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如常而至,但我的生活並沒有恢復正常。

「為什麼?!」我憤怒不已,「為什麼我們的腦袋還是連著?」

『問你兩個父親去。』朱學長沒說話,但是聲音卻在我腦袋裡響了起來,『我收到的任務通知是將連結逆轉,顛倒主從關係。』他的臉色也很臭,大概是第一次嘗試這種沒隱私的生活。

問題是我也不想接收朱學長的腦袋好嗎!

我對他的腦袋一點都不感興趣!

我立即又給漾爹爹打電話,想也知道一定是亞爹爹弄錯我的意思了,能夠跟亞爹爹無障礙溝通的只剩下漾爹爹,我所有希望都寄於此了!

耳邊又再度傳來預示進入語音信箱的嘟嘟聲,我不滿地掛掉電話。

 

不過這情況已經好非常多了,至少我已經不用擔心隱私外洩。

「好浪漫啊~」小秀捧著臉頰,一臉笑咪咪地看著我,「這種法術感覺像不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點也不浪漫。」我沈重地說,「今天早上我聽到他在心裡罵我了。」

準確地說,我是被他腦袋裡面一連串嫌棄吐槽給吵醒的。

要不要這麼沒人性!

我切身感受到了監聽別人腦袋的痛苦,但是!這不是我的任務啊!我為什麼沒事要監聽朱學長的腦袋啊!聽他怎麼在心裡罵我的嗎!

我覺得之前的日子還比較好一點,至少我不用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時被罵,只有偶爾腦殘想念兩個爹爹的時候才會被朱學長揍。

就連現在,我都能隱約感覺到朱學長就在我附近,還可以根據訊號強弱判別距離,這距離大概只在餐廳外。

大概是我的面容實在太過扭曲,小秀收起看好戲的表情,有點擔心地看我:「朱學長罵你罵很凶嗎?怎麼感覺你快哭了?」

「不是。」我愣了下,連忙解釋,「我就是受不了腦袋裡一直有聲音而已。」為什麼小秀可以把我咬牙切齒的表情理解成快哭了呢?

「你這麼說……那確實也很令人困擾。」小秀說,「不然我聯繫一下洛爸,讓他幫忙跟你兩個爹爹聯絡一下好了。」

「我覺得他不會答應的。」那個黑袍一看見我就一副我搶了他女兒的仇視模樣,雖說我對小秀是真心的啦,這大概是每個當爸的共通心情吧。

「不會啦,洛爸是不會拒絕我這種舉手之勞的小事的。」小秀說完,當真立即打電話起來了,「喂?洛爸,你可以聯絡到亞漾他兩位爸爸嗎?」

我在對面眨著眼睛,有點辛酸。

瞧瞧小秀他爸秒接的速度!

「洛爸說他去聯絡了哦。」小秀掛掉電話,笑容滿面地跟我說,「看吧,洛爸不會拒絕這種小要求的。」

「只有黑袍才能進蓬萊嗎?」我羨慕地問。

「聽說只要有機緣都能去,不過沒實力的話可能進去之前就死了。」小秀聳肩,「所以可能只有黑袍實力才進得去。」

朱學長的心音已經離我越來越遠,這真的是好消息。我才不想邊跟小秀聊天邊聽他的陣法咒語大全,我不懂他是怎麼辦到的,居然可以把咒語的語調想得跟咕狗小姐一樣。

不過除了咒語跟罵我之外,朱學長的腦袋還真空,難道這就是學霸的特徵?

 

心滿意足地跟小秀吃完飯,我下午還有一堂班會,不過才剛開學呢,班會大概也沒什麼事情。

若不是漾爹爹告訴過我不能翹班會,我大概就直接回黑館休息了。

「那些沒來班會的傢伙,希望他們有個美好的下午。」在講台上,班長笑容可掬地在點名簿上打了幾個勾,然後我瞬間感覺到好幾個惡咒飛了出去。

……翹班會要拿命賠嗎?

好險漾爹爹叫我不能翹!

「好了,雖然才開學沒多久,不過呢,學校已經要準備大型活動,幫助新生更快融入這裡。」班長愉悅地說,「也就是迎新活動--所有新生都必須參加,強制性的,不參加會被死當跟石頭追。」

我跟其他同學面面相覷,被石頭追?

「是闖關型的競賽,新生可選擇一位學長或是學姐做為指導者,當然要跟同學組隊也沒問題,但是都有人數限制,一隊最高不得超過三個人。」班長繼續說,「第一關就是到學校各處集齊徽章,等全部集完以後就能進入下一關,一共有五關,最快闖關完成的可以獲得一百顆高純度祝願水晶。」

「等等,那後面幾關呢?」我連忙舉手發問。

「就說了是闖關遊戲,第一關沒過,第二關的情報就不會透露。」班長說,「只有過關才能知道下一關的具體內容。」

我一聽,馬上想跟小秀組隊,結果小秀竟然想邀請朱學長!

「為什麼啊?」

「因為你們腦袋現在還心有靈犀不是嗎?這樣溝通多方便啊。」小秀振振有詞,「而且朱學長一定對學校各處都很熟悉,這樣我們不是很有優勢嗎?而且人數也沒超過。」

說得好有道理,然而我並不想跟朱學長心有靈犀。

 

當我回到黑館後,我吃驚地看著兩個爹爹居然已經在我房間等著了。

「我就說洛維的話不可信,你看亞漾這不是好好的嗎。」一見到我,漾爹爹居然先責怪地看了亞爹爹一眼。

「這不是擔心他嗎?放心,換成你的話我一定立刻趕回來。」亞爹爹不以為意地說。

閃瞎狗眼,可以不要當著親兒子放閃光嗎?

我揉了揉眼:「你們長生藥找到了?」

「誰告訴你我們要找長生藥?」漾爹爹奇怪地反問。

「呃……小秀啊,你們不是、那個種族壽命……」

「不是,我想大概是衛禹隨口胡說然後她就信以為真了。」漾爹爹說,「我們是去渡蜜月,不是告訴過你了嗎?」

「是沒錯啦……」

「你們迎新活動這週五開始?」亞爹爹拿起我回房就放在一邊桌上的通知書,若有所思。

「對啊,不覺得都已經開學好幾天才辦迎新很晚嗎?」

「不晚啊,還算早的呢。」漾爹爹說,「不然新生會死光光,早期連新生訓練都沒有了呢。」

「……這所學校沒問題嗎。」我嘴角有點抽。

「當然沒問題。」亞爹爹放下通知書,「先來解決你的問題,我聽洛維說你因為跟朱學長心意相通愛上他了?」

「咳咳咳咳咳咳!」我立即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史上第一個死於被口水嗆死的人恐怕就是我了,「什麼東西?!」

「洛維通知我你害相思病了。」亞爹爹簡短地說,「臥床不起,非他不可。」

「我喜歡小秀,而且沒有相思病!」我覺得我臉上神經已經快要抽到不能抽,「他亂說!你們怎麼會信啊?」

「就算跟你個人意志無關,也可能是誤觸到什麼陣法咒語了。」亞爹爹冷酷地說,「我還想說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暗算你,我就要把老妖婆給宰了。」

「又不關扇董事的事情。」漾爹爹沒好氣地說,「就說亞漾不會有事,八成是洛維自己亂掰的,因為亞漾喜歡小秀。」

「扇董事?」我好奇道,「她是誰呀?」

「……你一輩子都最好別扯上關係的老妖婆。」我很少看見亞爹爹這麼嚴肅地表達對某特定人士的嫌惡,他警告我,「看到就閃遠一點。」

「我又不知道哪個是扇董事,怎麼閃遠一點啊?」我哭笑不得。

「看到拿扇子的女生就閃遠一點。」亞爹爹丟給我一句。

「扇董事很喜歡惡作劇,你要是不想被整就乖乖聽話。」很難得漾爹爹跟亞爹爹意見一致耶,這位扇董事一定是位人物。

「不說那妖婆,你迎新是跟小秀組隊嗎?」

「啊!還有朱學長。」我終於想起正事,「取消任務吧,我不要朱學長監聽我腦袋,對他腦袋也不感興趣!」

「嗯,好吧。」漾爹爹略做思考就同意了,「不過還是等迎新活動以後再說吧,畢竟我們酬金都付一半了。」

「撤銷任務也要花錢的,最近要省點。」亞爹爹言簡意賅。

「為什麼啊?我們家又不缺錢。」我稍微有點不滿。

「不是跟你說我們在給你造弟妹嗎?喏,已經有了。」亞爹爹說,指了指漾爹爹的肚子,「在這呢。」

我瞪大眼,看了看臉已經有點紅但滿是幸福的漾爹爹肚子,再看向一臉得意驕傲不可一世的亞爹爹。

我有弟妹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