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進到家中,張望了一下,一些瑣碎的記憶就浮了上來。

他曾經在這裡和自己的幻武精靈玩捉迷藏,確實在這裡長大。

「去你房間看看吧。」褚冥玥說,帶著褚冥漾和冰炎上樓了。

褚冥漾打開房間,往內一看,眉頭又皺了起來,這不像他的房間啊。

他的房間怎麼可能這麼亂!

「有想起什麼嗎?」

……」褚冥漾沉默地搖搖頭,不知怎麼,他選擇隱瞞。

「沒關係,反正是自己家。」褚冥玥揉揉褚冥漾的頭,「隨便走走看看,搞不好靈光一閃就想起來了。」

「嗯。」

「我的工作還很多,接下來你陪著他,沒問題吧?」褚冥玥向冰炎問道。

「沒有。」

 

 

過了幾日,冰炎陪著褚冥漾走過許多地方,褚冥漾的記憶仍不見起色。

提爾便提出比較刺激性的方式,就是把影像球中的片段通通再經歷一次。經過討論,眾人一致同意從褚冥漾被冰炎接到守世界的第一日開始。

「我得做這麼愚蠢的事情?」褚冥玥挑眉,「你們最好祈禱這種方式有效。」

為了逼真,眾人還提心吊膽地向惡魔巡司建議說,請她再去大考中心鬧一次。

眾人吞吞口水,應該有效的吧。

 

 

因此當褚冥漾接到志願卡時,他簡直哭笑不得。

這群人關心則亂,不過也太亂來了點。

不過當他看到志願卡上浮現的學院名字時,他不由得脫口而出,「不是七陵嗎?」

「不是啊漾漾,你是念Atlantis學院的!」喵喵急忙開口。

倒是褚冥玥聽了,眼神一暗,神情若有所思。

他們一行人來到大考中心,先是設下結界和催眠術法,讓大考中心櫃台的人以為當天是志願分發日。

褚冥玥氣勢洶洶地把一疊資料往桌面上砸,兇惡地對櫃台吼道:「叫能作主的出來說!」

褚冥漾看著這畫面,心中十分無語。

然後他一轉頭,就看見外面有人影晃來晃去,看起來是黑袍,不過既然是黑袍,他要是不想進來也可以讓自動門感應不到他。

褚冥漾疑惑的是,既然一開始就沒進來的打算,而且似乎想隱瞞身份,那為什麼不乾脆連身型一起隱了呢,還要留個影子在那裡嚇人。

「看起來漾漾還是沒想起來多少說。」喵喵很失望,隨即又振作了起來。

「沒關係,接下來換學長帶漾漾去守世界!」

 

 

一群人浩浩蕩蕩出發前往之前黑袍已經帶他來過的火車站,車站人煙稀少,很容易避人耳目。

於是褚冥漾就忍著背後目光灼灼的視線,先是和庚學姊說了兩句,再接到黑袍打來的電話。

說實話,他還真沒聽過黑袍用這種氣急敗壞的聲音和他說過話,對比他醒過來第一時間黑袍對他的態度,褚冥漾真心覺得對方可以去當演員,搞不好還可以拿影帝。

當褚冥漾恍神的時候(他甚至沒發現庚已經跳下月台),黑袍已經英姿颯爽地登場,自顧自罵了一頓後,他發現褚冥漾沒有反應時,他頓了一下,說:「這個時候你開始寫遺書了。」

……遺書?」褚冥漾困惑地眨眨眼,「為什麼我要寫遺書?」

……你以為我是死神,接你下地獄的。」

「你沒先自我介紹嗎?」而且他為什麼會以為對方是死神?

冰炎想了一下,誠實道,「好像沒有。」

褚冥漾心想:你這樣太不禮貌了。

接下來,他就被黑袍一把抓住,被迫跳下月台。

「欸?」褚冥漾看著高速急駛過來的火車,眨眨眼後,他們就到了學校門口。

「接下來去註冊嗎?」褚冥漾問。

「不,去保健室。」

「咦?」

「你第一次過來的時候嚇昏了。」冰炎解釋道,「你在保健室睡醒後我才送你去報到的。」

「這種程度我就嚇昏了?」褚冥漾對過去的自己有點囧。

「對。」

褚冥漾忽然就對自己不忍說了。

 

接著是壯烈的屍體大隊,因為這次褚冥漾沒昏,也就直接看見了斷手斷腳內臟散在四處、堆積如山的屍體。

「這些是?」褚冥漾果然嚇了一跳,不過反應並不是很激烈。

「死掉的學生,在這裡排隊等復活的。」冰炎說,「你一開始看到時噁心到吐到我身上了。」

「這樣嗎?」褚冥漾微微低頭,「抱歉,我還是沒想起來。」

「嗯,沒關係。」冰炎雖然也很失望,但是他克制得很好。

「漾漾不要在意。」

「我們接下來去教室吧。」喵喵為了活躍氣氛,強打起精神,「聽說漾漾當時是學長騎衝浪板帶去教室的。」

「對。」

 

褚冥漾站上衝浪板的時候,心中想著這實在蠢斃了,難道他以前常常騎著衝浪板追教室嗎?

為什麼不用移動符就好呢。

當他提出疑問時,冰炎是回答說因為他那個時候還不會使用移動符。

這還真的打擊到他了,移動符這種最基本的符咒他居然不會用。

然後他發現一個很大的漏洞。

他發現這邊的人清一色都告訴他他是高中才接觸守世界的,但是之前回家時,他在家中就想起自己小時候在和自己的幻武精靈玩耍了。

這個時間點對不上啊。

而且除了褚冥玥以外,其他人給他的感覺就是他完全不認識他們,但是他們好像很熟悉自己。

褚冥漾暗自嘆了口氣,這種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的感受實在折磨人了。

另外一邊,冰炎也在暗自驚訝,褚冥漾自從失憶後,給人的感覺完全變了。當然這不排除是因為失憶造成的,但是實力就不該是失憶會影響的因素了。

褚冥漾站在他後方,完全沒有任何支撐,卻能夠穩穩當當地在他高速急駛中屹立不搖,連點晃動都沒有。

冰炎忽然就想測驗一下褚冥漾的實力。

他猛然加速,加到以褚冥漾過去的實力會踉蹌的程度。

然後褚冥漾就在他加速的那一秒因為作用力關係突然向後摔,冰炎立即回頭把褚冥漾撈上來,「抱歉,還好吧?」

「下次加速時麻煩說一下。」褚冥漾拍拍胸口,「這很嚇人。」

「嗯。」冰炎看看褚冥漾,覺得剛剛自己的懷疑實在很沒必要。

他怎麼會覺得眼前的褚冥漾不是他認識的那一個呢。

即使對方失憶了,他也不該輕易帶著懷疑的態度去隨便測試對方。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星夢
  • 這麼說起來漾漾還沒發現他的幻武不一樣
  • 暗夜
  • 說出來會比較好吧?
    問米納斯也是個辦法?
  • 嚕嚕
  • 大家一起欺負漾漾XD
    撈漾漾大隊已經準備完畢
    隨時待命中XD
    掉下去好可愛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