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黑館愁眉苦臉的褚冥漾突然捕捉到一股熟悉的信息素,他花了一點時間做了辨識,接著就滿懷欣喜地要衝下樓。

「你幹麻?」冰炎沒好氣地攔住他,「你是想被外面那群沒腦的ALPHA哨兵給圍剿是不是?」一點防護措施都不做就往外面跑。

「凡斯來了。」褚冥漾高興地說,「而且正在接近……咦?」褚冥漾神情有點疑惑,「怎麼旁邊有個不認識的……喔,沒跟上。」

「你是在說你們妖師家的首領嗎?」冰炎早就聽亞那滔滔不絕說過凡斯到底有多厲害,不禁也起了興趣。

「對呀,他好難得才出現的,不過他每次出現都會幫我帶西天的土產。」褚冥漾開心地說。

……西天的土產?」

「對啊。」褚冥漾看冰炎一臉不解,耐心解釋,「凡斯說他要去送一個鬼族上西天,很費力氣的,偶爾才回來,算是一種出公差的概念。」

冰炎:「……

「那個鬼族好可憐的,這麼多年西天都不收他,我姊說凡斯在中間斡旋都快累壞了。」

冰炎決定不發表任何評論。

「既然凡斯來了,我當然要去找他啊。」褚冥漾一臉理所當然地說,把攔在自己腰側的手給撥到一邊,興沖沖地就要再度往外跑。

但是冰炎敏銳地聞到了黑館外的某種硝煙味,突然就把褚冥漾給緊緊摟到自己懷裡,褚冥漾還來不及抗議,一種可媲美原子彈投放的強悍震動就突如其來地晃暈了他。

他只過了幾秒就回了神,倒是冰炎一臉痛苦。

知覺過載。

褚冥漾反射性地就替冰炎進行精神安撫,聽覺、嗅覺、還有觸覺全都過載了。

『米納斯!』褚冥漾急急召喚精神嚮導,是一條優美的水蛇,『把他的精神嚮導拉出來!』

那條蛇在空中優雅地盤旋一圈,穿過冰炎的身體,叼出一隻正在痛苦扭動的燄狼。

水蛇膨脹了自己的軀體,將那隻狼給整個包覆起來,沒多久,那隻狼便漸漸不掙扎了,氣息均勻。

「這就是妖師的能力?」因為褚冥漾而精神迅速穩定下來的冰炎,非常驚訝。

他從沒聽說過有哪個嚮導或是哨兵可以控制精神嚮導到這種程度。

「呃……幫我保密行嗎?」褚冥漾這才後知後覺,苦了一張臉,「不然我姊知道了,我一定會被關禁閉……

是軍隊嗎,還關禁閉?

冰炎想像了一下所有妖師都有褚冥漾這種見鬼的嚮導能力所組成的軍隊……那哨兵不是只能洗洗睡?

他們把每個哨兵的精神嚮導拖出去扁一頓根本連仗都不用打了,怪不得雖然是嚮導卻可以反過來控制哨兵啊,這種見鬼的能力到底是從哪裡發展出來的?

 

見鬼能力的發展源頭此時正非常滿意地視察自己釋放能力的成果。

「叫你們欺負漾漾。」凡斯看著校園內滿目瘡痍,所有哨兵都痛苦到滿地打滾,有幾個比較弱的,直接挺屍。

凡斯摸了摸自己的精神嚮導--一隻美麗的火鳥--剛剛就是牠飛上高空噴出火焰和超高音波,讓凡斯附近的所有哨兵全都過載。

「居然還有可以打滾的,嘖。」凡斯看了看地上少數幾名還左右滾動的哨兵,不滿了,過去踩了踩,踩到他們不動了,這才滿意。

凡斯這種大規模攻擊自然引來了校園守衛。

「唉呀,哪個小朋友的家長過來踢館啦?」奴勒麗慵懶地翩然而至,興趣濃厚地看著凡斯,「精靈石像沒把你攔住?」

「顯而易見。」凡斯挑眉,「妳沒過載?」

「顯而易見。」奴勒麗愉悅地把話還給了凡斯,「不過這麼說吧,每個黑袍等級的哨兵對於過載的處理都是頂尖的。」

「妳把多餘的部份丟給寵物了。」凡斯瞇了瞇眼,「不怕寵物爆體而亡?」

「啊啦,這所學校又不會真的出人命,你不會不知道吧?」奴勒麗笑嘻嘻地說,「讓我猜猜看,你是何方神聖呢……

「不重要……」凡斯冷靜地說,只是他還沒說完,完全被他無視的安地爾就從遠方哭夭過來了。

「凡斯!你不要亂用妖師的能力,會害我很痛啊!」

凡斯和奴勒麗對視了一眼,後者揚起非常妖嬈的笑容:「原來是已經隱居到原世界的妖師一族,失敬失敬。」

凡斯:「……」他應該先把安地爾揍到聲帶斷裂再來算帳的。

 

 

凡斯理所當然地被請去黑館喝茶了。

「凡斯,你怎麼釋放能力了?」不明所以的褚冥漾滿臉擔憂。

凡斯的能力釋放出來後,哨兵影響最大,嚮導倒是還好,頂多暈個幾秒就會恢復正常,這也是為什麼他不管褚冥漾待在黑館仍釋放能力的原因。

「喔,沒什麼,覺得看到一群蟲子很煩,乾脆叫朱雀一把火燒掉。」凡斯睜眼說瞎話。

「蟲子還用音波攻擊?」褚冥漾非常困惑,「我安撫學長時,他連聽覺都受影響了。」

凡斯瞪眼,「小子,不是說黑袍等級都可以自主處理過載嘛?你怎麼還要我家漾漾幫你收拾善後?」

「我的確可以自己處理。」冰炎冷靜地說,「但是既然有更安全更快速的方式,為何不讓他幫我處理?」

褚冥漾在一邊聽到冰炎說他可以自己處理時露出失望的臉在聽完全部後笑顏逐開。

凡斯在一邊觀察到了,十分懷疑,「你們到底是臨時搭檔還是真的?小子,你不是因為亞那逼急了隨便找個人湊數吧?」那樣看他現在就斃了他。

「臨時搭檔是真的,將來可能會變成真的也是真的。」冰炎挑眉,完全不懼怕地頂回去。

他剛剛被褚冥漾安撫時,所感受到的是一股非常安心、舒適的感覺,就像胎兒安然地待在母親的羊水中那般自在。

所以他不介意用假成真,就不知道褚冥漾那邊是怎麼想的,不過按照之前相處的模式觀察,任何哨兵或是ALPHA大概還比不上一盒土產或是點心。

「那漾漾你呢?」凡斯問,一臉我給你靠不用怕的溺愛表情,「不喜歡就放心說出來,沒人會欺負你的。」

褚冥漾一臉茫然:「不喜歡什麼呀?」

「就是這種臨時搭檔的關係,不喜歡就取消吧!」凡斯苦口婆心地說。

「可是不是凡斯你叫冰炎幫我的忙嗎?」褚冥漾更加茫然,「亞那跟我說的,還說我們在接到你的信之前就碰上了,所以這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凡斯臉上的表情快要繃不住了,冰炎也是,不過一個是咬牙切齒,一個是幸災樂禍。

 

 

 

昀羲碎念:

越寫越玄幻……我大概是第一個這麼玩精神嚮導的(跪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拉麵
  • 哈哈!快笑死我了,真不愧是凡斯,以一敵萬,厲害!漾漾也好可愛!
  • 璐絲
  • 唔,玄幻是其次
    這麼搞笑的哨兵嚮導文才是少見吧?
    可憐的漾漾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把自己賣了...
  • 星星海
  • 哈哈哈,好笑,好笑,好看,好看!大大,期待下一集哦!
  • 楠
  • 不愧是巨煩啊哈哈哈哈wwww (笑死)

    凡:巨煩渾蛋你破梗了###!!!(踹踹踹)
    安:可是你沒說我不能跟啊...(委屈被踹)
    凡:.......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