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有時候會想,他到底在冰炎身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論身手,軍中隨便一個小兵恐怕都能挑掉他;論術法,他也根本不會。

他會的,只是不斷重複用念力殺人。

「褚,剛剛的話你有沒有在聽?」冰炎不高興地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放空放到那一國了你。」

「抱歉,殿下。」褚冥漾回神,輕聲道歉。

「算了,萊恩他們已經打探出古神器的所在。」冰炎揮揮手,「我們無法判定那是什麼樣的東西,只能確定只要有那東西在,鬼族就會不斷壯大。」

「殿下的意思是?」

「現在資料還不全,但是到時候,我想派你去回收。」冰炎緊緊盯著他,「願意嗎?」

褚冥漾猛然抬頭,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原本以為,冰炎只是看出了他的能力,所以並不願意讓這種能力消失才讓他一直待在軍隊後方……

「我認為你可以勝任。」冰炎面無表情地說,「我不會看錯。」

褚冥漾一聽,心中充滿希冀。

「我願意。」褚冥漾拼了命才讓自己顯得不那麼激動。

其實,就算冰炎叫他去跳崖他也會立刻跳下去,冰炎是神,而他怎會質疑神的命令?

「很好,晚些等情報齊全後,我會再告訴你詳細情況。」冰炎這才露出滿意的神色,「對了,這次任務只會有你一個人。」

咦?褚冥漾詫異了,冰炎很重視部下的安全,基本都是兩兩一組,就像萊恩和千冬歲那樣。

看著褚冥漾猶豫不確定的神色,冰炎又補上一句,「我會和你一起去。」

這下褚冥漾已經不是震驚可以形容的驚愕了,他整個人都錯亂了。

冰炎要和他一起行動?

 

那之後,褚冥漾整日都按耐不住心中的雀躍,就連走路步伐都特別輕盈。

而近日冰炎也不像一開始緊鑼密鼓的交給他大把名單,而是會抽空教導他一些關於術法的基本知識,甚至連精靈百句歌這種不外傳的詩歌都讓他略知一二。

但是除此之外,他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儘管如此,戰場的戰況卻是隨時都在變動,鬼族並不是一個講理的種族,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之輩,而最為棘手的是,其中有燄之谷的扭曲者。

失去生命的鬼族們在叫囂著鮮血、渴望著他們早已失去的生命,因此只能不斷重複殺戮,並且只會集中攻擊還活著的白色種族。

 

準備行動的前一天早上。

「褚先生。」賽塔敲門而入,「亞殿下讓我來傳達消息。」

「喔、好的。」褚冥漾連忙起身迎接。

賽塔是少數宮中不以白眼看他的精靈,相反地,賽塔眼中總是盛滿嘆息。

「據情報顯示,古神器的地點在湖之鎮底層的遺跡,一般種族只要接觸到神器釋放出的某種東西就會被同化成鬼族,因此相當棘手。」賽塔頓了頓,「湖之鎮的底層遺跡只是一部分,根據其他可靠消息,似乎其他各地也有。」

褚冥漾眨眼,這麼危險?

「雖然我們掌握了一定情報,對湖之鎮的遺跡有相對的瞭解,但是仍然十分冒險。」賽塔皺眉,「我不贊成你和亞殿下去冒險。」

他現在也不贊成冰炎去冒險了。

「我會和殿下商量。」看看是否派他一人過去查探就好,冰炎畢竟身為主帥,不能以身犯險。

褚冥漾只要一扯上冰炎,大腦就會自動當機不多加思考,總之危險的地方能不去就不去。

這也是為什麼已經逼近行動時間,兩人卻還在皇宮內寢裡頭僵持的原因。

他將賽塔的意思原封不動地轉告冰炎,冰炎聽了只是冷凝著臉,「褚,你是在質疑我的判斷?」

「不是,但是殿下坐鎮指揮不是比較好嗎?」褚冥漾立刻識趣的住了嘴,把話題轉開,冰炎最討厭有人把他當弱者。

但是即使知道冰炎很強,但是對於未知的地方還是不免讓人擔心哪。

「不必,短時間內不會有問題,聯軍不是笨蛋。」冰炎三言兩語帶過,「並且,只要你站在我這邊,我們就不會輸。」說到這裡,冰炎勾起一抹笑容,「褚,你是我們這邊的人吧。」

「是的。」當然,他對此深信不疑。

「記住,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不會有事。」冰炎的聲音似乎帶有某種魔力,每每都讓他迷失其中。

「相信我嗎?」冰炎向他伸出手。

褚冥漾沒有猶豫,回握住冰炎略顯冰冷的手。

「相信。」

 

 

 

 

 

 

 

昀羲碎念:

對不起又晚了QAQQQ

可惡啊為什麼偏偏在我決定要二更的時候來這麼多事情呢.......

咳咳,今天應該更完這篇就休息了吧(遠

我看能不能趁著明天放假補進度,但是娘親要大掃除啊(回頭看像個豬窩的房間(默

祝各位端午節快樂!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neco
  • 吶吶~~
    是頭香耶^^
    原來吾輩現在對昀羲大的愛已經到了每天都來逛一次的程度了嗎?O囗O
    大大加油 期待點文全部完結的那一天^^
  • 頭香恭喜!XDDD

    每天都來好勤快,對不起我招待不週(字數不多)><
    請隨意坐^^

    點文數量出乎意料地多呢,我會努力寫的!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2 17:40 回覆

  • 靜
  • 喔喔喔,所以之後就順便被學長殺掉了吧!

    真傻真可憐,一直都被騙,說不定他會變戰俘都是學長操弄的吧?

    學長最後會後悔嗎?
  • 其實沒那麼簡單啦,畢竟我還是不習慣把學長寫成負心漢......
    話說這篇裡面他們根本不是一對說負心漢好像怪怪的,算惹大家知道意思就好

    會變成戰俘和學長沒關係,是亞那凡斯還有安地爾的愛恨情仇搞的.......

    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後悔耶?看到後面看大家怎麼定義吧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2 18:29 回覆

  • blue0sky1997
  • 我看悲文的哭點很低......怎麼辦(糾結臉)
    不過為了大大還是會像飛蛾撲火一樣飛撲過去的(憐蛾不點燈啊啊啊QAQ)
  • 悲、悲嗎?
    我還以為我寫不出悲情風格說,這樣算是有達到標準嗎?OTZZZ

    我雖然不會愛鼠常留飯,但是會憐蛾不點燈的!(但是這是點文,必須點燈XDa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2 18:31 回覆

  • 白無
  • 漾漾!!!別被他騙了啊~~~
    他心裡根本不在乎你啊!!!
    咱根靜大一樣也認為冰炎會趁機對漾漾下手.......
    啊~~~冰炎你這個誘拐無知小孩的混帳!!!!!!
    漾漾沒關係!!!這筆帳咱已經在下一篇點文中替你討回來了
    大大~~~下個點文請讓冰炎盡量吃鱉吧~~~~
    大大加油~~~下文啊~~~(敲碗)
  • 不、學長還是在乎漾漾的啊OTZZZZZ
    為了要打贏戰爭手段是沒辦法正大光明的啊OTZZZZ
    也沒辦法弄什麼兒女情長,不然一上戰場就死了
    總之千錯萬錯都是戰亂的錯!(喂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2 18:38 回覆

  • 路人月
  • 0 0.....

    怎麼最近到處看到的冰炎都是負心漢阿~

    大大加油~~>w<
  • 不、學長不是負心漢啊!OTZZZZ

    他只是情勢迫不得已而已,他真的不是負心漢啊!OTZZZZ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2 18: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