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寢室內陳設相當單調,只有牆壁上雕刻的繁複花紋才或多或少彰顯了主人的尊貴。

           金簡略地跟大王子報告了他潛入景羅天鬼王手下後,調查所發現的情報。

           「……聽起來,耶呂跟比申已經合作聯軍,而景羅天想在其中分一杯羹,跟他們協議好將木之天使的故居給他,其餘的由他們自行劃分。」

           「景羅天跟木之天使有仇?」大王子皺眉,「天使族跟羽族已經遭遇重創,說是滅族也不為過。景羅天要他們的故居幹麻?」

           「那個我沒打聽到,就被發現了啊。」金搔搔腦袋,「但是鬼族依然在擴大勢力,照他們這種擴張速度,很快在Atlantis僅存的聯盟也會曝光的。」

           大王子沉吟不語。

           Atlantis仍有盟軍,用游擊戰的方式消耗鬼族,讓他們得以修身養息,為了將來奪回故土做準備。

           這本是他們的寄望,但如果金的情報正確,盟軍的暴露是遲早的事情。

           「還有其他的嗎?」

           「我還聽到他們在討論西之丘,但是具體要做什麼,中階以下的鬼族都不知道。」金老實道。

           「無非就是劃分地盤吧。」大王子心中陡然一驚,西之丘正是盟軍據點之一,他們潛伏在地底下的祕密城市,在戰事四起的時候,他的父親--也就是現任冰牙王--曾經派遣少數精銳前往那裡,將可以進入城市的所有通道全部阻斷,實行封城。

           這是只有少數冰牙王族才知道的情報,鬼族討論到那裡,絕對不懷好意。

           「就這麼多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暴露得特別快。」金聳肩,咋舌道,「我的運氣向來很好的,不知怎麼失了靈。」

           「難免的事。」大王子說,「辛苦你了,接下來這幾天就好好休息吧。」

           金調皮地彎腰鞠躬,咻地就閃出去了。

           對他來說,悶在王宮可一點都不好玩。

           「格瑞,你也去吧。」大王子沉思時,看到格瑞還待在一邊,便說,「把金盯緊一點,別再讓他跟亞那廝混到一起從樹上摔下來,丟人。」

           格瑞頷首,轉身跟著金的腳步去了,只是步伐相較平常,有些急促。

           大王子則是慢吞吞地踱步出房,他是時候找自己的三弟好好聊聊了。

 

          

          

           「西之丘?」亞那瑟恩,也就是冰牙三王子,在接到來自大哥的密報後,訝異地張開了嘴,「父王已經封城了,不是嗎?好幾個地方在十年前都徹底封鎖,拒絕讓外人進入。湖之鎮、羽之城、天使鄉跟妖精國還有伊多維亞城,每一個曾經叱叱風雲的大城大國都閉門不出了。」

           「景羅天提到了西之丘,我怕他們發現。」大王子面色凝重地說,「我們必須把情報傳遞過去,甚至可能必須增援。西之丘容不得一點差錯,我們重返Atlantis的希望全在那裡。」

           「此事必須慎重。」亞那沈重地說,「但如果情報有誤,我們豈不是大剌剌地告訴鬼族,西之丘有我們的人?」

           「所以我們不能直接去。」大王子說,「情報最好對傳,由你去最佳;我會另外帶兵,從北方潛入。」

           「那裡可是耶呂的大本營。」亞那瞇起眼,「泰那羅恩。」

           「叫大哥,沒大沒小。」泰那羅恩依然沒有放鬆,「所以任何人都會以為我想要直搗耶呂的大本營。」

           「然後我再偷偷增援西之丘?」亞那不贊同地皺眉,「十年以前,我請兵出戰,父王反而將我軟禁。你這次出兵,他也肯定阻止。」

           「不戰的後果,已經相當清楚。父王那時並未將鬼族放在眼裡,而後果就是鬼族壯大到吞噬了Atlantis大陸,逼迫白色種族竄逃,躲入了永遠的黑暗之中。」泰那羅恩並不讓步,「相同的錯誤,我相信父王絕不會再犯第二次。」

           「單憑鬼族,我們自然有實力不將他們放在眼裡。」亞那搖頭,「但是鬼族壯大,並不是我們單純大意所致。」

           「你在說你的好友?」泰那羅恩依然面無表情。

           「凡斯他並沒有跟鬼族聯手。」亞那強調,「但是事情超出了控制。」

           「身為妖師的首領,我並不太相信有事情能夠超出他的控制。」

           「預言成真了。」亞那說,「凡斯曾經告訴過我,他們族中流傳著一首童謠,跟我們的百句歌極為相似。」

           泰那羅恩作勢洗耳恭聽。

           「滿天星星不說話,黑色的娃娃在黑夜中睜開眼;

她在空中飛呀,四處尋找著她的臉;

她穿過人心呀,但都不是她的臉;

一直到她找到他呀,才終於在妖之聲下闔上眼。」

亞那輕哼著,抬頭看泰那羅恩,只見對方一臉思索。

「所以,敗因在於那個娃娃?」泰那羅恩的口氣很不好,「這是你的結論?」

「我十年前就已經如此主張,但是你跟父王一樣,都不認為所謂的娃娃存在。」亞那莫可奈何地說,「我個人認為所謂的娃娃可能是一種詛咒,童謠分了四段,但是凡斯只告訴了我這一段。」

「嗯。」泰那羅恩點頭,「我認為現在依舊不是研究童謠的好時機,我們必須盡快抓緊時間,討論兵力該如何派遣。」

亞那一副無奈的樣子。

「大哥,我絕對舉手贊成出兵討伐,但是太倉促了!」

「誰說我要馬上出兵?」泰那羅恩反問,「金傳回來的消息,鬼族動作至少在一個月以後。」

「一個月也還是很倉促,首先我們的情報不足,我們無法判斷鬼族去西之丘幹什麼,要是打草驚蛇就不好了。」亞那說,「我主張派少數精銳進入協防西之丘,預備大型傳送陣將兵力直接傳送,不需要你去當聲東擊西的誘餌。」

「此事再議。」泰那羅恩說,「你去操練吧。」

「大哥!」

 

          

 

           金出了王宮,天空仍然是一望無際的夜色,白天已經很久沒有降臨了。

           夜晚的照明並不短缺,所以也沒有行動困難,但是,還是很想看日出啊。

           金嘆了口氣,無聊地在大街小巷中穿梭。

           戰火讓原先避世的冰牙混入了許多不同種族,妖精、獸王、人類都跟精靈們一同生活了起來。

           冰牙建築大多以銀白為主,在金穿過兩條白色走道後,一棟散發著寧靜悠遠的木製大宅便映入眼簾,跟其他基調為白的建築相比,十分格格不入。

           「紫堂,我回來啦!」金在門口喊道。

           等過了五分鐘,金才等來一個探頭探腦,有些畏縮的男孩。

           「金,我說了好幾次,你不要在雪野家門口這樣大聲叫我。」他緊張兮兮地說,「我是被紫堂家送過來當人質表達友好的,你這樣我會很為難……」

           「唉呀,雪野他們才不會在意這種小事啦!」金說,「你不也跟千冬歲處得很好嗎。」

           「話是這麼說,但人家是雪野家下一任家主,身份不一樣……」

           「你也是紫堂家下一任家主啊。」金奇怪地反問,「身份相當啊。」

           紫堂一臉頭痛,苦口解釋:「不一樣,他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我等於是被掃地出門的,所以才會被送來當人質……」

           「唉,你們那堆彎彎繞繞的我不懂啦!」金說,作勢揮揮手,「不說這個,我們出去逛逛吧!我好久沒吃一頓像樣的飯了!鬼族他們可都是吃腐肉的,每次去都差點噁心死我。」

           「那你應該去找伶伶兒不是嗎?她可是食療師……」

           「但我想吃小吃啊!等我解饞之後再去找她睡覺吧。」金舔了舔嘴唇。

           要不是知道金是什麼樣的人,紫堂差點以為睡覺是另外一層意思了。

           伶伶兒是冰牙皇族的御用廚師,也是目前唯一一名已知的食療師,能夠用食物讓人進入深眠休息。

           不過金似乎對此完全沒有興趣,他更喜歡在王宮外的一般地方用餐,說這樣他比較安心。

           紫堂想也許這就是金的性格所致,受不了王宮拘束,若在宮內用餐,大概金會被唸不合用餐禮儀吧。

           金拉著紫堂興沖沖地往外走,「紫堂,我已經快三個月沒回來了,你得告訴我這裡有沒有什麼新開的好吃的。」

           「新開的倒是有,但好不好吃我也不知道,我沒吃過……」

           「那我們現在就去吃,走吧走吧!」

          

          

          

昀羲碎念:

下章漾漾出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