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回家,褚冥漾把自己被監聽還甩不掉黑袍的事情詳細地跟褚冥玥說了,結果自己的腦袋就被揍了。

「為什麼打我!」褚冥漾摸著後腦杓,嘟嘴,小聲地抗議,「他自己接了這麼變態的任務,不能怪我啊。」

「把你的腦子打一打,看裡面能不能少裝點沒用的東西。」褚冥玥冷冷地說,「妖師的情報外流,你真夠可以的。」

褚冥漾真心覺得自己很冤枉。

誰知道會有這麼變態偷窺狂的任務,還真有人接啊。

「我不是已經警告過你在守世界跟在原世界不一樣,處處都要小心嗎?」

「我錯了。」褚冥漾立即乖巧地認錯。

面對褚冥玥,褚冥漾自然不敢多說什麼,但是監聽對象他就不用管那麼多了。

他決定回去就把所有他媽看的智障電視劇給裝進腦子裡,看看那位以高冷著稱的冰炎殿下他的代導學長會露出什麼表情。

「我在跟你說話的時候不要想著整人!」褚冥玥一手又巴了過來。

褚冥漾揉了揉腦袋上的新包,委屈地哦了聲。

「然接到消息以後已經開始著手調度,那些在你腦袋中洩漏的地點跟人物已經重新隱藏好了。」褚冥玥說,「但是你下次再敢給我搞出這種事情試試,我直接封了你的記憶。」

褚冥漾哀號一聲,「姊,我真錯了。」

「不過我們也發現很有意思的事情。」褚冥玥勾起笑容,「想知道嗎?」

「想!」

「不告訴你。」褚冥玥冷笑一聲,「自己查。」

哪有這種的!

褚冥漾敢怒不敢言,正在想要不要從然那邊下手,外頭就傳來了喵喵的聲音。

「漾漾,出來玩!」

原先還在廚房忙的白玲慈風一樣地衝了出來,在房間跟褚冥玥密談的褚冥漾根本來不及阻止,他家威武霸氣的老媽就把大門給打開了。

褚冥漾敢賭,他媽看著喵喵的眼神肯定發著光。

畢竟他從樓上走下來時,他媽跟喵喵已經相談甚歡地進客廳了。他還隱約聽見白玲慈親切地叫喵喵小蕥,手上還拎著價值不菲的櫻桃盒。

白玲慈還趁著喵喵不注意時,從死角朝他比了一個大拇指。

……他肯定他媽絕對誤會了。

 

喵喵是來找他一起看電影的,同行的還有一個叫做庚的學姐,一般人眼中,他大概就是坐想齊人之福的渣男,左邊有可愛蘿莉妹妹,右邊有成熟美麗御姐。

「腳踏兩條船?」

「不不不,一看就是跑腿打雜的。」

進入學院後,他的基礎能力也有顯著提昇,其中最明顯的就是五感增強,也因此路人壓低聲音的竊竊私語也聽得一清二楚。

褚冥漾對自己被認成打雜跑腿的沒什麼意見,相反的,他非常樂意。蟄伏在暗處才是他習慣並且喜歡的。

離電影開場還有大約半小時,褚冥漾還真把自己當成是打雜的,去買飲料零食了。

他們在進入影城前有經過一個流動小攤販,攤上擺滿了老闆從各地批來的貨,褚冥漾一眼就看上了其中一個月亮首飾。

一點小小的惡意,連詛咒都稱不上,不過要是普通人拿著大概也會小禍不斷,遇上具有惡念之人更可能加倍。

要是擱在以往,褚冥漾是絕對不會管的,管它到誰手上都跟他沒關係。

但、是!

「這個和那個,我要了。」褚冥漾買了那月亮首飾跟一個帶有純粹祝願之力的狗牌項鍊。

 

看完電影出來,褚冥漾跟喵喵還有庚告別以後,回家就開始研究他買下來的月亮首飾跟狗牌項鍊了。

「不到回收的標準,你買回來幹麻?」褚冥玥冷不防地出現在他房間,嚇了他一跳。

「姊,進來前打聲招呼好嗎。」褚冥漾抱怨,「如果我正在做不可言說的事情怎麼辦?你我都尷尬,畢竟我現在也是一個憂鬱的青少年。」

褚冥玥睨他。

「……好吧。」褚冥漾敗陣下來,他知道褚冥玥是感應到惡意才過來一探究竟的,不然平時褚冥玥還真懶得管他。

「說吧,買回來幹麻?還買了一個祝願增幅器?」褚冥玥把玩著狗牌項鍊,「冰跟火的屬性?」

「那是謝謝學長的,感謝他開學一個月的多方照顧。」

「這話你自己信嗎?」

「信呀,我又不是沒常識的笨蛋。」褚冥漾咧嘴一笑,誠懇地說。

「那麼我剛剛看你想把這月亮上的惡意轉移到項鍊上怎麼說?」褚冥玥挑眉。

「那不是學長欺負我,我也要還禮呀。」

褚冥玥看著依然一臉無辜的自家弟弟,開始思索,他們家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導致她的弟弟個性如此惡劣。

不過,要是連這麼一點小惡意都沒辦法應付,那冰炎的黑袍也可以退了。更何況似乎很好玩的樣子。

於是褚冥玥聳聳肩,幫褚冥漾一起細修了一些惡意的內容,便隨他去了。

 

 

冰炎收到狗牌項鍊時其實有些驚訝,當然,他的第一反應是褚冥漾又在搞什麼鬼。

他仔細檢查了項鍊,沒發現什麼可疑之處,又覺得怪怪的,似乎有什麼隱匿術法,一時半刻破解不了,他便很乾脆地去讀褚冥漾的心思了。

雖然褚冥漾處處加強防禦,不過對他來說,監聽褚冥漾心聲還算是得心應手,除了對方腦子裡裝滿了一堆無聊的青春偶像電視劇。

褚冥漾是用傳送的方式把禮物傳到他房間的,並沒有當面給。冰炎沉吟了一會兒,自己手上本來就有一顆水系的王族幻武大豆,按照他原先的預定,本來就是準備給褚冥漾的,只是沒想到兩人第一次正式見面就搞得有些亂,沒送出去。

趁此機會,當作還禮吧。

冰炎是個行動派,想到變做,直接就敲開了褚冥漾的房門,褚冥漾還在辛辛苦苦地在腦袋裡面重複那些我愛你你為什麼不愛我我又為什麼要愛你之類的電視劇台詞。

「別老愛看那些假的,到時候腦子更笨。」冰炎張口就懟,對上褚冥漾,順便罵幾句都要成反射動作了。

「不勞費心。」褚冥漾要笑不笑,他真的很期待背褚冥玥加工成詛咒的項鍊,戴在冰炎身上會發生什麼事,但是又怕冰炎聽出不對來,只好一直在心中重複默背那些無聊台詞,「有何貴幹?」

「回禮。」冰炎將一顆水藍色大豆拋給他。

褚冥漾下意識一接,手掌攤開,一顆王族幻武大豆就靜靜躺在他手裡。

他張了張嘴,呆若木雞。

冰炎突然示好是想幹麻?無事獻殷勤,非姦即盜!

「姦盜你個頭!」冰炎依然沒忍住巴了褚冥漾的後腦杓,不過這次褚冥漾因為太震驚了,竟然沒躲過去,被巴得正著。

「我要姦要盜用得著你?」冰炎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又繼續巴了一掌。

好像也是哦。

褚冥漾這才回神,手握住那顆水藍色的大豆,深呼吸了一口氣:「學長。」

「幹麻?」冰炎沒好氣。

「我送你的項鍊,其實裡面藏了一個桃花劫的詛咒……」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說,「學長沒發現?」

……沒有注意到。

也不能怪冰炎沒注意到,因為畢竟是由褚冥玥跟褚冥漾聯手轉移改良的,再加上那點惡意真的微乎其微,就算真遇上桃花劫,也不過就是生活中多了點麻煩的程度,毫無性命之憂。

冰炎冷冷地看著褚冥漾,褚冥漾罕見地感到了心虛,他真沒想到想藉機整冰炎的東西會換來這麼高級的回禮啊。

「那個……」褚冥漾露出討好好的笑容,「對不起啊,我以後……呃,請你吃飯?」

冰炎哼了聲,頭也不回地回房間去了。

褚冥漾萬分尷尬,他千算萬算沒算到冰炎這種反應,易地而處,他如果收到死對頭的禮物,肯定是會詳細檢查到底有沒有問題,甚至交給別人去試試會有什麼後果的啊。

他完全沒想到冰炎還會回禮,禮還這麼大!

雖然他完全不怕惹冰炎生氣,但是這次好像是他理虧啊!

 

褚冥漾垂死掙扎,企圖透過他為數不多的朋友們來給自己一點安慰,然而,在萊恩確認了水藍色的幻武大豆一點問題都沒有後,褚冥漾一人面對了三人的連番追問。

搞清楚來龍去脈後,喵喵雙手插腰,義正詞嚴:「漾漾要去跟學長道歉哦。」

「最重要的是心意。」千冬歲一推眼鏡,「漾漾,道歉可不能太敷衍。」

「我知道啦……」褚冥漾趴在桌上,氣若游絲,「對了,千冬歲,西瑞要我轉告你小心別死在他爪下。」

「喔?」千冬歲一抬眉,「沒想到不良少年還會給我忠告。」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第七號演武場。」一直縮在角落啃飯糰的萊恩忽然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只有千冬歲聽懂了。

「漾漾要一起去嗎?」他問道,「蘭德爾學長要我們過去展示一下自己,好在大競技賽上做戰略調配。」

「好啊。」褚冥漾欣然答應,他確實也滿好奇千冬歲跟萊恩的實力。

「喵喵還有醫療班的任務,就不跟過去了。」喵喵說,收拾了一下東西就揮手走了。

 

第七號演武場已經全被包下來了,因此到場的人寥寥可數。

褚冥漾看著滿臉黑氣的冰炎,腳步一頓,在溜走跟硬著頭皮打招呼之間選擇了後者。

「學長好。」他堆出笑容,決定以後對冰炎好一點。

冰炎抬眉:「你在正好。」他旁邊還有一個黑頭髮男生,「這是我的搭檔,藥師寺夏碎。」

褚冥漾乖巧地打了招呼,卻發現隔壁的千冬歲臉色不太對,一副想打招呼又不敢的樣子。

這可真稀奇。

「你好。」夏碎淡淡地打了招呼。

褚冥漾覺得夏碎非常眼熟,不過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學長,你怎麼也在這裡?」

「賽前確認一下選手的狀況。」冰炎說。

咦,那他怎麼沒接到通知?

「因為你是打雜的,不是選手。」

褚冥漾硬生生將那口氣給憋回肚子裡去,在心中不斷默念:為了王族幻武的人情,忍了!

冰炎叫他加入時確實也沒說身份是選手還是其他什麼。

打雜就打雜!

把人情還完就可以繼續肆無忌憚地找冰炎麻煩了。

冰炎挑眉,如果說一個王族幻武就讓褚冥漾收斂,那將來知道他的身份後,褚冥漾恐怕……會變得更安分?

又過了幾分鐘,西瑞才姍姍來遲,看到千冬歲跟褚冥漾都在時,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這小子為什麼也在?」他指著褚冥漾,毫不掩飾他的驚詫。

「打雜的。」冰炎言簡意賅。

西瑞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小弟。」他可不想跟褚冥漾搭檔一起比賽,初見印象太差,他覺得他會被褚冥漾氣死。

褚冥漾抽了抽嘴角,決定等下陰一把西瑞。

誰是小弟!

 

 

文章標籤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