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開學前

哈利坐上馬車後,德拉科神秘兮兮地遞過來一份報紙。

哈利一翻開就看見頭條標題聳動寫著:

阿茲卡班首度越獄事件!

副標題:

西里斯˙布萊克依然在逃!

魔法部於今日證實,西里斯˙布萊克,這名或許是阿茲卡班有史以來最惡名昭彰的囚犯,目前依然尚未被捕。

『我們目前正竭盡全力,想辦法將他再度逮捕歸案。』魔法部部長康尼留斯˙夫子於今天上午表示,『而我們要在此呼籲,請魔法社會大眾們盡量保持冷靜。』

夫子日前向麻瓜首相示警,而遭受幾位國際魔法師聯盟的成員批評。

『好吧,坦白說,難道你們不了解,我是不得不這麼做的嗎?』夫子對此煩躁地表示,『布萊克是個瘋子,不管是麻瓜或是魔法族群,只要惹上他都有危險的。我要麻瓜首相對我擔保,絕對不會透露布萊克的真實身份。但是讓我們面對現實吧,就算他不小心說漏了嘴,誰會相信呢?』

麻瓜所得到的消息是布萊克身上帶了一把槍(一種麻瓜用來互相屠殺的金屬魔杖。),魔法社會大眾卻深深恐懼十三年前的大屠殺歷史會再度重演,當時布萊克只單單用了一個詛咒,就殺了十三個人。

旁邊附有一張西里斯˙布萊克的照片。

「他長得可真像吸血鬼。」哈利說。

「那個麻瓜的金屬魔杖是什麼?」德拉科關心的重點卻不在布萊克身上,「對巫師一樣有效嗎?」

「那不是魔杖。」哈利說,「它是一種武器,用金屬做成的,裡面有放子彈,基本上麻瓜被打到的話就一定會受重傷或是去見梅林--雖然我不清楚梅林會不會見麻瓜。

「至於對巫師是否有效,我不清楚。」哈利說,「因為也沒有相關實驗……可能一個盔甲護身咒就可以抵掉了,但是如果來不及施咒,可能還是會受傷的。」

「你家有嗎?」

「沒有。」哈利說,「不過你這讓我有了靈感,等等。」哈利東翻西找地掏出他的備忘錄,添上7-6這一條,「槍械形狀的魔杖!」

「那是什麼?」

「我想把魔杖做成槍械形狀,或是做出槍械形狀的魔法物品,用途可以有很多種……」哈利說,「就是類似你送我的禮物那樣的概念,把魔咒放到某個物品裡面,需要時再拿出來使用。」

「祝你成功。」德拉科說,「我可以入股資助你開發。」

「謝了,德拉科。」哈利咧嘴笑道,「我們現在是去你家嗎?」

「當然。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學校書單已經寄來了,我想去對角巷採購,這樣我才能提前預習。」哈利說,「我有點擔心我的占卜學,上學期末時我甚至完全無法掌握它。」

其實是因為湯姆的要求,哈利得把握機會觀看茶葉和水晶球。

「喔,哈利,請你放輕鬆一點,現在還在假期中呢。」德拉科一手捂臉。

「我記得類似的話你上次也講過了。」哈利咧嘴笑了笑,「你選了哪些課?」

「除了必修課以外,算命學、奇獸飼育學。」德拉科說。

「太少了吧。」哈利說,「你怎麼不修多一點?」

「哈利,我未來要繼承馬爾福家族,這些課程對我來說沒有太多用處。」德拉科說,「千萬不要浪費力氣說服我和你一樣整個學期都不吃飯睡覺。」

哈利笑了出來,「好吧。白費力氣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做。那麼,什麼時候去對角巷?」

「開學前一週再去就好了。」德拉科有些猶豫地對哈利說,「你有查到……你親戚的任何事情嗎?」

「除了你給我的族譜以外,我還沒來得及去查。」哈利挑眉,「你知道,我之前查密室查昏頭了。」

「嗯……」德拉科沉吟道,略為小心地說,「那個西里斯˙布萊克是我母親的堂兄。」

「我很遺憾。」哈利說。

「他已經被布萊克家族除名,是個很危險的瘋子。」德拉科說,「不要接近為好。」

「他和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你覺得我會想去接近一個殺人犯?」哈利懷疑地問道,「德拉科,你想告訴我什麼?」

「沒什麼,你知道的,耳語總是無所不在,而馬爾福家樹大招風,我怕有心人會拿布萊克是我母親的堂兄來做文章。」德拉科鎮定地說,「因此提前和你打聲招呼。」

「喔,德拉科。」哈利笑道,「你不是說謊的高手,我看得出來你還有其他事情瞞著我。」

德拉科的神情有點惱怒。

「好啦德拉科,你不想說的話我就不問了。」哈利聳肩,「反正除非我是瘋了我才會去接近一個殺人犯,你這句忠告實在沒有太大必要。」

德拉科鬆口氣,「難說,你上學期不也瘋了自己跑去密室。」

「嘿,那情況不一樣好嗎。」哈利說,「對了,我這次生日收到好多禮物。」哈利打開他的伸縮袋,從裡面掏出了幾樣信封,「這些人你認識嗎?」

德拉科接過,皺起眉頭,「是認識沒有錯,他們和馬爾福家有生意上的往來。」

「所以不是學生囉?」哈利漫不經心地說,「我第一次收到來自陌生人的生日禮物。」

「喔,不用太訝異。」德拉科說,「我們已經十三歲了,接觸這些事情是遲早的。」

哈利在馬爾福莊園過得非常愉快,他現在已經熟知貴族間的用餐禮節,應付起馬爾福夫婦越來越得心應手。

多比在上學期末被意外解僱,但是這並不影響馬爾福莊園的運作,還有其他非常多的家庭小精靈在幫忙家務。

哈利發現馬爾福一家因此對鄧不利多更加厭惡,他不禁有點心虛,不過他很快就拋諸腦後了。

德拉科神氣活現地帶著哈利在馬爾福莊園內逛,展示各種收藏。

「這是雙向鏡。」德拉科拿著兩把鏡子,一把遞給哈利,一把對著自己,「共有一對。你想要找我的話,對著鏡子說出我的名字,你就會出現在我的鏡子裡,我們就可以透過鏡子對話。」

德拉科讓哈利試用了幾下,哈利發現這真的非常好用。

「這東西真棒!」哈利讚嘆道,「這樣我以後待在德思禮家就不用無聊到總得想著把他們變成豬了。」

德拉科露出一抹貴族式的假笑。

哈利在馬爾福莊園盡情享受了飛行的樂趣,有鑑於他被罰禁賽和課業太多,他開學以後一定沒有時間再碰飛天掃帚了。

「你幹麻要修麻瓜研究?」德拉科問,「麻瓜的事情你不是都知道嗎?」

「不過我不知道以魔法社會的眼光去看待他們是什麼漾啊。」哈利說,「反正就先修修看,中間我要是覺得它和黑魔法防禦術一樣爛我就要退掉。」

「黑魔法防禦術是很重要的一門學科。」德拉科說。

「有鑑於前兩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都悽慘無比,我實在看不出來它的重要性到底在哪。」哈利翻翻白眼,「德拉科,再一週就開學了,你真的該開始預習……」

「哈利,我們去對角巷逛逛吧。」德拉科立刻轉移話題,「聽說飛天掃帚出了最新型號。」

「好啊,順便把課本一起買一買吧。」哈利說,「能先讓我去趟古靈閣嗎?」

當哈利神色鐵青(「梅林的臭襪子,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改進那見鬼的推車。」)地重新把自己的口袋塞滿了金加隆後,便和德拉科一起出發去購買新課本。

哈利重新確認書單時發現怪獸的怪獸書也在上面,是今年奇獸飼育學的指定用書,這才讓他鬆了一口氣。

「那個店員一臉快要昏死的慘白樣。」德拉科嫌惡地瞪著自己的包包,那裡裝著他方才購入的怪獸書,「這玩意要怎麼打開?」

「我也不知道。」哈利猜測著,「會不會是開學前的功課?要破解它如何打開?」

「……你有頭緒嗎?」

「回去後有幾種符咒可以試試看。」哈利說,「先去買其他課本吧。」

時間接近開學,對角巷湧入了許多霍格沃茨的學生,哈利和德拉科在其中卻非常顯眼,不只是哈利本身的名氣,還有兩隻家庭小精靈隨侍在他們左右,替他們拿東西。

哈利的課本實在太多,那不成比例的書堆拎在家庭小精靈手上,讓哈利有點內疚。

於是他建議他們可以用輕如鴻毛咒,將重量變輕,惹來兩隻家庭小精靈痛哭流涕大聲嚎叫著哈利波特太仁慈了,讓德拉科頻頻皺眉。

「……能讓他們閉嘴嗎?」哈利對自己的舉動引來這樣的下場感到有些窘,轉向德拉科問道。

「閉嘴!」德拉科對著家庭小精靈一喝,家庭小精靈立即噤聲,做出一種被勒住脖子的怪相。

「哈利!」遠處傳來一道興奮的聲音,哈利轉頭去看,是赫敏。

赫敏朝他們小跑步過來,一臉興奮。

「能在這裡遇到你太好了。」她說,「我爸媽說他們也想體會一下魔法世界的生活,所以我們會在破斧酒吧住到開學。你能一起來嗎?我們可以儘快討論我們的作業。梅林在上,我簡直迫不及待想要開始我們的新課程了。」

「赫敏,冷靜點。」哈利笑道,眼角餘光瞄到德拉科臉色很臭,「我現在住在德拉科家,直接過去太失禮了。」

「啊。」赫敏這才注意到德拉科,有點尷尬地打了招呼,「嗨,馬爾福。」

德拉科從鼻間輕哼了一聲,搶在德拉科之前哈利立刻發表了意見,「怎麼樣啊德拉科?我們一起去吧。你沒試過和朋友在外面住的感覺吧?」

德拉科沉吟了一會,哈利是他的朋友毋庸置疑,但是格蘭傑區區一個麻瓜種……

「千萬別告訴你在擔心住宿費。」哈利咧嘴笑道。

「當然不。」德拉科說,「馬爾福從不為金錢煩惱。」

「那不就結了?住破斧酒吧我們還可以每天去看一眼火閃電。」哈利說,「試試吧?又沒有什麼壞處,還可以把對角巷給逛熟。」

「我問問我父親。」德拉科猶豫了一下,拿出雙向鏡到一邊和盧修斯通話去了。

結果盧修斯只答應他們開學前可以去住一晚,然後從對角巷中直接出發到王十字火車站。

因為哈利和德拉科已經將全部的東西買齊,接著就是陪赫敏逛,但是德拉科無比後悔這個決定。

他們碰上了韋斯萊一家。

韋斯萊太太非常熱情又感激地擁抱哈利,並且表示一定要請他們吃飯,完全不管羅恩看到德拉科時臉色有多沉。

德拉科也不遑多讓,一群韋斯萊,窮酸味都傳過來了。

然而不論德拉科再怎麼表示反對,和哈利如何婉拒,韋斯萊太太依然非常英勇地完全無視,將兩人硬是拽上了破斧酒吧。

被一群韋斯萊包圍著,德拉科的臉色整個都是扭曲的,哈利在一邊看了著實好笑。

哈利輕咳了幾聲,他現在已經習慣了比較斯文的用餐方式,看見羅恩一家狂野的吃相也有點不大適應。

酒保湯姆非常慷慨地又請了他們每個小孩各一份冰淇淋,只是哈利的那份特別大。

等待飲料時韋斯萊先生翻開了店內的預言家日報,頭條仍然是西里斯。

「所以他們還沒抓到他囉?」哈利隨口問道。

「還沒有。」韋斯萊臉色凝重地說,「他們要我們拋下魔法部的所有工作,全力緝捕他歸案,但是目前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要是我們抓到他的話,可不可以拿到獎金?」羅恩問,「能再多拿到一點錢也是挺不錯的--」

「羅恩!」

「韋斯萊!」

哈利有點訝異德拉科和韋斯萊先生竟然同時開口。

德拉科哼了幾聲,隨即開始啜飲他的飲料。

「不要胡說,羅恩。」韋斯萊先生的神情很緊張,「布萊克可不是一個十三歲巫師可以對付得了的。只有阿茲卡班獄卒才能把他抓回監獄,你最好牢牢記住我的話。」

此時珀西和雙胞胎走進酒吧。

珀西一本正經地向哈利走來,伸手說,「幸會、幸會,能見到你真是太榮幸了。」

哈利忍笑道:「哈囉,珀西。」

「我想你應該一切安好吧?」珀西派頭十足地跟哈利握手致意,德拉科在旁邊冷笑不已。

「很好,謝謝。」

「哈利!」弗雷德一把撞開珀西,「能見到你我實在太歡喜了,好孩子……」

喬治又把弗雷德推到一邊,一把抓住哈利的手,「讚嘆梅林的神奇,這一切實在太美妙了……」

珀西皺起眉頭,德拉科挑眉。

「別鬧了。你們快點餐吧。」韋斯萊太太表示。

「媽!」弗雷德裝出一副現在才看到她的模樣,吃驚地抓起她的手,「能見到妳真是太幸福了--」

「我說夠了。」韋斯萊太太說,指著珀西對哈利說道,「哈利,我不知道羅恩有沒有跟你提過,我們家出了第二個男學生會主席!」她驕傲地挺起胸膛。

「也是最後一個。」弗雷德低聲說。

「這我倒是一點都不懷疑。」韋斯萊太太立刻皺起眉頭,「我已經注意到他們並沒有選你們當級長。」

「我們幹麻要去當級長?」喬治說,露出一臉倒胃的神色,「那只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毫無樂趣可言。」

金妮吃吃竊笑。

「你們最好給你妹妹做個好榜樣!」韋斯萊太太怒喝。

因為雙胞胎的到來,用餐氣氛整個活躍起來了,對此最為不滿的人該屬珀西,他當上男學生會主席的事情似乎成為雙胞胎的笑料。

開學前一天,哈利和德拉科入住了破斧酒吧。如哈利所說,德拉科之前並沒有離開父母在外面過夜的經驗,因此顯得有些興奮。

就算和韋斯萊一家住在同個酒吧又怎樣呢,他可是和哈利住一間的!(哈利表示想要省住宿費所以希望德拉科和他一起住。)

哈利、德拉科、羅恩還有赫敏在白天去了一趟奇獸店,羅恩說他的班班好像從埃及回來後就一直水土不服,而赫敏則表示她想要一隻寵物。

當赫敏去挑她的寵物時,羅恩把他的班班放到櫃台上讓女巫仔細檢查。

「你這隻老鼠有多大了?」

「不曉得欸,牠以前是我哥的寵物,滿老的了。」羅恩說。

「牠有什麼能力?」女巫問。

「呃、這個嘛……」羅恩有些支支吾吾的,旁邊的德拉科勾起輕蔑的笑容。

女巫的目光掃過班班殘缺的左耳和少了一根腳趾的前爪,「這傢伙吃了不少苦呢。」

「珀西把牠給我時牠就這副德性了。」羅恩辯解道。

「像牠這種平凡、普通、隨處可見的老鼠,一般只能活三年左右。」女巫說,「如果你想要找比較耐久的寵物,你應該會喜歡這些。」

她指著旁邊籠子裡的黑鼠,牠們趕緊表演起跳繩把戲。

「真愛現。」羅恩咕噥。

「好吧,要是你不想換隻新的,就試試看這瓶鼠克補吧。」女巫取出一個小紅瓶放到櫃台上。

「可以。」羅恩說,「這多少--哎喲!」

某隻大橘貓突然從上方的籠子裡竄出來,跳到羅恩頭上,並且開始對班班發動攻擊。

德拉科為了羅恩此刻的蠢相,總算好心情地勾起了嘴角。

「不行,歪腿,不行!」女巫喊道,但是班班早就像塊肥皂似地從她手中溜了出去,跑出大門。

「班班!」羅恩大叫,跟著追了出去。

哈利從旁目睹了整個經過,並且讚嘆班班即使平常看起來是連跑步都不會的懶老鼠,遇上性命攸關時爆發的潛力還是很可觀的。

「他的寵物就跟他的主人一樣沒有用處。」德拉科不屑道。

哈利聳聳肩,朝裡面喊道,「赫敏,妳挑好寵物了嗎?」

「還沒。」赫敏的聲音從裡面傳來,「怎麼了?」

「羅恩的老鼠跑了。」

「那你們去幫他吧。」

「誰要去幫那個韋斯萊。」德拉科皺眉。

「那你要在這裡等赫敏嗎?」哈利打趣道。

德拉科掙扎了一下,不情願地跟著哈利跺出了大門,只是慢吞吞地,活像是中了慢速咒。

哈利也不催他,和德拉科閒聊,大約十分鐘後羅恩就一臉氣沖沖地走回來了。

「嗨羅恩,你跑得真快。」哈利朝羅恩說,完美推卸了為什麼他們沒有去幫羅恩的責任,「我們一出來就看不見你了。你找到班班了嗎?」

「我在優質魁地奇用品商店外的字紙簍裡找到牠了。」羅恩口氣很差,顯然對班班遭遇攻擊的事情相當生氣,「那是什麼鬼東西啊!」

然而那個鬼東西在下一刻就重新出現在他們眼前。

「妳買了那個怪物?」羅恩不可置信地瞪著赫敏懷中的那隻巨貓。

「她美極了,不是嗎。」赫敏滿面春風地說。

哈利看向那隻扁臉腿又彎的貓,決定不做任何評論。倒是德拉科抬起一邊的眉毛,不屑鄙視的神色溢於言表。

赫敏和羅恩一路爭論,四人一起回到了破斧酒吧。

一行人用完晚餐後,討論著明天要怎麼去王十字火車站。

「魔法部撥了兩輛車給我們用。」韋斯萊先生表示,「哈利,德拉科,你們要和我們一起出發還是另外有安排?」

「我和哈利從壁爐過去就好了。」德拉科說,露出嫌惡的神色。

「為什麼魔法部要撥兩輛車給我們用?」珀西問道。

「這全是為了您哪,珀西大人。」弗雷德說,一臉認真,「而且引擎蓋上還會插上幾根小旗子,上面寫著主席--」

「--煮飯的煮,熄火的熄。」喬治接著說。

除了珀西和韋斯萊太太,其他所有人都笑了出來,包括德拉科。

「沒什麼,因為我們家車子送修了嘛,所以他們就幫我一個忙……」韋斯萊先生輕鬆地表示。

哈利想起韋斯萊一家有輛飛天汽車,好奇地問道,「你們車子怎麼了嗎?」

「在去埃及的路上出了事故。」羅恩說,「突然發不動了。」

德拉科在一邊忍住嘲諷的衝動,他還記得這是一桌韋斯萊,他可不會笨到在對方的地盤上挑釁。

「那我們明天先送哈利和德拉科去火車站後再出發。」韋斯萊先生說,「所以時間會很緊,動作要快,你們行李都收拾好了嗎?」

「羅恩還沒把他新買的東西收進行李箱。」珀西用一種忍耐已久的委屈語氣說,「他把它們全部倒在我床上。」

「你最好趕快去把行李整理好!」韋斯萊太太對桌尾的羅恩厲喝,羅恩怒目瞪向珀西。

晚餐後,韋斯萊先生表示他有話想和哈利單獨談談。

「沒事,德拉科,我等下就回房了。」哈利安撫德拉科。

德拉科點點頭,還有點不屑地瞪了瞪韋斯萊先生。

「哈利,我要跟你說件事情。」韋斯萊先生嚴肅地說,「你已經看到布萊克越獄的消息,我不確定你朋友是否有告知你--」

「我知道布萊克是德拉科媽媽的堂兄。」哈利說,有點警戒起來,「但是這並不影響我和德拉科之間的友誼--」

「不,不是這件事。」韋斯萊先生侷促地表示,「事實上,布萊克是誰的堂兄都沒關係,哈利,我要說的重點是,他這次越獄出來,目標是你。」

「啊?」哈利呆了呆,「目標是我?」

「是的。」韋斯萊先生扒了扒頭髮,「新聞之所以沒報,是因為夫子把消息給壓下來了--」

哈利皺起眉頭,「好吧,我知道了。」

韋斯萊顯然對哈利的反應很錯愕,他以為哈利應該會表現出一點懼怕。

「所以在他被捕之前,你一定要小心。」韋斯萊先生擔心地說,「還有一點就是,請你千萬不要去找布萊克。」

哈利給出一個問號表情。

「不論發生什麼,不管你聽到了什麼--」

「韋斯萊先生,請恕我拒絕。」哈利皺眉,「基本上,我並不會愚蠢到自己去找一個想要對付我的人。您為什麼認為我會想去找他呢?在我聽到理由前,我不能隨便發誓,一個斯萊特林是很重視誓言的。」

「喔,哈利,這件事情你不知道比較好。」韋斯萊先生侷促地表示。

「那就請恕我無法發誓了。」哈利彬彬有禮地說,「但是我會把您的忠告謹記在心,事實上,德拉科也告訴過我了。」

韋斯萊先生聽到這裡,似乎鬆了一口氣。

哈利回到房間,德拉科就迫不及待地湊上來,追問韋斯萊先生到底和他講了什麼。

哈利復述了一遍,並且沒好氣地反問,「顯然你也認為我不要知道比較好,是不是?」

「呃,哈利。」德拉科神色有點尷尬,「梅林在上,我是真的認為你不要知道……」

「好。」哈利聳聳肩,「反正只要不影響我的計畫就好。」

「什麼計畫?」

「開發產品呀。」哈利說,「還有一堆課程要顧呢,說實話我也沒有時間去管這之外的事情了。」

「你搞不好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德拉科說,「你和格蘭傑都瘋了。」

「嘿,請說我們樂於學習好嗎。」哈利反駁道。

「倒是有點你可能需要知道一下。」德拉科說,「反正韋斯萊都告訴你了,那個布萊克是要找你,所以霍格沃茨今年會有攝魂怪看守。」

「那又怎樣?會影響到我們上課嗎?」哈利疑惑地問。

「會。」德拉科說,「攝魂怪是阿茲卡班獄卒,以吸取他人的快樂為樂,是讓人很反感的存在。」

「吸取他人的快樂?」

「他們會讓你覺得你好像一輩子再也快樂不起來了。」德拉科說,表情非常嫌惡,「非常討厭。」

「不要靠近應該就沒事了吧?」

「嗯,只是我不大確定他們的影響範圍有多廣。」德拉科說,「儘量離得遠遠的比較好。」

「知道了。」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