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會為了那些非住宿生,有自己專門的交通工具,只不過為了讓學生們無時無刻都能鍛鍊自己的能力,有些設備坑人了些。

比如安地爾坐上的貓公車。

外表看上去毫無殺傷力,然而一旦坐上,各種內臟擠壓就會讓人窒息到不得不懷疑人生,褚冥漾只是放大了這種感覺而已。

說起來不得不感謝冰炎,如果不是他盡責地把公會學院內部所有設施機構都給詳細解說了一遍,他今天也沒辦法順利陰到安地爾。

當然,冰炎邊講解的時候邊散發殺氣,但是全給褚冥漾無視了。

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他見過這種劇情,只是他沒想到冰炎會是這種人,真的幸好逃跑了。

褚冥漾對冰炎的殺氣完全理解錯誤。

 

褚冥漾猜測圖書館內或許有他想要的資料,他不是妖師本家的人,沒辦法拿到當初那份契約,而凡斯他們的立場也不可能拿給他看。

『我覺得很奇怪,主人。』老頭公說,『你要查資料,為什麼不直接跟凡斯他們說就好呢?凡斯他起碼可以控制三個哨兵替你潛入公會。』

「不行。」褚冥漾斷然拒絕,「這資料一查凡斯就會知道我想徹底解除冰牙跟妖師間的這種奉獻關係。」

『那會怎麼樣嗎?』

「只要我還擁有先天之力,這關係就不會解除。如果我提出這種想法,凡斯會很為難。所有人都會以為我要毀滅世界去了。」

『主人,這畢竟是安地爾的片面之詞……』

「我覺得很有道理。」褚冥漾說,然後滿懷希望地說,「主角獨自一人背負著宿命,在眾人力不能及的情況下,以己之力破除了詛咒,拯救族人於水火。看,這不就是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嗎?」

『我認為您一聲不響就消失的舉動,反而才讓妖師陷於水火……』

「老頭公,你最近一點都不可愛。」褚冥漾不開心了,「我怎麼會讓妖師陷於水火?凡斯那麼強。」

是的,凡斯很能搞事,所以他親自帶出來的你也很能搞事……

說說褚冥漾落跑前夕的事情吧。

他從小就被告知被選為要被獻給冰牙的人,別人還在學拼音時他已經開始學性教育了,所以其實他對跟冰炎啪啪啪沒有太大牴觸。

因為等他成年後,他勢必會被交付吸收陰影的重任,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跟一個精靈啪啪啪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

然而,當他分化成O後,一切都毀了。

他升格成了王子妃,聽起來是升職了,但是他並不想在工作之外還要學王子妃的各種禮儀跟規矩。

於是在安地爾一番天花亂墜口燦蓮花的煽動下,褚冥漾決定出演一齣可以感動人心的大戲。

至少他覺得自己為了解救妖師的獻祭宿命而行動的自己,是夠資格讓人感動的。

「昨天這裡不是白園嗎?」褚冥漾有點疑惑,他順著昨天冰炎帶他走的路線前往圖書館,可是這裡昨天還是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園子,現在怎麼變成陰風慘慘的墓園了?

「同學,你是嚮導嗎?」

褚冥漾回過身,看見一個皺巴巴的流浪漢,嚇了一大跳。

「你誰啊?」他完全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接近,如果對方想偷襲,他還真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內做好防禦。

「太好了,既然是嚮導,幫忙安撫這群鬼火應該很容易吧。」流浪漢自顧自說著,「那就交給你了,我去打開通道。」

「你是哨兵?」褚冥漾嘴角微抽,是不是哨兵都很習慣自我中心啊,他為什麼要幫忙安撫這一大群鬼火!

『無……知……小……輩……』

「是啊。」流浪漢說,「也不用你白做,喏,這是飯糰,請你吃。」

褚冥漾看著五顏六色的飯糰,並沒有食慾。

「不用。」褚冥漾說,「我要去圖書館。」

『竟……敢……擅……闖……』

「那正好,把這墓園送回去,你就可以去圖書館了。」流浪漢坐下,開始啃起飯糰。

『聖……地……』

「你不是要去打開通道嗎?」褚冥漾皺眉,「偷懶是不對的。」

『你……們……要……死……』

「安撫一下鬼火好嗎?吃飯心情都被搞砸了。」

『無……葬……身……之……地……』

一直有氣無力卻異常堅持地發出警告的鬼火,對兩人無視它們的態度非常不滿,似乎打算燃盡自己的生命之火也要這兩個有眼無珠的愚蠢小鬼付出代價。

褚冥漾不喜歡被人命令,卻也不打算起衝突,對鬼火稍加暗示後便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而一直跟在褚冥漾後面的冰炎,對褚冥漾別有目的的猜測則更加肯定。

他無視把鬼火當成褚冥漾繼續交談的萊恩,悄無聲息地繼續跟了上去。

 

順利脫身的褚冥漾穿過墓園,憑記憶來到了圖書館門口,但是昨天因為時間有限,冰炎並沒有帶他進入迷宮。

聽說圖書館有四座,分別需要袍級許可才有權限進入,他現在沒有任何袍級,去考更不在他的規劃內。

『老頭公,等等試著下載一下法陣模塊,既然是同一個機構,我想基礎框架是一樣的。』褚冥漾說,『先模擬一塊回去研究解析,看能不能另外架構入侵。』

褚冥漾吩咐完,抬腳就進入了圖書館外圍的迷宮。

冰炎也跟了進去。

接著,他越來越覺得維特為人實在太詭異了。

迷宮內有各式各樣的生物,但看上去似乎沒一個注意到褚冥漾的,完全當褚冥漾不存在,跟平時只要有人進入就會蜂擁而上的習慣大相逕庭。

用了暗示催眠嗎?

冰炎不是很滿意現在這樣的狀況,維特在針對精神領域方面的實力太強,但凡一個眼神、一句話語、一個簡單的肢體動作都能施加暗示。

他的實力強到願意留在基礎班慢慢混,本身就非常矛盾。

冰炎不動聲色地向那些待機中的生物發出殺氣。

頓時,褚冥漾順著殺氣回頭望向冰炎的方向。

當然什麼也沒看到。

『老頭公,附近有人嗎?』褚冥漾在瞬間拉出了距離,遠離那些即將暴動的食人花跟巨蟻龜,跑到了下一個岔路口。

『沒有偵測到,很可能隱匿起來了。』老頭公說,『需要追蹤嗎?』

褚冥漾搖頭,既然老頭公跟他都沒在第一時間發現對方,那就算了。

這說明對方是做好準備才來的。

褚冥漾一點都沒打算在對方有萬全準備的情況下硬碰硬。

冰炎看到褚冥漾立即逃跑的樣子,昨天憋的那口氣終於舒緩許多。

他也不是故意要嚇對方的,更何況以對方放倒複數的黑袍的手段來看,這真的一點都不算是驚嚇。

對方倒也警惕機敏,在他發出殺氣的那瞬間就往自己的方向看來,儘管什麼也看不到。

『主人,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老頭公委婉地說,『儘管你的天職是吸收陰影,但你是一名妖師。』

『我知道啊。』褚冥漾莫名其妙。

『那你為什麼不用妖師的言靈之力,逼那位藏在暗處的人現身呢?』

褚冥漾頓了一下。

『我忘記了。』

老頭公像個慈父般對著褚冥漾說道:『主人,我覺得當務之急,你應該先給自己列個技能表。』免得有技能都忘記用。

褚冥漾當沒聽見,暗暗在心中發動了言靈之力,希望藏在暗處的人因各種不知名原因趕快獻身讓他看看真面目。

喔不,想錯了,是現身。

褚冥漾還來不及糾正腦內屏幕的錯字,他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獅吼,接著,曾經在靈光大飯店有一面之緣的台客明星般登場了!

「嘿,維特小弟!」西瑞看到褚冥漾,高興地打了招呼,「我就說聞到你的味道,果然啊,本大爺的鼻子江湖一把刀,行走從來不出錯。」

這前言後語有邏輯關係嗎?

不過剛剛的殺氣是他嗎?殺氣是針對那些被暗示的陷阱生物去的,所以可能吧?

『但是這樣的話,他何必隱身呢?』老頭公問道。

見褚冥漾低頭思索不理他,西瑞不爽了,一個箭步衝上去握住他的手臂:「不敢前進的話,本大爺照著你,沒事!」

誰不敢前進了呀?

褚冥漾想甩開西瑞,沒能甩成,O在力氣上天生就輸給A,這是褚冥漾難得會想起自己性別的時候之一。

果然該去開發讓O的肌肉能力更上層樓的藥物,回家以後問問褚冥玥好了。

「放開。」褚冥漾甩了第三次失敗後,忍不住用了言靈。

快給我放手,我不是小弟!

西瑞還要張口說些什麼,一道聲音卻讓他驚訝到放開手了。

「西瑞。」冰炎冷冰冰地出現在轉角處,對著還在拉拉扯扯的兩人皺起眉頭,「你在幹麻?」

「我在認小弟。」西瑞一臉認真。

我還在抓姦咧!

「我問的是,你跟千冬歲談的怎麼樣,為什麼我聽千冬歲說沒談成?」冰炎說,「我聽他說因為他去的時候,你正在跟你的O爭吵?」

「不是。」褚冥漾解釋,「我不是他的O,也不是他的小弟。」

「一來二去不就熟了,熟了不就可以結拜了!」西瑞理直氣壯,儘管褚冥漾完全不知道他的理在哪裡。

「性騷擾上報公會,你要試試?」冰炎提了一句,「到時候我保證公會會派出一大票人去把你的飯店塗黑,然後在招牌上寫靜思語。」

「不!」西瑞瞪大眼睛,「本大爺的飯店不是用來奔喪的!」

其實那麼閃的飯店偶爾塗黑一下反而看起來比較正常點。

冰炎沒把心裡話說出來,轉而對褚冥漾問道:「你要去圖書館查什麼?」

「沒什麼,隨意看看。」褚冥漾說,「學長呢?」

沒套出任何訊息的冰炎聳肩,他剛剛看褚冥漾被纏住,就順理成章地現身了,至於理由也很好找。

「找你,看你有沒有什麼需要。」

褚冥漾警覺了起來,果然冰炎喜歡他啊!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或是死在哪個角落。」冰炎隨後補了一句,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褚冥漾已經給冰炎打上傲嬌嘴硬的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