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離開百年老店,褚冥漾就看到對街有個女神像砸了過來,掉在地上碎成一片。

搞什麼?

褚冥漾不悅地瞇起眼睛,哪個不長眼的把東西砸到他跟前的?

不只是他,街上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向出事的店家。

是一個賣陶瓷的店家,陳列了許多工藝品,仔細看就能看出每個作品都隱藏著作者的文化底蘊,各色光芒忽隱忽現,確實非常漂亮。

鬧事的是兩個大學生,褚冥漾在腦袋裡過濾了一下名單,不是他們學校的。

這兩人正在跟店主大吼大叫,神色不善,活脫脫就是原世界那種混黑的流氓無賴學生。

褚冥漾有點嫌棄地看兩人衣服上的大骷髏圖案,好醜。

「你們在找什麼?」西瑞從另一側出現,沒發現褚冥漾躲在人群中看好戲,跩跩得打斷了兩人跟店家的爭執。

「他們要找沃教的神像,左商店街不賣這種邪門貨,我叫他們去別的地方找。」店主很鎮定地說。

哪間學校這麼落後啊?

「買那種落伍的東西幹麻?現在都流行養活的來祭咒,看來你們也沒什麼了不起,還有種在別的學校旁邊鬧事是吧。」

那兩人聞言更怒,神色都扭曲了,對著西瑞陰沉地問:「你是誰?」

「要來扁你們的人。」

一言不和,直接動手。

褚冥漾隨著人潮移動,有些心不在焉。

一打他就看出來了,這兩人實力在西瑞之下,被打爆是時間問題。

「真是的,現在小孩都不懂打架要看地方。」店主嘆氣,從寬大的袖袍中拿出一包亮亮的粉末,撒在空中形成結界。

西瑞把其中一人砸上結界,對方發出了哀叫。

另一個摔神像的站在原地,勾起了邪笑:「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腦殘啊,自己都不知道還來問我?」西瑞嗆回去,右手的獸爪蓄勢待發,「要打就乾脆點!」

「我是亞里斯學院的紫袍競技賽代表。」他說,可惜褚冥漾只看見他的鼻孔,「大學部二年級,今天就給你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一個教訓!」

亞里斯學院?敵人啊?

那就陰死唄。

褚冥漾右手成訣,暗地一勾一劃,方才碎在地上的女神像迅速成形,往那人砸去。

那人原本要掏符咒,被這麼一砸只能先閃,可惜閃避不到位,撞上了方才的保護結界,頓時頭昏眼花。

「不是吧,紫袍雖然沒什麼了不起,但這麼不耐撞?」西瑞驚奇道,「你袍級考假的?」

那人罵了一連串髒話,伸手去掏爆符,卻臉色大變。

他的爆符呢?!

他僵硬地轉頭看去,女神像似乎活了過來,手上拿著他的爆符,似笑非笑。

只見女神像慢慢踱了過來,他渾身僵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把爆符溫柔地貼在他身上,然後揚起溫柔的微笑。

引爆。

「鬼啊!」他嚇得大叫,昏死了過去。

「這傢伙搞什麼?」西瑞詫異道,「老子都還沒動手呢。」怎麼好端端地就昏倒了?

褚冥漾收了幻術,假裝什麼事都沒有。

不過明明都是紫袍,怎麼程度跟褚冥玥差這麼多,他不禁嘀咕,公會袍級也太良莠不齊了吧。

西瑞用腳去踢了踢那個昏倒的人,發現真的是昏死不是裝死後,無趣地撇了撇嘴,「老子沒打夠。」看神情似乎想把對方踹醒再繼續接著打。

「夠了,西瑞。」

褚冥漾一看從傳送陣裡冒出來的人就想溜,正當他腳底抹油時,學長涼涼的聲音也傳過來了。

「褚,你想去哪?」

故意的,學長一定是故意的!

「學長好。」褚冥漾擠出笑容,他才剛摔了學長的門,現在碰面是不是有點尷尬?

「靠,剛剛你弄的?」西瑞暴怒,「你怎麼可以搶本大爺的獵物?」

「別吵。」冰炎一句話就讓西瑞悻悻然閉上嘴。他走向店主,很有禮貌地道歉:「三王泰府,不好意思在您這裡打架。請您計算完店裡的損失由我這裡扣除,若有什麼連帶責任請告知我,等那位外校學生醒來後,我會帶他來向您賠罪。」

而那個第一個撞上結界後,發現同伴昏死想趁亂偷溜走的,也被夏碎制住了。

店主笑呵呵地說:「黑袍先生,您很年輕也很禮貌,損失是會找您拿的,不過那位學生的道歉就算了,小店禁不起第二次被砸,剩下的責任我會找他的學校算帳。您還是帶這兩位先回去看看有沒有受傷吧。」

「我沒受傷。」褚冥漾立刻表示,「我還有東西沒買,我得……」

「你給我過來。」

王族幻武的人情、王族幻武的人情、王族幻武的人情……

褚冥漾嘟嘟噥噥,還是乖乖過去了。

「那就謝謝您了。」冰炎彎身道謝,回頭對他們說,「可以走了。」

不到半秒,他就跟著冰炎他們一起轉移到了學校的保健室。

二級移動陣就是好用啊。

褚冥漾瞪著腳下的二級移動陣,感嘆道。

 

保健室裡頭的人比以往多,雖然褚冥漾沒來過,不過開學沒多久他就已經把學校摸得差不多了,跟喵喵聊天時也大致能掌握平時的人數。

「漾漾?」原本在跟一個白袍說話的喵喵一見到他們,連忙跑了過來,「受傷了嗎?」

「不是我。」褚冥漾說,指了指西瑞,「他才受傷了。」

「屁!」西瑞跳起,「誰說老子受傷了?」

喵喵沒理會他,對著褚冥漾說:「現在人比較多,受傷的話要稍微等久一點喔。」

「為什麼人變多了?」

「有人在商店街鬧事,受的都是小傷。」喵喵聳肩,「每次到大競技賽時都難免這樣。」

刺探消息跟找碴的是吧,了解了。

褚冥漾的視線落在了室內另外一邊三個白袍身上,長相相似,其中兩個應該是雙胞胎,之所以會注意到他們,是因為其中一個視線總是往西瑞頭上瞄,目光飽含熱切。

「這三位是水之妖精的貴族。」冰炎把人領了過來,介紹道,「大哥伊多,雙胞胎中的老二雅多跟老三雷多。」然後又轉過頭去用妖精語介紹了褚冥漾,不過只提到褚冥漾是人類,他的代導學弟,其餘的半句沒提。

褚冥漾稍微緊繃起來的神經又放鬆了。

西瑞倒是惡狠狠地瞪向一直看他頭髮的雷多,雷多搔搔腦袋,轉開視線,但是可以發現他眼角餘光還是一直看著那五彩刷,一副很想玩的樣子。

「他們也是亞里斯學院的,來接剛剛那兩個人的。」

褚冥漾一轉頭,就看見方才被他陰的人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暗自吐了吐舌。

「這位……褚同學?」伊多溫和地開口,「我們是亞里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不好意思給各位添麻煩了。」

褚冥漾搖頭,堅決表示不關他的事。

「如果有什麼賠償責任請向我校提出申請,對於此事我們深感抱歉。」伊多依然很有禮貌,語氣也很誠懇,跟方才在大街上亂鬧的人形成顯明對比。

冰炎還沒說些什麼,那個躺在床上裝死的人就忽然蹦了起來,又哭又笑又罵又抓,活像一個衣服裡跑進蟲子的神經病。

「隆德!」伊多喝道,「鬧夠了沒有!」

雙胞胎一左一右,架住了正在發瘋詛咒的人,隆德還在罵人,拼命地扭動,但是完全沒人聽得懂他在罵什麼。

褚冥漾暗自紀錄,他跟褚冥玥開發的發癢符好像效果太強了,太偏向刑訊了,不太適合惡作劇。

冰炎無言,什麼樣的姐弟會去開發這種符咒?

他走過去,一把撕下貼在對方背後的隱藏符咒,隆德這才安靜下來,看上去像是虛脫了。

冰炎低頭一看,這還是有一定生命體徵的對象才奏效的,簡單說睡著沒事,睡醒了符咒就發動了。

褚冥漾轉頭看窗外,在心裡讚頌外頭風景真漂亮給冰炎聽。

冰炎看著窗外的屍體山,決定不攻擊褚冥漾的審美,免得自己被氣死。

「隆德,理事長已經取消你的競賽資格了。」伊多說道,非常冷靜,「而且依照聯盟規定,你在左商店街利用袍級身份破壞商家,造成損傷,接著又傷害無袍級學生,並身為紫袍還被唔袍級學生重創,就在剛才聯盟已經發下判決書到學校由我轉述,你已經喪失紫袍資格,從今日起被剝奪袍級回到無袍身份。」

對嘛,像這種害群之馬繼續留在公會,只會給公會招黑,換成是他肯定也是踢人的,這種豬隊友不要也罷。

褚冥漾滿意地點點頭。

「你這白袍憑什麼……啊啊啊啊啊!」隆德還要抗議,他身上卻突然冒出紫色的火焰,像是閃電一般劃過房間落在伊多手上。

褚冥漾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千萬別給他,他只是一個看戲的路人甲,他什麼都沒幹,他很無辜。

「依據聯盟規定,無袍級學生要是在非常狀況下打敗有袍級者,他的袍級依據特殊法規可以轉移給無袍級者。」伊多對褚冥漾說,「請問您是否接受,褚冥漾先生?」

喵喵慢吞吞轉過頭來,雙眼迸光,一副我就知道漾漾不簡單的樣子。

……靠,最後還是算到他頭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