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禁林談話

一陣絲滑的聲音從林子裡面傳來。

『阿莫斯,停在森林裡別出來。』哈利輕聲吩咐,『好久不見。』

『是的,主人。』阿莫斯吐著蛇信。

『你的眼睛……』

『請主人放心,不影響活動。』阿莫斯恭敬地說,『主人有何吩咐?』

『我需要你幫我注意,森林裡面最近是不是有外來者?』

『是的,主人。』阿莫斯說,『有一隻大黑狗和大黃貓。』

『狗和貓?不,我說的是人。』

『回主人,沒有。』阿莫斯說,『最近的外來者只有這兩者,但是貓常常不在林子中。』

『好吧。隨時幫我注意。』哈利說,『我在找一個叫做小天狼星˙布萊克的男人,要是你有聞到男人的味道……跟蹤他,確定他藏身的地點後告訴我。』

『遵命,主人。』阿莫斯說。

『那好,還有件事情。』哈利說,『我剛剛看到有個學生闖進了禁林……盡可能保護他的生命安全,受點小傷無所謂。』

『回主人,並沒有學生闖進來……』阿莫斯困惑地說,『除了主人以外,我並沒有聞到人的味道……』

哈利皺眉,難道地圖顯示出錯了?

『好吧,總之要是有學生的話,你盡可能保護他們安全。』哈利說,『當然,如果他們攻擊你,你就丟下他們自己跑吧。』不過他想,應該是沒有學生敢攻擊蛇妖,應該會直接嚇到腿軟。

『是的,主人。』

『就這樣了。』哈利說,『這些是我從廚房偷渡出來的生牛肉,我不知道你愛吃什麼,所以就先拿了。你有什麼愛吃的嗎?』他把手上的袋子丟進森林去,立即聽到阿莫斯滑動的聲音。

『主人!』阿莫斯的聲音帶上了激動和感動,『上一任主人從沒……從沒為我準備過餐點……』

『那他很不盡責。』哈利笑道,『有特別愛吃的嗎?』

『我喜歡吃女巫……』

『絕對不行!』哈利臉立刻黑了。

『是的……薩拉扎也這麼說。』阿莫斯很傷心,『雖然他叫我把不合格的女巫和巫師統統趕出去,但是也不准我吃他們。』

『薩拉扎?』哈利聞言一陣狂喜,他居然在意外的地方找到了歷史的突破口,『薩拉扎˙斯萊特林?』

『是的。』

『你知道他排斥麻瓜出身的巫師和女巫的理由嗎?』

『因為不是自己人啊。』阿莫斯理所當然地說,『那個時候,所有麻瓜出身的女巫和巫師根本完全不了解魔法世界,也不知道自己會的東西是魔法。惹出一堆麻煩。』

理由倒是比哈利想得簡單多了,不是什麼高貴的理想,也不是什麼憤世嫉俗的理由,純粹是--不是自己人。

哈利實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什麼。

斯萊特林很重視利益,這點哈利深有體悟。同時也相當護短,對界線內的自己人相當好,然而界線之外……

哈利露出苦笑,果然最真實的答案最質樸,也最無法反駁。

他要是想在畢業前讓斯萊特林把格蘭芬多當成自己人……他發出呻吟。

『沒有其他理由了嗎?』哈利不死心,繼續問,『比如說認為麻瓜出身的巫師或是女巫會帶來危害、或是低賤之類的?』

『喔,不。薩拉扎從不認為麻瓜出身的女巫或是巫師低賤。』阿莫斯說,『他只是認為,既然要創辦學校,那自然要挑選本來就熟悉魔法的人,這樣才有辦法獲得成功……』

『他後來為什麼會和其他人決裂?』

『嗯……』阿莫斯的聲音有點遲疑,『一方面是理念,那時候麻瓜出身的巫師和女巫越來越多進入學校就讀……他認為審核標準應該更嚴格一點。』

『另一方面呢?』這點哈利並不意外,他好奇還有沒有其他理由。

『那時候麻瓜在瘋狂獵殺女巫……薩拉扎認為魔法界不該放任麻瓜這種行為,應該要給予警告。』

『但是一個簡單的凍火咒--』

『那也得是一個成年女巫才有辦法做得到的。』阿莫斯說,『一個沒有受過訓練的女巫或是巫師,有極大的可能性根本不會控制,甚至加劇火勢都有可能。所以被燒死的女巫和巫師還是有的。雖然愚蠢的麻瓜抓的大多數都只是比較聰明的麻瓜。』

『那為什麼魔法史上都沒有提?』哈利很納悶。

『這個嘛……這只是我的猜測,主人。』阿莫斯說,『因為魔法界無法承認自己輸給了麻瓜,居然會有女巫和巫師死於麻瓜之手。薩拉扎對此完全無法忍受。』

『他無法忍受……有同類死在麻瓜手下嗎?』

『不全是。』阿莫斯說,『他無法忍受的是,其他人對這種事件睜眼閉眼,甚至制定麻瓜保護條例,反過來保護麻瓜。』

換成他他也無法忍受。哈利想。

『所以他越變越偏激,到後來甚至認為只要是麻瓜出身的巫師或是女巫全都不可信任。』阿莫斯說,『但是格蘭芬多持相反意見,格蘭芬多認為,會發生這種事件,是因為兩個種族不甚了解,應該要讓麻瓜出身的女巫和巫師了解魔法界,這樣才能避免悲劇重演。最好的辦法就是盡可能招收麻瓜出身的女巫和巫師入學,讓他們從小就學習、認識魔法。』

哈利沒有說話,兩種意見都有道理,兩種意見都沒錯,只是歷史沒有選擇斯萊特林,而真相就在時間洪流中失真,造成現在兩院彼此對立。

『所以他決定離開?』

『是的。』阿莫斯說,『在離開前,他曾經吩咐我,也許未來會有他的後代進密室找我,而我必須完全服從他,替他清除那些他認為不配留在學校中的學生。』

伏地魔是薩拉扎的後代……

『我是他的後代嗎?』

『……我不清楚。』阿莫斯說,『我無法判斷,因為時間過去太久,所謂的血緣魔法已經隨時間淡去,我只能依靠蛇佬腔來判斷,有蛇佬腔天賦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後代……但是我也無法確定……』

『和你聊天很愉快。』哈利說,『我有空會再過來。很晚了,我得先回去了。』

要不然他可就沒有時間睡覺了。

回到寢室的哈利發現再沒多久就得起床吃早餐的時候,他實在睏得不得了,於是他下意識地轉動了時光器。

時間倒回他偷溜出去找阿莫斯之前,隱形斗篷還披在他身上,他被傳到了無人的走廊。

他強迫自己清醒,正想走回寢室去睡覺時,他忽然想起他在地圖上看到過自己的名字。

哈利看了看四周,確實,這邊離格蘭芬多很近。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往格蘭芬多交誼廳走過去,如果地圖沒出錯的話,等等會有個叫做彼得˙佩迪魯的學生跑出來。

他耐心等待,那幅吵鬧的卡拉多甘爵士的畫像被推開後,哈利愣了愣。

出來的不是學生,甚至,不是一個人。

那是羅恩的老鼠,班班。

梅林,這是怎麼回事?

哈利還沒來得及理清頭緒,班班已經撒腿狂奔,哈利一見也趕忙衝了上去。

姑且不論地圖出錯,他要是沒記錯的話班班可是會跑進禁林的,這麼小隻老鼠要是跑進禁林那一點存活機會都沒有!他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羅恩的寵物把自己搞死。

於是他拔腿就追。

這實在不是一項很好的運動,在三更半夜偷溜出寢室去逮一隻老鼠,還必須小心謹慎不發出聲音。

哈利一路追到禁林去,只是很可惜,班班跑進森林後就一點也看不見了。

哈利靠在一顆樹旁邊喘著大氣,今晚消耗的體力有點多,他呻吟一聲,他可不想為了區區一隻寵物再深入禁林,何況等等這個時間的自己就要過來了,他絕對不能被看見。

哈利回想著他過來的路線,小心地繞了遠路回到寢室,百思不得其解地為什麼地圖上會把班班的名字顯示成彼得˙佩迪魯。

那難道是上任主人取的名字?可是羅恩說班班是珀西給他的啊,沒有改名的道理。

那就是更早?

哈利迷迷糊糊,打著呵欠,決定把這一切交給明天的自己去解決。他爬上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隔天下午的魔藥學,哈利訝異地發現赫敏似乎是獨自一人,眼睛還很紅,其他女生和羅恩似乎完全不和赫敏說話。

「那群愚蠢的獅子鬧內鬨了?」德拉科也注意到了格蘭芬多的情況,心情稍稍好了一點。

「也許吧。」哈利說。

斯內普要他們調製一種縮身藥水,這種藥水可以讓喝下的人縮小到一定程度,藥水應該是亮綠色的,但是……

「橘色。」斯內普把納威的魔藥杓起來往下倒,好讓大家可以看清楚顏色,「橘色,隆巴頓。告訴我,你那粗蠢無比的腦袋到底有沒有聽進任何東西?我不是說過,只需要一根老鼠尾巴就夠了嗎?我到底要怎麼說,你才能聽得懂呢,隆巴頓?」

納威的臉色都紅了,囁嚅著不敢說話。在往常,哈利會覺得斯內普教授稍微過份了一點,但是現在他一點都不想幫格蘭芬多找理由。

誰讓盧平教授那樣侮辱斯內普教授,活該課堂上得不到高分。

「請聽我說,斯內普教授,我可以幫忙把顏色改回來。」赫敏舉手道。

「我並沒有請你到這裡來賣弄知識,格蘭傑小姐。」斯內普輕聲道,「由於你這種無所不知自以為萬事通的惹人厭態度,格蘭芬多扣一分。隆巴頓,現在開始重新調配你的魔藥--不准任何人幫你--下課之前我會拿你的蟾蜍做實驗,希望這能激勵你調配出正確的藥水。」

納威聞言都快哭了,其他格蘭芬多憤憤地低聲咒罵。

哈利在這點上可不會認同格蘭芬多,反正只要蟾蜍不死,不管怎樣搗鼓斯內普教授都能夠把蟾蜍恢復原狀的。

哈利的藥水已經調配好了,是相當標準的亮綠色,斯內普過來看了看,聞了聞,然後就走開了。

哈利對此有點失望,斯內普至今為止還沒在魔藥上稱讚過他呢。反倒是德拉科,明明魔藥就沒他調得好,但是斯內普完全不吝於讚美他。

因為已經調製好藥水,哈利百般聊賴地翻著魔藥學課本複習,偶爾抬頭還會看見赫敏不動聲色地指點納威調配,納威努力地攪拌坩堝。

下課前,斯內普果真拿納威的蟾蜍做了實驗,蟾蜍在魔藥作用下立刻縮小,惹來格蘭芬多一陣歡呼。

斯內普不高興地滴了幾滴解藥,蟾蜍立即恢復正常大小。

「格蘭芬多扣十分,我說過不准有人去幫他的,格蘭傑小姐。下課。」

格蘭芬多發出咒罵,但是以往會等赫敏一起走的羅恩立刻背上背包走人,理都不理赫敏。

哈利叫住了赫敏。

「赫敏,你們怎麼啦?」哈利問道,「陰陽怪氣的。」

「喔,沒什麼,哈利。」赫敏努力眨眼,「我們溝通上出了問題……」

「是什麼問題?」哈利問,「告訴我,也許我可以幫上忙。」

「沒辦法。」赫敏的臉垮下來,「除非你有辦法讓班班死而復生……」

「班班怎麼啦?」哈利絕口不提他昨晚看見班班跑進禁林去,只是訝異羅恩怎麼這麼快就知道班班死了。

「牠、牠……」赫敏吸吸鼻子,「羅恩認為我的貓吃掉了班班。」

「嗄?」哈利很茫然,這和他知道的狀況不一樣啊。

「我建議他去床底下再找找……但是他只抓出一把貓毛和床上的血跡給我看……喔,哈利,我不曉得該怎麼辦。」赫敏的眼眶蓄滿了淚水。

「什麼時候的事情?」

「今天早上……」赫敏說,「我昨天又和文妲說了一些……比較不體貼的話。她的狐狸死了……說是崔老妮教授的預言早就告訴過她,我不怎麼認同……你知道,我認為占卜學幾乎都是瞎掰出來的……」

「那妳也不該挑在人家正傷心的時候去指出來。」哈利說,「這點是妳不對。但是班班的話……我不大確定是不是因為妳家的貓。」

赫敏原本聽到哈利的話心情更加沮喪,但是聽到哈利的後半句後有點猴急地抬起頭來,「什麼意思?」

「嗯……呃,我昨晚有看見班班。」哈利不大想告訴赫敏自己跑去禁林找阿莫斯,「可能是被妳的貓嚇到跑出來也說不定……我昨天晚上因為功課太多,所以就出來晃晃,散散心……」

要是平常赫敏一定會大驚小怪地說他怎能違規,不過現在那不是赫敏關心的重點。

「什麼時候的事情?」

「大概十一點多一點吧……」

「太好了!」赫敏激動地撲上哈利,又哭又笑,「那時候我還沒睡,歪腿還在我的床上呢!」

「所以班班是自己跑出去的?」哈利不解,「算了,不重要。但是跑進禁林裡,說實話也沒有比較好……」

但是赫敏快樂到沒聽見哈利說的話。

「我要去告訴羅恩,這次他絕對不能再怪到我的貓身上了!」

赫敏沒等哈利有所回應就衝出了地窖。

哈利見狀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嘆口氣,看來他得另外找時間問問羅恩班班有沒有其他名字了。

他得先確定地圖沒有故障才行。

「哈利,幫個忙,讓我在醫療翼躺到比賽結束。」德拉科煩躁地說,「幫我熬製一杯藥效特強的安眠藥之類的……」

這個週末就是比賽了,德拉科為此非常焦躁,他一點都不想在狂風暴雨中比賽。

「那你自己買不是比較好嗎。」哈利沒好氣道,「我才不浪費藥材……」

「那我在奇獸飼育學上受傷好了。」德拉科喃喃自語,「這樣我就可以一直裝到我想要比賽為止……」

「停,德拉科,停下你的焦慮。」哈利有點懊惱,「我覺得你最近練習到神智都出現問題了,你居然想故意讓自己受傷?」

「也許是。」德拉科說,「我一想到那該死的天氣……我沒自信握得住飛天掃帚。」

「也就是說只要保證你不摔下來就可以了吧?」哈利說,「去你房間。」

哈利來到德拉科的房間,幫忙在飛天掃帚上施了咒語,「好啦,現在試試。」

德拉科騎了上去,飛到自己床舖的正上方。

「試著鬆手。」

「我要是摔下去,你就得幫我做算命學作業。」德拉科悶哼一聲,視死如歸地鬆開了手。

結果他的左手才離開,掃柄的部份卻自動重新回到掌心。

「哇喔。」德拉科驚嘆了一下,又試了幾次,發現飛天掃帚居然可以自動感應到他的心意似的,用起來更加順手,「你怎麼辦到的?」他興沖沖地問。

「我發明的小咒語。」哈利聳肩,「但是我很久沒騎飛天掃帚了,所以我可無法保證它到底好不好用。」

「那我可以告訴你答案,真的非常好用。」德拉科滿心陶醉地在空中試了好幾種危險姿勢,「你這發明簡直是天才,我想國家代表隊會很樂意向你購買這個咒語。」

「或許吧。」哈利提醒他,「德拉科,你還沒試過用其他速度,這個咒語我可不曉得它是不是能夠在超速的情況下保持效用。」

「我會注意。」德拉科戀戀不捨地從飛天掃帚上下來,「我等等就得去練習了,最近一直在下雨……」



昀羲碎念:

大家等我!我快要解脫了!!(眼神死

,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