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斯非常想坐上時光機回去阻止過去的自己寄出那封信,他為什麼那時候會鬼使神差地聯繫亞那呢?

不小心搬石頭砸到自己腳的凡斯在看到亞那那張臉出現時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撲上去狠揍一頓。

「哇!凡斯,好久不見!」亞那一點也不介意凡斯的拳頭往自己身上招呼,反而還很開心地迎上去,「你還是這麼熱情啊哈哈。」

凡斯簡直吐血三升。

在一邊看戲的冰炎表示非常欣慰,一是父親終於去禍害別人了,二是那個被禍害的是凡斯,喜大普奔啊。

「凡斯,你為什麼要打一個哨兵呢?」褚冥漾很困惑,「你不是和我講過對付哨兵ALPHA就是直接讓他看到自己被另外一個哨兵ALPHA強制標記嗎?」

……說到標記,漾漾,你身上的那個臨時標記啊……」凡斯一點都沒有帶壞小孩的自覺,和藹地轉移話題,「等它消了,你……

「哎?對喔,它還會消呢。」褚冥漾一臉現在才想起來的樣子,轉頭去問冰炎,「我姊說如果消掉的話要再讓你戳一下,反正是免洗筷,多戳幾次沒關係,但是不能捅--你聽得懂嗎?」

免洗筷冰炎臉黑:「……

凡斯抬頭望天:他的教育方式到底是哪裡不對了?怎麼小玥會歪成這個樣子!

……因為你本來就是歪的啊凡斯大大。

然後,讓凡斯發洩怒火的第二個沙包終於登場了。

「喂,凡斯,你剛剛是怎麼了,好端端亂用能力--」安地爾颯爽登場,看到褚冥漾的那一瞬間,感覺自己渾身細胞都被褚冥漾吸了過去,話到口轉了個彎,自以為勾起相當邪魅的微笑,「同學,有沒有興趣和我喝杯咖啡?」

凡斯嘴角一抽,冷笑一聲,安地爾才來不到三十秒,就妥妥的立起死亡旗幟了。

在他面前誘拐他家漾漾,找死!

 

 

褚冥漾看到凡斯自然很開心,可是和凡斯見面後凡斯老是在揍人,他莫名地有點失落。

冰炎好歹是他的搭檔,察覺到褚冥漾興致不高,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頭,問,「怎麼了?」

被摸頭的褚冥漾立刻又開心了,「沒事,就是覺得凡斯很忙。」

忙才好啊。冰炎心道。

一陣打打鬧鬧後,冰炎終於忍無可忍,加入了凡斯爆揍安地爾的行列--先不提他和褚冥漾還沒真的處對象,但是好歹也是臨時標記的關係,安地爾這種當面挖牆腳勾媳婦的哨兵就應該燒死。

「啊,漾漾你看,亞他為了你打架呢,我好久沒看到他為了誰打架了。」亞那的語氣又是高興又是欣慰。

「呃……」褚冥漾歪了歪頭,不大確定自己是不是應該跟著一起高興。

 

然而,等那一天之後,凡斯不曉得第幾次後悔沒真的讓安地爾上西天去,安地爾不僅當著他的面拐了他家的漾漾,鬧出的動靜居然引來了一大批鬼族。

因為安地爾寫了辭職信給耶呂,說是終於找到了命中注定了另一半,還附上了褚冥漾的照片證明自己沒說假話。

耶呂原本看了信相當震怒,他好好一個免錢工居然就這樣被愚蠢的愛情收買,簡直氣煞他也。

再看了褚冥漾的照片後,耶呂怒氣全消,照片上還殘留了一些褚冥漾的信息素,聞起來真的是……非常美味。

於是,耶呂率領著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地闖進了Atlantis學院。

 

「鬼族攻來啦!」路人ALPHA大聲道,敲響了校園警鐘。

消息一傳開,每個哨兵嚮導便各就各位,其餘沒有搭檔的也十分默契地退入後方,做起後勤工作。

「學長,我們應該是去前面還是去後面啊?」褚冥漾有點困惑地問。

他們只算是臨時搭檔,不是正式的,那到底是要去前線支援還是後備?

……前面吧。」冰炎考慮了一下,果斷決定還是上戰場。

「鬼族為什麼突然要打我們啊?」褚冥漾好奇地問,「我明明聽說已經好久沒有戰爭了。」

「大概是因為腦殘。」冰炎隨口答道,他哪會知道鬼族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東西。

「喔。」褚冥漾也沒多問,「鬼族很厲害嗎?」

「看對象,鬼王是真的很強。」冰炎漫不在乎地說,「不過就算是耶呂也曾經被我父親打敗過。」

「那只是你爸運氣好。」凡斯的聲音插了進來,咬牙切齒,「我知道鬼族進攻的原因了。」

「是什麼啊?」褚冥漾問。

……安地爾那個白痴搞得鬼。」凡斯冷笑道,「我接到了耶呂飛鴿傳書過來的聘書。」

「為什麼要用飛鴿傳書啊?」褚冥漾舉手發問,「他難道沒有手機或是電子信箱嗎?」

「漾漾,他們之所以是鬼族,就是一群窮鬼。」凡斯面不改色地胡說八道,「居然想和妖師結親,簡直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不可理喻!」

冰炎在一邊默想道,明明是嚮導beta卻能放倒一片哨兵alpha,凡斯的存在才是不可理喻……

說白了,妖師一族才是不可理喻的存在。

「他們要和我們結親喔?」褚冥漾歪歪頭,「誰啊?」

「你。」

「啊?」褚冥漾非常茫然,「我有學長了啊?」

凡斯抽了一下嘴角,和藹道,「縱使你沒他我也不會讓漾漾你受委屈的。」

一邊的冰炎聽到褚冥漾的回答,心裡很癢,恨不得把褚冥漾抓過來揉一揉、搓一搓、親一親、捅一捅……咳咳,不小心歪了。

發現自己思想往齷齪下流的地方跑,冰炎趕緊收斂了一下心神。

「那就跟他們講我已經有對象了,請他們撤兵吧?」褚冥漾提議,「不然大動干戈的,都耽誤吃飯了。」

為了儲備戰爭時期的糧食,現在學生餐廳都關閉了,不開心!

「即使他們不撤兵我也不會讓你餓肚子的。」冰炎搶在凡斯面前發言,果然順利拉回了褚冥漾的注意力。

「真的嗎?太好了!」褚冥漾一臉星星眼,快樂道,「那我要吃上次沒吃到的草莓泡芙。」

冰炎完全無視凡斯的狠瞪,勾一勾嘴角,「你來冰牙宮,還有其他更好吃的東西可以吃。」

褚冥漾的星星眼變得三倍大,裡面還有流星,「太好啦!凡斯凡斯,我要去冰牙宮吃東西!」

……漾漾啊,那個……」凡斯企圖力挽狂瀾,「你看你和冰炎只是臨時搭檔,去人家家裡狂吃,會給人家添麻煩的……

褚冥漾轉頭看冰炎,為難道,「會嗎?」

「你當我媳婦就不會。」冰炎呵呵笑,用眼刀和凡斯來了一場激烈的過招。

「當媳婦?」褚冥漾想了想,「凡斯,那我去給學長當媳婦。」

「漾漾,你要知道,人生大事萬不可如此草率……」凡斯苦口婆心,耐著性子不斷教育褚冥漾,只可惜效果不彰。

「容我提醒,現在大戰在即,真的不是你教育小孩的好時機。」冰炎涼涼地說。

凡斯氣得想當場撕裂冰炎的精神,但是一來他是亞那的小孩、二來他是漾漾的臨時搭檔,只得按住滿腔怒火,轉頭找鬼族發洩怒氣去了。

「那打完以後我們就去冰牙宮吧?」褚冥漾開心地對冰炎道。

……」覺得自己很像在拐帶小孩的冰炎總算是有良心地說,「你不用來當我媳婦,我也會請你吃好吃的。」

「咦?」褚冥漾眨眨眼,嘟起嘴,心裡面有點失落,「那好吧,我不吃了。」

冰炎:「……?!」

從褚冥漾口中說出不吃了這三個字真是見鬼了!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拉麵
  • 漾漾亂想想到了什麼?小吃貨居然說不吃!?耶呂還蠻可愛的,浩浩蕩蕩衝上門求婚?
  • 楠
  • 明明是緊張的鬼族大軍來襲...
    為什麼內容害我狂笑到不能自己呢哈哈哈wwwwww(瀕死)
    巨煩恭喜你又升級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