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陰影,你自己選擇。」

褚冥漾愣住,呆呆地望著冰炎,腦袋裡面竄過許多亂七八糟的思緒,最後定格在那一天,某個炎熱到他幾乎脫水的午後,某個人逆著光,向他伸出了手。

他毫不懷疑,那隻手所代表的,就是他的救贖。

『漾,不要選他!』烏鷲跳著腳,氣急敗壞,『他才是敵人啊!妖師是黑暗種族,他們白色才不會接納敵人!』

什麼白色黑色、還是妖師什麼的,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褚冥漾轉過頭,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選擇你,殿下。」

『不!』烏鷲尖叫,『你不能使用言靈說這句話!漾!』

冰炎露出笑容,在烏鷲眼裡刺眼得可恨,「你聽到褚說的話了,陰影。」

「我現在該怎麼做?」褚冥漾不安得扭動,他其實並不適合想過於複雜的事情,他只是很本能地,站在了冰炎這一邊,拒絕去聽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說東道西而已。

但是不可否認的,在烏鷲說冰炎監視自己並且對自己有殺意時,他動搖了。

冰炎看他一眼,不知道陰影是不是在暗中保護褚冥漾,他現在對褚冥漾的連結已經斷了,他無法窺探褚冥漾的真實想法。

「命令他回收力量,跟本體聚合。」冰炎說,他很快見到褚冥漾給了他一個聽嚨瞴的表情,「像平常那樣下命令就可以了。」

但是他從沒對什麼人下過命令,他都是被命令的那一方啊。

『半精靈,我殺了你!』烏鷲忍無可忍,殺氣滿滿地向冰炎沖殺過去,褚冥漾更快,一個側身就擋在了冰炎面前。

『漾,你不要包庇他!』烏鷲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冰炎碎屍萬段,他大可直接從後方襲擊,冰炎卻也做好了充足的準備,結界是利用妖師言靈力量所下的守護結界,就算是陰影,沒有妖師允許,也無法衝破。

『他一直在利用你,你為什麼還要保護他!』

保護?褚冥漾抿唇,這是條件反射,他根本沒那個能力保護店下好不好,能做的,只是可有可無的祈禱而已。

「夠了。」冰炎開口,「時間耗得太久了,褚,我們去找他的本體,他的本體應該在最下層的封印之門。」

褚冥漾聽了,有些擔心地望著烏鷲,畢竟對方擋在面前,過也過不去呀。

烏鷲狠狠地瞪著他們,卻並不阻止他們前進,反而勾起漠然的冷笑。

『漾,你最後還是會選擇我們這邊的。』語畢,烏鷲的形象就消失了。

 

 

 

冰炎和褚冥漾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冰炎首先打破僵持,「褚,你不問我?」

「問殿下什麼?」褚冥漾反問。

冰炎看他一眼,「任何事情。」

「我只要知道殿下不是攻打我家的人就好了。」褚冥漾垂下頭,「其他的,我不管。」也管不了那麼多。

即使知道殿下對他處處提防,他也……

「是嗎?」冰炎不置可否,「等戰爭結束,我們再好好談談吧。」

他過去費了許多力氣調查,猜測褚冥漾是現存妖師中凡斯力量的繼承者,也暗中試探過褚冥漾好幾次,確認無誤。確定以後,麻煩事情卻來了。

有這份力量的話,戰爭短時間內便能結束,但是褚冥漾的存在就會曝光,屆時冰牙和燄之谷會因為自己受到牽連。

因此冰炎小心翼翼的使用褚冥漾的力量,又不讓其太過明顯,並且嚴格禁止褚冥漾學習任何有關言靈方面的正規教育,只是教導他心誠則靈。

而戰爭也的確如冰炎所願,正在一點一滴的減少當中,就在他認為或許可以在不讓褚冥漾曝光的情況下結束戰爭時,鬼族卻在一夜之間突然壯大,數量更勝往昔。

幾次打探之後,才發現陰影的存在,不知道是誰去弄鬆了封印,讓陰影醒了過來,然後力量外洩。

若非實在不得已,冰炎其實並不想讓褚冥漾到這種即有變數的前線來,但是只有妖師才能控制陰影,既然如此,他就陪著一起來,避免任何意外狀況。

但是,即使他跟在褚冥漾身邊,也沒有算到陰影挑撥離間,在剛剛他甚至都做好最壞打算了……

只是褚冥漾的決定既是那麼理所當然卻又那麼出乎意料。

「嗯。」褚冥漾輕聲答應,「好的。」

兩人站在了一扇極為厚重、繪滿圖騰的大門面前。

而大門之上,烏鷲正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們,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昀羲碎念:

我相信大家都看到白天的緊急公告了,不過我還是要說

CWT沒上

所以場領的同學我對不起你們,請等明年寒假或是改通販吧(血淚

然後我第一次回家還在弄業務,對方還接起還假裝收訊不好掛掉,回撥了好幾通就硬是不接......拜託我只是想確認收費地址沒有變動而已呀Q口Q

這個我做了也沒業績的啊OTZZZ

然後對不起我好累,今天大概就這麼多了,我還有其他資料務要做,媽呀在家加班到底有多憋屈我總算體會到了(咳血

我今天大概沒辦法十點睡覺了吧(遠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eco
  • 「我和陰影,你自己選擇。」
    咿呀~~~學長你好過份吶((咬手帕...
    吾輩看了好心疼啊啊啊啊啊!!!!
    雖然知道學長不是壞人(應該)
    二擇一的選擇題最困難了...

    吾輩竟然在一天裡用手機打了那麼多字
    既然昀羲大打了那麼多字來餵飽這些書蟲們
    吾輩當然也要用最多字了留言來給大大加油打氣咩
    大大加油呦
  • 學長說壞不壞,只是立場問題而已
    因為他既然身為三王子的獨子,又為冰牙一支軍隊的將帥,他需要考慮的是整體而非個人
    這就是領導階層的悲哀啊(嘆
    雖然我沒怎麼著墨就是了:P

    喔喔用手機好強!
    我的是老式的NOKIA,別說上網,就連傳簡訊都很吃力哩XDDD
    現在還在考慮到底先換手機還是說先買業務需要用的ipad
    還是考駕照......糾結
    只有一份預算,不曉得該先花在哪裡比較好OTZZZ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5 10:51 回覆

  • 白無
  • 漾漾真是忠心護主的好孩子啊~~~
    快跳槽到咱這裡吧!!!包吃包住又包玩,
    高薪聘請不說,想要什麼咱不擇手段拿給你!!!
    大大加油吧!!!祝11點錢能睡~~~
  • 不愧是犬屬性啊(喂

    漾漾最後到底會如何呢,嘛,我覺得結局大家都有底,但是還是會被打(喂
    咳咳,我沒辦法把學長毫無緣由的寫成冷面冷心的渣啊,所以試圖讓學長的表現合理一些
    不過反正學長最後也(ry

    結果我十二點多才睡啊(血淚
    幸好今天禮拜六

    感謝支持喔!XDDDD

    昀羲 於 2013/06/15 10:54 回覆

  • 路人
  • 嗚 烏鷲 黑化了 0 0~
    可愛的烏鷲呢~~(你別亂!!!)

    嗚~ 漾漾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能死 不能死ㄚ~~
    漾: .... 我還活著

    大大加油!~~ 0w0
  • 陰影本來就黑的呀XDDD
    原作裡面烏鷲不是還捅了漾漾一刀好衝破封印wwww

    漾漾最後還是會死的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5 10:56 回覆

  • 靜
  • 啊哈哈,確認是有著一點砂糖的悲劇我就放心了(被打

    一直認為他就是死在這裡的,好陰暗唷!

    所以除非必要學長也不想殺死他?到底是因為有用呢,還是其實也......
  • 很複雜呢學長的心態
    除非必要學長是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意願抹煞一個生命的,但是妖師曾經重傷了亞那,又因為他的主帥立場,所以他對褚冥漾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既想把漾漾當成純粹是道具的利用,但是又違背他的本性,而漾漾幾乎把他本身奉為信仰,本性又善良,所以學長是很矛盾的
    但是這種矛盾在戰場上又不應該存在,所以冰炎將它視而不見XDDD
    他對褚冥漾的心情,等到戰爭結束後再來整理→這是學長的想法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6/15 1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