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胖子是下地的主兒,遇過更艱困的環境,在涼亭睡對他而言倒還湊合;張起靈非池中物,更有內功心法護身,以天地為床被也習以為常。

唯一有問題的是吳邪。

吳邪富貴出身,縱使是被送去石洞面壁思過,裡頭也是收拾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白天透氣晚上保暖,哪裡有過夜宿涼亭的經驗。

他也是個倔骨頭,二話不說,就學著張起靈和胖子直接睡了下去,隔天醒來,覺得身體像是散架了,畢竟他習慣睡比較軟的床舖。

吳邪自我安慰道,至少他沒感冒,說明他身體底子還是極好的,沒那麼嬌貴。

「小哥,偺們接下來是要去王都?」胖子問道,「如果偺們三人用走的去,那可得花上十天半月啊。先不論睡在哪裡,糧食怎麼辦?」總不能空著肚子走十天路吧,他們下地時好歹還帶著乾糧和水呢。

「用這個。」張起靈又拿出他那把黑刀。

「別別別!」那胖子蹭得蹦到老遠,「胖爺我可不想靠那寶貝太近,到時著魔了胖爺可沒處哭。」

「著魔?」吳邪好奇道,「沒那麼誇張吧。」

「天真說你天真還真是沒錯。」那胖子叫道,「你難道沒感覺到一靠近那把刀周身空氣就全不對了嘛!」

「哪邊不對?」吳邪還真認真研究起來了。

「你沒感覺到那邊的空氣和每個墓地裡面有的粽子王和屍憋味道一樣嗎!」所以才說這黑金古刀是寶貝啊,下地若能帶著它,肯定暢行無阻!

只可惜這寶貝要是心志不堅的人拿著,很快就會被吞噬精神反過來攻擊活人了。

「我又沒聞過那味道。」吳邪頂回去。

張起靈將刀懸浮於空中,吳邪原本還在和胖子鬥嘴,見到刀身越來越長以後瞠目結舌,連話都忘了說了。

「喝,還真像是孫猴子拿的如意棒,可大可小。」胖子讚嘆道。

「上來吧。」張起靈說,自己縱身一躍,踏在刀面上,四平八穩穩如泰山。那胖子見狀還在猶豫,他是真心不想觸碰那把刀。

「沒事,下了結界,一般人沒有影響。」張起靈補充說明。

胖子不甘不願地上去了,發現真沒什麼影響後轉頭對著吳邪吆喝,「天真,做啥呢,要趕路趕緊上來唄!」

吳邪一臉悲憤欲絕。

刀懸空的位置離地面那麼高,只比馬背低一點而已,是要他怎麼上去!那胖子和小哥到底是怎麼上去的!

好吧,男子漢不能未戰先敗,吳邪深呼吸一口氣,毅然踏出了腳。

在吳邪原地撲騰幾次都未能如願踏上刀面後,張起靈終於將刀面降低了,看得胖子哈哈大笑。

吳邪坐在刀面上,對於能站在刀面御風急駛的兩人,他簡直自形殘穢,他就連坐著都得抱緊張起靈的大腿。

至於胖子,他有機會一定要試試讓他摔下去,看他怎麼繼續得意!

 

 

原先吳邪還在煩惱該怎麼入城,但是來不及等他想出具體對策,他們竟然已經抵達城外十里,路上陸續能夠見到進出城的馬車和挑夫。

「小哥你這寶貝還能當千里馬使啊!」胖子的眼睛放光,聲音十分羨慕。

「去去去,這是小哥的東西,別肖想!」吳邪揮手趕他。

「這怎麼會是肖想,這只是想做個生意罷了,天真你家開藥舖,見著了人蔘靈芝難道不想買?」

吳邪啞然,胖子說得倒沒錯,但是他就是不想見到有人垂涎張起靈的刀。

「那也總有碰到不賣的時候。」

張起靈不理會兩人的拌嘴,「下去,我要解除結界了。」

「哦,那結界的功效包括讓人看不見我們?」胖子道,「怪不得這些人竟然沒尖聲尖叫來歡迎偺們。」

三人進了城,王都畢竟是王都,就連街道都比吳邪從小所生活的地方要熱鬧上三倍,各個店舖生意如火朝天,人潮絡繹不絕,趕集的、散步的、擺攤的……

吳邪好奇地東看西看,被胖子一巴掌拍回原位,他正要抗議,卻聽胖子義正詞嚴道:「天真,別擺出一副劉姥姥的樣子,叫人看笑話,把咱們都看成了鄉巴佬。」

吳邪嘴角一抽,氣悶地低頭走路。

 

儘管吳邪因為低頭沒有注意到,胖子和張起靈卻是剛進城時就發現了。

守衛放他們入城時的眼神很不對勁,怕是吳邪的通緝畫像已經傳開,只是既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內動手,其中恐怕有什麼變故。

街上跟蹤他們的人越來越多,只是吳邪愣是半點都沒注意到,滿心只想著要怎麼進天牢去探望家人,或是乾脆就死在一塊得了,連過往喜歡吃的糖葫蘆都沒看半眼。

剛進城的那股好奇已經被沖淡,他現在憂心忡忡,越走在王都的道路上,他就覺得自己心跳得越快。

如果真的順利進入天牢了,那十之八九也是被抓進去的,自己倒不打緊,但若是小哥和胖子因和自己一路而受到什麼牽連的話……

「吳邪,沒事。」張起靈突然出聲,沒頭沒腦地安慰起吳邪。

「嗄?」胖子怪叫道,音量卻是極小,「什麼沒事?都快被人圍了都。」

「什麼?」吳邪陡然一驚,「衝著我來的嗎?」

「反正不是你就是我。」胖子低聲道,「在皇帝眼裡偺們都得除,這倒好,一起一雙送上門了。」

「不是。」張起靈說,卻沒有再解釋說明,「跑!」

胖子聽了,蹦起來就往前衝,吳邪頓了一秒,也跟在胖子後頭跑了起來,他一開始還在茫然要往哪裡跑呢。

吳邪早就知道胖子身手矯健,一不小心很可能就跟丟了,這可千萬不行,在這邊他們人生地不熟的,他和小哥……

小哥?小哥!

吳邪猛然停了下來,焦急得回頭去看,哪裡還有張起靈的身影?

這麼一當口,那胖子也溜得沒影了,轉眼間吳邪發現自己孤身一人站在較為偏僻的巷弄中,不知何去何從。

 

 

張起靈支開胖子和吳邪後,跟著他們的人就騷動起來了,張起靈看到他們其中幾人眼神交會後,便大步向他走來。

果然是衝著他來的。

方才他會叫胖子和吳邪跑,就是想試探這些人究竟是衝著他們之中哪個人,他的直覺向來很靈。

張起靈眼睫微斂,再睜開時眼裡已是決然殺意。

這些人是魔修!

 

 

 

 

 

 

昀羲碎念:

我好想讓他們直接談戀愛,可以嘛(趴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玥紫
  • 阿勒?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