台,只有分類!

「不過還沒出光碟的就沒辦法了。」冰炎說,「我還沒來得及轉錄進去。」

原來是另外燒的……但這也很厲害了!

他剛剛光是看分類就看到暈,而動畫這一組別裡面居然有上千片!

還分黑暗、獵奇、血腥、驚悚、喜劇、搞笑、溫馨、職業等,這得花多少時間啊?

「這些都是你弄的?」

察覺到褚冥漾口氣的震驚,冰炎不太好判斷這是良性的還是其他,挑了個比較沒爭議的回答:「有人幫我弄的。」

那人也太閒了。

遠在天邊的提爾覺得自己膝蓋中間。

「不過因為幫我弄的人有私心,所以不符合他審美的主演基本上不會出現。」冰炎又咳了一聲。

因為提爾只看臉,是一個標準的外貌協會。

褚冥漾挑了個動物方程式來看,一開始還很緊張,但很快就進入劇情,覺得兔子真是太可愛了。

說起來,他之前暗戀的學長某方面也很像兔子呢,不過要武力值要再高一點就是,比較像紅眼殺人兔那種。

「原來你喜歡這種的?」冰炎若有所思,他覺得裡面這隻兔子跟他以前的學弟某方面也很像,都小小隻的,無害的草食性動物。

兩人腦波詭異地相合了。

「很可愛啊……」褚冥漾小聲說,他就宅男咩,不過此時他有點怕冰炎嫌棄他這種興趣,畢竟一般男生都是對車子啊、軍火啊之類的比較有興致。

「確實。」冰炎認同道,並揉了揉褚冥漾的腦袋。

褚冥漾從這舉動中感覺到了安慰。

兩人其樂融融地看完了一場電影,這中間冰炎還很貼心地給褚冥漾餵爆米花跟飲料。

 

隨著片尾曲響起,褚冥漾伸了伸懶腰,滿足地呻吟了一聲。

「這一次是模擬約會的感覺。」冰炎笑道,「還滿意嗎?」

滿意得不能再滿意了。

褚冥漾點頭。

「那麼,這就是最後一次。」冰炎接著說,「下一次的時間由你決定,最晚不能超過一個月,一個月後我會當作你已經拒絕。」

「好。」褚冥漾有些糾結,今天沒做,光看電影了,他的想像力練習完全無用武之地啊。

「那麼,為了展示我的誠意,你可以現在向我提出一個要求,我會盡可能滿足你。」

褚冥漾想也不想:「那我能先看你的臉嗎?」

冰炎沉默。

褚冥漾也意識到,冰炎之前就提過,除非兩人建立正式關係,否則雙方的身份及長相都將一直保密。

「呃、你可以當沒聽見……」他弱弱地補救。

這句話真耳熟,冰炎想,以前他也常聽小學弟講。

「你想看我長什麼樣?」

「好、好奇……」褚冥漾老實承認道,「難道你不會怕我長得很醜?」

「感情是相處累積的,跟長相……」

褚冥漾嘟起嘴。

「也確實是有點關係。」冰炎的話到嘴轉了個彎,「如果你怕我長得太醜,那我能跟你保證不用擔心。」

起碼他以前也是拿過校草頭銜的人,雖然也不是他自己去爭的。

「可是我長得很普通……」

「大家都是兩隻眼睛一張嘴,難道你長了兩個鼻子?」

「不是……」褚冥漾還想再說些什麼,不過半秒就放棄了,「算了,我換一個好了……」

「那也不用換。」冰炎說,「只不過摘面具而已,但我話說在前頭,這面具一摘,等於默認關係成立,屆時不管你來不來,我都會去找你。」

「咦,可是不是保密嗎?」褚冥漾遲疑道。

「對。」冰炎微笑,「可是你覺得你不用摘面具?」

只要知道長相、聲紋、大約的年齡跟住址,地毯式搜查也能找出人來。

「呃……可是我真的長得很普通……」

「那你覺得我是長成什麼樣子?」冰炎失笑。

「就、想像不出來。」會玩這種遊戲的,感覺上都是中年變態,可是黑館給他的感覺又不是,連櫃台人員都那麼年輕好看。

看來這人優柔寡斷,遲遲做不了決定。

「看來你不想摘面具。」冰炎說,「那我也不摘。不過我有另外一個提案。」

「什麼?」

「我可以給你看我學生時期的照片。」冰炎說,「等我一下。」

褚冥漾心跳驟然加快。

冰炎從抽屜中拿出一本畢業紀念冊,翻到了某一頁,圈出其中一塊地方說:「我就在這群人裡頭。」

褚冥漾伸頭湊過去看,這一看簡直嚇掉了眼珠子,結結巴巴:「亞亞亞學長?」

雖然冰炎圈出的那一塊有至少六個人,但是他眼裡只看見颯彌亞。

冰炎聽到稱呼,立刻反應過來,瞇起眼睛銳利看向褚冥漾:「褚?」

只有學長會叫他褚!

前兩次,學長摸他那裡、給他清潔、給他懲罰、給他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褚冥漾的尖叫震耳欲聾,一時竟把冰炎給唬住了。

等冰炎反應過來,褚冥漾已經三步併作兩步加速奪門而出,一路尖叫著逃離黑館,活像是背後有什麼猛獸在追,冰炎的瞳孔只來得及收穫一個落荒而逃的狼狽背影。

他在原地思考了足足五分鐘,才終於冷笑出聲:「原來如此,逃得倒是很快。」

褚冥漾曾經說過,他暗戀的人喜歡這種遊戲,但是他沒辦法做這個,敢情那時候褚冥漾以為他想要他做這些?

事情是一樣沒錯,不過顯然,褚冥漾對自己的角色存在明顯誤解。

他翻出手機:「夏碎,讓千冬歲轉告褚,明天,我要他過來一趟。不然他就等著我找過去。」

『褚?』夏碎愣了下,『你們不是已經很久沒聯絡了?當初你被拒絕……』

「沒有。」冰炎黑著臉,長話短說,「跟我匹配成功的就是褚,讓他明天給我過來一趟。」

『啊?』夏碎猛然站起,『跟你、褚?他怎麼會跑去那裡?』

「問千冬歲。」冰炎咬牙切齒,剛剛因為震驚沒有反應,現在回神,冰炎簡直要氣炸。

以前就喜歡他幹麻不說!

還跑來黑館找刺激!

如果配成功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人怎麼辦!

光想到這裡冰炎就恨不得直接把褚冥漾壓上床教育一番。

原先他想慢慢來,畢竟合適的對象不好找,現在好了,兩人早就認識也曾經一起租過房子,可以直接啪啪啪再啪啪啪了。

 

褚冥漾逃回自己的小公寓,仍然驚魂未定,嚇得不行。

說真的,他第一次當著陌生人的面把自己扒光都沒剛剛來得刺激。

怎麼會是學長?

學長難道不是下面被綁的那一個嗎?

他是不是誤解了什麼?

褚冥漾去給自己倒了水,準備給自己壓壓驚,手機響了。

『漾漾,亞學長說明天要見你,你沒出現的話,後果自負。』千冬歲的消息嗆得褚冥漾連連咳嗽。

「明、明天?」他心情都還沒平復,他之前做的想像力訓練全都餵狗了,他千想萬想就是沒把學長的臉往上套,誰會想得到啊!

『對,明天,至少我哥是這麼跟我說的。』千冬歲的聲音還有點困惑,『你跟他是怎麼回事?怎麼他突然這麼強勢要見你?』

……因為他是黑館跟我匹配成功的……」褚冥漾心死地說,「他拿了畢業照片給我看,我太驚訝就被認出來了……」

……』千冬歲簡直無語,『好吧,我話帶到了,你也聽到了,那我就掛了。』

「千冬歲救命!」褚冥漾嚷道,「學長感覺超生氣啊!我之前沒認出他,還說了我以為他是被壓的那個……」

……那時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你們是一對啊。所以分開才讓我們很驚訝。』千冬歲憐憫地說,『原來是漾漾你自己誤會了被壓的角色是學長?』

「別說了!」褚冥漾已經要被自己蠢哭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